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冷漠冷笑/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人,脸色一片阴郁,却并没有出声。已经是废了一只手,再被审出底细,即便有万一的可能,可以逃出生天,回到故国也绝无平安无事的结果。

如今,摆在眼前的,只有一条巷子走到底。

于是,牙关咬得死紧,一个音符都不露出来。

副班长并不意外,甚至轻轻一笑,表情很是轻松:“深更半夜尾随窥伺,不去咱们帝都的军营,却是跟着我们这群训练生。让我猜猜,你们打的是什么主意。”

无视那两个人呆滞无趣的表情,副班长深处右手,比了一个“三”的手势:“咱们帝国现在和铎林国形势紧张,你们如果是铎林国的人,早就不是按兵不动,而是直接偷袭。所以,你们只可能是冲着下周的盟约国竞技赛。这样算来,除去我们帝国,一共就三个国家——加纳、海拉、巴哈。”

冷奕瑶站在旁边听着,眼睫微微一撩,看向面色镇定的副班长。

当初,她去铎林国“度假”时,挑得她和罗拉,并不仅仅是因为她们一个寝室,更重要的是,她和罗拉各有所强。

罗拉的军事技能够强,基本功够扎实,在女子军官当中属于极为难得的好苗子。而副班长则不同,她因为先天体能不足以傲视别人,便深谙“勤能补拙”的道理。从理论知识这方面来看,军校里,就没几个能比得上她。

某种程度上来说,她们俩的情况与金斯?坎普及维林顿的情况一样。

都是一个重文、一个重武。

副班长的声音依旧不疾不徐地传到每个训练生的耳边:“加纳、海拉、巴哈都是我们的邻居,不过,若论地理情况来看,巴哈是离铎林国最近的一个。眼看我们帝国和铎林国即将开战,夹在我们两国之间的滋味,不好受吧?”

那两人唇角一动,下意识就准备张口,可脑子反应极快,几乎下意识地按住了自己断手,那一瞬,脸上一阵青紫,疼得连经脉都涨起来,到底忍住了声音。

身旁的其他训练生却没有这样好的耐心,眼看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元帅无动于衷地站在旁边,袖手旁观。两个小时,再这么一个人唱独角戏下去,如果能够审出真相?

四大军区的训练生们互看一眼,都有点后悔,刚刚怎么就这么轻而易举地答应,让这么个女的出面审讯。到底不是男人,问话都这么循规蹈矩,连点非常规的手段都使不出来!

冷奕瑶抬眼,看了一圈。唇角一抹淡淡的弧度,却让所有耐不住性子的人,心底一凉。

——既然看不上别人的手段,早干嘛去了?

每个人几乎从她唇边的那抹嘲讽里,看出她未尽的话意。

能站在这里的,各个都是聪明人,冷奕瑶这一笑,几乎将他们心底的狼狈全部摆在明面上——看别人干事,就会指手画脚,轮到自己了,却又踟蹰不前。

于是,隐约间起来的骚动,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压抑了下去。

晨丰贺抬眼看了一瞬,随即转开视线,像是什么都没有察觉一样,继续注意着那两个外国人的一举一动。

倒是他身后的那四个教官,心底冷不丁的震了一下。

论对人心的把控。

这位年纪轻轻、还未成年的冷奕瑶,竟然丝毫不下于元帅的手腕。

不过是一颦一笑,竟然直接为副班长压制住了所有异议。

“其实,不管你们招不招供,都没有太大影响。雁过留痕、人过留影,你们总归是有亲朋好友,是有父母长辈的。我们只需要军部的一则对外通稿,‘间谍罪’这三个字刻在你们的通缉令上,你们立马就能闻名国际。到时候,你们的亲朋、好友、父母、长辈,难道会不受波及?你们认为,你们的祖国会强大到,把他们护得滴水不漏?你们要搞清楚,是你们非法越境、暗处窥探!是你们心存龌龊、在帝国和铎林国之间摇摆不当!既然你们犯错在先,这后果,你们俩、包括你们背后的祖国,可承受得住?”

“别动我家人!”几乎是副班长的声音一落,那两人便豁然抬头,死死地盯着她。只是,人脑的反应大约总会快过理智。他们脱口而出的,并非是帝国语言,而是,巴哈的方言!

就连副班长都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她刚开始,只是顺着逻辑,按照地理环境,猜测是巴哈国。原本只是诈他们一诈!

甚至在她说出巴哈国的时候,这两个人都只是压住伤口,没有太大的情绪变化。她还以为自己是猜错了,可刚刚那一瞬间的反应,不可能脑子里会那么快的转过弯!

人,总是对自己最在乎的事情,存在软肋。

如果只是一个人用巴哈国的方言来说,那还有可能是诱导、嫁祸。但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反应,即便是千百次的训练,也不容易达成这样的默契。

更何况……。

他们就是因为自知,自己祖国没有那个底气,在帝国和铎林国的威压下,保下他们的亲朋好友、父母长辈,才会这么激动。

巴哈国明显是想做墙头草。如果帝国真的一则通缉令下来,巴哈国以为他们行动失败、行踪不明,第一反应,就是控制住他们最在意的人。

心虚,是巴哈国,也是他们最致命的弊端!

副班长缓缓抬起头,朝所有人轻轻点了点头:“他们刚刚说的是巴哈南部城市的方言。我录了音,可以让军部的语言专家,再确认一遍。”说着,从口袋里取出手机,里面的录音软件正打开着。

训练生们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几乎怀疑自己的智商被狗啃了。

就这么一个人从头到尾的独角戏,唯一一次逼出对方说话,竟然就审出结果了?关键是,连刑具都没用上!

四个教官的反应最快,虽然他们心里更惊讶,这位军事技能在营里并不算特别突出的女学员,怎么会准备充足到,晚上突然被枪声惊出营帐,还随身带着个手机。但不得不说,论才智,她的确出人意料。

“你诈我们!”那两个外国人反应亦是不乱。只是下意识的一句方言,竟然轻而易举地被一个娘们诈出了真相!

那一瞬,羞愤、气恼、震怒席卷而来,冲上脑门!

两人虽然惯用的右手已经被赫默废了,但“噌”地一下,平地而起,面色凶悍地直接冲了上去!几乎是想都没想,直接用剩余的那只左手死死地摁住了副班长的喉咙!

人的喉咙处,都是软骨。没有保护,脆弱到一捏即碎。

更何况,副班长本身一个女的,对抗两个暴怒的男人就处于弱势。一时间,整个人被掐住,扼在半空中,脸色一片猩红。强烈的撞击加上极度的缺氧,别说是一个女性,就是亮壮汉都受不住这样的一击!

所有人都没有料到,这两人竟然会这样触底反弹!

讶异之后,便是要上前扒开他们。

谁曾想,那两人忽然冰冷讥讽一笑,回头,看向众人:“你们不让我们好过,我们也不会放过你们!来啊,谁怕谁!”

说着,收紧五指,作势要直接扼死副班长。

罗拉等人眼睁睁地看着副班长的脸开始充血,喉咙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那种喉咙随时可能被捏碎的恐惧感,凌驾在众人头顶之上。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同伴被挟持,是最窝囊的事。可,这个时候,谁要轻举妄动,万一送了她的命,谁能担得起良心的谴责?

“你们这是准备破罐子破摔?”所有人举步不前的时候,却听到一声冰冷的、戏谑的、甚至略带调侃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那两个外国人,张了张嘴,刚准备说话,却听冷奕瑶继续道:“还是说,你们准备用她来要挟我们,来一场谈判?”

那两人,心底一寒。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说话的这个人,是在场所有人当中年纪最小的一个,但她眼底的通透及犀利,几乎让他们有种无所遁形的狼狈。

“蠢成这样,难怪只能当个间谍。”她淡淡地、一步一步走到即将窒息的副班长面前。

随着她的靠近,两人脸上的凶悍在一丝一丝褪去,甚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僵硬下去。

“你什么意思!”粗哑的声音,几乎掩盖不住他们的心慌意乱。只是,哪怕手上的力度再重,似乎都不能影响她脚步的一丝一毫。

“杀了她?你们是准备同归于尽?”她抬头,手指轻轻地从怀里掏出一物。

那是一把漆黑的、极为精致的DAP92式手枪。小巧、轻便、贴合掌心。可所有认识它的人,看到冷奕瑶这不动声色的抬手,都心底一颤。

“你们要是真的敢同归于尽,何必浪费这么多时间!”拖延时间,不过是想残喘苟活!

随着那两人面色剧变,“嘭”——“嘭——”

两声枪响!

只见,那两人眉梢中央,忽然各多出一颗漆黑的洞孔!

鲜血飞溅,所有训练生表情一片惨白,却见她转身冷笑,淡漠横扫:“连个人都不会杀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