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身份奇特/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国领袖去商量正事,自然没有人打扰,可其他所有代表团成员被晾在外面,也很无聊啊。

鉴于这次打着的旗号是“联盟国竞技赛”,所有人普遍明面上的态度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于是,最开始是你来一句“有烟吗?”“我来一句借个火”,到后来,嘻嘻哈哈间,渐渐开始勾肩搭背,聊起闲话。

这其中,帝国代表团这边就最显眼了。一是,人最少,他们三个国家都是百来人以上,就他们,六十来号人,显得尤为捉襟见肘。另一个原因嘛……这是唯一一个代表团里竟然有妹子的!

帝国向来和他们国家的作风一致,都是重男轻女,什么时候,妹子竟然也有这么高的待遇了?而且,看样子,在团里的地位还不差。

“嗡嗡嗡——”的议论声在四面八方隐约传来,冷奕瑶随意挑了块大石头坐在那,一边仰头看天,一边无聊发呆。她早习惯了这样被人“非议”的待遇,从圣德高中、到军校、再到训练营,反正无所谓,别人想大嘴巴就大嘴巴,她全当是背景音给听了。而罗拉和副班长像是都已经习惯她的性子,坐在她旁边,和她一起等人。

果然,八卦是不分国界的。当别的国家都兴致昂扬地在八卦她们这三个妹子的时候,金斯?坎普和维林顿也在海拉国那边看似一脸“随意”地和对方交换着“秘密”,很快,摸清了那位存在感十足的裘睿的底细。然后,脸色就开始不知不觉变得莫名沉重起来了。

M等人看到神色不对劲的这两个人回来的时候,表情都微微有点凝固起来。只是,周边的人太多,并不是说话的地,他们使了个颜色,很正常地站到队伍里,等着房间里商量完事的大佬们出来。

果然,又过了半个小时,那位最像观光旅游来的桑迪亚酋长打头出来了。目光扫了一圈站在广场上的人,似乎呵呵笑了一下,然后扭头,看向身后跟出来的那三人。

赫默站在最后,偏他的气势太过惊艳,以至于,其他三国的代表团目光都情不自禁地望向他,似乎等着最后来敲定这次比赛的最后环节。

赫默的目光在坐在石头上的冷奕瑶身上一转而过,最后,淡然自若地站在最中央处,懒懒地掀开眼帘。

他的目光,就像是有形的命令,所有刚刚还拉拉杂杂在一起聊天的人,立刻精神抖擞,静气凝神地站好军姿,怕是连国庆阅兵仪式都没有眼下来得正规。

冷奕瑶舔了舔嘴唇,发现她最喜欢这人摆出一副高岭之花的神色,神他妈的勾人。于是,从善如流,和大家一起站好。

其他三国领袖看了一眼,神色就不那么美好了。

自己手底下的兵,被赫默的一个眼神就给震住了,谁能高兴的起来?

虽然,现在大家看似都在一个岛上,亲兄弟似的,谁知道以后他们是不是还一条船上的?

不过,大家都是场面上的人,很快就收好了心底的忌惮,一副为赫默打CALL的模样,站在他身边,听他宣布规则。

“比赛一共三天,从今天下午开始。”仿若山水竹林的声音慢慢的流泻而出,没有任何情绪起伏,就好像,背后那三人或深或浅的目光对他来说完全是空气一样,更别提那些眼睛都闪闪发光的兵士。赫默勾起唇角,简要概述:“一共二十一场比试。徒手拳击、射击、水底搏斗、爆破……。挨个来,每天气场,下午和上午各三场,晚上一场。”按照岛上的装置来看,用电都困难,特意安排晚上有比赛项目,自然是要考验选手的夜视能力和应变能力。

只是,二十一场比赛啊……

赫默话音一落,底下到底还是响起一片吸气声。

这些项目有的是部队里日常接触到的,可有点,危险技术就实在太诡异了。就拿爆破来说……。

一个不小心,要死人的!

赫默冷淡的目光扫过来,所有惊愕的人立马闭嘴,就连呼吸都下意识地屏住。

于是,流程继续:“每天上午九点正式开始比赛,中午吃饭统一供应,下午三点开始,六点结束。”也就是平均一个项目,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

“单项第一可获得一分的积分奖励,第二名乃至往后都没有任何分数,积分最多的代表团,是这次竞技赛的冠军。当然,获取积分最多的个人,可以向我们提一个要求,只要在合理范围内,都会应允。”

赫默这句话说完,就没有再开口的意思。当然,随着他话音一落,底下这把是彻底躁动了!

前半句不算,后半句才是重点!

合理范围内都会应允,还是四国领袖都同意的。特么的,只要不是傻到去抢自家BOSS的位子,简直。就像是一个阿拉丁神灯,立马能让人上天啊!

冷奕瑶明显地感觉到,身边所有人的战意十足,如果用热血漫画来形容的话,简直身后可以用“熊熊烈焰”来做背景墙!

她垂头看了一眼时间,离午餐还有一个小时,算是比赛前最后的悠闲时光。

赫默一公布完比赛流程和规则之后,就扭头走人了,其他三个大佬自然和他一起,于是,整个广场立马炸开锅。

乘着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冷奕瑶走到竞技场不远处的一条小巷子里,垂眼盯着手机,一副玩物丧志的样子。可惜,谁都知道,这岛上破烂的很,手机信号时断时续的,能用着没问题的,除非是卫星信号。

“打听清楚了?”两道身影挡住了她眼前的光源,她却没有任何惊异,只是抬头看了一眼来人。

金斯?坎普和维林顿脸色此刻看上去并不算太好,眼底一片复杂,张了张嘴,最后无语地望天:“打听清楚了,不过……结果和没打听清楚一个样。”

听着他们这近乎绕口令的答案,冷奕瑶难得地给出一个好奇的神色。

“海拉国是君主制政权,从上到下,权力高度集中于国王一人。不过,他们国家有点特殊。”金斯?坎普看了一眼不远处一直用披风挡着大半张脸的陆琛,揉了揉太阳穴:“他们国家并不是非要皇帝的亲儿子才能继承皇位的。只要是沾着皇族血统,哪怕血缘再边缘,能力够强,抢了皇位就是老大。”

这种野路子,她还真的是第一次听说。

怪不得刚刚这两人没有直接开口。按照这个套路,陆琛听完,估计第一反应就是盯着M吧?毕竟,M至少也是老皇帝的亲儿子,只不过因为是私生子,一直没摆在明面上。这要是按照海拉国的惯性,M这种人简直是皇位争夺者的大杀器。

不过,好好地和她扯海拉国的君主制,显然和那位裘睿有关系。冷奕瑶扬眉,示意他们继续。

维林顿这次接过了话头:“那位裘睿,按照我们的行话来说,海拉国的‘夜王’无疑了。”

夜王?

游走于黑夜的王,还是掌控着黑色地界的王?

冷奕瑶表情微妙起来。虽然明知道这人来路不简单,但能在一个国王面前称“王”,这胆子,也的确够逆天了。

“海拉国的那群代表团成员,一个个都敬他如神,因为这人,是他们国家最强者。但,他不是个兵,而是个……。贵族。”维林顿一边说,一边觉得自己脑神经快绷断了。连声音都不自觉的低沉下去。

“贵族?”结合他们刚刚所说的海拉过的奇特继承制,冷奕瑶眯了眯眼。也就是说,那个长着一脸骚包脸,实际上却诡谲难测的人,其实,也是皇位的有力竞争者?

“爵爷,”维林顿深吸一口气,定定地看向冷奕瑶:“还是摄政的那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