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专美于前/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冰域族之所以是传说中的民族,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在帝国境内颇具神秘色彩。相反,最开始,冰域族生活的区域根本不是帝国的领土。追根溯源而说,冰域族存在的历史,比许多国家的建国史还要久远的多。

可距离上一次有人见过冰域族的人,已经是二十年之前了。至此之后,这个传说中可以蛊惑人心的民族就彻底销声匿迹了。

再加上,如今的潮流,多的是人染发,一头银发还算是比较主流的挑染色了。一头墨绿的瓜皮色都有人炫过,看到这种颜色,谁会往近二十年都没有风声的冰域族身上想?

特别,还是本人就超级酷爱染头发的巴哈国酋长。他看到M那一头银发,第一感觉,就是——知己啊!

冷奕瑶双手不着痕迹地握了握拳,鉴于某人的脸皮实在算不上厚,怕他恼羞成怒,这一波闷笑,她忍了!

可惜,陆琛就完全没那么好讲话了。上岛之后,终于露出了第一个笑容,向着脸色漆黑的M挑眉嗤笑:“让你这么肆无忌惮,该!”

真以为离了帝国的边境,就肆无忌惮了?

连最基本的遮掩都没有。以前好歹还会戴个帽子,或者染个灰色头发,现在倒好,第一眼就被人看中。

帝国代表团这边,认识M的人其实不多。此刻,顺着巴哈国酋长的目光蹭蹭蹭地目光都往这边瞄来,待看清了M的容貌之后,顿时惊讶地眨了眨眼。

他们队里,除了元帅和军长,竟然还有颜值这么高的主?怎么刚刚在军舰上的时候,都没注意到呢?

M原本是打着低调来、低调走的目标来了,谁知道,就因为自己一头头发,被这个鬼酋长注意,眼眸一垂,眼底杀气横生。

冷奕瑶离得不算远,从他身上的气场,立刻解读出他内心的潜台词——现在就想弄死这个酋长!

“那个一头银发的,是不是你们的选手啊,看样子长得挺不错啊……”巴哈国酋长却不知道他的小命,已经被M眨眼间设计出十种以上的死法,相反,他还有点跃跃欲试,想要凑近好好看看M的意思。

加纳和海拉的两位带头人顿时就有点想要翻白眼了。他们之间算起来,都不是陌生人了,各国探子都能探到一点对方无关大碍的隐私。比如,眼前这位酋长,迷恋美貌。原本以为,他爱的仅限于女色,可看他现在这样子,该不会,是荤素不忌、男女不限吧?

作为一个男人,被另一个男人在公众场合就外貌重点关注……M冷笑着揉了揉手腕,“咯噔”“咯噔”骨骼发出一阵清脆声,显然,那位酋长再敢说一个字,他就准备打爆他的狗头!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人既然都到齐了,就走吧。”赫默轻描淡写地看了桑迪亚酋长一眼,顿时,挪开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慕尔曼海岛并不小,再加上,常年来,岛上没有什么人员维护,看着荒芜的很。乘着天还是亮的,早早解决了住宿问题才是最关键的。

赫默声音一落,果然,另外两国首脑都没有任何异议,桑迪亚酋长撇了撇嘴,只得随大流。

四艘军舰,都停在海岛附近的海域,等人全部集合完毕,才发现一件很稀奇的事情——粗略看过去,他们加纳、海拉、巴哈国每个国家的代表团成员至少一百人以上,而按照国力来说,本应该最不缺人才的帝国,却是出动的人数最少的一个。他们满打满算,也没有过六十五个人啊。这还是把赫默和冷奕瑶的“近卫”都算上的结果。

其他三国的首脑眼底神色一转。

既然肯出席这次盟约国竞技赛,帝国肯定不会是随便应付的态度。所以,这么点人,是因为战斗力爆棚,心底有底气,才会“少而精”?

这个猜想,在脑中不过一闪而逝,对上赫默的那一双幽深的眼,他们还是乐乐呵呵地笑容满面。

“岛上有古城遗迹,我们要不直接去那安置?”加纳国的帕里斯托夫提议道。

大家都没有异议,于是,军舰纷纷靠近,径直开下来数量越野车。

帝国这边人最少,加上赫默的影响力最大,其余三个国家的人自动退让到后面,于是,帝国的车辆开在最前面。

海岛上石子路较多,即便是坐着越野车,依旧颠簸得厉害。

一路上,偶尔还能看到野生的小鹿从身边飞奔而过的样子。

冷奕瑶看着看着,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点想念起自己的那只“小宠”了。毕竟是野生生物,如果小豹子来到岛上,估计立刻要撒丫子玩疯了。

自上了车,冷奕瑶和赫默就完全分开了。

赫默坐得是他的专车,冷奕瑶却是随着其他同伴一起。这是在军舰上,冷奕瑶说服赫默的。

在她看来,她是凭着自己的本事光明正大来竞技的,又不是依附于某人的木头美人。一旦她和赫默的关系在那三个国家代表团面前曝光,呵呵,她后面的几天,就不用干其他事了,专门应付他们强烈的好奇心吧。

毕竟,赫默虽然是帝国的军神,但是,那三个国家代表团一登陆,看到赫默时的眼神,简直倏地就爆灯!

这世上,崇拜他的人,从来不仅仅是帝国百姓。

赫默虽然是坐在车上,但冷奕瑶的那辆车离他最近,她的一举一动,他都看得清清楚楚。于是,转头看向弗雷:“她的小豹子到哪了?”

“跟在最后一辆军备车上。”弗雷咳嗽一声,一个头简直两个大。说好的来参加竞赛,结果却是顺带溜宠物的。元帅叮嘱他一定要把那头金钱豹带上的时候,他简直怀疑自己耳聋。不务正业,太不务正业了!这哪里是元帅的作风,分明是被带歪了……。

“晚饭过后,你把它带过来。”赫默想了想,今晚或者可能借着那头小豹子的由头,把某人拐回自己的房间。

“是。”弗雷低声应道,心底已经无力吐槽。

车子一直开了一个多小时,才进入了岛上的古城区。

出乎冷奕瑶的意料,这里竟然并不是特别破败的样子。或许,是因为M之前跟她透露过,这里还有地下竞技场的缘故,按照道理来推算,这里怎么着也该是有黑市交易。虽然明面上,原住民都走得差不多了,但这片古城区,确实还是有点人烟的。

居民们看到一下子开进来这么多车,顿时有点慌了神,一个个说着本地的方言,表情极为惊愕,显然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赫默让翻译官过去交涉,很快,安抚了这些人的情绪,顺便拐来一个地导,直接带着他们往竞技场的地方领路。

如今的慕尔曼岛,因为地理位置特殊的缘故,基本上处于三不管的环境。因为偶尔有地下黑市竞技比赛的缘故,一旦有比赛的日子,岛上龙蛇混杂,却也为这些留守居民们带来了生活来源。

于是,越往竞技场的方向走,众人发现,环境竟然越来越好。

等真的到了目的地,就连一向冷静的冷奕瑶都微微有点惊讶了。

竞技场显然有不少年的历史了,是个典型的圆形建筑。从地下一直延伸开来,面积极为开阔。东南西北,各有铁门,不过,都是打开着的状态,估计是比赛的时候,才会放下。

而就在离竞技场不远的位置,竟是有一座小土楼。算不得多精美的建筑,不过,正正好好四层楼,算是这附近最高的一栋建筑。

当然,这种地界,想要找个酒店或者餐馆是绝对不可能了。能有这么一处建筑,而不用扎帐篷,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极满意的事情了。

四国首脑聚到一起,看着这栋建筑,很顺利地决定了今晚的住处。正好一共四层,每个国家住一层楼,也方便。

所有代表团的人在小土楼里安顿好了之后,帕里斯托夫、海拉摩尔、桑迪亚聚到赫默的房间,开始商量正事。“比赛项目和规则,我们来议一下吧。”

这一商量,就是三个小时过去,等冷奕瑶再看到赫默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

帝国这边,赫默自然让主厨随同来照亮冷奕瑶的饮食。就连吃的,也专门派人用车从军舰上运过来了。

一大盆热乎乎的肉汤刚刚出锅,就引得其他三国的选手都默默嗅着鼻子,恨不得立刻能蹭过来。

可惜,帝国分到的是第四层,小楼的顶层!

底下三层的选手,总不至于说自己随随便便路过,顺便来分一杯羹啊。

于是,冷奕瑶她们一群人吃香喝辣的时候,其他三层的人,望着自己眼前的晚餐,恨不得立马掀桌。

大国什么的,最可恶了。动不动就让人受刺激!就连吃个饭,都香飘十里,什么意思嘛!

三国首领好不容易商量完大事,回来之后,发现自己手下的人,一个比一个颓。这还没开始比赛呢!就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微风!

于是,一顿收拾!

不得不说,甭管表面上看上去,他们看上去多么不靠谱,要么是圆滚滚的胖子,要么是染着一头金发的酋长,但,能坐稳身下的位置,各个都不是常人。

手腕什么的,信手拈来。等帝国这边所有人吃得心满意足,放松四肢,悠悠闲闲地吹着晚风的时候,这三个国家的士气已焕然一新。

赫默自然知道,这三个人,肚子里都不像脸上表现的那么单纯,慢条斯理地打量了一番这些军士的水平,良久,勾唇一笑。

冷奕瑶摸着微微有点吃撑了的肚子,迎面就看到他那副妖孽横生的模样。嘶——当真是久违了!

他在人前,不向来是高山仰止、不染尘埃的模样吗?

怎么忽然露出这样的神色?

她惊讶地张了张嘴,可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一道光影迅速地掠过赫默的身后,飞速地朝她袭来!

“小心!”金斯?坎普离她的位置最近,正准备一把将她拉过去,避开袭击,谁知,冷奕瑶却轻轻拍开他的手,忽然一个半蹲,直接将“袭击者”搂入怀里!

等看清半趴在冷奕瑶怀里的那只金钱豹,金斯?坎普脸色顿时一片五颜六色。

这特么的是野营吗?

元帅当带冷奕瑶出来度假的吗?

怎么还把宠物漂洋过海地给带上了?

嘶——

他忽然觉得,自己对帝国军神的了解实在是太肤浅了。

宠女人宠到这个程度,简直了!

以前人人都说,元帅不近女色,以他看来,他是把这么多年的宠爱都囤积到冷奕瑶一个人身上了。

金斯?坎普这么想,旁边其他的代表团成员比他更没有好到哪里去。原本就因为主厨的手艺,晚上多吃了一碗,肚子撑得饱饱的,现在呢?

这一碗秀恩爱的狗粮,是想把他们全部撑破肚皮吗!

眼见元帅目光深深地落在冷奕瑶一人身上,显然没有把他们这群“闲杂人等”看进眼底,他们非常有自知之明地晃进自己被分配的房间里,躲避狗粮去了。

“啧,知道你是第一次出国旅行,但需要这么激动吗?”冷奕瑶半搂着往自己怀里死劲撒娇的小豹子,一脸和它有商有量的样子。

“嗷呜~”不管,不管,大多数豹子都没机会出森林呢,好歹自己也是出国了,兴奋一会,理所当然!

小豹子似乎听得懂冷奕瑶在说什么,越发往她怀里钻。

只可惜,还没有亲昵一会,后颈忽然被人一个巧劲,直接拽出它主子的怀抱。

“呜——”小豹子眼睛雾蒙蒙地盯着冷奕瑶,似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一下子没了拥抱。

“再撞过去一次试试?你的窝在门口。下次再这么冲上去,信不信我直接把你扔到海里面去。”赫默冷冷的声音从小豹子的耳朵后面响起。

声音一落,小豹子不敢动了。

自家主子的欢心自然是要讨好的,但,如果因此影响了“爸爸”的心情,就算它有九条命,估计也游不回帝国了。

冷奕瑶望着面前“秒怂”的小豹子,几乎怀疑,它是个魂穿来的奇葩!

听得懂人话也就算了,竟然还懂得看人脸色?

啊,不对,是懂得看赫默的脸色。

“带它出去,洗洗干净。”赫默摸了摸小豹子的头,对它的识时务还算满意,回头,叮嘱了弗雷一句。

弗雷是谁?赫默一个眼神,他就知道领导的意思。于是,不仅拽着小豹子出了门,还非常贴心地将房间的大门给关起来了。顿时,整个房间,立马清净了不少。哦,不,是变成了冷奕瑶和赫默独处的密室。

“你什么时候让人带着小豹子来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她好笑地走过去,拉着赫默的手,两个人坐到房间里唯一的一张长条凳上。连她萌宠的醋都要吃,这个男人,简直没救了。可为什么看着他这张不动声色的脸,她就觉得心口的呼吸都热了一分?

两个人倚在一起,气息交错间,赫默忽然在她耳垂上咬了一口:“准备给你个惊喜,自然不会让你事先知道。”不过,现在看来,是他错了。就应该把那头豹子,直接拴在元帅府里。往哪撞呢!

他瞥了一眼,冷奕瑶胸前凌乱的褶皱,眼神又深了一度。

冷奕瑶还没注意他今晚为什么醋劲这么大,忽然耳垂上的温度换了位置。他掐住她的腰,在她不自觉仰面往后倒的瞬间,直接吻住她的颈项。

颀长白嫩的天鹅颈随着她上本身的后仰,越发显得纤细可口。

他深深地啜了一口,随即,一路蜿蜒……。

冷奕瑶一开始被吻得浑身发麻。

她以前只知道,男人喉结的位置是敏感处,没想到,换到她身上的时候,竟然也会这么有感觉。

赫默的唇带着炙热的温度,一丝丝地燃烧她的理智。关键是,他似乎一丁点停下的打算都没有,顺着她的颈项,一路向下。

当第一颗纽扣被他解开的时候,她的眼底一片烟雾缭绕。

只觉得热,非常热,热到想要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脱掉!

可下一刻,她还未动作——

“啊!”一声柔媚入骨的惊叫声,夹在着男人低低的喘息声,透过小土楼那隔音可怜的墙面,忽然直接撞进了冷奕瑶和赫默的耳膜。

赫默和冷奕瑶的动作同时一僵。

两个人眨了眨眼,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麻蛋!

楼下那位桑迪亚酋长,该不会是搂着他的那位小美人,在上演限制级表演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