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隔岸观火/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奕瑶听着耳边轰轰巨响,此起彼伏的射击声,弄得耳膜有点不太舒服。

她这一瞬,其实是有点无所事事的。虽然说起来有点拉仇恨,但她的确没有任何任务要完成。

总不能比总教官的成绩还要好吧?太下人面子了不是……。

她撇了撇嘴,百无聊奈,倒是开始去看别人的好戏。

毕竟,结果已经出来了,抢靶已经开始了,离内讧还远吗?

她回头看了一眼面色惊愕的晨丰贺和那四个教官,忍不住轻轻一笑。

这些人的手腕其实不错,想要在短时间内将整个团队拧成一根绳,的确要靠非常规手段。

所谓,不破不立,这道理谁都懂,但有几个能做得到呢?

每个人都有傲气是一件好事,但棱角太锋利,不仅仅容易刮到对方,更容易伤到自己人。先来一场混战,把整潭水都搅浑了,才能有利于后面的融入。

这也是为什么,她一开始并没有急着去射击的道理。

她转过头,不再去看晨丰贺,而是望着射击场里的人。

显然,随着截止时间的迫近,已经越来越有人“不择手段”了。

刚开始还只是截胡别人的靶子,后来,干脆三五成团,倾力合作。一个人挡住射击者的视线,一个人开枪中靶,再一个人观测附近移动靶的动态,以便随时应变。

这样的配合的确高效了不少,但,弊端也很严重。

所有人不可能始终都做绿叶,不做红花。即便是三五成团,获得靶子的数量多起来,但内部“分赃不均”就很明显。另外,被抢去靶子的人眼看自己离目标越来越远,到最后只会破罐子破摔。

你们合起伙来玩我是吧?

行啊。反正我也没法成功达标了,我就什么靶子也不射了,专门和你们开干!

最后的五分钟时间,整个射击场与其说是在你争我抢地射靶,不如说是你来我往的互黑!

但凡自己没有可能成功了,拖也要把其他扰乱过他的人压死。

“操!你闲的蛋疼是吧!别挡着老子的视线!”这是直接被人挡住移动靶,压根连射击都没法自由的人。

“滚你妈!你刚刚敢遮我的,现在也好意思来骂我!”这是理直气壮怼回去的。

当然,有人开嘴骂的,自然有人直接上演全武行的。

拳头与肌肉的冲撞、骨头与骨头的碰撞,他们像是已经彻底忘记了自己要干什么,只想着,把眼前这碍事的狗东西打倒!

血腥、武力、强硬!

这本就是军界的代言词,却没想到,刚刚开始集训的第二天就全部爆发出来。

暴力分子几乎充斥在耳边,冷奕瑶看了一眼军校这边的,几乎很少在卷入在内。他们甚至朝着冷奕瑶丢来一个“看戏不嫌事大”的表情。

冷奕瑶差点要笑出声了。

感情都是憋了一肚子火,光想着看热闹了。

就在军校这六个人抱臂站在一边的时候,那四个教官皱着眉头,紧紧盯着他们。在他们的设想中,军校的人,完全不可能置身事外。那四大军区一直对军校颇有点看不起的意思,说他们的是学院派。这样子的情况,怎么可能会放过他们?

晨丰贺没有回头,却似乎知道他们所想,只是淡淡看向全场最悠闲的那个人:“因为冷奕瑶。”虽然刚刚冷奕瑶前后射击的时间并不长,但明显所有人都已经不可避免地把她当做了“头儿”。那种领袖气质,加上冷奕瑶不时对军校同学的关注,让他们不敢贸然对上军校的人。

这也是为什么,她用那么快的速度就达成训练目标的原因。震慑,往往不需要太正规的场合,她只需要不动声色间展示自己的平均水准,就足以让任何干扰的声音统统销声匿迹。

这种人,大约就是传说中的走一步,想三步,心思城府非同寻常……。

眼看,形式发展除了军校那边出了点纰漏,可其他事情都还是照旧。

四个教官不约而同地看了一眼计时器,终于往前一步:“时间到!停止射击!”

大约是昨天那“下马威”太过印象深刻,这群血都冲到脑子里的人,一听到教官们的声音,立马偃旗息鼓。

那脾气暴躁的,在看到四周同样沮丧的同伴时,顿时所有的火气都如潮水一般褪得一干二净。

刚刚还一个个狂暴如熊,现在一个个安静如虫……

冷奕瑶觉得,如果现在给她一杯茶的话,她能把现场当电影围观了。

“长本事了啊!怎么,你们的脸才是靶子,那些移动靶都是空气是吧!三十分钟,你们看看你们几个人达标了!”这几句话,教官简直是靠吼出来的。再加上晨丰贺站在后面,冷冷地注视着他们,原本还气势沸腾的众人,恨不得立刻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对于一个军人来说,完不成任务,就是失败,没有任何借口可言!再看一眼,青青紫紫,脸上都是一派伤痕的各自,只觉得自己智商一下子倒带回了小时候。他妈的,就没这么丢脸过。

“你们身边的都是什么人?你们集训又是为了什么?怎么,一个个都是失忆了?需要我们给你们重新上上课,好好长长记性?”教官们深谙讽刺之道,语速越来越快,神色越来越冷。“你们要是想枪口一直对着自己的同伴,好,你们现在就可以直接走出这片营帐。不要浪费我们双方的时间!”

一句话,就直接否定了此前所有的努力。仿佛之前在四大军区拼死拼活挣回来的名额,昨天从早上九点一直练到夜里的辛苦都跟玩笑似的,一丁点意义都没有。

所有人顿时臊得慌,低着头,不吭声。

那几个教官可没准备这么轻而易举地放过他们。“觉得完不成训练无所谓是吧?别人来挡你,你就挡回去?我们刚刚宣布的规则是什么?”

一片僵硬的沉默后,终于有学员缓缓举手:“报告,是在三十分钟内完成一百五十八次击中移动靶。”

“看来,脑子还没有完全退化干净嘛!既然知道目标是靶子,那你们内讧很有意思吗?大声告诉我,你们打架就能把靶子给击穿吗?如果可以,行!随你们打,打到天黑都没有人会说你们一个字!”

教官一把扣住前面打得最凶的那几个人的脑袋:“瞧瞧你们的熊样!还敢出去说你们是精英?你们怎么脸皮这么厚!鞋底都比不上你们的脸!”

那几个人被教官压在伤口处,正疼得龇牙咧嘴,可听着这话,只觉得自尊心“哗哗”地被戳到痛处。

自从军以来,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当众羞辱过。

可偏偏,教官讲的每一个字,他们都无法辩驳。

怎么辩解?

都是事实!

破罐子破摔的事实!

现在再一回想,也不知道从哪里生出来的邪气,就那么不管不顾地去和别人斗,反倒是忘了自己的初衷。

“教官,我们错了。”有人狠狠地闭着眼睛,大声叫出来。

“教官,对不起!”紧跟着,后面其他的人也喊了出来。

“你们对不起什么,你们不各个都了不起的很吗?”教官们冷笑着看着那群脸色涨得通红的人,连表情都不带一丝变化的。

所有训练生,见他们这幅模样,顿时心里没底。

这,这才第二天,总不至于就被踢出去吧。

明知道,教官不可能把他们全部退货,可一想想,自己刚刚那样的举动,扪心自问,何尝不是自己看不起别人,互相不信任?如果每个人都执着于自己的靶子,毫不迟疑,哪怕就算没法像军长和冷奕瑶那样打出那么高的成绩,但无论如何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脓包。

“教官,您罚我们吧!我们认罚!”也不管什么面子里子了,他们现在觉得,能留下来才是最实际的。反正,大家都没脸,也顾不上其他什么了。

“真让我们罚?”四个教官眯起眼睛,目光中闪着幽深难测的光,就这么死死地盯在他们的脸上。

“罚!”所有人异口同声,连个停顿都没有。

冷奕瑶面露同情地看了众人一眼,这是赤果果地自己往那些教官挖好的坑里跳啊,竟然还跳得一脸斗志昂扬。典型的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

晨丰贺显然是注意到冷奕瑶的情绪变化,有点无奈地垂了垂眼帘。

其实,“诱敌深入”这种小计,说起来,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可关键是好用啊。谁个个跟她似的,比鬼还精。

就连军校的那六个人,这一次也安安静静地当了一次吃瓜群众,围观好戏。

他忍不住轻轻笑了笑。这样的冷奕瑶,谁在她面前能玩花招?

他忽然有点同情盟约国竞技赛上,要和她同场竞技的那些对手……。

四个教官和其他训练生们还在争锋,哪里有余力去观察晨丰贺和冷奕瑶的神色,只听一个教官郑重其事道:“开始前,我们就说过,谁在半个小时内先完成,算是合格。否则,今天的训练量翻一倍!现在,不想练的人,立刻给我走人,我保证,没有人会拦着你。如果一分钟后,还站在这里,那么,我不管你们私下有什么仇恨,但凡这几天集训,再出现类似情况,每次的训练量都翻一倍,直到你们承受不住,直接被医疗班给架出去!听明白没有?”

“明白!”震耳欲聋的高呼声,响彻整个训练场。

一转眼,刚刚还痞气十足的众人,就变成了嗷嗷叫的野兽雄狮。

——这火候,拿捏得不错啊。冷奕瑶在心底静静评价。

只可惜,还未来得及多回味一下,那四个教官忽然目光一转,对上罗拉、副班长她们这几个人。“你们也是,今天训练量加倍!”

不仅罗拉、副班长等人愣住了,就连那群认罚的训练生也呆住了。

为什么?

教官们不应该赏罚分明吗?这几个人从头到尾都没参与打架,而是站在旁边,为什么他们的训练量也要加倍?

更有人多看了一眼副班长。

虽然最开始的时候,他们嘲笑女军官,这姑娘虽然没有冷奕瑶那么彪悍,但也是堂堂正正地挺过了昨天的训练。

深更半夜回的军营,被野草、枯枝、碎石割破的伤弄得身上到处都有斑驳血迹,却连哼都没哼一声,咬牙一直坚持到最后。哪怕起初,他们对这几个女军官有轻视之心,经过了昨天,也难免要赞一声“有骨气”。

可这几个教官的意思是,连她们也要罚?

所有人下意识地去看冷奕瑶的表情。

这军校的人,可是冷奕瑶罩着的,教官难道不准备顾忌冷奕瑶的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