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怎么齐心/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所有人惊讶间,有人先出声了。

“我们又没打架?”什么鬼?站在一边没吭声都要被按个罪名?罗拉表示,她们明明是无辜的,为什么要被牵连?

教官却是连眉峰都没挑一下,回头盯着她们淡淡道:“没有参与打架很了不起吗?既然那么了不起,为什么靶子也没有按照目标完成?”

这句话,像是晴天劈下一道霹雳,所有人顿时去往靶子那边瞄。

的确,除了最开始完成一百五十八个移动靶的冷奕瑶,也就只有金斯?坎普和维林顿达到了目标,军校剩下的三个人到最后确实是怕穿甲弹误伤了那些打架的军区学员,而自动住了手。

当然,刚刚那群人正在气头上,只觉得他们军校的人都是冷奕瑶罩着的,他们没有轻易去挑衅,所以让别人看了场好戏。听教官这么一说,再一回忆,顿时有点愧疚起来。

军校的这几个人,要不是避免他们被穿甲弹打伤,完全可以自己继续进行射击。

眼看四个军区的训练生们,脸上出现了羞愧的神色,冷奕瑶唇角慢慢地勾了勾。

这几个教官,果然心理学成绩了然。虽然明面上是罚了罗拉她们等人,但大家“有难同当”的情谊一旦生成,以后,打成一片、融为一体,指日可待。

她顺势朝罗拉她们的方向看了一眼。军校这三人显然脑子也不傻,很快就明白了教官的意思,于是,没有人再提出意义,立马和四大军区的那群训练生一起站好列队。

“还愣着干嘛?所有没有达标的人,先一百圈蛙跳!”教官一声怒吼,除了冷奕瑶等三人完成训练任务的,其他所有人都脸色一整。

一百圈蛙跳啊。

哪怕想想,都知道结束之后,小腿肌肉会抖成什么样子。

不过,既然已经认罚,总归比被赶出训练营来的强。

所有人深吸一口气,不再啰嗦,转头就围着草场开始体能磨炼……。

“你们三个!”教官看了晨丰贺一眼,见他没有任何表示,顿了一会,才道:“赶紧洗漱,早餐在营帐里面,吃完过来报到!”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批学员的饮食,味道让人怀疑是不是进了五星级酒店。

教官内心吐槽了一句,转头就跟上那群开始蛙跳的训练生,显然不想在冷奕瑶等三人面前露出异样。

冷奕瑶打了个呵欠,看了一眼平坦的小腹。这次,不用怀疑了,赫默肯定是把主厨派到军营里来了,否则,哪家教官会这么关照学生的早餐?

没看到那群人正苦逼地开始一百圈吗?

送上来的早餐福利,冷奕瑶自然不会拒绝,和晨丰贺点头算是打完招呼,她直接就去接水洗漱。倒是金斯?坎普和维林顿一直跟在她身后,丝毫没有分别行动的打算。而就因为他们动作比冷奕瑶慢了一步,才发现,从围观训练生们动手,到教官们开会处罚,一直神色冷淡的晨丰贺,却在冷奕瑶转身的时候,眼神豁然幽深。

冷奕瑶擦干脸,揉了揉眼眶,才懒洋洋地看了他们俩一眼:“找我有事?”

金斯?坎普瞥了维林顿一眼,最终压低声音,轻轻道:“最近有收到消息,帝都里好像有背景不清的人混进来。”

冷奕瑶拿着毛巾的手微微一顿,神色带上几分微妙:“消息可准?”

金斯家族向来是以武器贩卖为长,洞悉风声、追逐局势变化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根本,金斯?坎普自然是断定了消息来源,才会和她提这件事。维林顿和他是多年好友,听到他猝不及防地说出这种话,表情和冷奕瑶一样,顿时有点奇妙。

“十有八九是北方来的,具体是哪国的,现在还没查清。”金斯?坎普绕过水池,背靠着洗手台,看着远方的那群埋头接受处罚的训练生,确定没有人往这边看,才继续道:“最近,帝都已经开始戒严,只不过,明面上大家都装作如无其事罢了。”

哪个国家的首都没有外国人出入,如果没有一个合情合理的缘故,就直接限制外国人的出入,只会给帝国带来负面影响。这大约也是对方所报有的心态,所以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出入。

边境不稳的消息,现在还没有昭告全国。军界虽然和皇室通了气,但毕竟也只是私下里。如果现在因为这几只老鼠,而坏了大局,反倒得不偿失。

“看样子,这场联盟国竞技赛,不会安生。”冷奕瑶笑了笑,只是,笑意并不及眼底,反而,有种冰凉的气息弥漫出来:“不管是冲着谁来的,盯紧他们。”

如果是铎林国的人,肯定是来探究这场联盟国竞技赛的,可如果是其他邻国,非常可能,铎林国准备拉别人一道下水,和帝国唱对台戏了。

冷奕瑶想起霍尔牧那双沉着而永远不慌不忙的眼睛,目光闪了闪,最终幻化成眼角的一抹笑意。

英雄最怕孤独,就目前来看,霍尔牧的确是个难得的对手。就不知道,赫默在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是什么想法。

维林顿早已听说过冷奕瑶和金斯家族的合作关系,眼看冷奕瑶一脸理所当然地交代金斯?坎普事情,也没觉得变扭,倒是加了一句:“我个人感觉,他们如果是为了这场联盟国竞技赛而来,很可能会渗入军界这边,打听消息。”

皇室那边,最开始连边境不稳的消息都无法掌握,显然如果是霍尔牧的人,压根就看不上陆琛。在他眼中,怕也只有元帅一个对手。

当然,如果是其他国家的人,那就更简单了。人人都道目前帝国在为这场竞赛进行集中训练,打听他们的消息,显然是当务之急。

冷奕瑶目光在他身上顿了一下,良久,点了点头,“的确。”

这两天她进军营,倒是没怎么和赫默联系。今天有空的话,或许她应该给他打给电话,提醒一句。不过,这种事情,估计他早就有所准备。她不过是有点想某人,找个机会去聊天罢了。

冷奕瑶的耳后稍稍有点红,乘着金斯?坎普和维林顿没有发现,转过身去,又扑了点水在脸上。面上的温度果然慢慢散开了些。

“走吧,去吃饭。”不过是些间谍,还耽误不了她的民生问题。冷奕瑶率先往军营帐篷那边走,身后的维林顿和金斯?坎普互视一眼,颇有点白白跑了一趟的感觉。

好像不管听到任何消息,她都能一脸云淡风轻。这种性格,真的是十七岁的姑娘家能养出来的?

两人心底一阵无语,好在到了帐篷里,看到满桌子琳琅满目的早餐,顿时杂念都被丢到了九霄云外。

他们也算是在军校因为冷奕瑶而享受过大厨服务的,自然昨晚就猜出了其中缘由。只是,不管他们怎么打量,都没看到那胖墩墩的大厨的身影。

“还愣着干嘛?吃啊。”冷奕瑶喝了一口海鲜粥,鲜得眉毛都展开了,见他们两个人面面相觑,忍不住有点打趣。

“你和那位晨丰贺军长,似乎挺熟?”三个人吃饭,一点声音都没有,到最后还是维林顿觉得气氛太诡异,干脆找了个话题。

“他外甥是我同班同学。”冷奕瑶夹了个包子,咬了一口,慢条斯理道:“圣德高中那边的同学。”

怪不得……。

维林顿若有所悟地点点头,可又觉得哪里不对劲。按这层缘由来说,晨丰贺和冷奕瑶不是一个辈分了,可看他们两说话、对视的神态,却不像那么回事。

“嗯,他也算是我邻居。”冷奕瑶忽然想起之前住的别墅区,再一回想,她和晨丰贺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是在一起赏银杏树,难免有点好笑。世界兜兜转转,好像就这么点大似的。

维林顿和金斯?坎普互看一眼,摇了摇头,这姑娘,大约不知道自己的吸引力。对于异性的眼光,是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还是因为元帅的缘故,觉得所有人的目光对她来说都是一样的。

刚刚在射击移动靶的时候,他们可是看的分明,晨丰贺望向她的眼神,要多复杂就多复杂。

只不过,怕是对方心底也明白冷奕瑶和元帅的关系,有些事情,死死地压在心底,没有明确的表达。

“你们这个眼神什么意思?”冷奕瑶一碗粥吃完,正要盛第二碗,一抬头却对上这两人一言难尽的目光,顿时有点好奇。

“没什么,没什么。”金斯?坎普和维林顿同时摇头,一脸自然地加快吃饭的速度。有些人,当事人都不点名了,他们干嘛去管闲事。晨丰贺那样的人,久经市面,又是元帅最信任的亲信之一,怎么可能一直让自己处于那样矛盾尴尬的位置。

难怪刚刚教官们宣布惩罚措施之后,他就立马消失不见了,怕是和冷奕瑶处的时间越久,后面越难掩饰。

维林顿甚至忍不住揣测起来。

或许,最开始的时候,晨丰贺对冷奕瑶并没有觊觎之心,只是出于对元帅女人的尊重和对她能进入这次集训的实力的信任,才一而再、再而三地任冷奕瑶自由发挥。但,当一个站在高处太久的男人,忽然发现竟然有一个女人,可以与自己比肩,甚至连心智、城府都毫不逊色的时候,难免会心旌摇摇。

他们自己就明白,冷奕瑶这个异类,对于强者来说,是多么诱人的罂粟。

简直像是无时无刻不诱发人心底最原始的冲动。他们自己是明白自己的斤两,哪怕在外人的眼中,他们有多强,多厉害,但是在冷奕瑶的身边一对比,就压根不够看了。所以,他们不会生出什么其他求而不得的情绪。可晨丰贺呢?他自身就是北方大区的军长,他的心里又是怎么想的?

听冷奕瑶的意思,她应该见过晨丰贺不止一次。难道,次次都是巧合?

可这世上,哪来那么多的巧合。

不过是不动声色间的“凑巧”……。

或许,那个时候,连晨丰贺自己都没有察觉出自己的心意来,只是下意识地想要和冷奕瑶见见面?

之前具体是什么情况,他们不能完全推测的出来。可刚刚离开射击场的时候,晨丰贺望向冷奕瑶转身时的眼神,绝不可能有错。

低头,再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各种美食,两个人心底由衷的哀叹。

他们亲眼见识过元帅对冷奕瑶的上心程度,这两位要是对上了,以后还怎么齐心?

他们此刻还未想到,这世上,最害怕的就是念叨。哪怕是在心底念叨也是。

就在他们忧心忡忡地心里埋下隐忧时,当天太阳西晒的时候,帝国军界最尊贵的元帅大人,竟然真的莅临了这片军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