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 几不可闻/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第一组加纳国两个选手内斗开始,所有观众席的参赛者们都因加纳国的水平浑身一震。而这第三组的比赛,恰恰是加纳国三位选手中的最高壮一名,对上的是海拉国的选手。

只是,这位海拉国的选手,颜值也太能打了。

简直放眼望去,除了帝国的元帅之外,光他的颜就能吊打一片。

在军界里,长得太好看的男人,可不一定代表他实力够强。当然,赫默元帅是个例外。

可就当所有人怀疑,这个海拉国的帅锅即将被那位高到不可思议的壮汉破相的时候,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竟然是那个海拉国的选手闪电出手!

裘睿给人的感觉,似乎永远带着一股漫不经心,就连出手的时候,他的脸上仍带着一丝笑意。

只是,他的力道,饶是所有人离得很远,依旧从他出拳的那一刹那,惊到面色一凉。

一拳,毫无诡计,迎面而上。竟然连一丝遮掩都没有,大开大阖,最简单不过的招式,最容易接住的攻击。

可偏偏就是这样!

那个加纳国的高手,伸出右手,摆开架势,却是整个人瞬间被打翻在地!

空气,瞬间凝固!

有那么一刻,所有人呆滞地看着跌倒在地,半晌都爬不起来的那个加纳国高手。只见,他手脚剧颤,刚刚伸出的右手以一种畸形的姿势颓然落地。整个人,脸上一片懵,像是被打傻了,又像是整个人都接受不了这样的冲击!

而,裘睿,就这么静静地立在原地。侧脸轮廓流利,鬓边细碎黑发,甚至,连一步都没有离开刚刚的位置。

冷奕瑶在这一瞬,缓缓地眯起双眼。

从她这个角度看来,裘睿就像是一把完全张开的弓。全身所有的力道发挥到极致,却并没有给人粗狂豪迈的感觉。相反,他的优雅似乎是印入骨子里一样。一击之后,站在原地,高高地俯视瘫坐在地上的对手。眉目如山水丛林,自成一派色泽。

罗拉等人站在观众席,瞬间都炸了。

怎么可能?

怎么有人会像冷奕瑶一样,一上场、只一拳就彻底镇住了场子。这个模样,和当初,冷奕瑶第一次到军校上课的时候,何其相似!

关键是,那个男人……。

长得也实在太好看了吧。

就连副班长此刻都忍不住捂住嘴巴。虽然说元帅是帝国的军神,武力值爆表众所周知,但,她们毕竟都不曾亲眼见过。而此刻,同样颜值惊人的人,竟然就一拳,直接将那位加纳国“重量级”选手直接掀翻!

这得是多强的爆发力!

顶层包厢里的气氛,也瞬间为之一变。

刚刚还洋洋得意的帕里斯托夫,此刻脸上一片阴沉。别人不知道,可他却是对自己手底下人的水平最清楚。此轮出站的这个人,比第一轮内战的那两个实力强得可不是一星半点。论综合排名,至少在代表团里也能排进前三。可饶是这样,竟然连挡住对方一拳的本事都没有?

他下意识地扭头看向海拉国国王。圆滚滚的身子,脸上不露任何表情。就这么端坐着,连喜怒都不能外露。只是,那双眼,直直地落在底下那位选手的身上,带着一股莫名的味道。

“老兄,你平时可太低调了。手底下有这么厉害的高手,竟然一点口风都不露。”加纳国帕里斯托夫笑着,调侃似的探他口风。

只是,海拉国国王海拉摩尔此刻却似乎有点心神不宁,过了许久都没有反应。气氛一度凝固,直到巴哈国酋长尴尬地咳嗽一声,他才像是回过神一样,猛然侧头看向帕里斯托夫:“嗯?你说什么?”

帕里斯托夫古怪地皱了皱眉,细细地看他神色,确定海拉摩尔并不是故意给他难堪,而是真的有点心绪不定的样子,于是随手一摆:“没事,继续看比赛吧。”

可这屋子里,谁不是站在一国顶峰的人精,看到海拉摩尔这明显不在状态的表现,神色顿时或明或暗地看向那位裘睿。这人,当真耐人寻味。

弗雷在赫默身后静默了一瞬,下一刻,缓缓转身,自觉出门,去查某人身份去了。

赫默慢慢地将座位旁边的茶水端起,温温润润地品了一口。唯有那一双寒潭似的眼睛,一片静谧……。

而此刻,底下的徒手拳击赛已如火如荼地重新拉开战斗。

被一拳打蒙了的加纳国选手像是一下子回了神,豁然从地上爬起来,一下子冲了过去。

他下盘极稳,每一步都像是踩在磐石上一样,高大的身体瞬间给人造成一种遮天蔽日的阴影感,可裘睿只是一抬头,如云雾一般瞬间往左一避。那一刻,所有人只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一片残影,这人的动作快到匪夷所思,堪堪以五公分的距离避开加纳国高手的那一击之后,俯身,一拳直接从下往上,轰上那人的下颚!

“咯噔”——

极轻微的一声,怕是只有场上的那两人,才能听得清。

裘睿的第二拳,直接打断了对方的下颚骨。

不是花拳绣腿,不是摆好架势,相较于裘睿第一拳的有所准备,刚刚这一击,行云流水,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

“噗——”加纳国的高手面色痛苦地杵在那良久,就在所有人惊愕的神色中,缓缓用手掰开了自己的嘴唇。两颗沾着血沫的牙齿被抠了出来,落在地上,唇角瞬间鲜红!

如果说,一开始,金斯?坎普和维林顿还有心理准备,那么看到这一拳,两个人的表情是彻底僵了。

这人,强到匪夷所思!

传说中的摄政爵爷,竟然会拥有这样的手段?

那位国王陛下,竟然也能容忍皇室中有这样的存在?“君王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这话难道是说假的吗?

而此刻,待在等候区的其他几位选手,表情就更难看了。特别是第一轮的胜者,呆滞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表情似乎像是在做梦。

唯有冷奕瑶,低低地笑了一声,眉峰中带着深意,红唇微挑,近似呢喃:“差不多该结束了。”

旁边其他人还未听清楚她说了什么。

只见,场上,裘睿第三拳已出其不意地落在加纳国高手膝盖上。

“嘭”——

那样一个壮汉豁然跪倒在地,整个人仰面往后倒去。脸上还带着惊恐交加的神色,似乎眨眼间就瘫了,连最后一丝挣扎的可能都没有。

四个“裁判”呆滞了一瞬,就连海拉国的那位“裁判”此刻的表情都极为惊愕。

只是,海拉国的其他参赛选手们已经大声地在观众席区开始“读秒”。

“1、2、3、4……。”海拉国这边如同热浪,气氛瞬间高涨,而与此同时,其他三国的气氛跌破零点,冷得惊人。整个竞技场内,瞬间成鲜明对比!

而裘睿,只是侧头,看向等候区的众人一眼,良久,对上冷奕瑶,竟慵懒一笑。

“嘶——”罗拉眼力劲好,此刻,看清楚这一幕,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还未说话,却听旁边一直散发出一种莫名气势的陆琛,冷哼一声。

这位海拉国的爵爷,刚刚那一笑,到底是挑衅,还是……

帝国代表团,忽然一片缄默。

而读秒就在此刻到数!

四位裁判,站在场中央,大声宣布:“比赛结束,这一轮,海拉国获胜!”

轰隆隆——

整个大地在震颤。

其他三国的代表团表情惊愕,下意识地低头看脚下,良久,才发现,那竟然是海拉国的所有人轰然在跺脚。兴奋、畅快、酣畅淋漓!那种直达心扉的欢腾,让所有人都快忘了被三拳解决的那位加纳国高手的惨状。

而包厢内,帕里斯托夫的表情明显阴郁了些许,只是,他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海拉摩尔的身上。直达读秒结束,裁判宣布海拉国获胜的那一秒,海拉摩尔似乎才轻轻地吐出一口气。

眼底,渐渐地多出一抹喜色。不过,却是转瞬即逝。

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

帕里斯托夫看旁边的巴哈国酋长也露出一抹匪夷所思的表情,顿时,觉得自己的预感没错。那个三拳就能灭了对手的人,身份绝对不同寻常。

只是,对方明显不欲多谈的架势,他自然不会瞎眼往上撞。于是,惯性的称赞之后,大家将目光都挪向第四组比赛。

第四组是巴哈国和哈拉国的两位选手。原本巴哈国酋长都已经做好最坏的心里打算,以为又是一场差距悬殊的比赛,谁曾想,这场比赛倒是耗费的时间最长。竟然比前三组加在一起的时间还久。

只是,所有人看着都是一脸懒洋洋的样子。

无它,水平摆在那,一看就知道和刚刚的裘睿不是一个等级。只不过是两人水平相当,所以你来我往,看上去格外焦灼。

按理来说,这样的比赛才是最正常的,可不知道,是不是眼界被刚刚的那场比赛养“刁”了,场下的人,几乎都开始无心赛场,反倒是忍不住小声讲起话来了。

“我算了一下,刚刚那场比赛,就只用了一分钟啊。靠!这样的记录,谁能打破啊。”帝国代表团这边,开始有人咋舌。按说,一开始,军长只选择了冷奕瑶一人出赛,他们还信心满满,可现在,心简直悬得不得了!

强!肉眼可见的强!

不仅仅是体能、肌肉,而是那种强悍的攻击力。他们下意识地易地而处,不得不承认,哪怕是自己刚刚站在场上,怕也不一定能熬下来一分钟。

而且,刚刚那个被用担架抬下去的加纳国高手,样子实在太惨了。不仅仅是下颚骨断了,唾液、血液黏在一起,就连膝盖骨都被敲碎了,连走路没法子啊。这人,简直是行走的爆破弹!

观众席离等候区有一段距离,冷奕瑶背对着众人站在,这一刻,帝国代表团所有人脸上都一片凝重。

操,从来没见过这种事情!

很快,第四组的比赛,就在众人心浮气躁间落下帷幕。这一轮,巴哈国胜出,好歹没丢脸到家。所以,现在前四轮的结果是,加纳国、巴哈国各胜一场,而海拉国胜出两场。

一共就五组……

接下来,自然就是冷奕瑶和巴哈国的比赛。

这是二十一场竞技赛的第一场,初赛各国都有胜出,若是这一轮冷奕瑶有个意外,那帝国的处境就很尴尬了。

不论是顶层包厢里,而是底下的观众席,顿时都收了声。

谁都不曾忘记,作为军事强国,帝国此次的表现几乎可以左右未来几国的站队情况,可就在这种情况下,帝国竟然就派这么一个小姑娘上台!

四个“裁判”中,除了晨丰贺一手插在口袋里,连眼帘都没抬,其他三个“裁判”目光炯炯、恨不得能将冷奕瑶盯出一个洞来!

怎么看,都是个皮肤白到发光的贵族小姐,怎么会代表帝国参赛呢?

莫名其妙的神情一闪而过。就在他们观察期间,冷奕瑶和对手已经都站在场中央。

赫默不自觉地微微换了个姿势,手中的茶杯也已经推到一边,懒散的目光豁然一静,此刻,深深地凝视着她,眼中只有她一人。

巴哈国酋长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一头金发,看赫默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反而自己这个从来看不起女人的人紧张起来。

他睨了一眼这一轮自家的选手。并不是特别高大健硕,但是,在整个代表团里,这个选手的速度是最快的。上岛之前,他们在本国就举行了一次演练赛。他记得分明,这个个头不高的选手,速度快到让人无法反应。

他张了张嘴,正准备和赫默闲聊一句,就听耳边瞬间一片哗然!

瞳孔下意识地放大,他差点扭伤颈子,转头看去,却见刚刚还同时站着的两个人,已经有一个人跌倒在地。

他呆滞地看着挥一挥衣袖、不带一片云彩的女子,反应了一秒,才意识到,那个跌成“狗吃屎”的人,竟然就是他刚刚心底觉得出手快到没边的人。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巴哈国酋长一脸“三连问”的表情,差点将“迷茫”两个字刻在眼睛里。

他们军队里,动作最快的人,竟然连反应都来不及,就直接被人捶到地里去了?

关键是,被锤到地上,好歹你起来啊。跪在那里,整个人脸都埋在地上,是准备要吃土吗!

简直是老脸都被摁在地上摩擦、摩擦!

巴哈国酋长暴跳如雷!擦!一个女人啊!床上暖被子的那种,竟然一出手就这么凶!

别说是他,加纳国帕里斯托夫和海拉国的海拉摩尔脸上也一片凝重!

强!但,这并不是最让他们胆战心惊的地方。

帝国军事之强,他们早有心理准备,否则,也不会在铎林国和帝国之间迟迟无法抉择。可,那个女人的强,完全超乎他们的预料!

只因,从头到尾,眼睛眨都不眨地注视着比赛的他们,竟然也没有发现,她到底是怎么出手的!

若说快,当真快得让人心寒!

如果说此刻包厢里,他们三国元首的表情是凝重的话,那此刻,竞技场旁边,三国代表团所有人的表情则是“目瞪口呆”了!

那么一截细细嫩嫩的手腕,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一出手,就将人拍在地上?

巴哈国那名选手已经够灵活了,可即便这样,竟然也躲不过这这一击!

而没有人知道,跪倒在地上的那人,此刻耳朵轰鸣,眼前一片漆黑。冷奕瑶这一拳,直接落在他脑子上,他甚至怀疑自己这一刻,是被车子从脑门上碾过去!

剧痛随之而来。

只是,并不见伤口,但,那种钻心的难受,他闭着眼,密密麻麻地汗湿了一身衣裳。

“起来啊!起来!”巴哈国的其他人开始疯狂的叫喊。

只一拳就被撂倒已经够没有面子了,要是连站都站不起来,后面的比赛还要不要脸?

凶残的叫嚣声简直快把整个场子都盖住了,偏帝国这边,微妙的没有一丝反应。

相较于别的国家的反应来说,从晨丰贺到其他人,脸上都是理所当然,甚至是不带眨眼的。刚刚被裘睿那种恐怖的攻击力支配的不适感,被冷奕瑶这雷霆一击,迅速打散。

开玩笑!

“大佬”可不是白叫的。

一拳打到你吃土还算是轻的,脑震荡不过是开胃菜。站起来?站起来就立马让你重新跪下叫“爸爸”!

冷奕瑶眯着眼,看着那一颗脑袋在自己面前,一点一点地挣扎着。

对方似乎想要勉力站起来,可是晕乎乎的恶心感,让他连身体平衡都无法保持。双膝跪地的姿势,至少维持了许久,直到读秒的最后一刻即将截止,他才拼尽全力,咬牙立起身子。

“揍她!揍她啊!”巴哈国的人像是疯了一样在叫嚣。

开玩笑,帝国就算再强,也不应该只用一个黄毛丫头就把他们打入绝境!这个时候不拼命,更待何时?

这些人要说有多火热,冷奕瑶就有多视若无睹。眨了眨眼,她将袖口整理了一下,就在巴哈国加油打气声冲天的时候,她倏然一个冲刺,对方连一口空气还未呼吸到肺里的时候,她的拳已经击中他的颈项!

“嘭”——

有见过一个大男人,在空中腾空翻出一百八十度,脊椎撞地的场面吗?

呵呵……。

恭喜。

冷某人,淡淡扬眉,姿态峥嵘地让全场叫嚣声立马一口歇!

能把人打得倒退,那是力气大所致,还能理解。可把人打出这种花样,还是在空中反转的那种,就完全不是一个“强”字可以形容的了。

偏偏,这个人,从头到尾,一个字都没有撂下,就这么言笑晏晏地望着对手。就仿佛是在俯视一只蝼蚁,莫说只言片语,就连一个眼神,都算是施舍。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而眼下,别说是三国代表团选手,就连这三国的代表团负责人,站在场中央,也像是木桩三条。

倒是晨丰贺,脸上一点变化都没有,似乎不管冷奕瑶做出什么,他都不会吃惊的样子。

“为嘛我感觉,瑶姐有点要黑化的意思?”维林顿被眼下这诡异的气氛一激,声音都莫名都开始抖一抖。

金斯?坎普深深地看了一眼站在原地,没有继续动手的冷奕瑶,忍不住回忆起当初自己和她“不打不相识”的过往。不得不说,她的进步简直要用“怪物”来形容。

不仅仅是爆发力,就连体力都和当时不可同日而语。

如果,他们第一次交手的时候,冷奕瑶用的是今天这样的手段,他怀疑,当初自己就完全不仅仅是被送入医疗班的结局。

罗拉和副班长的手,不自觉地抓紧衣摆。

冷奕瑶的露一手,不仅仅是把其他三国震翻了,关键是,她们都不知道,她们这位室友,真正认真起来,竟然这么可怕!

“突然有点明白,元帅为什么要在训练营的时候跑到荒郊野岭来找女朋友了。”有人喃喃自语。心底的感觉,无异于,他们原以为,自己会见到一条湍流小河,拨开芦苇,露出的庐山真面目,竟然是一片汪洋!

吓得他们连助威呐喊都忘了,一个个跟个木鱼一样,立在这,COS木偶。

晨丰贺见那三个“裁判”还在发愣,低头看了一眼手表,慢慢一笑:“不读秒吗?”

他妈的,还读什么秒啊!

三个裁判一脸生活不能自理样的望着他,没看到人都已经口吐白沫了吗?

眼珠子都翻起来了,这要是还能站起来,除非是被鬼俯身吧!

哨音响起!

整个全场一片诡异间,三个裁判上前宣布:“最后一场,帝国胜出!”

“帝国我瑶姐,66666!”

“大佬,请收下我的膝盖!”

“你们谁也不要拦我,我要去拜师学艺!”

几乎在裁判宣布声一落,帝国这边立马就开启了搞怪模式。

这群人像是一下子都被触动了开关似的,旁若无人地开始为冷奕瑶打call!

而包厢内,赫默神色平静,似乎对于这场压倒性的胜利,没有任何感触。饶是巴哈国酋长的脸色已经一黑到底了,他都没有施舍一个眼神过去。

这幅傲气凌然的模样,简直该死的,与场内的冷奕瑶不谋而合。

加纳的帕里斯托夫和海拉国的海拉摩尔互视一眼,只觉得心像是被这一下子拽人一片深渊。

如果这样的表现都没有让赫默露出吃惊的表情,那么,那个女人,到底是得有多强!

而与此同时,第三场比赛结束后,就走到偏僻处,倚在墙边的裘睿,舔了舔唇,双眼粲然一亮。

帝国的人,会赢这一轮比赛,他毫不吃惊。只是,这个女人……厉害的何止是比赛?

她的对手两次到底,她都没有乘胜追击。甚至,在裁判无意识地忘记读秒的时候,也不曾提醒,更曾有任何异样,只是这样漠然的站着,看着对方从尘埃处爬起,然后,再一击倒地!

而她的用时,赫然也是一分钟!

就像是用秒表故意掐住的一样,一秒不多,一秒不少!

他看着冷奕瑶转过身去,只留一个背影给全场观众。

这一刻,他竟猜不透,这个女人,究竟是不是故意的……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用舌尖顶了顶唇角。

他已经有很久,没有感觉到这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了。就像是浑身的血液不自觉地开始燃烧。那种隐约的、急切的、想要爆发的情绪,已经在悬崖边开始不受控制!

而此刻,四名“裁判”已经恢复正常。走到一次,根据刚刚的比赛结果,进一步抽签。第一轮,五组比赛,除了海拉国两次获胜,其他国家都是一次获胜。那么这一次的分组,该怎么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