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微服私访/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奕瑶穿好衣服,从帐篷里走出来的时候,外面的气温已经彻底降下来了。四周没有一个人影。

毕竟,同期的训练生都为今晚能够早早入睡喜极而泣,谁跟她似的,另有安排?

她目光扫了一遍远处。

吃饭前,那种如影随形的盯梢感并没有再出现。她估摸着,对方以为她也已经早早入睡,于是去解决自己的正常所需去了。其他不说,光是匍匐在草丛深处一整天,没有食物,再加上这样的昼夜温差,没有取暖的方式,迟早会被冻死。

估计这也是为什么,之前在附近用热源探测系统能查到蛛丝马迹的原因。

但凡是人,总归不可能一动不动地伏在那里。

如果对方是有心算他们无心,或许还有五成可能,真的能将这次集中训练探查的一清二楚。但,现在嘛……

她轻声啧了一声,饶有深意地笑了笑。朝着此前赫默呆着的那个营帐走去。

一掀开门口的帐帘,里面的光源便透了出来。四个教官围着坐在中间的晨丰贺似乎在说什么事情,赫默不在。

晨丰贺望向从黑夜中走进来的冷奕瑶,目光瞬间一深,良久,不动声色地转开视线,淡淡地坐在那里,似乎一点起身的意思都没有。

可旁边的那四个教官就有点尴尬了。

军长不知道为什么,昨天和冷奕瑶还算是态度亲和,甚至在没有其他训练生的场合下,都是有说有笑。可元帅自从出现后,似乎就有点不对劲了。

不过,这也可以理解。

以元帅这幅将冷奕瑶放在心尖尖的态度来看,是个异性都有有点保持距离的自觉。更何况,算起来,晨丰贺的年纪和冷奕瑶差得不算太大。而他们几个就不一样了,各个都已经娶妻生子。

自以为看透晨丰贺军长态度变化真相的教官们笑着站起来,朝冷奕瑶摆摆手。“单独的帐篷已经搭好了,元帅已经过去了,冷小姐随我们来。”说着,一边掀开帘子,一边语气颇为客气地引路。

冷奕瑶看了一眼晨丰贺眉间恹恹的神色,到底没说什么。再说,有狙击手的这件事,怕是赫默现在还不知道,所以她不预在这久留。

晨丰贺从头到尾没说一个字,看到冷奕瑶前后只进来了五秒钟,转身就走,毫无留恋的样子,自嘲地勾了勾唇角,却是垂下眼帘,一声不吭。

出了帐篷,外面的冷风迎面而来。

四周静到诡异。

几个教官原本不知道她背景的时候,是用上帝视角来看这群训练生的,包括冷奕瑶。可现在,却是反过来,她的一言一行,他们都恨不得多揣摩几遍。

诚然,她的能耐是在第一天集训的时候,他们就很有体会了,可现在,谁都心底怀了一颗惊疑的心——这次集训,究竟是她真的为了竞技赛而来,还是和元帅商量好了,另有打算?

为免意外,一行人走路时连手电筒都没拿,黑暗中前行,安静的不像话,脚下的速度却极快。

直到三公里外,看到一处光源。

四个教官慢慢地吸了一口气,就此站定:“元帅就在那边,我们就送到这了。”想了想,还是加了一句:“明早八点开始集训,还请冷小姐提前回来,避免惹人注目。”

冷奕瑶轻轻笑了笑:“知道了。”

这四位教官的“识时务者为俊杰”她自然明白。怕是看在赫默的面子上,已经将她当做了半个元帅夫人。

眼见冷奕瑶的身影消失在光源处,四个教官才深深地吐出一口气。谁曾想到,万年铁树不开花的元帅,竟然会看上了这样一位年轻的小姑娘。偏偏,花容月貌也就算了,手底下的本事竟然能硬压一圈集训的精英。

“我记得,这姑娘和皇室的关系好像还非同一般。”任何集训生的背景,在入营前,都会被查得一清二楚。一个人说出这话,其余三个人都忍不住心底嘀咕。这个年纪,这种手段,还有这样离奇的背景,当真第一次见。只是,为什么觉得,刚刚一路走来,冷奕瑶身上带着凌冽杀伐之气。

四个人互视一眼,终究没再吭声,转身离开。

而这边,冷奕瑶刚进帐篷,便被一具温暖的身体抱住。

刚硬的胸怀,清浅的呼吸,滚烫的唇角,迎面而来。

他的气息,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仿佛,顷刻间便会融为一体。

冷奕瑶身体柔软地靠在他怀里,缓缓一笑,回吻他的热情。

微微的熏意从唇尖交换,她品出了他舌尖上的味道。最烈的酒,最畅快的情!

离野营三公里的位置,他果然放纵开来,什么内敛、什么礼仪,统统丢到脑后。现在,他唯一想做的,就是将她一口吞下!

可惜,冷奕瑶并不准备去做“身娇、体柔、易推倒”的萝莉。

等赫默一个深吻过后,换气的空挡,她忽然一个扭身,从他怀里退出来。

下一刻,在他惊愕的目光下,一口咬住他的耳垂。

细弱的气息,在两人颈项间窜开。若是外人从背后看,只觉得,这是一对交颈缠绵的鸳鸯。

可唯有他们两人,才知,她刚刚在他耳旁说了怎样惊人的一句话——“两把狙、离营帐不到一公里的位置。”

赫默的眼睛,倏然一沉。

一公里的位置,以狙击枪的射程,在他们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就能随心所欲,直接一颗子弹,要了野营里的任何一条命。

冷奕瑶心底一片冷凝。

这其中,包括她,以前眼前这位“微服私访”的元帅大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