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尽数出发/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按照原定计划,为期七天的集中训练一结束,还有两天的修整期,随后,便集齐一起、集体前往竞技赛的举办地。

教官们一宣布解散,五十一个人的军帽立马都被扔到天上去。

“这操蛋的日子总算结束了。”嘻嘻哈哈的声音掩饰不住他们兴奋,有人甚至已经开始约着一起,准备待会去酒吧好好喝上一轮,庆祝这苦逼的训练日总算过去了。

金斯?坎普、维林顿、罗拉、副班长等人,在训练期间,因为成绩不错,另外还特别会顾及人,人缘颇为可观,一下子就被拉住了。倒是所有人看向冷奕瑶的时候,同期的训练生都会情不自禁地叫上一句“大佬”,但和她扯着膀子去喝酒?

想到她狂拽炫酷吊炸天的攻击力,还有那神秘失踪的一整夜外加一个早晨。

拉着“大佬”去鬼混?

瑟瑟发抖……。不敢动,不敢动……。

冷奕瑶将一头青丝捋到耳后,一丁点都没有注意到身边其他人的诡异表情。

她虽然并不会被这七天的集训累垮,但是,除了吃的还算满意之外,其余的,完全和悠闲自在挂不上钩。

所以,她一转身,就直接跳上赫默派来的专车,一头扎进元帅府的被窝,好好睡得个昏天暗地。

等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

揉了揉肩膀,一下子睡得这么饱,她都有点不适应。泡了个温泉,穿好衣服,走到前厅的时候,发现赫默已经站在门口,微笑着望过来了。“睡了一整天?头疼不疼?”

说着,双手就落到她的太阳穴,柔和地帮她按摩。

冷奕瑶舒服地闭着眼,哼了两下:“还好,就是有点晕。”

自那场和死囚的真人实战搏斗之后,她每一场训练都力求做到顶尖。

立FLAG?

完全不带怕的。简直就是在所有训练生面前压下无数座大山,让所有人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差距。所以,仅仅是一周的时间,她的强悍完全映入每个人的脑海。这样做,不仅仅是让所有人对于她有种潜意识的信服感,最重要的是,在未来,无论发生什么,所有训练生会下意识地向她看齐。

既然,赫默是把他们这群人当做特种部队的潜力股来培养,先下手栽培,对她未来在军界的发展,绝对益处良多。

“我听底下人说,你连午饭都没下来吃,饿不饿?”赫默宠溺地拉着她坐到沙发上去,拍了拍自己的双腿,冷奕瑶自觉地头枕上他的膝头,懒洋洋地仰头,舒服地打了个呵欠。

“刚醒过来那会没感觉,现在是真的有点。”泡温泉的时候,肚子就在咕噜咕噜响,可现在他按得正舒服,她又不想动。

赫默发现,冷奕瑶这人,绝对的认生。与人不熟的时候,永远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可一旦被她划定为自己人之后,她无意识的撒娇、慵懒、风情便会尽数展现。就像现在,她只是披着件浴袍,枕在他膝前,领口处的位置不知不觉往下陷去,露出最美好的一截凝脂。

皮肤相较于之前,似乎晒黑了不少,可也仅仅是小麦色的范畴。和他按摩的双手归在一起,竟然有股奇妙的融合感。

脸上的红晕,似乎是温泉之后的遗留。此刻,双眼懒懒地眯着,睫毛像是两把刷子,在他面前微微抖动着,简直像是在他心头划过。

只觉得一股控制不住的冲动。

他也不忍,直接俯身,吻住了她的唇。

甜美到不可思议,甚至还带着些许的高温。

那一双水眸瞬间睁开,似乎没料到他竟然会来“突袭”,不过,看清他眼底幽深的神色后,她又缓缓闭上双眼,伸出右手,轻轻搭在他的颈后,缓缓地抚摸着他坚硬的肩颈处,徐徐地回应他。

良辰美景,花前月下……。

从来冷硬风格的云帅府,似乎,因为某位“女主人”的回归,而突然多出了一份道不尽的柔情惬意……。

等晚饭的时候,两个人几乎是已经是“吃了一轮开胃菜”的节奏。

主厨早已经是老油条,老远看到冷奕瑶的唇角在灯光下显出几分红肿,立马调开视线,徐徐吐出一口气,才小心翼翼地把晚餐送上来。

活色生香,近在眼前,美味佳肴,触手可及。

两个人终于有点兴致来聊天。

“你今天睡了一整天,离竞技赛也就只剩下一天了,准备明天干嘛?”赫默亲手将盘子里的牛排切成一块块的正方体,递到冷奕瑶面前,方便她直接入口。

冷奕瑶歪了歪头,想了一瞬:“去和M见一面。”之前,就和M约好,这次竞技赛他也要一起去。

赫默想到那个银发银眸的男人,指尖的动作微微一顿,过来一瞬,才抬头看她一眼:“陆琛和M同时出现在一起,你确定?”M可是老皇帝的私生子。说起来,外界各个都以为老皇帝从来都偏心陆琛偏心到没边了,连陆冥那样的皇子都懒得看一眼,可实际上呢?陆琛不过是替M背锅而已。

真正算起来,老皇帝是把陆琛当做是明面上的靶子,真心实意地护着M罢了。

虽说是把皇位亲手传给了陆琛,可内心里,真正的父爱却是全给了M。

这样的两个人,一个得了皇室中人最看中的皇位,一个得了皇权中最触不可及的父子亲情。两个人,都被剥夺了身上最难能可贵的地方,待在一个代表团里?

到时候是准备炸给他看吗?

冷奕瑶喝了一口红酒,无所谓地摇摇头:“那是他们的家务事,和我无关。再说,迟早要碰上的,躲就能解决问题吗?”

赫默听了她的话,无语了两秒。

说的就好像和她没有一丝关系似的。

明明,那两个人,算起来,都是她的舅舅好吧。其中一个,还是虎视眈眈,压根没有完全把心思放下。至于另一个,看似冷情,实际上,心里的城府和手段,绝非常人可及……。

和陆琛比起来,那个M,才是让他真正侧目的一个。

“你对M,似乎更偏重一点,就因为最开始的时候,他在咖啡馆帮了你?”要说,因为外貌,倒也说得通。毕竟,冰域族的人,各个都长了副祸国殃民的样子。更何况,M还是冰域族的少主,就容貌而言,的确让人无话可说。可冷奕瑶要真的只是单纯的外貌协会,当初他接近她的时候,就不会煞费心机。

“那只是其中之一。”冷奕瑶支着下巴,将又一片牛肉送入口中,任鲜嫩多汁的味道在口腔中蔓延开来,才慢条斯理道:“另一方面,是因为和他相处,不需要有任何防备。再说,他压根看不上皇室。我们俩谈得来,更多的是因为脾性相投。”

虽然有点残忍,但和M比起来,陆琛的确有点不够看。无论是御人的手段还是心性,两者之间差的段数实在太大。毕竟,成长的轨迹不同。逆境有助于迅速成熟,更何况M天资本就非比寻常。

而陆琛,即便从继位后,疯狂成长,先天而言,起跑滞后于M太多。要想赶上去,至少还要好几年的时间。

赫默勾了勾唇,讲真,如果不是知道M和她有血缘关系,他怕是会把M列为头号情敌。不过,现在嘛……

大度的男人,绝对不会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限制她自由。

为了无限刷高自己在她心底的分数,赫默自认为很体贴地道:“明天我安排人送你。”

冷奕瑶早就习惯他吃醋的节奏,听到他这种“贴心”的安排,也不拒绝,一脸正经地点点头,心底却笑得差点打滚。

看到一脸禁欲气的男人板着脸,故作大气的样子,实在有点萌啊。

赫默没有看到冷奕瑶垂下眼帘,遮去的那一脸笑意。于是,第二天,钦点冷奕瑶的司机时,自然而然地选了翟穆。毕竟,一回生、二回熟,冷奕瑶之前刚来帝都的时候,基本上都是翟穆负责接送她的。

翟穆站在门口,看到赫默拉着冷奕瑶的手一起走出元帅府的时候,眼神稍稍一闪。

今天,冷奕瑶穿的一身长裙,烟灰色,并不是高调的颜色,却很适合她那张浓妆淡抹总相宜的脸。

一头长发披在身后,上半身穿了件黑色外套,极其简练,配上长裙,却极有女性的柔美一面,更有军人的帅气。

一转眼,距离她来帝都,似乎也快有半年的时间了……。

翟穆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冒出这个念头。

还未来得及深想,冷奕瑶已经上了车。赫默轻轻看了他一眼,只说了一句:“注意安全。”

“啪”——

翟穆双脚一并,训练有素地行了个军礼。见赫默再没有其他交代,立刻上了车,按照冷奕瑶的要求,往市中心开去。

车子里,没开音乐,安静得很,冷奕瑶靠着车后座,闭目养神,等到了闹市区,却忽然开了口:“你对这次竞技赛有什么看法?”

“边境那边动静越来越大,”翟穆没有直接回答,反倒是提了一句现状,“其他邻国那边蠢蠢欲动,这次竞技赛,怕是一滩浑水。我去,主要也是为了多探探各国情况,以防万一。”

帝国是为了储备人才,才会在这次选拔中,尽量挑选年轻人。基本上,清一色的都是没有上过战场的“新兵蛋子”。可联盟国那边可不会做这种打算。

既然是为了探清帝国和铎林国的风向,自然会精锐尽出!尽可能刺探到最多的情报,以便在两国之间选好立场。

元帅的意思,自然是代表团里“老带新”。新人要成长起来,自然要给他们历练的机会,可熟悉战事的老人也不可或缺,这样,才是两手准备。

冷奕瑶静了一会,才继续道:“这次帝国这边的代表团领队是谁,你可知道?”

离开集训营的时候,这人选还没定下来,教官们只和他们说等修整过后集合的时候就知道了,不过,看翟穆的情况,估计那人选,八九不离十了。

“昨晚军部定了人选,领队是晨丰贺。”翟穆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后视镜,但在冷奕瑶那张毫不表情的脸上,看不出她丝毫情绪。良久,眸底渐深,轻轻一笑,转开视线。

冷奕瑶了然,并没有太吃惊的样子。

毕竟,作为集训的负责人,晨丰贺算是对他们这批人最熟悉的将领。再说,她既然答应了晨芝梵作为她的近卫兵参加这次竞技赛,晨丰贺又怎么会缺席?

两人看似随意的聊天中,冷奕瑶几乎将这次代表团里所有军方的安排掌握到手。

心满意足之余,看向翟穆的目光,也不知不觉中带出几分惊异。

以他的职务而言,这人对核心情报和周边各国局势的掌握,实在惊人。在他看来,她来帝都还不到半年的功夫,已经从一名富商么女转化为军校生、乃至此次训练生中的领袖,实在是变化巨大。但在她眼底,他又何尝不是。

当初在D城,只不过是地方军界的小小一名普通军官,如今,不仅得到赫默的青眼,就连帝都军界的重要情报,他都了然于心。

“到了。”就在冷奕瑶沉思的片刻,翟穆的声音忽然从前面传来。

她一抬头,果然看到一间装修精致的咖啡馆。

浓烈的面包香气和微微苦涩的咖啡味,夹在在一起,从里面飘散出来,瞬间让人的情绪慵懒放松。

她点头,迈出车子,果然,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坐在咖啡馆靠窗的位置,正侧头朝她微笑。

熟悉的人,熟悉的味道,就像是当初第一次见面时,他身上弥漫出来的咖啡豆的香气,这一次,M戴着一顶棒球帽,一身舒适随意的打扮,靠在窗边,简直像是杂志封面上最精致的男模。

她推开咖啡馆的玻璃门,朝他走去。

咖啡馆的服务员不自觉地开始纷纷朝他们这个方向投来注目礼。

M的目光定定地朝她望来,只一周不见,看到她越发精致小巧的下颚,他不禁微微出神。少女的圆润弧度似乎都褪去不少。剩下的,是越发精致的肌肤和眉目间惊人的风华。可一出口却是:“怎么黑了这么多?”

冷奕瑶无语地摆手。虽然是内陆沙漠国度,可帝国的小姑娘向来以白为美。他开口就问她为什么变黑,得亏她心理素质不错,否则,换做普通小姑娘,绝壁立马脸黑。“风吹日晒雨林呗,训练了一整个星期才放出来,怎么可能不黑。”

其实,黑也只是相对于她自身之前的白嫩而言,和普通人站在一起,她还算是白了个色号的。M听她这样调侃,就知道军界应该是突击训练了。不过,他有时候实在弄不懂那位元帅究竟在想什么。像冷奕瑶这样的人,藏在心尖上尚且来不及,把她放进代表团,竞技赛上发光发热是迟早的事。以那位仁兄那么爱吃醋的性格,到时候难道不怕,适得其反?

自己的心上人,别全世界都惦记……

这种事情,想想看,都觉得够刺激。

“你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冷奕瑶招来服务生,点了自己的咖啡和餐点,一回头,看到M饶有深意的表情,忍不住挑了挑眉。

“没事。”M眨了眨眼,带着墨色眼镜的脸上泛起一道奇异的笑容,却是转开了刚刚的话题:“我听说,长公主去找了你几次,都碰了壁?”

冷奕瑶没问他的消息来源是从何而来,毕竟,皇宫内,有个风吹草动,他的消息快捷程度丝毫不逊色于陆琛这个皇帝。倒是,没想到他会关心这个问题:“我和她不熟。”

五个字,轻而易举地点了她的态度。

不熟,是真的。毕竟,从小到大,见过这位“母亲”的次数,一个巴掌都数的清。

可M更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她是不准备和这位身份“高贵”的母亲有“熟”下去的意思。

“也对。”M啜了一口咖啡,垂下眼帘,眼底一抹嘲讽一闪而逝。嘴里的话,刻薄直白:“皇室那边就是一滩烂泥,扶不上墙,何必和他们扯上关系。”

他最不能理解的就是当初母亲对父亲的情不自禁。为了这个,赔上了她自己的性命不算,还几乎颠覆了全族人的未来。皇室的出生,从来没给他带来过荣耀。

相反,猜忌、陷害、毒杀、阴谋,层出不穷。在他的心底,这是天底下最肮脏、最丑恶的家族。

长公主到底是因为恢复了记忆,想要补上这么多年对亲生女儿的亏欠,才去找的冷奕瑶。还是因为身上留着铎林国的血,想要借机通过冷奕瑶来了解军界部署,除了她本人,现在谁也说不清。

“不谈那些烦人的事。”冷奕瑶笑笑,血缘这东西,是原身遗留下来的问题,她倒是没放一点在心上。“我来,主要还是和你说一下竞技赛的事情。集合时间就在明天,所有代表团的人在码头集合,坐船过去……。”

冷奕瑶将后面的安排,一一道来,当谈到这次代表团的成员的时候,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似乎,大多数都是熟人嘛。

晨丰贺、晨芝梵、罗拉、副班长、金斯?坎普、维林顿、翟穆、弗雷、甚至陆琛,再加上M和她本人,这就直接占了十一个名额。算起来,简直是当初“铎林国旅游之行”的升级版。

“竞技赛一共五天,铎林国那边绝不会坐以待毙。看样子,等一结束,和铎林国的战事也就彻底明朗了。”M指尖点了点桌面,咖啡已经饮尽一半。

冷奕瑶点了点头。联盟国竞技赛的事情,即使再保密,铎林国那边也会听到风声。看只看,他们是不是有胆子,直接杠进来。

“选在慕尔曼举行竞技赛,那群老东西,看样子,心里都打着一副好算盘。”M嗤笑一声,眼底的神色却冰冷。

冷奕瑶记得,赫默之前曾经和她提过,为什么巴哈等三个国家都同意选在这个北海海岛上举办竞技赛。因为历史缘故,它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岛上面荒无人烟。对于心怀不轨的国家来说,最担心的就是在别人的地盘上腹背受敌。所以,这个远离内陆的海岛,对于他们而言是最好的地方。

只是,看M的样子,慕尔曼似乎并不仅仅这么简单。

她狐疑地看他一眼,M将最后一口咖啡饮尽:“慕尔曼明面上是个未经开发的荒岛,实际上,却是个地下角斗场。”

话音一落,饶是冷奕瑶,表情都微微一变。

从这个世界的历史来看,角斗场至少应该是两百年以前的旧事了。他不说,那里是角斗场的遗迹,而说是地下角斗场,显然,是个黑市般的存在。怕是,至今,也一直在运作中。

连赫默都没提及的情报,他是从何得知?

M像是知道她想要问什么,淡淡地看了一眼窗外的人来人往,唇边的嘲讽,越发明显。只是,显然,他现在不愿意告诉她更多。

冷奕瑶脑子一动。

陆琛那边没有丝毫异常,显然,皇室并不知道这个慕尔曼海岛的古怪之处,除了皇室的原因,M背后最突出的势力……。

冷奕瑶忽然想起皇家宴会那晚,灯塔下,那些快如闪电的身影。

冰域族,传说中,可以蛊惑人心的一族,究竟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和这个慕尔曼的底下角斗场,是不是存在隐秘的关联?

这些想法,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还未来得及深思,M已经站起,朝着她随意摆了摆手:“明天码头见。”

冷奕瑶一手撑额,一手端起咖啡,任那香浓苦涩的味道一丝丝地融化于唇齿间,良久,勾唇一笑。

第二天,帝都港湾迎来了一批身份特殊的客人。

一艘军舰停泊在旁。

五十一名集训生,身着帝国军装,整齐划一地出现在码头。赫默站在众人瞩目的最高处,一声令下,尽数出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