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此时此刻/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广阔的海域上,军舰乘风破浪。

冰冷坚硬的制作工艺,也掩饰不住它的顶级配置。

自然,作为帝国代表团此次出行的脸面,再加上赫默亲自坐镇,军界几乎倾尽全力,将最好的物资、军备尽数奉上。

这艘军舰,便是近年来,军事科技更新换代下的杰作。

从外表来看,并非是航空母舰般的庞然大物,功能性却丝毫不输于它。而作为内陆国家,拥有这般水准的海事军械,光是摆在明显上,就足够震慑四方。

当代表团的所有成员,看到这一艘军舰从海底豁然升起,几乎在这轰然巨浪、白色水幕中,瞬间热水沸腾!

不用元帅开口,他们就知道,大家此次出行的目的,用一个字形容——就是“飒!”两个字形容——“搞事”!三个字来形容,就是“可劲造”!

核心目标更是完全不用说——大杀四方!

集训生们都是热血小青年,冷奕瑶还能理解他们眼底熊熊燃烧的火焰。可当她看到一身黑色袍子,打扮极为低调的陆琛缩在人群拐角处,眼睛都闪闪发光时,她还是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当然,陆琛眼睛里的光芒并没有维持很久,当他看到M那一头耀眼的银色头发,毫无顾忌地露在众人眼前的时候,几乎瞬间,脸色就变了。

他随身只带了自己的侍卫长,并无其他皇室亲随跟在左右。眼睛,直直地落在M身上,矛盾、厌恶、嫉妒等等情绪一闪而过。良久,却归于平静。

“陆琛的脑子,好像终于有点长进了。”耳边,传来M似笑非笑的声音。明面上虽然是褒奖,但只要人家脑子没坏,都能听得懂他话里的讽刺。好像在他嘴里,陆琛此前就更没长脑子似的。

冷奕瑶有点头疼。这两人,分明是兄弟,却完全是水深火热的关系。究其根源,还是在他们老子身上。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他们的老子还是她外公,她连“清官”的边都沾不上……。

要么怎么说,皇室血缘一把乱。她睨了M一眼,略带警告:“你和陆琛这次都是顺带的,别来事啊,有什么问题,你们私下解决。”

说着,像是看他们一眼都觉得眼疼一样,撇开视线,就朝着军舰的舱门走过去。

有人选择在外面露天晒太阳,自然也有人选择待在舱里。

越过长长的通道,里面豁然一亮,冷奕瑶再抬眼,只见大厅正中央,翟穆、弗雷紧跟赫默身后,静静地低头在看立体投影。而那些目光灼灼,面带崇拜的学员们站在一旁,显然非常懂事地没有上前打扰。

她一进来,自然有人目光望过去。经过集训,大多数人几乎已经把她化为元帅的女人这个属性,可当眼睁睁地看着她走到赫默面前,与他并肩而站的时候,当即还是瞠大了双眼,目瞪口呆!

“这是慕尔曼的地形图?”冷奕瑶看了一眼立体投影。投射在半空中,以极精准的比例,还原出整个慕尔曼海岛的周边情况及地理环境。不得不说,这个地点挑选的极秒。即便按照他们现在军舰的速度,到达海岛,也需要至少五个小时。其他加纳、海拉、巴哈三个国家,离它的距离也差不多。作为公海上的独立岛屿,本身它就没有归属国,上面更是人烟稀少,并无常驻民。也就是说,这次盟约国竞技赛,就算把他掀翻天,也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对。”赫默侧头看了她一眼,亲自指了指投影,“地貌来看,岛屿四周以山林为主,最大的一块平地,是在岛的正中央。几百年前,这里也曾经是个繁荣的地方,据说,上面还留有古城的遗迹。不过,这么多年来,原住民因为气候恶劣的缘故,大多数都离岛求生,按照官方消息来看,现在这里已经完全是孤岛一座。”

按照官方消息……听到赫默说出这几个字,冷奕瑶莞尔一笑,勾了勾唇。没道理M能查到的事情,赫默一无所知。关键在于,他肯不肯说罢了。看样子,他也知道这座岛屿上的蹊跷,不过是人还未上岛,有些事情,还没有完全确定罢了。

“那两个间谍的消息,后来可有放出去?”她想起那两个被她击毙的巴哈国间谍,忍不住展颜一笑。这次,按照约定,所有四个国家的代表团中,每个国家至少都会有一位话事人出席。帝国之内,虽然是三界并立,但谁不可否认,赫默才是帝国国力的真正代表。赫默既然出现,其他三国,出席的话事人毕竟身份相当。这个时候,巴哈国自己的探子忽然在帝国境内销声匿迹,他们心底难道就没有点数?

“这么好的把柄,你认为,我会放过?”赫默轻笑一声,牵起她的右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指骨,“放心。好东西要留到最后分享。”

冷奕瑶确认了一下他的眼神。

嗯,“分享”这个词用的是很经典到位了。毕竟,当时探出来的消息,可不是只有两个外国人深入帝都。总归,那三个国家,没一个是简单的货色。白莲花,其实不仅仅可以形容女孩纸,这个时候,形容它们,也是极合适的。

冷奕瑶和赫默一唱一和间,周边的那群人都快炸了。

所谓眼见为实,不代表,他们要眼睁睁地站在这里围观元帅发狗粮啊。捏着小手,肆意搓揉,面带温柔,眼底春光乍现,这特么是他们高冷的战神?

不,不是,肯定是他们打开的方式有问题。

“我感觉我被一阵激光刺瞎了我的钛合金双眼。”一个训练生呢喃都揉着自己的眼睛,只想一个人静静。

“我感觉自己受到了一万点暴击!”另一个人眼睁睁地看着冷奕瑶。训练课上,甩他们一大截也就算了。找了个男人,竟然还是元帅。这种人,是活生生地想要刺激得他们生活不能自理是不是?

关键是,谁见过元帅这么柔情似水的一面?

以前除了官方场合,基本上只能在电视上一睹元帅真容。如今,尽在眼前,却浑身散发出一股浓烈的宠溺,他们就算是直得不能再直的直男,现在也觉得一口气哽在胸口上,上不去、下不来。

弗雷环视四周,忍不住在无人注意处,翻了个白眼。

自从元帅对冷小姐表明心迹后,画风就一直如此。他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群孩子,看到这两人正正经经地谈事情就已经这样受不住惊吓了?呵!这才哪到哪啊。

罗拉和副班长,作为舱里仅剩的女性代表,对于弗雷的心内吐槽深表赞同。见识过元帅不远万里,空降到铎林国首都机场,当着对方皇帝的面,直接霸道地将炸了化工基地的冷奕瑶亲自接走,试问,还有什么能让她们的少女心更颤抖的?

不可能,不可能。

除非哪天,元帅再玩一手骚操作。啊不,是“秀”,秀翻天的秀!

如果冷奕瑶此刻听到这两人的心里腹诽,估计会再给她们配上注解。元帅不秀则以,一秀,必然是陈独秀的“秀”,蒂花之秀的“秀”!

纷纷扰扰,八卦乱飞间,最安静的,大约是晨丰贺和晨芝梵。

晨丰贺看到赫默与冷奕瑶不避众人,牢牢牵在一起的手心,注视了一会,转开目光。脸上并没有太多情绪起伏,但站在他身边的晨丰贺明显可以感觉到他心情不太好。只是,他和冷奕瑶是同班同学,晨丰贺是他舅舅,在他潜意识里,总觉得两个人不是一个辈分,压根不会往那些风花雪月的方向去想。所以,犹豫了一瞬,只当他是为这场兴师动众的竞技赛在未雨绸缪。

毕竟,这么多年以来,还从来没有过这种多国参与的竞技赛的先例。

他目光直直地落在慕尔曼的立体投影上,良久,皱了皱眉,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一时半会又说不上来……

军舰上的五个小时,显然不可能大家从头到尾都一直站着。冷奕瑶和赫默研究了一下地形图之后,很快回自己的房间去休息了,剩下其他的人,不是在暗搓搓的YY两个人的进展程度,就是在畅聊未来几天的比赛日程。

等军舰抵达慕尔曼的时候,当站在陆地上的那一瞬,所有人的表情都有点回不了神。

虽然听说过,这处岛屿多年荒废,没有太多人工开发的痕迹,但看到迎面的杂草丛生、怪石林立,那一瞬,早已习惯了帝国高度文明的众人,还是呆了一呆。

“我有点为未来几天的肚子默哀了。”冷奕瑶眨了眨眼,照这个情况来看,难道要学古人一样狩猎?这附近看上去,可压根不会有正常蔬菜的可能。

紧跟其后的弗雷听到这句,差点一个趔趄。

别人都在为这孤岛的荒芜惊愕的时候,这位小主子,竟然就只考虑到吃的问题?

代表团的其他人,显然并没有注意到她的语出惊人,因为,就在他们登录的同时,远处已经露出了另外三艘军舰的影子!

和他们所乘的军舰不同,这三个国家的军舰体型都极为巨大。一看,就是准备充足。

“原地整队!”晨丰贺只看了一眼,便转开视线,淡淡地吐出这四个字。

只是,在他手里,经历过水生火热的七天训练的众人却不会因为他语气的淡漠而有丝毫松懈。几乎是瞬间就排队站好,就连冷奕瑶也不例外。

这个时候,近卫官和竞技赛的选手便明显地分为两处。

晨芝梵、陆琛、M等人静静地立在旁边,而赫默站在众人的最前面,静静地凝视这那三艘军舰越发靠近。

弗雷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眼时间,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五分钟,这三个邻国倒是准时的很。看样子,对于海域的掌握和军舰的时速,都精密到非比寻常。

加纳的军舰是三国之中第一个到达的。大约是观察员向上层汇报,有观测到帝国元帅的踪迹,加纳的领帅帕里斯托夫几乎是一马当先,直接冲过来,握住了赫默的手。“没想到,能在这里与您见面,荣幸之至!”

冷奕瑶挑了挑眉,还未出声,在军舰上一直没开过口的翟穆竟然恰好已经凑到她身边,未卜先知似的给她普及知识:“这人是加纳的军界第一人,为人刚硬直爽。出生军人世家,历代都是加纳的能臣。”

冷奕瑶看了一眼那人的络腮胡子,浓密的胡须几乎遮住了他大半张脸,但这并不影响他的直爽性情。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他看到赫默的那一瞬,整个人都有点激动得手足无措。

所以,没有猜错的话,赫默竟然是加纳国元帅的爱豆?那副恨不得扑上去和赫默来一张合影的架势,应该不是故意夸张吧。

冷奕瑶有点不忍直视。

对于一个四肢健硕的肌肉男,特别还是个虬髯客的壮汉,一脸兴奋地望着自家男票,一脸打CALL这样的画风,她有点想洗眼睛。

显然,尾随着帕里斯托夫一起下了军舰的加纳国代表团,此刻和她拥有同样的感触。

好在,军纪严明,他们一个个都目不斜视地立正站好,军纪严明地摆好矩阵,双手合拢在背后。无论是身高、体型,竟然都是统一的一个模子雕刻出来的一样。就像是大阅兵时,从各国元首面前走过的矩阵梯队,放眼望去,整齐到匪夷所思。

赫默面前眼前的帕里斯托夫,只是淡淡一笑,极礼仪性的轻轻握了握手,随即收回掌心:“我也很荣幸。”

官方应酬还是要有的。毕竟,大家来这,都是为了未来国家局势发展。

冷奕瑶看了一眼两人,不得不承认。自己果然是外貌协会的终身成就会员。如果她是重生在加纳国,遇上的“霸道元帅”是眼前这位虬髯客,怕是给她加十个主厨,她也绝对不会住到元帅府去。

“呜——”帕里斯托夫显然对于赫默的官方反应有点不满足,正要再寒暄,却听到背后忽然传来一阵巨大的鸣笛声。

顿时,脸色一黑。回头望去,果然,海拉的军舰紧随而来。海风吹过,印着他们的军旗上,带出一份肆意张扬。

今天来的四个国家中,唯有海拉国是有海上领土的。作为国防实力的一种,海事向来是他们国家的重心之一。同样是巨型军舰,他们军舰的速度并不一定是最快的,但是攻击力和防御力一定是最强的。

哦,不……

帕里斯托夫扭头,朝停在岸边的帝国军舰看去。按照体型来算,这军舰,简直可以用“袖珍”二字来概括。这还是帝国第一次展示出军舰……。以前,可从来没有收到过风声。毕竟,帝国远离海域。

就在帕里斯托夫眼底一片深思的时候,海拉国的人也从军舰上迅速下来。领头人是个威武的中年人,国字形的脸庞,一看就是坚毅稳重型。身后跟着的人,浑身煞气冲天。看上去,并不像是军人。毕竟,哪个国家的军人会是眼底充满诡谲之气?

怎么看,都有点像是特殊机构里培训出来的杀人机器。

这些人的默契惊人,刚登陆站稳,就自动分为两列,迅速退后,留出中间的一条康庄大道。

然后,一个圆滚滚的身影,就这么出人意料地钻出来,出现在众人眼前!

没错,的确是圆滚滚!

冷奕瑶看着那人的一声金色长袍和圆润的双下巴,忍不住对比了一下陆琛。虽说M看不上陆琛的水准,但是,和这位加纳国的国王比起来,陆琛的气质就完爆啊。

果然,人都是要对比出来的。

加纳国,一国国王出动,想来这群训练有素的“竞赛者”绝不是军队中选拔出来的了,而是这位国王的皇宫侍卫。

如果说帕里斯托夫对赫默是无条件的崇拜,那么这位海拉国国王就完全是面笑心不笑的笑面虎了。

“让元帅久等,抱歉,抱歉。”海拉摩尔挺着他圆滚滚的肚子,笑得跟个弥勒佛似的,眼睛眯成两条缝,任是洞悉力再惊人的人也无法从他那双几乎要消息不见的眼缝里窥出丝毫秘密。

“国王陛下客气了。”和帝国的皇室不同,海拉国是君主制专政,而由于历史缘故,他们从来不称皇帝,而是称为“国王”。不论国王出生时叫什么名字,一旦继承王位,姓氏便直接改为“海拉”,以示对国家的绝对掌控及尊贵。

赫默和这位看上去永远一脸和气,实际上一发飙就完全展露其暴脾气本质的国王其实有过接触,此刻,看着他身后那一批漠无表情的“竞赛者”,略带深意地挑了挑眉。

三个国家的代表都已经到齐,最后一位到场的,自然是巴哈国。

巴哈国地处热带,所有国民的皮肤天生黝黑。因为是酋长制,酋长在其国内身份最为尊贵。可当那一身漆黑的肤色,盯着一头金灿灿的头发的酋长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时候,冷奕瑶简直以为自己被白炽灯晃得眼睛发晕。

黑配黄,辣眼睛!

偏偏某人的审美好像一点都不在线,还特备津津乐道、沾沾自喜地朝那三位寒暄得差不多的话事人,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看,我最近才染的颜色。怎么样?够不够潮?”

说话间,喜怒随性,一脸任性自由的样子。哪里像是一个酋长?

如果不是那两个加纳的间谍潜意识里展露出来对故国上位者的胆战心惊和忌讳,冷奕瑶光凭第一次见面,绝对无法将眼前这看似大大咧咧的人与心计深沉的主事者联系到一起。

毕竟都是邻国的掌权人,忽然都算是知根知底。赫默、帕里斯托夫、海拉摩尔显然早已经习惯了这人的跳脱,只随意地笑了笑,压根没有点评他新发型的意思。

“你离这最近,结果来得最迟,是不是该罚?”帕里斯托夫直接开口。

“罚呗!我刚出来的时候得了个小美女,好不容易才带过来,嘿嘿,就算是受罚,我也认了。”说完,就扭头往身后看。

结果,眼睛一扫,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看偏到冷奕瑶他们这边。就在众人神色莫名时,他忽然指了指一个方向,满脸兴高采烈:“原来你们国家的人和我审美一致啊。银白色的头发,简直天才!我怎么没有想到呢?”

噗——

冷奕瑶笑喷,不用回头,她几乎可以想象到M此刻的那张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