第四百一十二章 撞死山上/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奕瑶以逼人跳湖自杀的速度,几乎转瞬间就将大部队直接甩在身后。

一群精英,眼睁睁地看着她,扎着一个高高的马尾,双手摆动幅度加大,脸上红润润,脚下如履平地,就像是身上那么多公斤的负重完全不存在一样。

她这个样子,哪里像是在野外集训?

分明是给运动品牌拍广告的那种闪闪动人!

军校选拔出来的人,早已经习惯她的变态体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与部队的距离越来越大,颇有点五十步笑百步地回头,看着其他四大军区的爷们。

嗯,不是嫌弃别人娇滴滴的小姑娘走错了地方吗?

不是觉得别人完全是靠着走后门、托关系才来的代表团吗?

请问,你们现在的脸呢?

还在不在?

在的话,被拍肿了没?

冷奕瑶并不知道她同学心底这么有戏,花了十分钟,提前抵达目的地。

嗯,在那四位教官刚来得及歇下来喝一口水的功夫,她右脚一跨,踩在起跑线上,朝着这几位打了声招呼:“中午吃嘛?”

“噗”——

“噗”——

四道喷水的声音同时响起,水渍呛到鼻腔里去,害得他们一阵咳嗽,眼睛都红了一圈。

晨丰贺正好吃完饭,走出来,看到冷奕瑶一脸无辜的表情站在原地,身旁的四个身高体壮的教官竟然一个个眼睛通红,顿时表情微妙起来。良久,他叹息一声,走了过去,颇有点语重心长的意思:“冷奕瑶,不要欺负他们。”

欺负他们……。

欺负……

四个教官憋得一脸青紫交加的抬头,嘴边的咳嗽还停不下来,很像问一句:“领导,你该不是在说我们吧?”

可惜,越是想说话,呛住的嗓子越是没法开口。

头都咳得有点缺氧了,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晨丰贺自动以为,他们是无话反驳,于是扭头看向冷奕瑶:“你好歹给他们点面子。”

摔!现在是谁不给谁面子啊!

四个教官简直恨不得立刻暴走!

只是,看着晨丰贺一脸严肃认真的样子,他们竟然荒谬地生出一种他说的都是实话的感觉。

冷奕瑶无奈摊手,颇有点“我已经很尽力了,还要我怎么办”的模样:“我刚刚有控制速度,没有太夸张。”

要不然,一开始,她也不会一直待在大部队的正中间,毫不突出。

晨丰贺是亲眼见过她晨练的人,原本住在同一个别墅区,虽然和她只在银杏树下正式聊过一次天,但平日里,她的运动量他还是有数的。

这四位教官的“下马威”对其他集训的人来说,或许是一个艰难的开始,但是对冷奕瑶,当真只能算是热身了。

冷奕瑶用手抹了抹脸颊上的汗,颇有点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无奈,不过,她现在懒得纠缠这个问题,她更关注的是:“午饭在哪?”

“那边。”晨丰贺目光往南方的露天桌椅一扫,下巴轻轻一抬,示意她自己看。

一张张桌子,挨个排在一起,连个帐篷遮挡都没有,就这么青天白日地晾在那里。

一张桌子上,一锅主食,几盆菜直接放在桌上……。那菜是真的按盆来算的啊。

冷奕瑶重生以来,还是第一次遇上这么不讲究的午饭。

说是“大锅饭”感觉都有点抬举了。

压根就是直接煮烂弄熟了,直接扣在桌子上。

“野营呢,你以为哪里有餐厅给你吃?就这个,算是不错了。”大约是冷奕瑶脸上嫌弃的眼神太明显,晨丰贺无奈地两眼望天。他刚刚也吃的是这东西好吧。

冷奕瑶由衷的发现,原来,这场集训,不是锻炼她的体力来的,完全是冲着她的味蕾来的。赤果果的BUG!她怎么就望了军营里的伙食是这么个逼样?

果然,在军校里,吃香喝辣的日子过得太好了。

“要不要先吃?”晨丰贺想了一下,准备给她来一次女士优先?

那四位教官:……。

说好的,听号令统一开饭呢?不能因为别人长得漂亮,大人你就区别对待啊。

冷奕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这地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想要吃一口热腾腾的东西,估计只有面前这几盆菜了。以军人雷厉风行的性格,估计等下大部队一来,就算是猪食,他们都能立刻全部干掉,她要是再等等,就得沦落到和别人抢食的地步了。

冷奕瑶萧瑟摇头,真是日了狗了……

拿起餐具,乘了主食,冷奕瑶从盆里挑了些菜,放进自己碗里。

当第一口下去……

咦?

竟然没有想象中那么差?

再吃一口!

虽然比不上大厨做出来的口味,但好歹,是能入口的啊。味道比它外貌好多了!

晨丰贺无奈轻笑:“放心,体能这么压榨你们,饮食营养一定会跟得上。”特别来之前,元帅吩咐,其他事宜无所谓,吃这方便,万不能怠慢这小姑娘,否则,能立马掀翻他们的军营!

冷奕瑶懒得应他,就这么当着五个男人的面,直接开吃。

两碗主食下肚,终于有了饱腹感,微微满足地放下餐具,走到一边的帐篷下去接水喝了。

四位教官:……。

没见过这么自得其乐的学员。

关键是,她一顿饭吃饭,大部队也终于到了,他们压根没精力再去管她。

结果,等冷奕瑶拿着杯子,一脸悠悠然地晃到众人面前的时候,大家只觉得,自己怕不是眼花,看到了一个假的同期战友。

麻蛋,为什么他们一身狼狈、汗流浃背,脸上花里胡哨,全是脏污,这人却是阳春白雪、悠然自得,仿佛是出来郊个游、踏个青?

冷奕瑶看到面前这群气喘吁吁,一个个累得直不起腰的“壮士”们,略带“羞涩”地笑了笑:“别急,饭菜管够,先喘口气,再吃也不迟。”

她领先他们多远,他们不知道,只是,听到她这么一说,一口老血差点又哽在胸口喷出来!

看她这样子,分明是吃饱喝足,这是什么恢复力?连休息都不需要的,就能直接进食?

有人小腿肚子在抽筋,有人气得浑身发抖,可惜,没有人敢在对她开嘲讽腔。

丢人!

连别人的一星半点都比不上,还好意思罗里吧嗦,还是赶紧喘好气、吃上午饭才是正经。

“站好!别给老子坐地上!”有人直接累瘫,躺在地上,汗水顺着背后,直接浇湿了一地。四个教官直接上脚,毫无留情,踢着那些人的小腿肚子。那里可是绑着负重铅块的地方,他们刚刚觉得自己的一双腿都跑废了,结果被这么一阵乱踢,简直是要了半条命!于是,又是一阵抽搐!

噼里啪啦、鸡飞狗跳……。

四个军官却像是没心没肺一样,“全体起立!立定!”

恨不得趴在地上的那群人,简直要爆粗口了。只可惜,一看到对方那寒气森森的眼,想到他们那句“一群瓜皮!”的评价,靠着最后一股硬气,到底是忍了。好不容易爬起来,站起身,却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丢人现眼!”四个教官毫不留情地呸了一声,恨不得用眼白扫他们。

有人再也撑不出,开始吐酸水,结果被教官一把捏住嗓子:“咽下去!这么点开胃菜你们就受不了,还敢说自己是精英?还敢代表帝国出去比赛?你们哪来的自信!”

呕吐物堵在嗓子眼,简直要梗住,被这一声咒骂,那人硬着头皮,死命地咽下去。

极度的威压,极度的折磨,不仅仅是肉体上的,更是精神与灵魂上的。

所有人都不傻,知道这四个教官并不是故意针对他们,而是教官们的要求太高,他们压根达不到。

全场,唯一一个没事人样的,却还是个未成年少女!

眼睁睁地看着冷奕瑶睁着一双清幽的眼睛,满含看戏的趣味,盯着他们的样子,所有人背后顿时生出一抹凉意。

“时间到!”教官们却不管他们的眉眼官司,掐了一下秒表。确定截止时间一到,朝着所有人微微一笑:“后面跑过来的人,都算是超时,按照咱们刚刚的约定,没饭吃。怎么样,你们是不是瞬间有种幸福感?”

当太优秀的人离自己的距离太远,压根没法比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竟然不是最差的,因为尚有一部分的人,比他们要更差。那种心里慰藉感,虽然有点小邪恶,但不得不说,某种程度上,他们心底好受了太多。

几个人甚至忍不住勾了勾唇,表情轻松了几分。

谁想到,刚刚还和他们开玩笑似的四名教官,立马化身阎王脸,扯着那几个人就直接出列:“笑!笑什么笑!忘了最开始我们说过什么?你们出门在外,代表的都是帝国的脸面!什么叫团队凝聚力?什么叫团队意识?怎么,看别人比你们惨,你们很嗨吗?”冷冰冰的语言,像是刀剑一样,刺穿他们的笑容,教官们一巴掌将他们甩开:“你们也没有午饭了。”

什么叫羞辱感?

现在,这些人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什么都比不上,不能填饱肚子更让人绝望的了。这才是刚刚午饭,他们不会天真的以为,吃完饭,下午会给他们来一场午睡,直到晚上立马开饭。

整个下午的训练,没有一丁点东西垫肚子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其他刚刚累到忘记笑的人,心底戚戚然。同情,已经不足以形容他们此刻对那几个被单独拎出来特殊照顾的同期生的感觉了。

冷奕瑶扫了一眼,金斯?坎普、维林顿算是恢复过来最快的一批,毕竟,他们在混合班里也是佼佼者,至于军校的其他人,罗拉和副班长虽然是按时赶到了,但看她们憋得通红的脸和不断咳嗽的样子,显然并不是非常轻松。

五十一个人,现在站在这里的,带上她自己,一共是四十五个人,看样子,有六个人是掉队了。

等五分钟修整时间过后,大多数人终于缓了过来。果然,那六个人算是死咬着牙撑到了终点。

只是,这一次,那四位教官,简直连对他们说话的兴趣都没有,一脸冷漠地站在旁边,压根像是不想看到他们一样。

什么最是打击人心的?

在自己最引以为豪的方面,被人彻底碾压,毫无辩驳余地。

同样的装备、同样的路径、同样的距离,为什么别人能按时完成,他们却不能?因为他们弱!因为他们比不上别人。

哪怕是经过千挑万选,在这个地方,他们在这群同伴之间,他们照样是“吊车尾”!

连被骂的价值都没有!

晨丰贺一直站在旁边,除了刚开始和冷奕瑶说了几句话,其余都是那四位教官在说,就像是空气一样,毫不在意。不过,谁都不曾质疑他在这次集训中的决定权。

所以,当他淡淡地说了一声:“从今天开始,所有没有达标,以及被教官单独拎出来的人,多加半个小时蛙跳。”顿时,全场,死一般的寂静!

别人吃饭,他们看着;他们蛙跳,别人看着。最关键的是,消耗了更多的体能,去没有任何热量补充,恶性循环下去,今天下午的训练更是一场梦魇。如果晚上再无法按时达到要求,是不是这一天就不用想吃饭的事情了?

以前常听人念叨“输在起跑线上”,到现在,他们才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还愣着干嘛?跳啊!”四个军官,一脸“你们是不是听不懂人话”的表情,直接一枪扫在他们的脚边:“下午的训练两点十分开始,现在就跳,你们还有五分钟的休息时间。”

这句话,像是彻底激发了所有人的疯狂。

一边是飞奔到餐桌前,狼吞虎咽开始疯狂抢食的“胜利者”,他们恨不得多吃些东西,储藏热量,顺便争取几分钟休息。另一边,是埋头开始蛙跳的众人,总不能耽误下午的训练,再影响晚上的吃饭!

于是,两群人燥得快上天,只留冷奕瑶一个坐在旁边的碎石上,一脸惬意地晒太阳。

……。

还有比这个更戳心的吗?

他们像狗一样的争取时间,别人竟然还有时间打个盹、来个午休,何其残忍!

冷奕瑶将军帽往下微微一扣,挡住脸,完全无视各路望过来的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开玩笑,既然都已经暴露了,再玩低调就有点不切实际了,还不如早早完成训练,还能多点休息时间呢。

她向来是个务实的好姑娘!

大约是她的态度太坦然,别人打量够了,就忙着自己的事情了,蛙跳的人,一圈接一圈,但凡慢了,就要被教官训斥,吃饭的人恨不得将脸埋在碗了,哪管什么色香味俱全,只要能填饱肚子,现在就是万幸。倒显得,她这般特立独行反而是件挺正常的事。

连晨丰贺都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

以前,晨芝梵和他提到冷奕瑶的时候,直说这人聪明绝顶。他私下观察,也觉得她能力不俗,但是,这份定力和沉稳,还是超乎了他的想象。

难怪,来之前,元帅除了特意叮嘱吃饭和住宿的问题,其余一切都让他自行安排。

他忽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么多年,赫默对女人拒之千里,却没想到,竟然真的给他找到了这么个能与他并肩的女人。

四个教官监督那群人蛙跳结束,整了整衣衫。下午的太阳还算不错,但是,在郊区山野,湿度大,毕竟已经是初冬,天色稍微晚点,这群“瓜皮”青年,有的好果子吃。

掐着时间,两点十分一到,他们就直接命令:“时间到!全体都有,向右转!跑步走!”

同样的口令、同样的配方。一样的跑步,连负重都没有来得及卸下来,休息片刻。

特别是蛙跳结束的那几个,一脸惨白,已经濒临疯癫的边缘。一听到还是跑步,差点一句“卧槽”就要顺出嘴边。

好歹最后算是稳住了嘴。只是,看到这一次,没有乘着越野车,跟着他们一起跑步前进的教官们,离开军营之前,竟然把手里的枪,全部统一的换成了冲锋枪……。

所有集训生:他们心里有无数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这次的负重跑,却不是顺着上午的路线,而是完全相反,朝着附近最高的山脉奔去。

高原反应什么的,大家自然在各自军区或者军校里,早早都克服过了,就算精神再疲惫,好歹都能忍住。

跑了将近一个半小时之后,就在有人吐槽,这集训,真他妈的简单粗暴。一整天都用来跑步,说出去,谁相信这是精英集训?

那四名教官冷笑一声,也不说话,只对这半路放缓脚步的人,直接一脚踢过去,待所有人都将呼吸调整匀速,才继续“押”着他们往山上跑。

“冷,冷奕瑶……。”罗拉实在是忍不住了,再这么跑下去,她感觉自己真的要废了:“难道我们要一直这样跑到晚上?”

冷奕瑶为了配合她们的步调,期间放缓了几次,听到罗拉的问话,忍不住摇了摇头,脸上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指尖轻轻点了点,已经露出半山腰的山峰:“跑步到晚饭时间?这么简单的事情,你觉得教官会这么无聊?”

不好意思……。

除了你一个人觉得跑步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之外,没有其他人这样认为。

四周所有人,咬牙切齿,恨不得怒目相视。

她确定不是在鄙视他们吗?

罗拉和冷奕瑶也算是相处的时间颇多了,听到她这么回答,忽然心底一颤。目光愕然地望向那座高耸的山峰,顿时,脚都软了。

“小心。”在一侧听全了她们谈话内容的维林顿顺手扶了她一把,随即,也看向山峰。如果,真如冷奕瑶所料……。

他侧身,与金斯?坎普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唇边都露出了一个苦笑。

果然,这场集训,只能用“地狱式训练”来形容。

又大半个小时过后,大家已经抵达山峰脚下,再无前路。四个教官像是终于法外开恩,宣布大家可以原地修整。

有了中午的前车之鉴,再也没有人敢趴在地上,胃里泛酸水、就算再想吐的人,此刻也不敢轻举妄动。

四个教官笑眯眯地看着大家,一脸忽然慈眉善目的模样:“放心,让你们修整就是真的放松。给你们十分钟。”

咳嗽、喘气到胸腔都快变成老风箱的几个人,立马一下子扶着腰,开始大口喘气。

冷奕瑶却几乎是怜悯地回头看了大家一眼,然后撇开视线,弯了弯眉梢,在大家惊愕的眼神中……。打了个呵欠。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这一波操作,无形中杀人无数,简直是厉害到飞起啊,冷小姐。维林顿无奈地摇摇头。论打击人,冷奕瑶认第二,大约这世上没人敢认第一。

那四位军官,显然也被中午喷水的事情弄得耿耿于怀,最重要的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竟然有种半路就被这个妞看穿的心虚感。虽然,她的视线一直没有太大的起伏变化,可他们就是有一种预感,这人,知道了他们待会要干什么。

所以说,遇到的学员太菜,他们烦不胜烦。可遇到的学员太聪明,他妈的,就轮到他们自己瘆得慌了。

“咳咳!”其中一个教官,用军靴一脚跺地,溅起砂石:“时间到,全体起立、立定!”

弯腰的、驼背的、干呕的众人立马收拾好自己,全部列队站好。

冷奕瑶勾了勾唇,微微一笑,就像是在等着好戏上场。

果然,下一刻,那四位教官扛起冲锋枪,朝他们销魂一笑,勾起唇边一道弧度,表情极为到位。“各位,咱们这应该没有人恐高吧?”

恐高?

不至于。能被精挑细选出来,谁不是水陆双栖的高手?

只是,都爬到山区高原了,怎么会突然这么一问?

众人面露狐疑,忽见一位教官忽然指了指他们身后的那座最高山脉:“咱们现在来进行第二项训练。爬山!”

凸(艹皿艹)

几乎每个人在心底竖起中指,恨不得立马杀人!

这座山,本来就立于高原山丘上,海拔至少也要一千米,让他们爬山?身上可没有任何工具!

“徒手爬山,没练过吗?”教官一脸鄙夷地望着众人的僵硬脸色,嗤笑一声:“果然是一群烂菜梆子。”

“和他们废话什么,我看他们就是属驴的,早上跑步的时候也是,要不是用枪逼着,连脚都迈不开。”另一个教官加入奚落大军,冷然一瞥:“为了让大家适应,也是提高积极性,看,我们枪都特意换了。”

所以,临走之前,非要换上冲锋枪,原来是在这等着他们呐!

麻蛋,先让人跑步跑到脚软,然后竟然开始负重登山!

后面竟然还紧跟着放枪!

这是想要活活整死他们,还是准备替他们收尸呢!

憋屈的话,一句都说不出来。

因为,明白着没有拒绝的空间。既然教官开了口,绝对没有临时改主意的意思。

于是,众人脸色铁青、硬着头皮,揉了揉手腕。

看样子,这座山爬下来,至少也是天黑了。

山上风大,温度急剧下降,简直是考验他们体能的极限。

他们下意识地往冷奕瑶的方向看去,经过一个上午加上半个下午的打击,所有第一反应,就是好奇她会怎么应变。

谁知道……。

凸(艹皿艹)

这人脸上的笑容竟然一点都没变!

什么叫变态!

这他妈的就是!

让人连粗口都爆不出来了。

那四位教官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刚刚的心虚不是没有道理的。这姑娘,怕是在半路的时候就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反射弧和应变能力?

四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会,扯着嗓子无奈撇嘴。要不是因为有这群正常的精英衬着,他们简直要怀疑是不是自己有点跟不上时代的进步了……

“还愣着干嘛!爬啊!”一肚子闷气,转化为怒气,正所谓传说中的“迁怒”。四个教官同时发力,冲锋枪扫射的速度,简直是他们这群集训生跑慢一点,就能立刻变成筛子。

于是,带着负重。他们一个个开始朝着山峰攀爬!

这山,并不是平日里游山玩水的那种缓坡。相反,石壁料峭,全靠人力。双手和双脚必须并用!

一个不小心,若是掉下来,怕是跌下去,就是粉身碎骨!

没有一丁点安全措施的徒手攀岩式爬山啊。

在整整消耗了将近六个小时的体能之后,进行这样的训练,简直是要了他们的命!

可当看到那一副窈窕身姿,毫无违和地一路攀爬向上的时候,他们此刻,只想一脑门撞死在这座山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