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出乎意料/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说你在这里如鱼得水?”喉结处,是她湿漉的呼吸,他有点无奈,不知道她到底从哪里学来的这些把戏,好像每次都能勾得他神不守舍。

“嗯。”她轻轻地应一声,声音像是从鼻腔里漫出来一样,带着一丝不以为意,听着就知道她的漫不经心。只是,与此同时,她的手却在缓缓的上移。

听到某人的闷哼声,就像是大提琴一样滑过耳畔,她忍不住有点偷乐。

“唔——”她还没来得及高兴太久,下一刻,连着豹子带人,被他整个抱起。忽然失重的状态,让冷奕瑶都忍不住惊呼出声。

“怎么,有胆子挑衅,没胆子承担?”赫默垂眸,睨她一眼。

“这人多,我们换个地方。”冷奕瑶下意识地环顾四周,拽了拽他的衣领。好歹,她现在也是在军营里被誉为“头儿”的人,被人发现她腻在别人怀里亲亲我我,总觉得威信什么的,就要走到尽头了……

赫默都快被她气笑了。感情自己是奸夫吗?这么见不得人。可看到她那纤细的手腕拽在自己的衣角处,不知道为什么,就莫名其妙地心软了。

“好吧,你觉得哪边适合?”他虽然答应换个地方,却依旧不准备放她下来。

冷奕瑶笑着抱紧了眼睛睁得圆溜溜的小豹子,纤细的手指微微一指,向着不远处的树林道:“那边。”

赫默就这么抱着她,一步一步往树林走,两个人,一个身体坚硬,一个柔若无骨,似有若无地摩擦着,渐渐赫默的眼神越加漆黑。

“其实,你今天不来军营的话,我也准备找机会给你打电话。”冷奕瑶明显地感觉到四周的气温在升温。她想了想,刚开了头,却没料到。就和刚刚被赫默抱起一样突然,他忽然一下子将她放下。

小豹子趁着她闪神的当下,一下子从她怀里窜出来,往树林深处跑去了。

——“你们聊,你们聊。我绝对不做电灯泡。”就差把这么一句话明晃晃地刻在脑门子上了。

冷奕瑶眨了眨眼,还在狐疑赫默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干什么事都不打声招呼的。谁知道,下一瞬,被熟悉的大掌一下子扣住,整个人瞬间被压在背后的树干上,一点都动不得分毫。

冷奕瑶的眼睛下意识睁大,整个人望着近在咫尺的赫默,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臂咚了?

她不可置信地看了好几遍,才确认眼前的人没被人掉包。

赫默却看着她那一眨一眨的睫毛,整个人心底都酥麻了。

这一次,再不等她嘴里说出什么无关紧要的话,他一低头,直接含住了她的唇。

冷奕瑶只觉得热,很热,热得连呼吸都带着火似的。整个人都有点莫名有点晕乎乎的。

她怀疑是不是刚刚在水下锻炼耐力训练的时候,已经有点缺氧的征兆,否则,怎么会被赫默这样吻得眼前一片金星?

赫默觉得面前的这一具活色生香今天未免柔韧性也太好了点,怎么吻着吻着,连喘息的声音都快没了?

一低头,对上她那晕乎乎的软绵绵的眼睛,顿时,心都快化掉了。

他认识冷奕瑶这么久,见过她冷傲的样子、淡然的样子、不可一世的样子、孤高狂纵的样子,却从来没见过她快融成一滩水的样子。

唇角那么鲜红,吻上去那么火热,让他整个人都有点沸腾不止。对上她,似乎什么禁欲,都成了狗屁笑话……。

他怕再这么下去,她会真的缺氧,赶紧往后拉开来两个人的距离,给她自由空气:“来,慢慢喘气。”

冷奕瑶垂眉,咬牙切齿,别以为她没有听出他话里满满的自得。强吻把她吻得心率失衡,很得意是吧!

给你先在泳池里跑上个大半天再上来,看看你脚软不脚软。

只是,她心情起伏间,脸上却因为骤然而得的空气而越来越红。随着她胸口的一上一下,赫默明显握在她手心上的力度都变得有点不由自主。

“怎么办,好想把你一口吞掉!”见她呼吸慢慢平静下来,他低头,轻轻啃住她的耳垂。软软的一块嫩肉,含在嘴里,慢条斯理地挑逗,带着难言的暧昧。

冷奕瑶还觉得没什么力气,听到他这么说,只暗恨地想要挠他一下。

她这辈子、上辈子、上上辈子……。就没有哪次这么狼狈的!

接吻接到窒息,虽然明明是集训导致的后果,但这种事情,估计赫默要记一辈子。

黑历史,铁定无疑了……。

“你慢慢等着吧!”她抬头,对上他那副浪洋洋的调戏神色。唇角一弯,说出来的话却毫无转圜!还想现在把她一口吞掉?做他的春秋大梦去吧!

赫默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大约、可能、似乎、好像,把某人惹毛了……。

“那个…。”虽然有点掉面子,但为了未来的福利,某人决定低头。

“不用这个、那个了,我头晕,让我靠会。”冷奕瑶却压根不许他动了,拽着他的肩膀,整个人靠上去,一副动都不想动的样子。

此刻,微风拂来,远处残阳落影,原本应该是谈情说爱的最佳时机,可就这么莫名其妙地,他把自己的福利给截断了。

赫默头疼,忽然有点后悔刚刚自己在冷奕瑶面前一丁点情绪都不遮掩。

什么叫“恼羞成怒”?他算是真的见识了。

冷奕瑶慢慢地放缓呼吸,等那一阵晕眩过去了,终于整个人都恢复了些元气。

她闻着他身上的味道,熟悉、缱绻,甚至夹杂着一点青草的气息,让人能够全部放下所有的心绪。

“好点了?”赫默感觉到她情绪恢复了些,慢慢抚了抚她的后背。这才发现,她外套下,全身竟然是湿漉漉的。

刚刚见到她的时候,他压根没注意这一点,现在发现她竟然这样陪着他站了这么久,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赶紧去换衣服!刚刚下的水,这样会冻感冒的知不知道?”

冷奕瑶无语,她也没想到他会一到小树林就臂咚,话都不说,直接化身为狼。“没关系,我和你说一会儿话,再去换衣服。”

待会等人来人往,再提这些就有点麻烦了,还是趁着现在人少,说话方便。

赫默见她的神色,愣了一会,知道她是有正事要说,无奈点了点头:“出了什么事?”一边脱下衣服,一边将她外套扯开,让她换上自己的干衣服。

“金斯·坎普告诉我,最近有外国人混进帝都,看样子,还形迹可疑。你可查到什么了?”冷奕瑶换上外套,果然觉得舒服一点,可惜还是全身黏黏的。其实,如果像其他训练生一样,接着去训练了,很快身上的衣服就会蒸干。可就因为她干站着,才会觉得,浑身这么难受。

赫默听到这个,果然神色一静:“来了好几拨人,背景倒是有趣的很。”他眉间闪过一抹嘲讽。有人是来趁机打探消息的、有人是来浑水摸鱼的,当然也有人是用来混淆视听的。

他目光定定地落在她身上,眼底温暖的神色久久不散:“放心,这些事情我会注意,你只要做你想做的事就行。”

“金斯·坎普当时告诉我的时候,他猜测,那些人一定会混入军界。我觉得,不会这么简单…。”她顿了一会,才继续道:“帝都军界这边,能进去的,除了是本地人之外,都是在其他军区历练了多年才能提拔上来的。外国人想要明目张胆进来,不太可能。”更何况,他当初还专门为了D城之行、行踪被泄露的事情,彻底将上下肃清了一遍,更不可能有闲杂人等混进来。

“你的意思是?”赫默皱了皱眉,顺着她的思路来。

“我觉得,如今最有利用价值,也最容易混入的,就是这里。”她的指尖点了点自己脚下的方寸之地:“就在这片军营。”

这里,本来就是野营临时驻扎。附近原本没有任何设施,远在郊外。可这也代表,附近没有天然的屏障或者狙击台,如果有人要刺探消息,混到这四周来,远比混入军界要方便的多。

赫默目光一惊,可转瞬一想,冷奕瑶说的很对。的确,对比其他地方,这里只是简简单单的扎了几个帐篷的营地,只要有心人放个探头或者窃听器,哪怕是无人机,只要放在偏僻处,天天忙着训练的众人哪有时间在这大片的空地上去注意那些不打眼的小东西。

他眼神微微一黑,见冷奕瑶的脸色还好,吻了吻她的额头:“这事,我会交代下去。”

冷奕瑶知道他都听明白了,就不再啰嗦。倚在他怀里又靠了一会,才站起身:“我回去换身干净衣服,待会再来找你。”

这也是给他留了时间,安排事情。

于是,两人分头。那小豹子,却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很快,就从树林深处奔了过来,紧紧跟在冷奕瑶的身后。

赫默准头就将这件事,直接交代给了晨丰贺。晨丰贺没想到,明明人在军营,与外界的联络都断了,冷奕瑶竟然还能洞悉帝都最新动态。

赫默见他的表情一呆,忍不住轻轻一笑:“她这人,永远会出人意料。认识久了,你就知道了。”

晨丰贺心道,其实,他现在已经深深体会到了。只是,或许已经是太迟了。他静静地凝视了一眼远方。目光似乎虚无缥缈,什么也没有看,赫默却觉得,他整个人似乎一下子有点安静的过分。

“怎么了?”赫默忍不住皱眉。 晨丰贺与埃文斯以及弗雷不同,他出身高贵,并非因为命运和时局而不得不从军。相反,他具有超乎常人的自制力和控制力。他有为家族争光的能力,也有向上的勃勃动力,但他从来都是给人感觉淡泊名利。很多时候,他更像是个贵公子,而非军事能力超群的上位者。不过是几天不见,缠在他眉间的复杂却似乎越来越深了。

晨丰贺的出神只是刹那,见赫默的视线往来,不动声色地转了话题。“我只是觉得,山雨欲来风满楼。这次不过是一场竞技赛,却引来这么多事。看样子,都是好日子过久了,耐不住性子了。”

赫默眼底闪过一道冷光。何尝不是呢。和邻国之间,和平协议签是签了,到头来,对方还不是蠢蠢欲动。可见,有些人,就是欠揍。

“冷奕瑶出来了,你们闲聊吧,事情我会安排好,一有消息就通知你。”晨丰贺见冷奕瑶已经洗过澡,换了一套新军装出来,怕自己的视线也透出太多讯息,索性转开视线,先一步离开。

赫默不疑有他,见冷奕瑶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朝着他这边走来,脸上刚刚的沉静漠然顿时一扫而空。

“军营里没有吹风机吗?怎么不吹干了再出来?”他接过她手中的毛巾,帮她擦着湿发。

冷奕瑶无奈:“一共就三个女的,军界什么时候这么人性化了,还会给我们专门配吹风机。”野营集训,连睡觉的时间都不够,还吹风机,当这是元帅府吗?赫默这是明知故问。

某人被怼,却一点也不生气,甚至想着徇私就该徇私到底,一个吹风机有多了不起。她值得珍贵以待!

冷亦瑶发现,赫默现在对自己的包容度越来越高。似乎不管自己出现了任何问题,他都会无条件的满足自己。这种感觉非常好,就像是无时无刻都被人倾心呵护着一样。她以前一直很坚强,坚强的男人都比不上她,所有人,只能用仰望的目光看着她,但与此同时,她的心是孤独寂寞的。而此刻,她分明感觉到,两个灵魂站在同样的角度,不仅仅对赫默而言,她是独一无二的,对于自己而言,赫默更是无人能比的。

“你把大厨也招过来,是为了给我增加营养么?”冷亦瑶和她开玩笑。

“不好吗?”他碰了碰他的额头,确定没有异常高温才心情一松。

离晚餐还有一点时间,两个人干脆去比较偏远的地方走一圈。小豹子夹在两个人中间,欢腾的不得了,一会儿扑向树枝,一会儿跟着虫鸟在背后追。

“就你感觉,这批训练生素质如何?”

冷奕瑶摸摸小豹子的头,看它撒丫子地到处跑,忍不住连心情都明媚了许多。

赫默帮她把头发擦干净,一脸云淡风轻的笑了笑:“能被选进来,能力自然是四大军区中的佼佼者,不过,性格嘛……”他瞟了她一眼,意思是她比他更清楚。

她挑了挑眉间,笑得一脸饶有深意:“我发现几个比较有意思的人。”

赫默很少听她表扬人,一旦说出这样的话,显然明显另有打算。

“你这次钦点一个军区的军长来负责一个集训,别告诉我,真的只是为了突击这次比赛。”冷奕瑶丢他一个白眼。装的一脸随意,倒真像那么回事似的,她难道这点门道还看不出?

光是他们第一天的训练量就不可能是为了一场小小的竞技赛准备的,明面上看似为了最快速度提高团结力,实际上四个教官能眼看着他们不带任何安全措施地在黑夜爬山且纵身跳伞,说是培养特种兵也不为过了吧。

赫默知道这事到最后的时候肯定瞒不过她,可也没想到会这么快暴露,忍不住搂住她,近乎轻叹:“辛亏你不是我对手,否则,我还什么事都没做,你就知道我要干什么了。”

默契?

不,他更相信冷奕瑶对一切的洞悉来源于她的本能。她从来不会把自己放在芸芸众生的位置去考虑,相反,她多是在不自觉的情况下,会以掌权人的角度去考虑所有事情的初衷。这并不能用军事技能来解释,因为在皇室继承皇位的最关键时刻,也是她的这种不动声色的本能将陆琛推上皇位。

冷奕瑶听着他近乎呢喃的叹息,忍不住微笑。她如果和赫默为敌?那样的场面,怕是要么王不见王,要么不死不休。毕竟,他们的本性都是不能容忍不可控因素挑战自己的性子。

如果是上辈子,遇到他这样的人呢?冷奕瑶不免有点出神。或许真的是一场灾难。她虽然很看不上冷家人的做派,但是重生为一介商人之女,对他和她来说,大约真的是幸运。

“在对的时光遇见对的人,大约是这世上最美好的事。你应该感叹,我们认识的时间,刚刚好。”她看似打趣似的回答,何尝不是真正的答案。

只是赫默并不知道她心底意指的那些弯弯绕,以为她说的是当初D城之行,他先陆琛一步与她遇上,忍不住吻了吻她的唇。

那么软、那么甜、那么诱人:“你说的对。”只要她在他怀里,他便觉得那些纷乱的局势都不能影响他半分好心情。

冷奕瑶踮起脚尖,轻轻咬了咬他的唇,才停止了这个令人窒息的吻:“你还没回答我刚刚的问题。”这般兴师动众,甚至引得外国人都要渗进来,他究竟是什么打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几天训练晒了太多太阳,赫默离开她的唇后,只看到她两颊红润的不可思议,就像是含苞待放的花蕊,勾的他一点正经心思都没有,索性逗她:

“那你觉得我举办这次集训是为了什么?”

冷奕瑶静静地凝视他一瞬,“你想扩军?还是裁军?”

赫默瞳孔一缩,几近沉默地深深地注视着她,良久,闭了闭眼,心底一满足。

她既然猜出端倪,他当然不会瞒着:“我准备在白泽之外再建一支精锐部队。”

两个人都神色自如,仿佛他说出来的根本不是什么惊世骇俗的决定。

可如果现场有第三个人存在,怕是听到赫默的这句话,整个人都会傻掉——在更新换代军事武器之后,他竟然准备再动一动如今军制的格局!

赫默缓缓道:“我希望部队精锐化,这样可以发挥最大效能。到底是扩军和裁军,目前局势还不明朗。”和邻国的战争还没开始,现在做这些,为时过早。他也只是先跨出一步,做出设想。就像在圣德高中单独设立的那个特级班一样,集全校最好的资源,培养出最优秀的学生,但也没有因此就去放弃其它普通班的的学生。人的资质有高低之分,因材施教,只是第一步。他对于军界的设想…。却没料到,她只是看着眼前这小小的集训,就能看透全局…。

就在赫默恨不得一把将眼前的人抱起来,不远处的丛林深处忽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