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大厨手艺/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说徒手攀岩,是挑战他们的体能底线,那么在经历了将近八个小时的集训之后,忽然凌空爬绳上飞机这事……。呵呵,简直是想榨干他们最后一丝余地。

可是,即便是这样,对比旁边那十九个没有抢到降落伞的人,也已经是贵宾级待遇了。至少,他们可以省下两个小时的原路爬山下去的时间。

于是,这一次,没有人迟疑,所有人自动排成三队,每队十人,按照顺序开始攀爬。

冷奕瑶没准备打头阵,实在是因为武装直升机离得距离有点近,风太大了,再说,先爬上去,也没有什么好处,按部就班就好。待会还要跳伞,有的是时间。

四位教官原本还以为冷奕瑶还会继续第一个完成训练,谁知道,别人竟然一脸悠闲自得地抱臂等在队伍里,一点都不急的样子。

四个人难免有点无奈,差点摊手。就怕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人。看似心随意动,实际上却没有任何人能猜出她心里在想什么。你说她不争强好胜吧,她显然也没有事事垫底的打算。可你说她虚怀若谷吧,呵呵,那真的是理解错这四个字的含义了。总归,一句话——没有套路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冷奕瑶等着队伍,总归也无聊,忍不住往罗拉和副班长的位置看了一眼。

罗拉显然已经冷静下来了,才开始集训的第一天,以后的训练内容只可能越来越严苛,谁都不可能一辈子靠着别人投机取巧。副班长和她是多年熟人,她也明白对方并不是假客气,而是想真真正正问心无愧地通过这次集训。

军人,就要有军人的军魂。

哪怕是输,也要输得光明正大、堂堂正正。没有降落伞的也不是她一个,即便爬下山要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但总归是会熬过去的,没必要这么矫情。

冷奕瑶的目光扫过去,两个人虽然有点精神疲惫,但到底目光还是清明的很,对冷奕瑶同时微微一笑,眼底都是直来直往的安然。

冷奕瑶满意地吐出一口气。觉得心底那担忧瞬间散开。

能力可以千锤百炼,但灵魂却是一开始就注定了。如果遇到困难就退缩,后面的日子,每一天对于她们来说都是地狱。

她自己也不是从一开始就身手不凡,佛家曾说,有舍才有得。谁不是拼命付出,才能得到自己希望的东西。任何人的帮助都只是一时的,只有自己真正的强,才是立足之本。

也就是这么一晃神的功夫,金斯?坎普和维林顿那几个人已经基本上都上了飞机,她揉了揉肩膀,将降落伞背包往背后一背,动作灵敏地一手攀住缰绳,一手向上使劲,很快,就上了飞机。

确定没有人遗漏了之后,四位教官分成两路,两个也上了飞机,另外两个直接跟着剩下的那十九名训练生一起原路返回,爬下山去。

毕竟,天色越来越晚,身体会渐渐随着温度的降低而失去原本的灵活,甚至僵硬发抖。真要出了个意外,也方便第一时间联系山下的医疗班做好救助。

直升机在高空盘旋了一会,很快,一个拉低,朝着空旷的山丘飞去。

山下乱石林立,光线又太暗,直接跳伞下去的危险系数更高。总归要找一个方便集合的集合点,便于这群训练生聚集。

冷奕瑶觉得,这几名教官也算是法外开恩了。看样子,是不准备再折腾他们这三十个人。

摆在眼前的“光明大道”已经很清楚了。直接开飞机把他们送回营地是想也不用想,不过跳个散,从这片区域再跑回去也是非常不错了。想着,她忍不住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

她是真的有点饿了。

和她同乘一架飞机的教官忍不住眉峰抽了抽。

讲真的,他们从来没见过这么吊儿郎当的女学员。

他妈的,刀山火海立在面前不带一点怂的,一转头,却能一脸千金小姐范的各种高山仰止。

要不是看到中午吃饭的时候,连军长都亲自上前和她搭话,他们简直怀疑自己和这位的身份颠倒过来了,他们才是被震慑的新兵蛋子。

“还有一分钟,准备跳伞!”瞄了一眼时间和方位,教官很快地整理好自己的心态,扭头,用通讯器朝所有人下令。

每个人这个时候立刻将飞机上的头盔等设备穿到身上,在做最后调整,听到这声命令,面色一整,做好准备。

夜间跳伞绝不是什么美好快活的体验。

意外太多。

一旦高度没有掌握好,过早或者过迟打开降落伞,即便身上有装备,跳下去不死也是残废。另外,如果降落伞挂在树梢,或者因为什么意外,在空中破了一个洞,搞不好,尸骨无存就是他们的下场。

气氛,一时间有些凝固。

冷奕瑶却无奈地打了个呵欠。天知道,和一群男人挤在一个空间是多么无奈的感觉,而且还是这群男人在经历了一整天的摸爬滚打之下、出汗无数,却压根没有机会清洗一番的时候。

之前是因为一直处于户外,空气流通倒也是算了,现在待在飞机这么有限的空间里,汗水蒸腾后的馊味,简直能让普通人直接晕过去。

这个时候,她反而更想早早地跳伞了。

于是,当教官拉开机舱大门,刚说了两个字“预备——”

“唰——”

一个身影快到让人觉得自己看到的是一个残影,就这么瞬间掠过去,直接消失在众人眼前。

两位教官:……

同机组其他训练生:……。

感觉自己一整天都被这人快要整疯了!

她到底是在玩他们,还是在嘲笑他们?

所有人胸口起伏良久,最后认命似的闭了闭眼。

经过一整天,感觉都有点习惯了。她以后再干出什么出人意料的事情,他们要是抖一下眉头,都是他们太没有眼力劲了。

“还愣着干嘛?跳啊!”教官一脚直接把侯在机舱门口干瞪眼的一个学员踢下去。

“啊!”压根没有一丁点心理准备,莫名其妙被踹出飞机,忽然体验了一把蹦极似的失重感觉,某人无意识的惨叫声几乎让其他学员背后一阵冷汗。

于是,不用教官再踹,剩下的人立马面容一整,自觉地往门口凑,深怕这两位教官丧失理智。

冷奕瑶却不知道,她跳伞之后,飞机上的那群人还这么有戏。

她这辈子,虽然在军校就读了一段时间,但跳伞的次数却是屈指可数。加上夜间视线太差,想要清晰判断拉开降落伞的时机,非常考验人的眼力和判断力。

但显然,那群军官并没有好好调查每一个人的基本情况。在他们看来,既然能被选拔出来的训练生,底子都不会逊色。至少海陆空的技能都不会生疏。

好在,她上辈子对于这种事情并不陌生。

当强烈的气流迎面而来,她放缓呼吸,任自己的身体自由地摆出舒服的姿势。一边保持身体平衡,一边透过护目镜,仔细地观察降落高度。

夜里的风,太冷,也太大。

几乎吹得她有点浑身冰冷。

她抿了抿唇,集中注意力,朝着刚刚教官指定的集合点转动身体,力争可以将降落的地方离目的地越近越好。这也是最高效的方法之一,总比降落到老远的地方,再一路跑过去集合来得强。

漆黑的天空,没有半点照明设备,四周除了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安静到令人毛骨悚然。

她却没有任何畏惧的神色,判断好时机后,临危不乱、迅猛果决地立刻拉开降落伞的按扣!

“嘭”——

只听骤然一声巨响,头顶忽然被一朵撑开的弧形布料遮住。

向下迅速坠落的身体为之豁然一震。

下一刻,双肩受到巨大的冲击力!

如果身体差点的,能被这股巨力刺激得头皮一麻。

她却已经开始好整以暇地欣赏起夜色了。

这个角度,观赏山中月色,的确另有一番风味。

降落伞飘荡的时间并没有维持太久,等冷奕瑶着陆的时候,手脚麻利地收拾了装备,仰头看了一眼天。

之间,不少降落伞的形状已经飘在空中。

她狐疑地眨了眨眼,自己明明是因为忍不了那群“男子汉”的味道,才第一个跳伞的。结果,倒是引发了多米诺效应。以至于,他们这一飞机的学员最快落地,也是最快到达集合点。

等其他两架飞机上的人都完成了同样的指定跳伞时,他们这群人早就已经背靠着背、坐在地上原地修整了。

“我靠,你们他妈的不要命啊,这么快就集合完毕了?”稍稍在飞机上拖延一点时间,也有利于恢复体力啊。刚爬到山峰,没过几分钟就跳伞,这群人的脑子是怎么想的?

被吐槽的人一个个面无表情,只拿一双眼示意对方去看冷奕瑶。

后者正百无聊赖地躺在草皮上,仰头看星星。哪里有一点点狼狈,就连那张脸,都干干净净的。相比于今天早上刚来报到的样子,除了稍稍有点晒黑了些,简直更个没事人样的。

此刻,双手交错在头底下,嘴里含着一截绿草,悠悠闲闲的样子,简直跟出来郊游野炊似的。

那后来的二十个人,忽然有点同情地朝他们看了一眼。和这么位“彪悍”的女同学同一架飞机,真真可怜……。

“全体起立,报数!”天色太黑,有没有专门的照明。两个教官图省事,干脆让所有人自己报数,这样也方便轻点人数,以防有人出了意外没被发现。

“1、2、3、4……30!”一声比一声干脆的报数声,在空寂的大地上响起。

人数完全对的上。

精神绷紧的两位教官终于缓缓吐出一口气。

没有一个脱队的,这是最好的情况。

“全体都有,跑步走!”既然人员全齐了,那就不浪费时间了。这个点回去,都要到晚上九点多了,再不吃饭,铁打的人都要熬不住。

这一次,没有人再抱怨一句体力问题。

所谓,早死早超生,能早一分回到军营,代表这狗带的一天训练能早一分钟结束。谁都恨不得立刻回到军营吃吃喝喝,赶紧休息。

于是,这一次,负重越野跑变得格外万众一心,连呼吸声都变得轻快了几分。

这一次,连教官都没有再提限时的要求,因为明显,能在现在这个团队里的人,都是这批四十九个人中的佼佼者了,没必要故技重施。

所以,等所有人统一步伐,跑到终点,一下子冲进军营的时候,连那两名教官的脸上都带着一丝丝的笑意。

只是,这种快乐并没有维持一秒钟以上,因为,所有人赫然看到他们此次集训的总负责人——晨丰贺,此刻坐在一把椅子上,双脚搭在桌子上,一脸面无表情地望过来。

那眼神,甚至没有一丁点含义,却让所有人脸上的笑容顿时一散。

营地的照明灯豁然聚集在他的背后,此刻映着他的面容,越发有点英俊到让人心里没底。

谁都看不出,此刻晨丰贺到底是什么态度。

就像是看着一帮打打闹闹、春游回来的熊孩子。他连眉梢都没带挑一下的。

“饿了,有吃的没?”一道冷冷清清的声音,却是比晨丰贺那张脸更让人惊讶。

所有人盎然回头,看向发出声音的冷奕瑶。她是真的不懂看人脸色,还是胆大包天?

只是,军校出来的那几人,听到这句话,却同时意味不明地笑了。

就连在路上差点吐酸水吐到胃抽筋的维林顿这一刻都忍不住想笑。

一天的极限训练下来,简直是将他们所有的体能压榨到一丝不剩。和四大军区的人比起来,他们军校生显然在体能训练方面,并不如前者密集。好在大家都咬牙扛下来了。刚刚看着晨丰贺一个人坐在军营前,两脚翘起的样子,颇有点“一夫当关”的架势,那种离晚餐遥遥无期的绝望感,简直让人发狂。

不过,冷奕瑶这一声问话,显然并不是故意针对晨丰贺的面子的。

因为,全军校的人都知道,她这人,什么训练都不带皱一下眉的,可你要是苛刻她吃饭,那她就完全没有好脸色给你了。

这一点,当初在学校,他那个弟弟在食堂引发群殴事件的时候,他就深有体会。

一个人,一周到军校才不过两天,还天天要带着帝国首屈一指的大厨,这样的人,能容忍辛苦训练了这么久,却不给晚饭吃这种事?

不能够啊。

维林顿这一笑,连带着军校的其他几个人也忍不住勾起唇角。

冷奕瑶的彪悍是一回事,她那娇娇女的生活作风却是另一回事。晨丰贺身为北方大区的掌权人,又是元帅最亲近是三大近卫官之一,自然不会对冷奕瑶这方面有任何怠慢。

果然,随着冷奕瑶这话音一落,其他军区选拔出来的人各个提心吊胆的时候,晨丰贺却是不着痕迹地叹了一口气。

“都进去吧,饭菜在帐篷里,给你们十五分钟时间。”就连说话,都带着一股叹息声。

原本是准备给他们再来一场威慑的,却没想到,被冷奕瑶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带歪。晨丰贺有点无奈,却也没忘记赫默在集训前,亲自叮嘱过他的事情。摆了摆手,一副不愿意多看众人的表情。

这句话,简直像是放闸一样,所有人哪里还管得了其他,一个个像是凶兽一样冲向帐篷。

果然,一掀开帐子,就看到热气腾腾的饭菜齐齐地摆在桌上。和中午的摆设差不多,都是按盆来的,要多豪迈有多豪迈。

菜色竟然还不错,四菜一汤。

从下午两点多到现在九点,一路都在消耗体能,简直都快饿傻了。眼下一看到这“丰盛”的晚餐,连肚子都开始抗议地打起鼓来。

只是,这一次,所有人都非常有默契地看了冷奕瑶一眼。

冷奕瑶像是无知无觉一般,在一众人莫名其妙的停顿间,先行一步打了饭菜到自己的盘子里,当她拿起餐具吃下第一口的时候,其他所有人才开始你争我抢地吃饭。

什么叫无冕之王……。

早上还是旁人嫌弃的弱质女流,晚上,就已经是别人深怕影响她吃饭,本着“她不动手,没人敢动”的原则,尊崇她凡事先人一步的特殊优待,气氛莫名其妙地和谐下来了。

这种领袖气质,金斯?坎普并不是第一次在冷奕瑶身上领会了,却还是忍不住有点羡慕和叹为观止。

冷奕瑶并不知道此刻,别人心底的感叹。而是吃了两口晚饭,忍不住点了点头。

老娘累了这么久,好歹是吃到能入口的饭菜了。不过,这味道,好像有点像是那位元帅府大厨的手艺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