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一枪毙命/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颗子弹,眉梢之间,洞穿而过!

一枪毙命!

随着两具尸体轰然倒下,在地上发出沉闷的一阵回声,所有的训练生此刻,震惊地望着冷奕瑶,一个个的表情都凝住了。

杀人!他们不是没见过。会从军的人,这辈子,大约就没把马革裹尸看在眼底。鲜血、伤亡在所难免,可他们还从没有见过一个人能将杀人这件事做的这般举重若轻!

前一刻,那两个人还挟持着副班长,做出一副要同归于尽的架势。下一瞬,就已经命丧黄泉,那豁然睁大的眼底,是来不及收回的惊骇及绝望!

血,压根没有溅出多少。

可所有人,竟然只觉得冷。

再看冷奕瑶那双高深莫测的眼,他们忍不住心底颤栗。究竟是见过了多少的死亡,才能面对自己亲手了结的生命,这般淡定自若?

“咳咳咳——”

忽然,一阵剧烈的嘶哑咳嗽声,将众人的注意力扭转回来。

之间,副班长跌坐在地上,整个人像是要被呛断气一样,撕心裂肺地双膝着地,死劲地咳嗽。

像是要将嗓子给咳出血一样,脸上通红,缺氧的征召丝毫没有褪去。

军校这边出来的人立马凑过去,第一时间将她扶起。

相较于四大军区选派出来的这批训练生,军校的人早就习惯了冷奕瑶时不时出现的惊人之举。

若论惊讶,自然是有的。但,在他们眼中看来,冷奕瑶刚刚所作所为,与其说是对生命的冷淡漠视,更倾向于的是对副班长的护短!

在她眼皮子底下,竟然有人敢对她的人出手?

没说的,干脆弄死对方!

对于四大军区挑出来的这些个还没有上过战场、亲自体验过湿漉漉的血的训练生而言,军校生们的接受程度显然更高。于他们来说,冷奕瑶刚刚所作所为,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霸气外露!

特别是像罗拉这种,在邻国的化工基地,已经真正见识过实战的残酷的人来说。冷奕瑶不过是杀了个把间谍,多大点事!

他们一个个理所当然,急匆匆地去关心副班长的伤情,反倒是把冷奕瑶刚刚直接秒杀了两个外国人的事情置于脑后,这种云淡风轻的举动,让剩下的训练生,第一反应——卧槽,为毛这群人一点反应都没有?老子难道是乡巴佬吗?为什么老子的心脏都快被吓停了!

平时站在一起列队、训练、忍受繁重项目的同伴,就这么眨眼的功夫,立马从一个身教体柔的萌妹子化身收割性命的死神,连一秒钟都没用到,为什么军校的这批人,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搞得像是他们一脸没见过市面的样子啊。

心里有一句MMP,恨不得现在吼得震天响啊!

四个教官的表情其实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们倒不是大惊小怪与死人的事情,而是,心目中,原本依仗着元帅的关系户,竟然骨子里这么凶残!

难怪元帅自从废了这两个间谍的右手之后,就没有再插手。分明是料定了冷奕瑶可以搞定全场!

这么一看,身旁这些面面相觑的训练生们,和军校那边团团站在一起,拉着副班长检查伤势的军校生们,就他妈的,有点差距太明显了。

关键是,将这种现实揭开来给他们看的人,不仅仅长了张如花似玉的脸,还拥有一套让人望尘莫及的杀人心态。

她那冷谑的目光扫来,简直把这群人顿时要比到尘埃里去了。

“还傻愣着干嘛!喊医疗队啊!”冷奕瑶目光一转,语调几乎毫无起伏,但,所有人后背顿时一颤,仿佛一下子倏然惊醒,再看副班长那淤青红肿的脖子,顿时反应过来。脚步比较快的,已经直接奔向营帐的方向去叫医疗队了。

冷奕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望着吊在副班长脚下的那只手机。

那个跑步的人是猪吗?

打个电话很困难吗?

用跑的不是更浪费时间吗?

冷奕瑶觉得自己要收回刚刚所说的话。

连个人都不会杀吗?

不!

杀人的手段和方法,教官都教了八百遍了,这里随便挑一个人出来,轻轻松松都能相处百八十个杀人手段。可惜,真正杀过人的,没几个!

谁让他们是挑出来专门用于竞赛的呢?

她敛了脾气,快步走到副班长的身边,眯着眼,亲自查看她的伤势。良久,吐出一口气,“应该是伤到了声带,这几天暂时不能说话了。骨头没大碍,先养着吧。”

她话音一落,旁边的几个军校生都面色一松。

大家这个时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一件事。

不管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诈出来的,还是副班长颇通心理学、击破了那两个间谍的软肋,总归,算是在两个小时之内完成了“审讯”吧?

一个个,眼睛忽然咕噜噜地转向赫默的方向,心心念念地期望着元帅能给句准话。

他们不想,被送进集训营,才第二天,就被踢出去,回炉重造啊!

像是听到了所有人的心声,赫默不着痕迹地将自己落在冷奕瑶身上爱恋的目光敛去,抬头,漠无表情地看向众人:“还傻愣在这干嘛?死了两个间谍而已,就这也值得你们惊讶!”

众人一阵羞耻感袭上心头。

的确,审讯不是他们自己完成的,是副班长一人的功劳。之前,他们还在心底指手画脚,嫌她这不好、那不好,耽误时间。

论到呆滞,第一次见到死人,他们的确心态不稳。

但,元帅是什么样的人?

大大小小的战乱见识过那么多,就连当初的崛起也是一路杀出来的血路。被鲜血浇灌的人,大约最看不上的,就是他们这些空有理论训练知识,而没有实践能力的软脚虾!

众人低头,一时间讷讷无语。

却听,赫默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晨丰贺。”他忽然转头,看向一直安静无语的晨丰贺。

“到!”晨丰贺下意识地行了个军礼,等待他的后话。

赫默近乎是叹息的声音,连眉梢都没有动一下,似乎是懒得去看他们这群不入流的训练生,“是时候,让这些温室的花骨朵见见血了。”

花骨朵……。

向来也“爷们”自居的众人,只觉得脸上都快羞成血肉沫了。

全训练营,论长相,唯一能称得上是“花骨朵”的人,正一脸若无其事地收起那把DAP92式手枪,拾起手机,播放语音呢。

巴哈的方言在空档的黑夜响起,这一刻,所有人的眼底杂念尽数褪去。

巴哈!

谁给他们的狗胆!

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事!

晨丰贺放眼看去,所有训练生身上的气性像是一瞬间被激发出来!

与两天前报到时的年轻气盛不同,现在的他们,像是一群彻底被激发出兽性的雄狮!随时随地,能扑杀掉猎物,将对方撕个粉碎!

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这两个外国人又是铁板钉钉的巴哈国间谍,他简直怀疑,今晚的这一出,完全是赫默和冷奕瑶亲手导演的一场好戏!

为的,就是彻底揭开这群训练生身上残留的最后一抹天真。从此,利剑出鞘!

他此前,虽然隐约猜到赫默组织这场集中训练,不仅仅是为了五天后的联盟国竞赛,而更大的可能,是为了挑选亲信,为未来的特种兵储备力量。可这一瞬,看到全场的情况,他竟然又有点怀疑。

或许,冷奕瑶的这场“霸气外露”并不是无心之举……

“是!从明天起,所有训练科目,全部调整。”他低下头,将自己眼中的深深沉沉,尽数敛去,朝着赫默恭敬敬礼。

他话音一落,那群训练生们表情倏然一亮!

正要和晨丰贺一样,向元帅行礼,却见眨眼间的功夫,元帅竟然已经直接转身,朝着离他们集训的营帐相反的方向走去。

金斯?坎普见状,忍不住眉峰一簇。

他就知道,元帅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地出现在这个地方。毕竟是眼前的这个妖孽!怕是今晚她和元帅原本就不在训练营这边休息,才会在他们都睡下之后,抓到这两个间谍。

说起来,这两个外国人也真冤。竟然撞到了这两位的手里。

望着地上无人瞟一眼的尸体,金斯?坎普由衷地给予同情。

这时,医疗队的人已经赶来,仔细检查了副班长的伤处,得出的结论和冷奕瑶差不多。众人心里最后的石头此刻终于落地,再去找冷奕瑶,却发现,杂草丛生的地界上,哪里还有她的踪影。

“走吧。”维林顿笑了笑,眼角弯出一个弧度。哪里还用费脑神经去想的,冷奕瑶肯定是被元帅“劫持”了呗。嫌他们这群人在这煞风景,早独处去了。

军校生们看到维林顿的表情,顿时,一个个心领神会。

偏其他四大军区的人,此刻抓耳挠腮,心底无数次后悔、唾弃自己。那可是军神啊。好不容易见到真容。怎么刚刚不多看几眼!

一晚上的混乱,终于就此算是来了个暂停键。

冷奕瑶这边的情况,倒是和维林顿他猜想的那样,相去不远。

她刚从这群人眼前消失还没一分钟,就豁然被赫默一个双手托抱,直接抱进了怀里!

她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花了半分钟,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荒郊野外,被他公主抱了。

“你干嘛?”她有点明知故问。一双纤纤玉手,在他喉结处轻轻抚过。说真的,她最喜欢的看得就是天生淡漠之人,被撩得一副即将火山喷发的样子。

赫默咬牙。要不是为她着想,他哪里需要在暗处掳人?

关键是,每次一看到她释放本性、恣意妄为的样子,他就恨不得把她叠巴叠巴、直接揣进怀里,从此,金屋藏娇,再不让任何外人看到她的好!

他现在该死地只想回答她两个字:“干”“你”!

可惜,这显然并不实际。

但,即便不能一做到底,好歹,该有的福利还是可以享受享受的。

想到此,他脚步越来越快。眼看,离他们俩单独的那顶帐篷越来越近。

月牙已经升到半空中。皎洁的月色,落在他和她的身上,将他们照得更加分明。

冷奕瑶忍不住轻笑。这人现在是定力越来越差,还是自控力已经快到临界点,竟然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就让他情不自禁?

她自然是看得出,赫默想要重点训练这群“精英”。

这世上,见效最快、反应最猛的催化剂是什么?

死亡!

人类在面对死亡时,世界观、人生观会以最快的速度被打碎,然后,重组!

越是坚韧的钢,越是需要千锤百炼!

她正是看透了这一点,才会顺水推舟,在刚刚直接开枪要了那两个间谍的命。

特种兵啊,她还真的听好奇,赫默未来对军界的设想和发展啊。

总觉得,或许,他即将开辟出另外一番新局面……。

“你在想什么?”迷迷糊糊地猜想着军界的新风貌时,冷奕瑶忽然被扔进软绵绵的被窝里。头顶就这么传来一声低哑磁性的声音。

还来不及回答一个字,那一句温热的身体就已经俯下来,彻底覆在她的身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