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非死即伤/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奕瑶抬头揉了揉肩,正是午后最好的阳光,可即便如此,也渐渐染上了凛冬的温度。深秋即将过去,很快,就真的要迎来帝国一年之内最严寒的季节……。

她勾了勾唇角,将随身的东西打理好,撤了营帐,一步一步朝着集训营那边走去。

经过一整个上午的高压训练,就算是再精力旺盛,到了中午也差不多蔫了。围在桌边,集体吃饭的时候,忽然看到冷奕瑶披着头发,悠悠然地晃进来。

所有人的表情,顿时是——目瞪口呆!

谁都没法忘记,昨晚,她在副班长审讯期间坐镇全场,当那两个间谍暴起,她直接阻杀,霸气外露!

前两天,她头发都直接扎起来,戴在帽子下,朝气青春。可现在,她随意地披在脑后,竟然一丝也不损英气,偏偏还多了一份若有似无的妩媚。

嘶——

虽说,大家没有亲眼看见昨晚她和元帅后来干嘛去了。

但是,整整消失了一夜外加一整个上午啊。

所有人不自觉地朝着她的双脚看去。

腿万年倒也罢了,的的确确是无敌修长美艳腿,关键是,所有人都很好奇,她现在的脚可软?

元帅的腰力应该很不错来着……。

“看什么看!吃饭!”四个教官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这诡异的气氛。别说元帅是已经在他们面前透了底了,就光看看晨丰贺此刻的脸色,他们都心底打颤。这群滚犊子的臭小子,简直一点眼力劲都没有!

轰隆隆——

桌椅忽然被大家碰撞地一阵响声。大家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刚刚的眼神,大约是真的有点露骨了。

偏冷奕瑶像是没事人一样,面无异色的走到罗拉身边,侧头看了一眼副班长。

经过一晚上的冷敷和药物,她昨天被那两个间谍掐住的部位已经消肿了不少,只是,淤青看上去有点吓人,此刻,看到她关注的目光,副班长忍不住朝她暖暖一笑,比了一个“我没事”的手势。

这世上,从来都是有付出才有回报。五十一个人的训练生中,一共只有三个女性,冷奕瑶的实力毋庸置疑,就算是罗拉也从来都能每个项目基本达标。唯有她,每每都是艰难地熬下去,成绩在一众精英当众并不显眼。但,正是因为昨晚的那一场不动声色的“审讯”,她对心理学的掌控以及天生的语言能力,让所有其他人对她多出了一分尊重。至此,她终于脱离了众人眼中“吊车尾”的印象。

冷奕瑶知道,副班长和罗拉一样,从骨子里都硬气,虽然伤了咽喉,却一定是照常训练。只是,吃饭毕竟受到影响。她碗里的饭只有平常的一半。不是肚子不饿,只是,吃饭需要吞咽,她嗓子受不了,再说,别人狼吞虎咽的时间,她需要细嚼慢咽,根本没有那么长的时间进食。

金斯?坎普和维林顿也在她们这一桌,看冷奕瑶的神色,就知道她护短的心思又发作了。不过,看着她难得一副慵懒披着头发的样子,两人的目光从她颈后一闪而过……。

虽然,遮了大半,但那一处一处的暗红色痕迹离得近了,还是能看得一清二楚。

两个人都是男人,心底估摸了一下昨晚的“战况”,抿了抿唇,正想要调侃一句,却见冷奕瑶忽然一个回头,眉梢高挑,望过来,一脸“你们有话有说?”的表情。

金斯?坎普被这眼神一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背后一凉,竟然莫名其妙地回想起当初在军校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调侃了她一句“娘们”,结果被她暴打进入医务室的黑历史……

不敢惹,不敢惹……

大佬发起飙了,简直所有人都要瑟瑟发抖。杀人都不带眨眼的,何况揍人?

维林顿显然也想起了当初在军校食堂的那一场“群架”,反应没比金斯?坎普好一分。

两人尴尬又不失礼貌地对着冷奕瑶轻轻一笑,顿时埋头开始吃饭,一个字都不敢说。

要知道,原本四大军区的人在这几天的训练下来,对军校这边的十一人也算是比较了解了,金斯?坎普和维林顿算是男生当中成绩最好的一拨,平时看上去和冷奕瑶的关系也不错,没想到,一来真格的,就秒怂!

原本还准备打探点心中军神的八卦消息,一看他们倆这怂相,呵呵哒……

该干嘛干嘛去吧。

四个教官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些小崽子们,不知道怎么回事,连一个眼神都不敢乱瞄了,牙齿一酸,简直不忍直视。

说好的精英呢?说好的傲气冲天呢?

人小姑娘一个眼神就被煞住了,这,这特么的,简直丢人!

“下午的训练一点半开始,你们还剩十分钟。”一道冷漠的声音忽然从众人背后传来,一直没吭声的晨丰贺一出声就将所有人怔住。

哈?

光注意着八卦,结果忘记了时间的一众训练生,现在是恨不得立刻把自己的脸埋进饭盒里,吃饭的速度堪比光速!

天知道,如果前两天叫密集训练,那今天开始,简直是碾压式训练!

大区军长的位置果然不是凭白得的。只是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他们所有的训练项目,已经完全改了方向。

之前好歹是拿着冲锋枪朝着他们脚板底的边缘扫射,现在呢?呵呵,没人配上一把狙,移动靶,直接让同伴充当“人质”,“歹徒”还是靶子,可“人质”随时会被推出来。子弹没长眼啊!一个不小心,就会直接让同伴脑门开花!

不是怕没见过血吗?

先来一轮这样的训练2。0级别,让他们好好体验一把什么叫“有血有肉”的训练。

光是一个上午,就有四个人不幸中枪。好在,子弹是经过特殊处理的,虽然击中,也有流血,但都不是穿透皮肉的那种。休息几天,也就能全然恢复。

没看到连吃饭都来不了了吗?

原本只觉得,晨丰贺只是当一把荣誉负责人,具体事情都是那四位教官经办。现在好了,元帅也不知道是拨动了军长的那根弦,今天训练起来,简直让他们闻风丧胆。

剩下的时候,冷奕瑶只听到整个帐篷里,大家争先恐后的咀嚼声,像是深怕浪费一秒时间,就要被拖出去就地正法。

啧啧啧,她感觉,自己错过了某人的骚操作……。

“你不吃吗?”罗拉眼见冷奕瑶竟然连餐具都没拿,表情有点恍惚。这不像是冷吃货的性格啊。

“我吃过了,你们随意。”冷奕瑶的目光从晨丰贺身上挪回来,朝着一桌子人微微一笑。大家这才从,自己刚刚竟然没等冷奕瑶先动筷子就开吃的惊悚中回过神来。

晨丰贺说十分钟,果然就是十分钟。一秒都没等,一点半准时拉着众人直接去了外面最大的一片空地。

井然有序的训练生们,一到空地,看到一群身份不明的人立在那,立马头皮都炸了!

“教,教官……”连说话都不自觉得开始迟疑。一个训练生指着平地上那一百来号的壮汉,一个个身上的死囚服,尤为触目惊心,抬头望向他们的表情,简直可以用“看到一大盘红烧肉”来形容。

彪悍体壮的死囚啊。

只要不是狱警,谁能有机会,一次性看到这么多的死囚一下子出现在眼前?

更别提那些人脸上的蛮横与眼底的虎视眈眈。

这一瞬,双方的表情截然不同。

冷奕瑶扫去一眼,触及那些人高马大的壮汉的嗜血神色,转瞬间便明白,这群人身上应该都是背负着人命官司的。怕是,临时被送过来,完全是晨丰贺的命令。

那四个教官一动不动地杵在旁边,对于训练生的提问,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嗡嗡嗡的吵闹声便豁然一僵,大家眼睛下意识地朝着晨丰贺望去,却见他淡淡地望过来:“自己来领军刺。”

靠西面的位置,整齐摆放着一排桌子,上面搁置着五十一把同样制式的军刺。当然,与之相对的,紧邻着的另一排桌子上,放着的是比他们的军刺要琳琅满目的多的各式冷兵器。有刺刀、弓弩、甚至是锤子,应有尽有。

当然,如果监狱长此刻在这,怕是会胆战心惊的发现,这些死囚杀人时用的最趁手的“工具”此刻在这排桌子上,应有尽有。

训练生们舔了舔唇,不知道为什么,心底有股凉飕飕的冷风吹过。不过,既然晨丰贺这么说,他们自然按照命令行事,每个人拿了一把军刺。

所有的制式都是一模一样,也没得选,直接拿在手心上,再抬头,却看到那群死囚一个个盯着桌子上剩下来的凶器,眼底血腥气弥漫成一片。

“昨天,元帅说的话,你们应该也听到了。没见过血,总归算不得开刃的兵。这群人,都是因为杀人罪入狱的死囚。经过与警局协商,现在达成协议如下。对方一百零二个死囚,你们五十一个人,要求每组三人,你们以一敌二。你们如果杀了对方,可以不用承担任何刑事责任,就当他们的死刑提前执行。”

“轰——”

训练生这边表情都僵了!

早上还好歹是特殊改良的子弹,结果吃了一顿饭,下午就玩肉搏?

还是冷兵器相向!

以一敌二!

看看这群身高体壮的死囚,简直像是在冰原上被狼群盯上了一样。所有人只觉得心底一寒。可晨丰贺的话还没有说完!

“当然,作为你们的陪练,他们也有彩头。如果他们杀了你们,他们也同样不用负任何刑事责任,同时,还能从死刑减免成死缓。”

凉凉的声音从耳畔传来,此刻,惊讶、愕然等情绪已经不足以形容训练营这边的众人反应了!

操!

这是动真格啊!

对方那群躁动、疯狂的死囚,眼下盯着他们的目光简直和待宰的羔羊没有任何区别。

谁听到这样的交换条件不会疯狂?

眼看着就要被执行死刑啊,能有最后一丝活命机会,还不拼尽所有能力,殊死一搏?

“给你们三十秒的时间,如果不愿意参加,现在还有机会退出。”晨丰贺莫无表情地逡巡了一周,声音没有一丝起伏。

冷奕瑶回了神,忍不住挑了挑眉梢。这手腕,这训练,简直要让普通人闻风丧胆。

虽然赫默临走的时候,特意叮嘱她,可以参与帮助晨丰贺设计剩下来的训练内容,不过,看着这阵势,冷奕瑶决定,绝不越俎代庖。

也不知道赫默是怎么培养他最亲近的这三个随身亲卫,一个比一个彪悍。

弗雷年纪轻轻却堪比全能型武官也就算了,埃文斯身为堂堂白泽的掌权人、常年潜伏在帝国境地,眼前这个更厉害。

出生豪门,偏偏刑事手段、非比寻常。

不,非比寻常都不足以形容,他的训练设计,毫不夸张的说——很天才!

利用死囚,既不会杀害无辜,也能给这群在军界打磨了多年的精英搭出强有力的对手。未免死囚不用心,还特意开出了“死缓”这样的条件,简直像是一鞭子抽在这群人的脑门子上,激发了所有的血性!

不是赤手空拳,而是兵器相见!不是一比一的你来我往,而是以一敌二,敌众我寡!

所以,眼下唯有一种可能——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这是一场,毕竟见血,且还是将人性中最后一抹踟蹰尽数抹去的训练。

但凡训练生手底下有一丝迟疑,便立刻能成了对方的盘中餐!

“参不参加?”这个念头在所有训练生脑门里一闪而过。谁曾经料到过,不过是一场竞技赛,甚至不一定会碰上真正的兵戎相见,竟然训练内容会变态到如此地步?

所有训练生面面相觑,心底的犹豫及面对生死的恐慌第一次在眼底漫出来。

“还剩二十秒!”可晨丰贺的声音依旧不紧不慢。似乎连看他们的表情都懒得浪费时间,只是掐着秒表,再次提醒。

军校生这边几乎都快炸了,可转头,看到冷奕瑶那双平静无波的眼,不知道为何,所有人又慢慢地镇定下来。

“军校大佬”这个称号,可不是随随便便冠上去的。

冷奕瑶昨晚击杀那两个外国间谍的画面忽然从他们眼前闪过。他们心底豁然一定。

这场训练,其实,从能力来说,即便对方是手上都有命案的死囚,身手必定不差,但是,从体能、训练和攻击力来说,他们这群职业军人才是真正占着上风。唯一比不上的,就是杀人的决心!

可以说,这是真正的一场针对“见血”的命题作文。

如果稳稳当当的完成了,那么后面可以遇见的,是越来越变态的训练课题。可如果没有通过这场试炼,那也很简单,唯有一个结果——见血封喉!

军校生这边稳住了,四大军区那边的人,很快也像是找到中心轴一样,慢慢地冷静下来。

既然想要超越寻常,想要在军界一路攀上去,就绝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更何况,间谍都已经欺到眼皮子底下了,战事将起、近在眼前,难道到时候在战场上,再狼狈地避无可避!

“时间到!”当晨丰贺三十秒数尽,全场无一人提出退出。

四个教官满意的点点头。看向晨丰贺,征得他同意之后,豁然发出口令:“所有人听好,现在,分组如下!”教官们直接盲选,按照死囚们的编号,将所有人对应成五十一组。

待那群死囚如狼似虎地抢了自己趁手的凶器后,整个空地上,一片肃杀。

这一刻,所有人都明白。

这是一场开了头,就再也不能回头的训练。

没有保护措施,没有计时规定,除非一方身死,否则,不死不休!

而就在此时,冷奕瑶轻轻地将自己手中的军刺抛起,像是玩着一把玩具似的,淡淡地睨着她对面那强壮的两个大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