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有点看头/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昨晚所有人亲眼见证了冷奕瑶“杀人不眨眼”的技能之后,在加上她消失了一个上午,晨丰贺都没有批评一句之后,所有训练生的人都默认,这一场“实战见血”的试炼对于冷奕瑶来说,不过是一场小CASE。

可是,当看清楚冷奕瑶的那两个对手的时候,大家的表情就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军长到底是到哪里找到的那么夸张的死囚?

身高将近两米有木有!

最关键的是,那身上纠结的肌肉,狂暴的表情,简直分分钟可以演绎一部硬汉杀手的动作片!

以冷奕瑶的身高体型,站在这两人面前,完全不能用“灵珑”来形容,而完全是“袖珍”来概括了。

而这两人手上拿着的武器也很惊人。

一个是一把巨斧,一个竟然是一把砍刀。

“难道是由爱生恨?”金斯?坎普完全不能理解晨丰贺的心理。以冷奕瑶这两天的表现来说,已经隐隐成为他们整个集训生的领袖,镇场子这种事,冷奕瑶自己都已经全部干完了,何必要再给她专门找出这么强的对手。放眼全场一百零二号死囚,这两个人一看就是硬点子中的硬点子。明明晨丰贺对冷奕瑶心中怀有不可直言的情愫,为嘛还反其道而行?

维林顿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有点怀疑自己好友的智商忽然倒退:“怎么可能。”男人看男人的眼光最精准。元帅是因为压根没往这上面注意,再加上晨丰贺故意避开他出现的场合,才能隐瞒下来他喜欢冷奕瑶的事情。可他们之前算是亲眼见过晨丰贺望向冷奕瑶那隐忍和孤寂的神色,爱情一旦生出来,怎么可能说收就收,收放自如?真能做到这样,这世上哪有“求不得”的苦?

“那他是干什么?”金斯?坎普承认,自己对这种情情爱爱的事情并不太了解,但看着其他组的分组,完全没有像冷奕瑶这边体型差距这么大的。特别是罗拉和副班长那边的对手,也没有这么夸张。两相比较,别说是给冷奕瑶特殊优待,简直是把她往死里坑啊。

“越是领袖,越要服众。”维林顿颇为深沉地看了冷奕瑶视若无睹的样子,良久,淡淡一笑:“施加的压力越大,代表对她的能力认可越高。而一旦她顺利攻克了目标,给所有人的印象便会更深。他要让所有人铭记一点——冷奕瑶就算是没有元帅的保护,也完全是个手段厉害的人物!”

随着他话音一落,金斯?坎普转头望去,果然,见晨丰贺脸上没有一丝担心的神色。

而,随着冷奕瑶的那两个死囚对手一站定,中午吃饭时,其他人投向冷奕瑶的八卦神色,已经渐渐转变为担忧和惊愕。

在最短的时间里,让所有人摒弃冷奕瑶特殊人际关系等外因,而只注重于她本身的强悍实力。不得不说,晨丰贺只是简单地选择了两个死囚,就轻而易举的做到了。

昨晚,元帅从头至尾没有插手冷奕瑶的行事,而今天,晨丰贺以不可置喙的立场安排了这场对峙。同样是立威,两人的手段不同,效果却殊途同归。

金斯?坎普缓缓垂下眼帘。

他敢断定,只要冷奕瑶摆平了这两个死囚,这里剩下的五十个训练生,以后莫管她干什么,都会朝她看齐。

“我再重申一遍规则。没有中途弃权,没有侥幸逃脱。一旦开始,不死不休!现在,开始!”晨丰贺看了一眼时间,右手忽然朝天,开了一枪。

瞬间,所有人再没有时间去打量别人的动作。

以一敌二,远非想象中那么轻而易举。更不用说,他们对抗的,都是最凶残的杀人者!

冷奕瑶的境遇的确让人侧目,但如今,他们自顾不暇,哪还能分得出时间去观察她的一举一动。

而与此同时,就在晨丰贺话音落下来的那一瞬,冷奕瑶出人意料的,竟然一个掠身,先一步发动进攻。

军刺在她的手上,灵活到匪夷所思。

分明那两个人身高、体重、力量完全能碾压她,可她似乎总是能在那两人的夹击中,如影如雾一般躲开所有攻击。

巨斧和砍刀的力量,重若千钧,可每一次,军刺与其擦出火光时,却纹丝不动。

那两个死刑犯,原以为,自己分到这么个,看似风一吹都能晃两晃的小丫头,已经是稳赢的局面。谁知道,“蹭蹭蹭”——

多次兵器相交,竟然连她的衣角都碰不到丝毫。

那一瞬,心底的冷气泛出来。

眼前,只觉得有无数道残影闪过。

太快了!

快得,竟然连眼睛都快跟不上她的速度!

明明那手细弱的像是随意一折便要断开的纤细,可每一次,迎上他们手中的兵器,都毫无迟疑!

不是用巧劲,而是,正面硬杠硬!

无论他们怎么急攻、狠击,她似乎总是早有所料。快人一步,直接找出他们的漏洞,迎面痛击!

死刑变为死缓的诱惑那么勾人,可当面对她时,他们只觉得像是被一堵高不可攀的巨墙挡住,遮天蔽月!

冷奕瑶其实压根没觉得这两人会是自己对手,和他们对上,不过是为了看看,这两个死囚的套路究竟是什么。壮是真的壮,手上的力度,重若千钧,但,玩套路什么的,压根就没有这么个意识。除了能评价一句“力量型选手”,实在有点乏味啊。

再一次闪开那把砍刀的袭击,冷奕瑶轻轻地叹出一口气,右手稳稳握住军刺,一脚踩在左边死囚的膝盖,借力一跃,整个人跳至半空,“嘭”——冰冷的军刺扣入肩颈大动脉的声音,清脆而不动声色。

几乎是刹那间,鲜血就直接喷薄而出,溅到她一手鲜红。

她却连呼吸都没变,直接一个扭身,在空中,军刺从右手一个翻飞、转到左手,在另一个死囚惊愕、呆滞的目光中,轻而易举地送他上路!

而这一切,从前到后,竟然只用了一分半。

当冷奕瑶双脚落地,悠悠然地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张纸巾,慢条斯理地擦拭着手中被溅上的血液时,四周还一片混战、尘土翻飞!

军刺上的血槽还留着死囚的血,她睨了一眼,在这片杀意凌然的山丘上,如入无人之境,若无其事地,一路安然走到站在半山腰俯视众人的晨丰贺身边。

“水。”晨丰贺脸上没有一丝惊讶,似乎对于她这么快的时间解决对手并无意外,倒是亲手抛给她一瓶矿泉水。

冷奕瑶没客气,直接捏开瓶盖,喝了下去。清爽的滋味漫过咽喉,身上溢出来的杀气渐渐收拢。半瓶水的功夫,她又恢复成往日那个恣意悠然的十七岁少女。

“你怎么看?”晨丰贺笑了笑,指了指山脚下的那群搏斗到一起的人,宛若没有注意到她刚刚的气息变化。

“好苗子不少,可真正的高手,不超过十个。”冷奕瑶自高而下的俯视着,站在这个视野,可以将所有人的博弈情况尽收眼底。

不得不说,晨丰贺这一场训练设计得极妙。他并没有找那些上过战场、开过刃的尖兵战士来做这群训练生的对手,因为差距太大,结果不言而喻。而找来这样有血腥过往,背负人命官司的死囚,最重要锻炼的,就是这群训练生的杀意。

纯善的人,在普通人群里,算是高尚,但在战场上,在竞技场上,那就是蠢!

唯有真正能通过这一关的人,才有可能更上一层楼。否则,也不过是纸上谈兵的废物。

“折了两个。”冷奕瑶淡淡地看着被死囚一刀捅在腰侧的那两个训练生,眼底一片凉意。

只要是“实战训练”,必然会有损伤。这种事情,她早已司空见惯,情绪都没有一丝波动。

倒是晨丰贺,忍不住多看她一眼。对待对手冷漠心狠,这很正常,可对待自己人,亦能做到这般冷静,他都不知道,她究竟是从哪里历练出这般老辣的心态。

晨丰贺朝底下那四个教官比了个手势,很快,那四人隐入训练场,不动声色地将那两个被捅得一身鲜血的训练生拖出来。鉴于那两人早已晕过去,毫无知觉,一路上,当真和躺尸没有任何区别。旁边的人只当他们死了,心底的冷然一激,像是被断了后路一般,彻底将血性全部激发出来。

“那四个死囚真的会豁免死刑?”冷奕瑶知道,晨丰贺宣布的规则绝不可能完全贯彻执行。训练生毕竟也是命,被那些死囚一刀毙命、救不回来也就算了,可但凡还留有一丝气息,到底不会让人直接死在这荒郊野岭。

“当然。”晨丰贺哼笑一声,眼底却没有一丝笑意:“死缓也分很多种。缓上一天是缓,缓上一年也是缓。”

冷奕瑶忽然笑了,侧脸,面露调侃地望着他:“你果然和赫默是一挂的,腹黑系军人,你们当仁不让。”以前还觉得这人挺君子之风的,接触多了才发现,竟然也是个芝麻馅的。

晨丰贺征征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如花笑靥,良久,勾了勾唇:“承蒙夸奖。”

说完,便挪开眼神,定定地看着山脚下的一举一动。

冷奕瑶莫名其妙地眨了眨眼,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晨丰贺这两天的情绪有点不太对劲啊。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当看到罗拉、金斯?坎普、维林顿,甚至副班长都直接弄死了对手,气喘吁吁地走到场边去休息的时候,她已经将晨丰贺的异常彻底忘在脑后。

这一场生死搏斗,总共花了半个小时。

折了四个人,其中有一个命丧当场,只被那两个死囚,合力用重锤直接砸中了后脑勺,毫无生还可能。另外三个,则是被利器直接刺破了内脏。命是保住了,可要短时间内恢复,显然并不可能。

被送去医疗班之后,晨丰贺淡淡地公布,剩余的人,修整一个小时后,继续新的训练课程。而那四个空缺,几乎是在傍晚,就已经直接补上。

就和他当初所说的一样,四大军区和军校的后备力量充足的很,即便全部把他们这批训练生撤换掉,都没有丝毫问题。

最开始进入集训的高傲和自豪,便被这一个下午,彻底折磨得消失殆尽。

每一分、每一秒,似乎都再也没有后路。

拼尽全力!毫无保留!

努力到恨不得将自己身上最后一滴血的热量都全部燃烧殆尽。

唯有此,才能熬得住,一轮比一轮更强势变态的折磨。

没有人明白,为什么一天二十四小时会这么难熬。

以前总觉得,一睁眼,转眼就是天黑。如今,却像是每一个瞬间都能耗尽他们全部的心力。

可,效果更是显而易见!

当,整整七天的集中训练正式结束的那一刻。所有训练生宛若脱胎换骨,从眼神、到手段,已彻底与刚来时的那些傲气新兵迥然不同!

冷奕瑶看着这些真正见过鲜血的同伴的时候,终于略微满意的点点头。

不错,看样子,即将到来的竞技赛,有点看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