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一身戎装/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此刻,作为今晚所有菜肴的主厨,那笑得宛若一脸弥勒佛的大厨此刻正满脸恭敬地朝着晨丰贺弯着腰,脸带笑意:“冷小姐肠胃娇弱,元帅怕她受不住军营的饮食,让我来照看一下厨房。我知道,您向来是军纪严明,我绝不会在军营里乱走,惹人注目。”他抬头,朝晨丰贺鞠了一躬,神色越发恭谨:“给您添麻烦了。”

能在元帅府混下去的,都是人才。

就连这么个看上去软绵绵的厨子也不例外。

说的那么好听,什么肠胃娇弱,压根是她挑食吧。

晨丰贺也不揭穿,赫默特意和他打了招呼,他中午原本就是从外面的五星级酒店请来的大厨,饭菜的样式看上去是粗糙了点,但好歹味道是没得挑的。谁知道,晚上七点钟左右,一辆特殊牌照的车子就开了过来。走下来这么一位胖墩墩的厨子,一脸老实巴交,却是简单几道菜就把全军营上下哄得满脸笑容。

他刚刚开始特意注意了一眼,冷奕瑶从吃到第一口饭菜起,眉毛就舒展开来了。更不用提,其他那批今天被下马威整惨了的训练生,脸上完全一副幸福到不能自已的表情。

疼自家女人的人他见多了,可从来没想到,冷傲霸气如元帅,竟然会是这样的宠溺过度。心思细腻到,竟然连一口热饭都悉心照顾到位。

他忽然有点想象无能,当初在军界杀出一条血路、青云直上的赫默关心冷奕瑶今晚吃了什么的时候,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没关系,你也是得了元帅的命令过来的。”见那胖主厨还低着头,一脸有礼的样子,晨丰贺摆了摆手:“这次集训内容比较苦,还要麻烦你多费心,均衡一下菜色的营养。”他这话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不插手他在厨房给冷奕瑶加小灶。当然,如果方便,不如就便把整个军营的伙食都一块照料到位。毕竟,精神、体能上的消耗是集训的要求,其他方面,能善待那群训练生就善待吧。再说,太特殊化,对冷奕瑶也不太好。这里,毕竟不是军校。

“明白。”大厨抬头,笑得一脸憨憨的。既然拜了山门,也该懂点眼色离开了。见晨丰贺没有什么其他要叮嘱的,转头就出了营帐。

抬头,已经是月满星稀。

他今天一来就钻进厨房,忙得脚跟都不得歇。只依稀听到有人提了一嗓子,说这次训练的强度,简直堪比“白泽”的精锐部队了。

从早上九点开始,到晚上,除了中午留下那么点时间吃饭、修整,其余的时间不是在路上负重越野,就是在爬山越岭,甚至是夜间高空跳伞。这样冷的天,竟然还急行军似的跑回来。

主厨摇了摇头,他是真的没有见过哪个女孩子,能比冷小姐更能摔打。

之前,去军校的时候,就听说那里的训练极苦,可每次看到冷小姐出现在食堂的时候,都是一脸精力十足,元气满满的样子。如今,这军营的训练强度可是翻了几倍,竟然她也这么理所当然地练下来了……

他忍不住打了个电话给弗雷。

电话铃音还没响两声,那边就接起来了,显然是一直在等着他的消息。

“怎么样?”弗雷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看书的元帅,目光此刻顺着他的话音看过来,虽然脸上并没有太大的表情,但他知道,元帅此刻肯定很想知道,冷小姐在军营里过得怎样。

他理解元帅此刻的复杂情绪。明明有足够的能力,护得冷小姐一世无忧,但有些人,天生就是展翅天际,不是被人蒙在怀里,当绢花一样护着。元帅爱冷小姐,爱到愿意为她挣脱一些世俗的眼光。只要她想,只要她愿意,元帅自然为她准备好最亮眼夺目的舞台!

帝国历来传统重男轻女又如何?

她即便是女性,但她的优秀,足够打破一切世俗,傲视群雄……。

为此,哪怕在无人关注的细微处,一点点地为她打算,为她打造最合适的环境,都不在话下。

“冷小姐精神好得很,听说,今天所有的训练项目,谁都没有她优秀。”主厨欢欢喜喜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将弗雷心底的杂念打断,顿时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赫默的耳目灵敏,更何况,弗雷将话筒的声音开到最大,主厨说的话,一字不漏地听到耳里。就像是漆黑的一团迷雾,瞬间烟消云散了一般。

他答应过冷奕瑶,不会插手她的私事。这次野营军训,本来也是她震慑那批训练生的最好时机。说不定,以后的亲信和心腹会从这些人中产生。她不愿意他多事,他自然如她所愿。怕她觉得不舒服,连个眼线都没有安排。她的体能和实力他是不担心,可到今天中午自己一个人吃饭的时候,就觉得浑身不对劲。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似乎和她一起就餐,早已经是不知不觉养成的默契。愣了一刹那,立马叫了主厨过来,打包东西送去军营。

这要是以前,有人说他,会婆婆妈妈到连别人的饮食都要关心至极,他怕是会嗤之以鼻。

可到了如今才明白,一个人,如果上了心,无论何时何地自己在干什么,都会忍不住牵挂对方。

他朝弗雷使了个眼色,多年随侍身边,弗雷立马心领神会。

“多注意些,冷小姐要有什么需要,你只管应下来。最重要的是,吃的东西一定要合她胃口。”。弗雷看了一眼元帅的脸色,在他示意下,又叮嘱了主厨两句,才挂断电话。

书房里,顿时,气氛微微一缓。

崩了一整天的弗雷只觉得背后微微僵硬,但看到元帅那张颇有些和缓下来的侧脸,在灯光映衬下,简直英俊得不似凡人,又忍不住有点为他高兴。

以前,只觉得元帅太过出尘,优秀得没有人能配得上。如今,冷小姐的出现,却像是一盏明灯,不管未来前途如何,似乎,元帅身上都多了一股人烟气,整个人都温柔了许多。

其实很奇怪,明明是两个最杀伐决断不过的人,骨子里都透出一股冷然,可当他们站在一起的时候,就连阳光似乎都明媚了许多。

“明天把日程安排得紧凑点,我晚上去看看她。”赫默将手中的书放下来,朝弗雷笑了笑。

弗雷立马干脆地应了,转身,就去值班室安排好近卫官的排班问题,将一切琐事交代清楚。

冷奕瑶此刻,吃完“晚餐”,压根不知道元帅府那边已经热火朝天地在安排某人的微服私访。

她只觉得,吃饱喝足,忍耐了一天的“男子汗”已经到了极限。

恰好这时罗拉也已经吃好,两个人打了个眼色,都有点急不可耐地想要去洗澡。

好在,帝国的军事水平高、科技水平也不赖。即便是荒山野岭,但后勤部还是提前安排到位,二十四小时的热水自然是不在话下。

晨丰贺和四个教官眼下都没有出来给他们夜里再加训一场的意思,于是,两人直接拿了换洗衣物,去了浴室。

一共来的时候就五十一人,营帐有限,按照军内的不成文规定,向来是女子先洗,等她们结束了,其他男军官再进去。

金斯?坎普和维林顿看着那两人兴致冲冲的样子,后知后觉地低头嗅了嗅。

之前大概是饿过头了,什么都比不上肚子重要,现在回头神,才感觉出来,一整天的高强度训练下来,他们身上的军装汗湿了又蒸干、干了之后又重新打湿,早已经一片馊味。更难以忍受的是,早上很多人硬是活生生跑步跑吐的那些人,衣服上就这么带着呕吐出来的酸水,一路挨到现在。

“呕~”回过神的众人,自己都还是嫌弃自己身上的味儿。

他们这群人,哪个不是军界精英,天之骄子,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这个时候,想想冷奕瑶竟然能忍了他们这么久,没有当场给他们难堪,实在是修养惊人。

“走,出去透口气。”维林顿见金斯?坎普一脸嫌弃,好笑地摇了摇头。营帐里不通风,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只会觉得味道更重。刚吃完饭,直接倒头就睡,显然也不可能。只能老老实实地等冷奕瑶她们洗完澡出来之后,他们再进去冲澡,洗去一身的味儿。

金斯?坎普无奈地笑笑,招了招手,将军校的其他几个人也一起领着到了门外。

刚一出门,就看到一个胖胖的身影没入一间不起眼的营帐里。

大家互视一眼,但是,心领神会:“我就说,刚刚那顿饭,怎么吃得感觉味道那么熟。”因为冷奕瑶的关系,军校的人,早就习惯周末的时候能够打打牙祭,刚刚看到那么粗糙的菜品外貌,还当自己是饿狠了,谁知道,竟然真的是元帅的那个厨子。

“我说,你们有没有兴趣,在毕业之后,去元帅府谋个差事?”维林顿忽然提了一句。

他们这一届,算起来,离毕业的时间不远了。

冷奕瑶处处关照罗拉和副班长,不仅仅是因为同是女子,更重要的是,她们对于冷奕瑶来说,可能用的更顺手。

如果,冷奕瑶和元帅的关系一直这么亲密下去,那么罗拉和副班长进元帅府、成为冷奕瑶的手下便是板上钉钉的事情。那么他们呢?

同样是军校毕业,难道就自行分配,到各个机关或大区就职?

维林顿的话音落下,一时间,谁都没有吭声。

原以为,只是一场简单的集训,却没想到,未来的规划与抉择已经近在眼前。

如果此前,还觉得冷奕瑶在军校有大半原因是由于元帅的缘故才能如鱼得水,那么,今天的这场集训下来,是让他们真正见识到冷奕瑶与他们的差距。

饶是此前冷奕瑶体能恢复,在军校大杀四方,也没有今天,将四位教官所有的集训项目都轻松完成给他们带来的震撼力十足。

这世上,哪有什么轻而易举?不过是,实力强到压根不需要花费心思,才能表现得行云流水。

哪怕是这样高压的节奏,冷奕瑶依旧没有一点脏乱的样子。仪态、容貌不见一丝影响。可见,实力之强,深不可测。

他们这群人,刚刚从军校毕业,就想着去做元帅的近卫兵,显然是异想天开。可是,如果换成冷奕瑶呢?

作为同窗,作为同一期集训生,作为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新人,对于冷奕瑶来说,他们正好也是最适合的亲信候选人,不是吗?

每个人肚子里都一盘明账。

维林顿只是提了炼骨,就再也没有说话。

每个人或者低垂着眼帘在神思,又或者是靠在营帐,在闭目养神。

直到冷奕瑶和罗拉洗漱好了,回到她们自己的营帐的时候,整个军营才又热闹了起来。

四十多个汉子挤在一起洗澡,哪里可能安安静静……。

冷奕瑶和罗拉把被子铺好,听到外面的嘈杂声,忍不住揉了揉眉梢,无奈一笑。

只是,罗拉的脸上,明显还带着一丝惆怅。

“在担心副班长?”冷奕瑶看了一眼,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毕竟,整个女营帐,也就她们三个人。当初,在军校,也是她们三个人一个寝室。

“我有点怕她扛不下来。”罗拉没有掩饰,她刚刚自己洗澡的时候,简直浑身酸痛到,举不起手。脚踝、背后、关节等地方,还留有不少淤青,一天训练下来,这些伤痕很正常。只是,罗拉要比她们还凭白多出两个小时的体能消耗,即便今天熬下来了,明天却是恶性循环,累上加累。

冷奕瑶将枕头被子规整好,毫不迟疑地上了床,指了指头顶的那盏台灯:“担心也好,不担心也罢。你应该知道,这世上,靠任何人都是假的,唯有靠自己才是真材实料。她如果今天这一关都过不了,索性不如早早放弃,总比以后在危险关头,平白无故丢了命。”

罗拉一愣,没想到冷奕瑶说话会这么理性,可一抬头,对上她的眼睛,才反应过来,她讲的是什么意思。当初,在邻国那个化工基地,如果不是冷奕瑶的缘故,她们这群人绝不可能在那样人数悬殊的情况下,顺利炸毁基地。就想她说的一样,在这里输,毕竟只是输了名额,但如果勉强到最后,搞不好哪天,丢的就是自己的一条命了。

所以,顺其自然,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这场集训,不仅仅是为了六天后的联盟国竞赛临阵磨枪,某种意义上,又何尝不是对她们自己未来的考验和抉择?

相同了这一点,罗拉心底的疙瘩算是彻底解开。咧嘴朝冷奕瑶放松一笑,也拉开被子,自己比起眼睛睡进去。

这一闭眼,就是一觉到天明。

身体消耗太大,连生物钟都彻底废了。

以至于,门口传来机枪扫射的声音时,罗拉还以为自己在梦游。

“醒了?”冷奕瑶正好比她早醒一分钟,哪怕睡眠再深,她该有的警醒力还是一直保持的。门口有陌生人的脚步声时,她就醒了。不过,听到那人停在门口十米的距离,忽然不动了,也就没有再管他。

“唔。”罗拉眯了眯眼睛,外面灿烂的阳光这一刻没有唤醒她。一阵比一阵密集的扫射声却是把她整个人的困意都驱逐了。

她想问问外面到底出了什么事,没曾想,对铺的副班长已经一脸苍白地站了起来。

昨晚,她回来的太迟,几乎是跟着最后一批人进的军营,勉强保持清醒地洗了澡,连饭都没吃,就一下子扑在床上睡着了……。

看着她眼底明晃晃的黑眼圈,还有明显没睡饱的奄奄神色,冷奕瑶和罗拉都没有开口。

作为这帐篷里,唯一一个体能没受太大影响的人,冷奕瑶走到通风口处,轻轻地掀起一角,良久,眼底意味悠长:“看样子,咱们军长大人,是准备亲自给我们上一堂课了。”

门口拿着机枪的人,是教官。

不过,站在中心处的晨丰贺,此刻却是一身戎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