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良久不动/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海拉国代表团的人此刻都吓傻了。

呆滞地望着竞技场最中央的位置,连眼珠子都不知道该怎么转。

那可是“爵爷”!

祖国上下最强的存在!

有生以来,谁能掠起锋芒?便是连国王陛下,万事都以他的意见为主导。

这样的人,竟然在开赛三秒之内就被人直接一拳击退了三步!

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金斯?坎普和维林顿等人明显地听到隔壁海拉国那群刚刚还助威声震天的汉子们,突然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原本,见到这样的反应,金斯?坎普觉得自己应该松下一口气,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场内那位裘睿半敛眼睫,不露一丝表情的模样,一股难以言述的不祥预感渐渐爬上心头。

他下意识地揉了揉太阳穴,侧头,不经意间,看到罗拉和副班长的脸都白了。

两个人下意识地拽紧栏杆,表情也没有丝毫松气的模样。

果然……。

他扭头看向场中央,这位“爵爷”的气场非同寻常……。

怕是绝不会一分钟内轻轻松松能解决的角色!

而此刻,离裘睿最近的冷奕瑶,才是唯一一个看清他反应的人。

那一双深邃难测的眼,在她的拳触上他身体的那一刻,就像是倏然被一把火点燃,燃出一朵朵冶艳的紫色火光!仿若是站在黑暗地界的幽冥,此刻,缓缓抬头,朝她露出一抹致命的微笑。

冷奕瑶瞳孔一缩,几乎是瞬间感觉到空气中的冰冷!

而不给她任何反应的机会,裘睿的出手,简直像是一场幻影的魔术。

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移动的,原本两人三步距离竟然顷刻间被他拉近为零!

他的拳,上一刻已经抵到她的腮边,下一刻,她伸手去挡的时刻,他已经调转方向,朝她盆骨进攻!

如果说,冷奕瑶刚刚的速度让所有人出乎意料,那么,裘睿此刻的回击,简直是惊心动魄!

冷奕瑶的个子差他将近一个头,手臂自然先天就不如他的长。当他的速度可以与她匹敌,毫无悬念,她已落于下风!

更何况,那一处是盆骨,一旦击中,绝无站立的可能!这一场比赛,便是他一拳就能了结。而若是他这一拳力道强硬,击碎了骨头,她便是下半辈子,直接与轮椅为伍!

坐在包厢里的赫默此刻搭在把手上的双手,倏然收紧,正要“腾”地站起,却见,面对那已经避无可避的角度,冷奕瑶忽然如浮萍一般,侧身一软,迅速出手!而她出手的方向,竟然并不是朝着裘睿的拳头,相反,她的用力点恰是对方的肩膀。

只见,她一手压在裘睿的肩上,与他的右臂恰好形成一个巧妙的弧度,随即,以他的肩膀为支撑点,半空一个翻身,竟直接从他的头顶掠过,腾空落地,将刚刚那一记势在必得的攻势直接化整为零。

这一击、一跃、一落,仅仅是眨眼的功夫,连呼吸都来不及,却惊得所有人心头一颤。

那是怎样的反应能力,在裘睿这样惊人的攻击面前,竟面不改色,身姿优雅地直接避开那一击!

所有人后背顿时一阵冷汗。

若换做是自己,是否能够做到?

每一个人都哑然。

这样的灵活应变能力,这样的临危不乱,便是站在一旁,都已看得触目惊心!

裘睿的眼底闪过一抹讶异,不过,很快,他唇角的弧度,越勾越高。几乎是在冷奕瑶落地的瞬间,他已一个翻身,直接俯身,右手朝她下盘进攻!

躲避,绝不是明智的选择。

面对这样的强敌,一旦,跟着对方的步调来,被玩弄于鼓掌之间只是迟早的事。

冷奕瑶心知肚明,这人的城府绝非常人,自己第一拳确有侥幸的成分,从现在开始,便是硬碰硬的时刻。

于是,她不避不让,直接迎面朝前!

他进攻她的下盘,她便霸气回敬。

骨头撞击在一起的那一瞬,整个竞技场瞬间就炸了!

正面杠啊!

一个女人,竟然敢跟这样的强人硬碰硬!

她是不是疯了?

可,冷奕瑶疯没疯他们不知道,下一刻,他们是完全要疯才是真的!

无它,只因两人撞击在一起的右手竟然同时收回。没有任何拳击手套的保护,没有他们以为的男女体能差距悬殊,他们两人竟然同时收回右拳,裘睿竟没有占得一丝先机!

这得是多恐怖的硬家功夫,才能和一个身高、体重超乎自己那么多的男人相抗衡!

所有人看着那肤白貌美、浑身柔软无骨似的冷奕瑶,只觉得,额头上的冷汗都快滴到眼睛里去了!

而两人的进攻只停顿了一秒,下一刻,重新撞在一起!

直拳、上勾拳、平勾拳、摆拳、刺拳……一气呵成,势如破竹!

变化到让人应接不暇的拳路,让所有人怀疑,自己压根连徒手拳击的皮毛都没有学到。

进攻!再进攻!只有进攻!速度快到让人猝不及防,力道像是可以破空,朝每个人的门面击来!

很长一段时间,整个竞技场里,没有一丝声音。别说是大声助威,就连那四个“裁判”此刻的表情都僵住了。

晨丰贺是单纯没有想到,邻国中竟然有这么一位高手。而其他三国的代表团负责人,此刻的表情,几乎可以用“受到惊吓”来形容。

女人啊!

那可是活生生的女人!

原以为,她刚刚在第一轮比赛当中,以惊人的速度迅速取胜,已经表现得超凡脱俗,可现在呢?

明明白白地表演了一场“我不仅够快,我还有贴上来打脸的底气”。

这么狂暴的打法,竟然源于一个未成年少女……

他妈的,能报一句粗口嘛?

社会社会!

底下别说是帝国代表团,除了海拉国,加纳国和巴哈国都差点要为之疯魔了。

你来我往的强攻对峙维持了将近五分钟。

在这期间,冷奕瑶和裘睿连一丝停顿都没有。触手的瞬间,互相对对方的实力就有了大致猜测,这五分钟之内,他们仔细地观察对方的四肢反应、协调能力,甚至连脸上的一丝情绪变化都尽收眼底。

寻找破绽!

哪怕是隐匿在这大开大阖的进攻之后,最微不足道的细节,都可能是他们这场比赛决定成败的关键!

可是,没有!

什么都没有!

裘睿匪夷所思地盯着冷奕瑶丝毫没有减缓的速度,甚至连撞击时,她的身体都没有出现丝毫的体力透支现象。

这种感觉,就像是立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一具活生生的肉体,而是一个精密到毫无破绽的机器。

明明就比他矮了那么多,但她似乎总是站在最高视角俯视一切一般。那一双玲珑通透的眼睛,远看的时候,犹如早上围绕在山间的云雾,凑近了,才发现,那是一片毫无边际的沼泽。

生平第一次,他竟然生出一种心里没底的感觉。

随着时间的往后推移,裘睿的眼睛,越来越亮,那一簇火焰,像是再也禁锢不住,立马要喷薄而出。

“够了!”就在此时,站在包厢里的海拉国国王海拉摩尔忽然大声一喝!

场内搏斗的两个人并没有任何反应,进攻照旧,可站在旁边的那位海拉国代表团负责人兼“裁判”却像是一下子醒过神,整个人的表情都倏然一白!

就在两人的缠斗越发紧密时,他脚下一动,忽然冲了上去。

只是,他还未靠近,就被一人迎面挡住了去路。

晨丰贺只伸出一只手,定在对方的面门上,懒懒一笑,神色雍容:“比赛还未结束,请不要随手干预。”

海拉国裁判脚下一顿,几乎是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见,比赛已经过了八分钟,顿时,脸上的神色比刚刚还要更加难看。甚至,此刻,已经隐约透出一股惨白。

海拉国国王和裁判的异样,显然引发了观众席那边的惊愣。已然有人开始议论纷纷,“嗡嗡嗡”的低语交谈声,将刚刚那份诡异的宁静彻底打破。

“比赛停止!这一轮,我们海拉国弃权!”眼看冷奕瑶和裘睿还未住手,自家的“裁判”又被帝国军长直接拦住,海拉摩尔顿时放大声音,站在包厢的阳台上,高声宣布。

那一刻,所有人愕然地看向他,表情就像是彻底被人抽空。

怎么可能?

比赛才刚刚开始,离决出胜负还远着呢。怎么会,海拉国莫名其妙地放弃这样的机会?

再说,还没有出现败势啊,一国国王突然开口要放弃,摆明了要把这胜利的结果拱手让人?

这一次,已经不是“嗡嗡嗡”的议论声,而是“轰隆隆”的吵闹声。

就连海拉国本国的代表团们都不可置信地望着自家国王。

比赛正激烈,为什么要在这一瞬戛然而止?

帝国的这位未成年少女的确够彪悍,但自家“爵爷”未尝没有一战到底的底气!

晨丰贺原以为,海拉国国王刚刚只是为了阻挠比赛,没曾想对方直接就宣布弃权。一闪神的功夫,面前那位海拉国的“裁判”已经一个闪身,直接冲过去,挡在裘睿和冷奕瑶的中央。

两个人凌空的拳头,在抵住“裁判”的太阳穴半分处,同时收手!

冷奕瑶睨眼看了一瞬,那表情似乎带着冷眼旁观,又像是将这一场“闹剧”看得一清二楚。良久,嘴角勾起一道葳蕤的弧度,淡淡直起身子,掸了掸身上莫须有的灰尘,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似乎是一尊神佛,将这世间的一切不可知、不可解的秘密都了然于心。

而裘睿,截至目前,并不见一丝败势,甚至连脸上都没有一滴汗珠。但,他那双桃花眼已经越发勾魂,像是随便一眼,便能将人的灵魂吞噬。

此刻,除了他微微喘息的声音,几乎看不出,他刚刚竟然和她搏斗了八分多钟。

气氛,在这一刻,彻底凝固。

加纳国和巴哈国的两位元首面面相觑,望着海拉摩尔的背影,百思不得其解。

为什么突然喊停?为什么突然要弃权?

既然花了这么多心思准备了这场竞技赛,为什么事到如今,半路转了心思?

是因为觉得帝国太强,不想输得太惨?还是,拿定主意,不和帝国争强斗狠?

两人面色古怪地看着他。唯有赫默,一双漆黑的眼睛,恍若沉主沉浮的浩瀚汪洋,一片静谧、深不见底……。

而此刻,消失了许久的弗雷,恰好不动声色地走进包厢,伏在赫默的耳边,轻轻低语……

“国王陛下,您确定这场比赛弃权?”晨丰贺转身,站到冷奕瑶身旁,抬头直直看向包厢,放声问出全场所有人的疑问。

海拉摩尔此刻深深地看了裘睿一眼,良久,斩钉截铁:“弃权”。

这把,全场是彻底沸腾了!

然,海拉国本就是君权至上的国家,国王一言九鼎,谁敢置喙?

众人眼睁睁地看着冷奕瑶忽然勾起下颚,朝着一脸风平浪静的裘睿慵懒一笑,“承让”。

转身,漠不关心地直接走人。

可裘睿就这么静静地立在那里,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她的背影,良久不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