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兵荒马乱/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晨丰贺目光平静地扫视了一圈所有训练生。

能进这里集训的,各个都是用枪的高手,这点毋庸置疑,可穿甲弹的射击,远非常人可以想象。

所有人脸色难看,不仅仅是因为他刚刚演示的那一百五十八个移动靶,枪枪都击中同一个位置,更重要的是,在这种有限且闭塞的环境里,他可以自由操控子弹的弹道。穿过他们站立的缝隙,再命中目标。

他有绝对的自信,绝对不会射偏,因为,这种穿甲弹,一旦没入身体,带来的结果,绝非简简单单的取出子弹那么容易。或许,伤者还等不到医疗队,伤口就已经炸裂。

他看了一眼冷奕瑶。

或许,全场,能和他一样做到不露声色间拥有这份定力的,也只有她。

只是,作为女人,她能否在经住长时间的穿甲弹反作用力的同时,保证射击的准确率,他忽然有点,拭目以待……。

教官们都不是吃干饭的。宣布了今天的第一项训练项目之后,立刻将他们引到刚刚开辟出来的射击场。

这片区域,主要位于军营的西南方,原本是草场,地势较为平坦。早上,他们派人将这里简要清理了一番,倒是方便的很。

“移动靶的位置是随机的,每个人限时三十分钟。”教官说到这里的时候,忽然一顿,眼底带出一丝不怀好意:“靶子的总数是规定好的,第一次射中计入成绩,第二次射中同样的靶子,不算入成绩。每个人的靶子没有标记。三十分钟后,我们来清点成绩。”

话音一落,训练生那边,嗡地一声就炸开了。

“每个人的靶子没有标记。”也就是说,允许他们之间互相抢靶。但是,这要求也要足够的眼力劲。毕竟,第二次射中同样的靶子,不算入成绩。

金斯?坎普和维林顿,听到这个,都忍不住露出一副牙酸的表情。

如果一个人刚刚瞄准,旁边人就把他靶子给占了,那要怎么办?

到时候,谁说谁是抢靶,都是一笔糊涂账。

等着干架吧!

明明一开始,告诉他们这七天的集训,是训练所有人团队协作能力。可谁都知道,这压根不是一蹴而就的。他们这群人本身就来自四大军区和军校,互相之间就存在一定的隔阂。

现在来这么一出,看样子,大半以上的人,都没可能通过这项训练。

两人互视一眼,只觉得,脑仁疼!

“还一个个跟个大爷似的干嘛呢!拿枪啊!”教官见没有人动,“啪”地一声,将装着穿甲弹的盒子放在桌子上。顿时,一群人回过神,表情有点一言难尽。这就像明明看到眼前是个坑,自己还得非往里跳的感觉……

冷奕瑶这一次却并不是很急,而是先上手将自己的突击枪从头到尾拆得支离破碎。

别人正忙着开始调整精准度,开始找靶射击,她在拆分枪械!

别人已经开始计数,开始疯狂射击打靶,她还在眯着眼睛,研究弹道!

当别人已经开始因为互相枪靶的事情,还是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她抬头,慢慢一笑。

嗯,可以了。

算算时间,还剩二十分钟,也差不多可以开始了。

金斯?坎普、维林顿、罗拉、副班长等一众军校的人从一开始就没有担心过她,只是,当看到她双手快得惊人,几乎以只让人看到残影的速度迅速将枪支重新组装,一个抬头,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已经是一枪射出!

那姿势,完美到让人怀疑她甚至连闭着眼睛,都能将子弹印在靶子上!

“嘭”!

极迅速的一声之后,接连便是点射似的速度。

像是,她压根都不需要细心观察,子弹便已经从弹匣内射出。下一刻,又落在另一个空白的枪靶上。

和晨丰贺刚刚演示的一样,她的每一枪,都会落在同样的位置。只是,不是靶子上人影的头部,而是心脏处!

一枪过后,连检查核对都不需要,似乎她所有需要做的事情,只是,抬手、射击、转身、再射击!

所有人根本看不到她瞄准的动作。

当移动靶瞬间立起来的时候,她似乎天生就能预知方位!

快到连呼吸都更不上节奏!

准到连眼睛都来不及反应!

什么是差距?

这就是!

她压根不用担心别人去枪她的靶。

因为,没有人的反应速度能快她一步。

几乎在靶子刚刚立起来,还随着惯性在微微颤动的时候,她的子弹就已经如影随形地穿透那颗“心脏”!

威压!

震慑!

明明她唇角还带着一丝笑意,就像是在玩耍一样,一枪接着一枪,连脑子都不用动似的。可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四大军区的人,手上的动作都微微一僵。所有人忽然觉得,如果那靶子是真人呢?

如果是在实战现场,这样一枪一个的威迫力,谁能看得住这样的威吓力!

战场上,情势瞬息万变,勇者为王,向来如此。

可这样的进攻力,别说是对方,就连身为战友的他们,都忍不住有些胆寒。

明明晨丰贺也有这样的准确率和爆发力,可当冷奕瑶那双看似含着淡淡笑意,实则冰冷无情的眼神扫过,所有人只觉得,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她,她真的是今年下半年来进的军校?”北方军区的人忍不住蹭了蹭身旁维林顿的胳膊,昨天脸上还带着的彪悍藐视已经荡然无存。他现在,只是想知道,那样的穿甲弹啊,爆发力十足、反作用力更是惊人,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说是临时到军校当插班生的,可满打满算,连半年的时间都没有,听说,每周还只去两天报道。这样的人,简直就是大杀器!

维林顿等人其实也很震惊,但好在,有一种被吓惯了也就无所谓了的心态,破罐子破摔地侧头,朝着这人痞笑:“对啊,如果真按考勤来算,连三十天都没呆满。”

对于这种,天生就和武器能融为一体的人,在军界,向来被誉为“天才”。只是,冷奕瑶的强,不仅仅是“天才”两个字就可以囊括的。她的脑子,才是最让人胆战心惊的地方……。

就比如刚刚,所有人都急不可耐地去射击,她却不急不缓地先去拆开枪械,研究内部结构。

狙击枪、步枪、手枪……。各种型号,各种制式,其实他们都用过,但,面对刚刚晨丰贺“教科书级别”的展示,面对短短三十分钟的有限时间,谁还能清醒理智地去先慢条斯理地研究枪支。

在他们的固定想法中,枪械可以在射击的时候不断调节,到时候,也不过是多浪费几发子弹的问题,何必去花时间专门肢解枪支。

当冷奕瑶又一次连续十次集中靶子,怔怔发愣的人已经感觉,心,拔凉拔凉的了。

只是,这一次,没有人再傻乎乎地去浪费时间围观冷奕瑶的表现了。

随着靶子举起的速度越来越快,间隔时间越来越短,所有人都忙着自己的训练成绩,深怕自己的靶子下一秒就成了别人的囊中之物。

冷奕瑶却似乎无知无觉,手中的枪如同和她融为一体了一般,动作越发的熟练自如。除了装卸弹匣的时候,稍稍花费点时间,其余的所有时刻,都一气呵成。

罗拉和副班长在邻国的时候,就领教过她实战的震慑力,所以,并不觉得受刺激。相反,心底里竟然下意识地将晨丰贺和冷奕瑶做了一下对比。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还战战兢兢,只觉得这七天的集训怕是如同要在地狱走一遭。可看到冷奕瑶这么举重若轻,她们心底反而彻底轻松解放起来。

是啊,再重的集训强度,又如何?

并不是只针对她们两个女学员。所有人都在极限的边缘奋力追赶。

她们当初能跟着冷奕瑶,以少胜多,在邻国枪林弹雨中炸了化工基地、全身而退,面对这样的集训,还有什么可怕?

有时候,人的精神世界可以突破肉身所带来的限制。

不仅仅是罗拉,就连副班长,明明昨天几乎是到深夜才彻底休息下来,连睡眠时间都不超过六个小时,可这一刻,却觉得浑身都有了底气!

这种感觉,一开始,只是在她们两个人身上体现出来,后来,渐渐满眼到军校选拔出来的所有人,再接着,竟然是四大军区的人,也有了相同的感觉。

同样都是学员,凭什么冷奕瑶能做到?他们就做不到?

四个教官一早就站在旁边,刚开始还准备围观好戏,看一场“狗咬狗”的好戏,谁曾想,刚刚开始还有人抢靶,到后来,竟然所有人都相安无事地各干各的了。

这就很有点那个让人接受无能了。

在他们的设想当中,最容易让人打破隔阂,融为一体的,自然是“不打不相识”。

军人嘛!

打成一团最容易。

都是帝国军界的精英,出去之后,代表的就是帝国的脸面,到时候凝成一股气、拴成一根绳,只会战斗力爆表,哪里还会有什么隔夜仇。

可冷奕瑶这样一来,味道就完全变了。

四个教官有点面面相觑。

总觉得,隐隐之间,所有人都向冷奕瑶看齐,似乎把她当做“精神领袖”了一样。

所谓的尖兵,只是说军事技能拔得头筹,可冷奕瑶呢?

她只是老老实实地干着自己的事情,就莫名其妙地将这一场混战给按下了暂停键。

“嘶——”

四个教官心口发凉。

一时间,不确定,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四大军区和军校的冲突,肯定不是一夜之间说散就散的,到底是要按照原计划,把所有人都拉入混战,还是按照眼前的形势,顺其自然?

这还是自己第一次执教的时候遇到拿捏不住的困境。

四个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决定,还是找晨丰贺过来决策!

晨丰贺正在帐篷下喝水,准备再过五分钟再过去看看情况的,听到这四位教官过来汇报情况,表情当下就有点很微妙。

这几个人察言观色的本事都不错,心底愣了一会,第一反应就是想到昨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晨丰贺对冷奕瑶的微妙态度,既然是旧相识,竟然还没有做到完全的知根知底?看军长这样子,明明像是没有预料到嘛。

“过去看看。”晨丰贺却没有去打量他下属的神色,只是觉得有趣。冷奕瑶昨天那副样子,他以为她已经尽了全力,如今看来,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嘛。

等来到靶场的时候,冷奕瑶正在换弹匣。

手指纤细洁白,就像是白玉一般,需要精心养护。可当她举起突击枪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丝违和。

子弹的反作用力,在她身上,体现得极其渺茫。

她像是一丁点都感知不到一百多发穿甲弹打出去的后果。

双腿稳稳地站在原地,就连姿势,都完美无瑕。

他的呼吸微微一窒。

在这一瞬,终于明白,从来公私分明的元帅,为什么独独在冷奕瑶的身上,会那般不冷静,不自持。

这个人,似乎只要愿意,总能够刷新别人对她的印象。

她分明没有说一个字,却在沉静中,默默地影响了整个训练营的气氛。

原本以为的大混战,不仅没有发生,竟然还隐约间,有点众人以她为首的意思。

“军长,您看……。”时间所剩不多,再不干扰一下,怕是到最后,今天精心设计的这一场训练就白废了。

晨丰贺笑了笑,见冷奕瑶把这一轮子弹全部用尽后,忽然将枪往旁边的桌上一摆,活动起来四肢了。

这一下,所有其他射击的人动作都是一顿。

原本还微微沉静下来的心,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乱了起来。

所有人都明白,冷奕瑶这么停顿下来,不是因为她忽然身体受不住穿甲弹的反作用力了,而是,她已经完成目标了。

果然,四位教官放眼看去,以靶子“心脏处”为标记,从左往右数过去,不多不少,刚刚好一百五十八个!

而且,最关键的是,冷奕瑶用的时间,连十分钟都不到。

她明明落后于所有人开枪,却是最早完成的那一个。

当每个人都还在奋力拼搏的时候,大家虽然明白各有所长,但到底还是在为目标而奋斗。可当其中一个人已经远远地把众人甩在身后了,担心自己垫底的恐慌便会迅速压制住原本的镇定。

于是,几乎是肉眼可见的,四位教官发现,其他人开枪的速度越来越快。

可这世上,能想晨丰贺和冷奕瑶那样做到枪枪到位的人,少之又少!

随着脱靶、射歪等等情况的发生,在时间进入倒数八分钟的时候,那群训练生的脸上,渐渐地出现了急躁的表情。

四位教官,只觉得心底微微一松。

有种如蒙大赦的感觉。

万幸,万幸。

冷奕瑶早早的结束了,看样子,离互相枪靶的情况发生是不远了。

“你干什么!我刚刚瞄准好了的,你干嘛打我看中的靶子!”四个教官心底的欢喜还没露出来,那边就已经开始有人吵起来了。

“笑话!谁知道是你看中的靶子,同方向有好几个移动靶,你怎么不说都是你瞄准的?”那人开始呛声回去。

若不是对大家的自制力有一定的信任,举枪相向,简直是顺理成章。

好在,都是职业军人,眼下,时间宝贵,更是耽误不得。

那两人冷着脸,转过身去,继续寻找自己的下一个移动靶。

只是,那脑门上青筋直暴的样子,实在让人有点触目惊心。

可这副嘈杂混乱的样子,才是他们这些教官最乐意见到的。

一时间,表情都轻松了不少。

“看样子,那个冷奕瑶压根没猜到我们的打算。”其中一个教官,几乎是一脸“幸亏如此”的表情,连眼底都流出笑意。

晨丰贺却盯着冷奕瑶的方向,目光一瞬都不变,良久,用一种若有所思的表情道:“真的是这样吗?”

恰在这时,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怎么回事,冷奕瑶忽然回头,看了晨丰贺一眼。

两人目光相视的那一瞬,晨丰贺只觉得一抹火光从眼前闪过。

下一刻,他近乎是惊愕地望着冷奕瑶那一脸“如你所愿”的表情,心底一时间竟有种“兵荒马乱”的错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