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不得不见/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奕瑶这一晚,杀人的时候,连呼吸都没变一下,可被赫默压在床上面,这样、那样地变换着姿势的时候,饶是自诩为老司机的她,连脸颊上的温度都有点变得像是在发烧一样。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某些人放开来之后,竟然会变得,变得这么……。热情似火!

就好像,今晚在那群训练生面前所有的沉默都汇聚到这一刻,尽数爆发在她眼前。

她到后半夜,只觉得嗓子干得厉害。

实际上,他们住的营帐离别的地方那么远,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脑仁里面一直在嗡嗡地响着,从来就没有安歇过。

一只白玉无瑕的手,缓缓地从床褥里伸出来,她攀着床头的位置,想要尽力缓一缓,就好像是在海面上的一叶扁舟,荡了许久,只想寻一处安稳的栖息地。可下一瞬,另一只霸道遒劲的手将她的手腕包住,一丝一毫也不许她躲开。

冷奕瑶感觉得后颈的位置被他技巧性地一咬,酥麻酸胀,不自觉地往后扬起。

纤细颀长的颈项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华丽的弧度,引得身后的气息又粗重了一分。

肌肤的触摸像是能擦除火焰,越来越热,越来越有力……。

这一夜,冷奕瑶终于领悟了一个道理。

这世上的男人,无论是否身处神坛,但凡动了情,特么的,能立刻化身为禽兽!

第二天,直到太阳都快晒到屁股了,冷奕瑶才挣扎地从床铺上起来。

浑身酸软的厉害。

前两天的集训和这比起来,简直立马变成了小巫见大巫。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目光带着刚清醒的慵懒,扫视了一圈。赫默正一脸神清气爽地站在旁边看着电脑,在浏览材料。

昨晚她进来的时候,帐篷里面还没有这台电脑,可见,这人是早就起来了,估计都在外面转了一圈,才回来守着她醒过来的。

和他的一脸心旷神怡比起来,冷奕瑶怀疑她昨晚简直是被车轧过去,碾来碾去。

太他妈的没有天理了!

赫默听到窸窣声,一转头,却见冷奕瑶一脸阴测测地朝他笑,脸上那恣意舒爽的表情情不自禁地收敛了一点。

回味了一番昨晚的所作所为,虽然没有越过最后的雷池一步,但,曙光已然近在眼前!

就是,就是……好像下手重了点。

看到冷奕瑶露在空气里的星星点点的印记,特别是后颈那一处的吻痕,赫默抿了抿唇,将手边的那杯温水递了过去:“渴不渴?要不要我帮你请一天假?”

别的训练生,一大早就起来,被四个教官,外带晨丰贺狂虐了。他倒是极其双标,到了冷奕瑶这里,立马变成想请假就请假。

所谓的军纪严明呢?

以前的大义凌然呢?

当看到冷奕瑶那双可以射飞刀的眼睛时,已经彻底没有任何原则可言。

冷奕瑶接过水杯,睨他一眼,回他“呵呵”两个字。

昨夜里,她嗓子渴成那个样子,他还不肯放手,今天倒是会做人了?晚了!

喝了一口水,也不看他,她直接开始穿衣,出去洗漱。

啧!

望着某人冷艳的背影,赫默唇角忍不住上挑。

不管是什么模样,他都觉得他永远看不够。好像直接拐她回元帅府的那张KINGSIZE的大床上,关在里面三天三夜不出门……

“你今天不回去吗?”冷奕瑶刷牙、梳洗完毕,起床气也差不多撒完了之后,再进营帐,见赫默竟然一丝动身离开的意思都没有,忍不住眨了眨眼。他昨天也不过是百忙之中抽空来的这边训练营,难道就不回军部,手上的事一直这么晾着?

“等和你吃完中饭再走也来得及。”赫默笑笑,收起电脑,走到她身边,忍不住摸了摸她的一头秀发。

不知不觉,她头发已经长到这么长。垂下来的时候,发梢微微卷曲,带着天生的魅惑,让他忍不住一再把玩。

“小豹子呢?去哪了?”她知道他心里有数,也就没有再多问。回头却是想起她那头可爱的宠物,昨晚她被赫默分去了全部注意力,倒是没有注意到它去哪儿了。

“应该是肚子饿了,自己去附近捕食去了。”他看到她两颊上的晕红已经渐渐褪去,想到昨晚她脸上的那抹容色,一时间有点失神。以前,总是唾弃那些没有自制力的男人昏庸无能,可到现在才发现,原来,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不管是她的娇嗔还是怒目,就这样看着,他都能看上一整天。所以,他也是拥有做昏君的潜质?

赫默无奈地摇摇头,强压住自己心底要把冷奕瑶往床上带的冲动,帮她整了一下军服,才正色道:“那两个间谍的事情,我已经通知军部去处理了,剩下的事情你不用管。还剩下五天,你自己多注意身体。晨丰贺今天开始,改了训练计划,你看看可需要添什么的,到时候和他说一声。”

这就相当于,让她成为这次集训营的副教练了。

毕竟,课程设置,本来就应该是负责人的工作。她作为集训生,本不该有特殊待遇。

不过,见识过冷奕瑶的本事的人,怕是现在谁都不会提出异议了。

和昨晚大多数面对两个小时的审讯时间而踟蹰不已的训练生相比,冷奕瑶的手段和心性,所有人都清楚,她和他们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嗯,特别是,昨晚,他竟然还“留宿”在她的营帐里,这一点,怕是整个训练营上上下下,现在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冷奕瑶自知这次训练,本来也是供她挑选以后亲信的一个机会,所以,面对赫默这种超常规的叮嘱,倒是没有拒绝,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好。”

赫默又看了一会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于是手牵手,拉着她出去吃午饭。

主厨早已经一脸殷勤地笑着守在营帐旁,旁边的草坪上,扑了一块垫子,上面放着各式菜肴。“今儿天气好,给两位准备了一些方便的菜色,要不一边晒太阳,一边吃午餐?”

得,还真把这个当野餐了。

不过,这个点了,训练营那边也差不多快要吃中饭了,这个时候过去,她正好碰上所有人,与其在众人的瞩目之下吃饭,还不如这样单独进餐自由。

于是,冷奕瑶毫无拒绝的意思,和赫默就着懒洋洋的初冬阳光,好好地吃了一顿早中餐。

到了十二点半的时候,小豹子自觉地嗅着他们俩的气味,一路小跑过来。

矫健的身姿,在山丘上,快得惊人。像是一道闪电,迅速袭来。

只是,离他们距离五米的时候,忽然放缓速度,最后,亲昵地靠近冷奕瑶和赫默的身侧,用脑袋抵着他们俩,眯着双眼,舒服得恨不得打滚。

“乖!”别人家是吸猫,她倒是吸豹。

望着冷奕瑶伸手在金钱豹脑袋上挠来挠去的样子,赫默无奈地一下子将她和小豹子揽住:“放心,竞技赛的时候,我会把它也带过去。”

冷奕瑶眼睛一亮,扭头对上小豹子那懵懂卖萌的眼睛,就亲了一口:“听到没?你爸爸说要带你出国玩,还不去谢主隆恩。”

小豹子似懂非懂地被冷奕瑶拉着往赫默的怀里靠。可还没有抱大腿成功,就被赫默忽然一下子推开。

……宝宝心里苦……。

小豹子张张嘴,还未来得及发出抗议的声音,却见赫默一下子凑到冷奕瑶的面前,将她的下巴擒住:“我是它的爸爸,那它的妈妈是谁?”

是谁?

男低音的声音从耳旁划过,沙哑低沉,简直是犯罪!

冷奕瑶往后一仰,却像是被他早就料到一样,腰肢顿时陷入他的掌心。

嘶……

一股熟悉的酥麻从脊背升起,眼见赫默的眼底神色越来越深……

冷奕瑶咬牙,豁然站起:“你再敢在我身上留奇奇怪怪的印子,信不信我下次直接踢你下床!”

反了天了不成!

以前都是她撩他,现在这人是突然开窍了不成!进攻力成倍成倍的涨!还能不能友好的一起玩耍了?

啊~

小豹子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爸爸”“妈妈”燥起来,顿时低下头,用爪子捂了捂眼。

有时候,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道理,它还是懂得几分滴!

赫默无奈,“踢他下床”这种话都说出来了,显然,她已经到临界点了。再撩,就该出事了。为了未来幸福福利着想,赫默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

轻轻拍了拍她身上的草屑,他拉她站了起来。“不闹你了。时间差不多了,我先走。这是你手机,有事随时记得联系我。”他从口袋里取出她的手机,递了过去。随即,像是想到什么,顿了一会,才道:“早上我看你在睡觉,来了电话,怕吵醒你,就帮你摁了。”

冷奕瑶诧异地抬头看了他一眼。以她对赫默的了解,就算是把她手机关机,他也会眉梢都不动一丝,怎么这表情,有点微妙的意思在里面?

“谁的电话?”她随口一问。

赫默静了一瞬,才接着道:“长公主。”没说是她母亲,只说了对方的身份。因为,从她的态度来看,他很清楚,冷奕瑶丝毫没有和自己这位多年不见的母亲攀上瓜葛的意思。否则,也不会连对方的号码都没有备注在手机里。

据他所知,长公主已经私下找过她多回,不过都被她直接拒了。

皇室的血缘身份,对她来说,似乎真的一点都不在意一样。别人疯狂追求的出生,在她看来,不过是对方提供了DNA而已,无关紧要的小节,芝麻绿豆大点的事情,压根不用在意。

“是她啊。”冷奕瑶扯了扯唇角,微微一笑,那笑容却没有半点褒贬的意思。

这具身体的母亲,自记事之后,几乎与本尊都没有任何接触。即便是因为那位长公主出了意外,丧失了记忆,那也与她无关。

大王妃身上留着的是铎林国皇室的血,身为帝国和铎林国联姻下唯一的血脉,长公主的身份在两国正式交战后会越发的微妙起来。

她本来就不是个爱掺和是非的人。这个时候,就更不愿意被拉进那个乱七八糟的局里面。

不管这位长公主是真的“爱女心切”,想要弥补这多年“母爱”的缺失,还是因为听见风声,知道两国交战在即,想要透过她,在赫默的身上下功夫,她都不准备接受。

她向来认为,人与人之间的情感维系,是通过真心与真心的相处。

血缘,不过是肉体传承。

冷家上下,那三个人,不都是她的血亲吗?不照样被她修理得服服帖帖?

赫默看她这意思,忍不住吻了吻她的额头:“要不要我让人给她带句话,让她不要再来烦你?”

“随她去。”冷奕瑶轻笑。皇室现在就怕巴不上赫默呢。搞不好,大王妃和长公主都被现在的两国局势弄得神经紧张,偏偏陆琛一点要和赫默亲近的意思都没有。赫默这样让人送话过去,不是凭白给她们机会。她才懒得去搭理。

赫默知道她态度摆在这,明显得是不想理会,于是笑笑,从容不迫。

一辆军用专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在附近,非常有眼力劲地没有靠过来。

冷奕瑶和他拥了一会,才分开,“你快走吧,我马上也要过去训练了。”

小豹子听到声音,忽然抬起头,支起身子。

知道自己再留下来,只会影响她训练,他无奈,抚了抚她的耳垂,终是转身。

冷奕瑶对着小豹子摆了个“跟过去”的手势,于是,一人一豹,很快一起上了那辆专用座驾。

车子在山丘上很快消失了踪迹,冷奕瑶伸了个懒腰,无奈地撇了撇嘴,想到待会去了军营,即将碰到那群“同伴”就有点头疼。她一脖子的印记啊,只要不是眼瞎,谁还看不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