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爬上机舱/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作为附近最高的一座山峰,能被四位教官联合在一起选为训练地,自然不仅仅是因为它够高,更因为它够陡。

其实,如果所有训练的人员听到这山的海拔,压根一点都不带怂的。

可,关键在于,这山石完全不是蜿蜒而上,而是峭壁凌然。简直像是拔地而起,直立而上。

山石上,除了泥土外,便是些碎石,徒手爬山……。

简直像是将一条小命直接挂在脖子上。

更让人胆寒的是,他们刚刚才经过将近六小时的长途负重越野跑,就这样,还不允许卸掉装备,要求直接上!

所有人只觉得自己一口气吊在嗓子眼上,就差厥过去了。

就连金斯?坎普和维林顿的表情都有点不自然了。这哪里是训练,简直是要他们送命!

好嘛!

就在所有人准备联合起来一起向教官抵制的时候,那一道纤细窈窕的身姿,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越过所有人,直接攀了上去。

那几乎用着攀岩的姿势,却像是在吃饭喝水一样自如的神态,简直像是给所有人的心脏来了一腔。

马勒戈壁……。

所有人脑子里来回地刷着这四个字的弹幕。

还让不让人活?

还给不给人活路?

他们头都不用抬,就知道那四个教官马上要说什么。无外乎是:“连个女人都不如!别人能怕,为什么就你们这么多叨逼!”

可惜,这次,所有学员都冤枉这四位面无表情的军官了。如果说,学员们现在的心态是被冷奕瑶的强悍逼炸了,那么这四位教官的心态则是一万头草泥马从脑海里奔腾而过:老子辛辛苦苦、日以继夜、丧心病狂地想出这么个天衣无缝的训练计划来,他妈的给她这么一练,怎么感觉,自己的智商就更幼稚园水平一样,压根没有一点难度嘛。

于是,默默间。

五十个训练生的表情由红到白,由白到紫,四个教官的表情一派铁青。

冷奕瑶爬了一会,没有感觉到背后有人跟过来,半侧身,低头一看。呦呵,这些人是准备开染坊,脸上一个个都在染布吗?

“还爬不爬?”就她一个人爬山,感觉好无聊啊。她干脆停在那,吼了这么一嗓子。

擦!

所有人仰头!

简直是自尊被她摔在地上、反复摩擦!

就这个样子,别人还一脸风轻云淡,他们没开始爬,就已经开始手软脚软。

从小都是精英范长大了,头一次发现,被人这样全方位碾压,竟然这么郁卒!

“爬!”从嗓子眼里逼出这么一个字。所有人面色发青地深深吐出一口气,活动了一下身子骨,立马冲上山脚。

四个教官正气得垂心挠肺,一回神,就看到这群人跟打了鸡血一样,疯狂地开始手脚并用。

虽说,距离冷奕瑶的位置,还有点距离,但好歹,不需要他们多说一句话,这就开始了不是。

他们一边心里自我安慰,一边将身为教官仅剩的尊严揣在怀里。只是,每每抬头,看向冷奕瑶那轻松自若的动作时,尊严就像是被人抽了一鞭,钻心的疼啊!

这,这,晨丰贺晨军长早上可没交代过这姑娘这么彪悍啊。

原以为,是个光有耐力的女汉子,可看到她“攀岩”的姿势,就明白,她受过的训练有多么正规和严苛。

她是双手,看上去纤细洁白,可扣在岩石上时,却强健有力,宛若磐石。

右腿和左腿极为灵活,一个用力,便整个人往上一送。像是压根不担心会摔下去的可能一样,她始终保持着迅速向上,无论山石多么诡异,她像是能自动辨别哪里更容易下手一般。

以她的速度而言,越往上,她反而越镇定自若。就更不用提刚刚他们问的“恐高”的问题了。

就这个样子还恐高?

那全世界大概就没有人是胆子大了的。

转眼,她爬的高度已经不能用肉眼看清,对比身后那群“哼哧哈赤”,不时因为高度和负重,以及体能接近极限,而肌肉抽筋的人来说,层层叠叠的惨叫压抑声和她那灵活恣意的动作比起来,简直是让人羞愤欲绝!

金斯?坎普和威灵顿已经算是其他学员当中的佼佼者了,哪怕是经过六个小时的越野负重跑,依旧面色不改,只是,攀岩似的爬山,远非是看上去,身体协调能力够强就行的。山石嵌在泥土了,并不是每一块石头都可以是着力点。一旦,手心搭在一块略有松动的石块上,还没有用力,整个人就会咯噔一下、直接坠落。

这也是为什么,即便大家开始爬山,动作、速度都远逊于冷奕瑶。

没有人可以有十足的把握,在瞬间就确定自己攀上的石块是安全的。

而,这种情况,随着高度越来越高,在每个人心底的阴影面积就越来越大。

哪怕,有人想要和冷奕瑶有一较高下的心情,但当他真正爬上来的时候,才会明白,那份不动声色背后隐匿的是怎样的强大!

“照这个速度,从山上再下来,原路返回营地,估计都要到晚上九点以后了。”维林顿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他已经不再自虐地去看冷奕瑶的进度了,何必活活把自己逼死。一点一点地脚踏实地才是最现实的。毕竟,现在若是一个不小心,立刻葬身山岩,简直就是秒秒钟的事情。

“你还想着几点回去?”金斯?坎普哼笑一声,只是,眼底带着满满的无奈:“先想想怎么安然到底山顶再说。”如果爬这座山要用两个小时,那么原路从山顶下来,用的时间也不会低于两个小时。毕竟,重力影响下,更容易产生失重和坠落的错觉。天色越来越黑,视野只会越来越差,加上昼夜的温差。他们出来的时候,穿着可是普通厚度的军装,压根没有什么保暖层。一旦手脚冻僵,简直是一脚踩在了地狱门口。

维林顿脸上的神色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瞬间凝重。

的确,别说是按时回去吃饭了,能全手全脚地回军营,就已经是上天眷顾了。

“话说,你不觉得这次的训练项目有点……。太狠了吗?”第一天刚入野营,就开始这样疯狂地压榨所有的体能和极限。特别是眼下这种情况,连一丁点安全措施都没有。

如果真的有人扛不住高压或者疏忽大意,死人不过是早晚的事。

千辛万苦选拔出来这些人,就这样在最后一周的集训里出了意外,简直是功亏一篑!

金斯?坎普听了他的话,沉默了许久,最终也表示不能理解:“总觉得,这次的集训,透出股诡异的感觉。”

他们俩算是体能拔尖的,即便小心翼翼地攀爬,还有余地能够偶尔说个两句话,可他们身后其他的人,就远没有这样的程度了。

罗拉和副班长此刻已经被甩在了吊车尾的位置,呼吸沉重,别说是说话,背后都已经被冷汗浸湿了。

随着温度下降,脸上一片惨白。浑身都酸痛难忍,别说是跟上大部队的速度,就连偶尔停下里休息一下,小腿肚子都颤栗得不由自主。

谁都不敢往底下看,因为,一旦产生晕眩感,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勇气便会瞬间被抽干。

如果说,坐在飞机上,从云霄俯视大地,她们这群人,没有一个会有“恐高”的感觉。

但当你徒手攀岩,没有任何保障措施,一个不小心便会粉身碎骨时,“恐高”就如同影子一样,如影随形地跟在每个人的身后。

当然,这些阴暗绝望的思想,却压根对冷奕瑶没有一丁点影响。

因为,就在所有人战战兢兢、脸色冰凉的时候,她已经一马当先,直接登顶!

……。

抬头一看,已经没有人影,面前只剩下空荡荡的山石的众人,此刻的心声是:好想就地挖一个坑,把自己埋进去,不用面对现实的残酷!

狂帅酷炫吊炸天?

呵呵!

完全不足以形容这女人的强悍一二好吧。

谁经过六个小时的负重越野之后,能像她一样?没看到那几个教官也爬在半路干瞪眼吗?

虽说,教官是最后一批开始爬的,但,这速度和他们比起来,的确是快很多,可是和冷奕瑶比起来就完全不够看了!

什么叫人比人得死?

他们算是见识到了。

明明是给所有训练生下马威,结果半路莫名其妙给冷奕瑶压制得连脸都要掉在地上的四位教官,此刻面前一黑,只有同样的一个感触:这女人真的不是谁都能HOLD住的!

要是赫默在这里,听到这四个人的感叹,只怕会冷笑一声,他的女人,岂是别人能轻易企及的?

然而,现实就是现实。冷奕瑶登顶了,意味着,这一场看似以折磨人为意图的训练项,压根不是无法攻克的。

于是,所有人激起了最后的斗志。

虽然明知是输了,但好歹也不能输得太难看。

四位教官于是诡异的发现,这群人就像是一下子吃了大力丸一样,开始疯狂发力,朝着山顶前进!

沉默、冰冷、凝固,气势里,明明散发着浓烈的竞争意识,只是,再也没有一个人多说一个字。所有的体力都要保存充足,防止后继无力。

在这种压抑的气氛下,当金斯?坎普和维林顿等第一梯队,好入容易也登上顶峰的时候,天色以前完全暗下来了。

可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当他们看到冷奕瑶坐在山顶干了什么的时候,一个个都差一点石化了。

谁能来告诉他们一下,这么荒凉的地方,她是怎么做到,竟然在山顶上生了一堆火?

她是带着火器?还是她简直就是神,什么都能办得到,更不用说随手生火?

“来了?”冷奕瑶一仰头,看到一个呆若木鸡的脸,微微一笑。火光衬在她那张超凡脱俗的脸上,越发显得没有人间气息。“我怕你们上来冻僵了,帮你么生了点火,感动不?”实际上,帮他们取暖只是顺带,事实却是,她一个人待在这里很无聊。晚上温度下降,她只能自食其力,创造美好环境。

她一身干爽地对着他们微微一笑,问“感动不?”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一众人,包括那四位差点神经不正常的教官,此刻的反应是:不敢动,不敢动!是真的吓得不敢轻举妄动。

总觉得,这人邪乎到顶了!

“你们不冷吗?”冷奕瑶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像是彻底石化了一样,僵在那闭塞的悬崖口,动都不动。

“冷,冷,冷。”说话的时候,一不小心带出来的哆嗦,也不知道是真的因为体温下降过快,还是被某人给震傻了。

于是,团团抱住,大家一起朝着她身边的位置走去。

这么高的海拔,她到底是用什么方式生的火啊啊啊啊啊啊!

哪里来的干草,哪里来的火源?

一连串霸屏似的“弹幕”从他们脑海里闪过,只是,没有一个人问出口。

已经被某人对比得够蠢了,再一问,感觉自己蠢到没边了,怎么办?

就这么这种莫名其妙的氛围之中,大部分的学员好歹是在半个小时之内都抵达了。

当然,除了两位离奇失踪的学员,已经被紧随而来的医疗班发现在山脚、摔得神智不清的时候,他们四十九名学员算是“全员到齐”了。

当对讲机里,传来山脚下那两位学员已经被转运去市中心最好的军医院时,所有人的心彻底沉下去了。

每一个人的目光都直直地望向那四名教官,后者,却像是终于可以和他们说一件有趣又真实的故事一样,缓缓一笑。当然,眼神是绝对不敢往冷奕瑶那个方向瞥一眼的。

“早上,晨军长宣布规定的时候,想来你们没有真正听清楚他的意思。既然犯错满三次会被直接开除,由你们原籍重新补上,这就代表,你们并不是真正最后的人选。所以,不仅仅是犯错满三次,因为自身实力不到家,没有顺利通过集训,也会被直接开除。”

所以,传说中的五十一名代表团成员,只是一个美好的故事。

并不是非他们不可,一旦没法通过集训项目,等待他们的就是无情地被刷下去。至于候选人……

一方面,军界,最不缺的就是人才。另一方面,宁缺毋滥,即便赫默真的砍去名额,谁也无法说一个“不”字。

刚刚因为冷奕瑶生的那一团火,而稍稍松动的气氛,瞬间就跌入谷底,生硬沉重。

“那个……。”就在众人表情颤栗的时候,一道女生忽然响了起来。

众人回头,看向烤火烤的一脸像是出来郊游的冷奕瑶,就见红唇微微一张,一脸义正言辞地望向那四位教官:“是不是差不多可以回去了?我想吃晚饭了。”

吃晚饭!

在这样艰难绝望的氛围下,她竟然唯一想的就是吃晚饭!

大约被打击习惯了,所有人现在只觉得,自己的血槽已空。除了面无表情地COS一根根木桩,竟然不知道要摆出什么表情看向冷奕瑶。

这人是真的勇士啊!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就在众人还回不来神的时候,头顶忽然传来一阵阵巨大的响声。

大家下意识地抬头,哪怕已经受到了一整天的惊吓,当看到那三架军用武装直升机就在他们头顶上的时候,表情一个个都一言难尽——

这他妈是要玩死他们是不是?

是不是!

狼崽子般的眼神,瞬间瞄准那四位教官。

之后,后者哪里是他们想威吓就威吓的?

全场,唯一一个能威吓他们的,也就只有那个冷奕瑶了。

不过,这位大拿显然和别人的反应截然不同。

所有人看到武装直升飞机,第一个念头就是——卧槽,好不容易爬上来,这是要玩跳伞了?

冷奕瑶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睛里,却赫然写到——终于可以提前回去了,跳伞的效率可比自己下山快多了。

像是压根没有考虑到,今天的负荷量和这么久的体能训练过后,那种一瞬间从高空俯冲带给身体的刺激会有多爆表!

“01、02、03、04直升机已抵达目标点,所有人后退,站至安全点,现在开始抛洒降落伞。”一个教官从他身上的负重包里取出扩音器,瞬间下发指令。

另一个教官朝着头顶的武装直升机比划起来,果然,很快,就有人往机舱这边靠近,手里拿着不少降落伞包裹。

明明马上就要跳伞了,何必把降落伞抛下来,多此一举?

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又一个包裹垂直落下,大部分人眼底闪过一阵莫名其妙。

只是,当机舱乘员抛洒的动作一结束,很多脑子快点的人,表情倏然一变!

他妈的,数量不对劲!

他们站在这里,除去四名教官,一共是四十九名学员,可抛下来的降落伞包裹,一共却只有三十个!

什么意思?

究竟是什么意思?

武装直升机稍稍拉高了些距离,巨大的风浪顿时小了些。没有教官指令,没有人敢轻举妄动,深怕被点名算作“犯错”,于是,一个个虎视眈眈地看向教官。

领头的教官笑了笑,清了清嗓子,用扩音器,大声宣布:“现在,摆在你们明前的,一共是三十个降落伞。如你们所见,不是所有人都能拥有。抢不到,就请你们怎么上来的,怎么滚下去!原路返回,再给我跑着回军营!”

集训,要求的不仅仅是团队意识,更重要的,是竞争意识。

三十个包裹,意味着,将有十九个倒霉蛋,必须重新爬下山。

这个点,再原路返回,光是下山,就要比别人多用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而且,体能消耗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如果说跳伞是刺激心脏,那么重新爬下去,就是挑战自己的四肢了。

于是,当教官那一句:“自由行动!”一落,所有人恨不得像箭一样冲向降落伞包裹追落地。

一切只发生在眨眼间!

就像是一眨眼,那些包裹就已经顺势落入个子主人的手里。

冷奕瑶自不必说,包裹抢得轻轻松松,稍稍一数,军校这批人当众,就有六个抢到了包裹。只可惜,女子班的副班长没有成功。罗拉站在她身边,抱着包裹,满脸纠结。

“不用管我,我会慢慢跟上来的。”副班长倒是一脸心平气和。大家靠得都是实力,输了不丢脸。更何况,她本来就不如罗拉的底子好。她心态放得很平。

其余十几个没有抢到包裹的人,就无法做到她这样的表情了。一个个如丧考妣。

别说是晚饭,感觉今天晚上可以不用睡了。

哪怕下了山,他们还有那么长的路要跑回军营,光是想象,都绝望。

就在一众人心思各异的时候,那三架武装直升机忽然降下高度,从空中抛下缰绳。

四个军官立刻道:“抢到降落伞的人,现在上飞机!”

竟然是凌空借助缰绳爬上机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