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胆颤心寒/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惨叫声在耳边清晰地一遍遍传来,不绝于耳。

冷奕瑶还有点没回过神。向来没有人会在她之前动手。一是,动作没有她快。另外一个原因嘛,是没人会当着她的面先做出决定。

不过,放在赫默的身上,似乎任何一个条件都不成立。

他本就是在军界里百炼成钢,虽然他们俩没有真正比试过,但若论能力,她信,他是她目前在这世上见识过的最强者。

“心疼小豹子了?”耳边传来他淡淡的笑声,似乎是安抚,又似乎是呢喃:“放心,它聪明着呢,不会被射中。”

话音一落,像是要验证他的话一样,那只金钱豹从旁边忽然蹿了过来,情不自禁地用头蹭了蹭冷奕瑶的脚边。全身上下、安然无事,更不要说是有弹孔了。

她刚刚发怒,自然是因为那两个不识好歹的东西竟然敢朝着它开枪!

谁给他们的胆!

此刻,小豹子萌宠软绵绵的样子,与刚刚抓伤那两人肩颈的凶狠截然不同。她却只觉得,这么可爱,恨不得给它再喂两片肉!

可以,这很双向标准。

赫默看得莫名一笑,再一转身,脸上所有的笑容尽数散去,冷冷地盯着那伏在地上,惨叫得撕心裂肺的两人。

空气中的冷,已然不仅仅是因为温度。

这一刻,两人情不自禁地瑟瑟发抖,竟是连唇角都开始发白!

冷奕瑶瞥了一眼自己的负重包,很好,亏她白带了这么多好料。看样子是用不上了。

“能被派出来执行这种跨国间谍任务,想来,你们在本国也算得上是能人了。”赫默意味不明地俯视他们,脸上的表情却让那两人胆颤心寒。

“我,我们……。”那两人哆嗦着,伤口上的剧痛,这一刻,竟比不上赫默那双审视冰冷的眼。

“别急着否认。”赫默淡淡一笑,只是,笑意并未直达眼底。轻轻地俯身,走到他们身边,“想好了再回答,否则,我会让你们后悔,有生以来竟然会踏上帝国的土地。”

冷奕瑶抱着自己心爱的金钱豹站在一边,唇边带笑地看着这一切。

赫默,从来不会威胁人。但凡,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言出必行!

这两人,越过重重阻碍,在帝都的各式封锁下,竟然能安然无恙地探到训练营的眼皮子底下。可见,不管是他们背后的国家,还是他们自身的实力,都远非“寻常”二字足以形容。

怪只怪,他们碰上了赫默,原以为是惊天狂喜,逮住了一条大鱼!谁知道,却是一脚踏入地狱,触碰了死神的权杖。

狙击枪就掉落在他们的脚边,想要辩驳自己只是路人甲乙,顺带在这附近打猎,简直是侮辱别人的智商。

可是,如何能承认?怎么敢承认?

当着帝国元帅的面,承认自己国家存在窥视帝国军事能力的行动?

帝国和铎林国边境不稳,战事将近,他们祖国原本只准备隔岸观火、顺道做一次墙头草,刮分战败国,可无论是帝国还是铎林国,都是老牌子强国,谁能轻言断定谁胜谁负?探听、潜伏,获取情报、总结信息。他们原以为自己进行的不动声色,却不知道,什么时候露出了马脚,反倒被人瓮中捉鳖!

现在,如何当着帝国元帅的面和盘托出?

别说是做墙头草,怕是立刻能被帝国列入敌对行列!

能作为探子派到帝国,自然在本国就经历过无数训练。高压下的忍痛、绝望中的静默,这些都是他们早已熟悉的课程。

这是一场开了头,就不能回头的谍报工作。

他们可以当哑巴,也可以当死人,唯独,不可能当一个活生生、吐出真相的俘虏。

两个人同时垂下脑袋,咬紧牙关,血沫在唇边泛起,却没有一个声音发出。

这是打定了主意,死也不肯开口说实话了。

赫默的眼角,淡淡的扬起。不见暴怒、不见气急败坏,相反,他的表情,饶有深意,甚至还带着两分淡淡的满意:“不肯说?”

两个人扣住自己的伤口。疼痛让他们的所有的神经一下子狞起,脸上青筋暴起、浑身僵硬如铁,却偏偏一个音节都不发出。

赫默睨了他们两人一瞬,终于抬起身,良久,轻轻点了点头:“很好。”

嗯?

很好?

什么意思?

那两人似乎被这神转折弄得神情一僵,下意识地就要抬头,可脑袋还未抬起,就听到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

连冷奕瑶此刻都有点惊讶,赫默竟然随手拎起地上的一把狙击枪,直接对着远处的空气扫射。

那片区域……

她眯了眯眼,她确定,并没有任何同伙。那么,他这样的大动静,是为了什么?

一切,只是在转瞬之间发生!

冷奕瑶眼睁睁地看着,远处的野营区从一片漆黑,忽然亮起一盏盏的灯影!

一个个帐篷像是从寂静的深夜里被人强制摇醒!

军人,无论是累到多疲倦,体力消耗到多极限,任何时候,总归是对枪声最敏锐!

他们四个人,就这么站在漆黑的丛林深处,眼睁睁地看着野营区的人,一个个从营帐里钻出来,目光直直地朝着这片区域扫射而来!

如冰原上的狼,受到了袭击,第一时间,露出凶狠的獠牙和爪子,随时随地准备第一时间要了袭击者的命!

“啧。”骚操作!

冷奕瑶看清了野营区的反应之后,就知道赫默不干好事,准备玩脏套路了。

那两个人还蹲在原地,像是白痴一样,眼睛睁得老大,呆滞地望着这冰冷的四周,像是一点都弄不明白,明明帝国元帅刚开始都隐匿踪迹,不准备在军营露面,怎么现在忽然转变思路,反倒暴露行踪?

即便是审问间谍,也该是把他们捉回去、私下拷问,他为什么反其道而行?

赫默只冷冷地看着远方,掐着表,倒是在计算时间似的。一点都懒得去看那两个外国人的表情。

“不想说,就不用说了。”赫默对着那两人缓缓勾了勾唇,脸上的表情,近乎可以用“纯良”二字来形容。可那两人,此刻,只觉得彻骨的冷。像是被人抽掉脊椎一般,连腰都挺不下去了。

牙关在颤栗,耳边,是呼啸的风中传来的声响。

“枪声在那边响起,快!去看看!”有人已经穿好一身装备,快速地朝这边掠来。

光源在山丘上交错而来,越来越近,越来越快!

这一刻,心脏几乎要跳出胸膛!

他们眼睁睁地看着那些训练营的人,离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

如果说,刚刚还是被迫面对帝国元帅的气势,而吓得胆战心惊,那么这一刻,心,已经沉入谷底,再无起伏。

有一种窒息的预感,如影随形。

帝国元帅不亲自动手,他们面对的,只怕是更加难以预料的深渊。

那一刻,他们下意识地看向冷奕瑶。

都说女人天性善良。就他们观察,这两天的集训中,冷奕瑶无论对谁,态度都比较和善,甚至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还会拉别人一手。

他们此刻不指望自己能安然脱险,只希望,或许,或许,她这里有一丝可能。毕竟,她还是个未成年的学生,总不会眼睁睁地看他们活活被弄死?……。

他们迟疑地咬紧牙关,目光落在冷奕瑶的脸上,只盼着,能看到一丝怜悯。

可惜,没有!

从头到尾,她的眼睛都没有转开!

甚至,用一种“智障”的表情望着他们。

事到如今,竟然会以为她会对他们起怜悯心?

是她的长相太柔弱,还是他们的脑子太天马行空?

冷奕瑶嗤笑地转头,眼见速度最快的晨丰贺冲在最前面,目光紧紧地盯着这个方向,脚下的动作快到后面的人都跟不上!

紧随其后的,便是脸色凝重的那四位教官。

他们因为赫默的突然莅临,早已经停止了今晚原本准备的训练。所以,山丘上忽然一连串的机枪扫射,扫的简直是他们的魂!

如果元帅在他们管辖范围内出了任何差错……

这后果,光是想一想,都胆寒……。

而那群被操练了一整个白天,原以为可以好好休息一晚上的集训生们,眼看教官们和负责人脸色骤变,谁还能是傻子不成?

训练营附近,凭空出现了枪声,绝非好事!

------题外话------

丢稿子!丢稿子!我简直要疯!码字到深夜,结果稿子丢了,我要丧心病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