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让不让活/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除了海拉国本国的裁判,其他三个裁判面色古怪地互视一眼。

比赛到最后决赛,竟然是决赛国的国王亲自出来喊弃权,这种事情,放到哪里去都古怪上天。

可竞技赛还是要进行下去,没道理为了海拉国这莫名其妙的一出,弄得后面的比赛都受影响。

一转身,冷奕瑶已经潇洒飘逸地直接走了,留下裘睿一脸幽静地望着她的背影,满眼沉思……。

嘶……。

这,赢家不留在场上等着宣布结果。输家也一点都不诧异被自家国王宣布弃权。处处都透着古怪。

于是,三个裁判站在场中央,皱着眉头,几乎用尽自己毕生的克制力,才能一脸理所当然地宣布:“第一场比赛,徒手拳击,帝国获胜!”

被这临时意外弄得满脸懵圈的四国代表团们,直到这一刻,才真的相信。那两个高手,竟然就这么算了!这就赢了?为什么感觉凭空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上不去、下不来,憋得要死!

饶是帝国这边,脸色也不是特别好看。

明明能靠着实力,打脸打到对方家都认不得,干嘛要不战而胜?

最怕空气突然宁静……。

有生以来,场上的裁判大约是经历最虎头蛇尾的一场比赛。关键是,他们刚刚都看这场决赛看得如神了,就这么戛然而止,感觉心都要碎了!

“修整十分钟,第二场爆破比赛继续。”眼见底下嗡嗡的议论声不绝于耳,四个裁判立马换上一副严明危险的脸孔。

爆破赛一出,顿时,所有人好奇心全部打住!

这次的比赛设计,简直了!

刚刚一场全体能武斗,现在立马就上演一场高科技爆破!一个不小心,秒秒钟叫人见识什么叫“粉身碎骨”!

十分钟,也不过是用来决定参赛人员的。这把谁还有心情去八卦上一场的既定事实,满心去考虑这一场爆破赛才是重点!

四个“裁判”也全部出了场中心,到代表团中去选择各自国家的参赛选手。

唯有帝国这边,太安静了!

所有人静静地看着冷奕瑶那不动如风的脸色,像是深怕触到她晦气一般,连大气都不敢出,更不用说去找她搭话了。

有没有自己打架打得正酣,忽然被人拉开的经验?只要体会过,谁都明白,那一肚子的斗志忽然被人打算的烦躁!女大佬万一一个心情不爽,谁招她谁倒霉,“殃及池鱼”这四个字所有人都避之不及。

晨丰贺过来的时候,就见到这么个场景。

冷奕瑶站在最中央处,像是她身边有个隔离层一样,所有其他人都离得远远的,跟个鹌鹑似的,憋得一脸青紫,偏偏大气不敢出。

“这是怎么了?”晨丰贺知道,这场比赛,赢得莫名其妙,大家心底都有点怪怪的,于是,出口缓和气氛。

谁知,他话音一出,冷奕瑶忽然抬头,睨了众人一眼,然后……。

然后,“噗嗤”——一声,竟然就这么笑了!

还是笑靥如花的那种!

脸上没有一丝阴翳,天然纯净的那种!

这一刻,大家不是大气不敢喘了,而是一脸惊恐,瘆得慌!

所谓“物极必反”,大佬该不会是走火入魔,准备把海拉国团灭了吧!

“隔离层”的范围变大,所有人情不自禁地又往后退了一步,深怕冷奕瑶突然暴起。

没曾想,她竟侧头,朝着晨丰贺清淡一笑,眼底,满是清冽:“我想,我大概知道,为什么海拉国国王和这位摄政爵爷能和平共处了。”

一个君主制国家,明明国王至上,为什么,国内出了位这么难缠的“爵爷”,不仅得他厚待,还允许他插手国务。毕竟,海拉国可不一定是国王的直系子嗣才能继承王位的,这位爵爷,光从身份来说,便有夺去海拉摩尔皇位的绝对资本!

再加上他这个人,论眼界、实力、身手,万里挑一都不足以形容一二,这位皇帝,明面上竟然一点都不防备?

这些个弯弯绕,大家心底都有共同的好奇,见冷奕瑶这么一说,顿时,表情一凛。

晨丰贺亦忍不住蹙了蹙眉,从目前打探的信息来看,这位国王的确对裘睿似乎一直是和平共处的态度。就拿这次联盟国竞技赛,其他国家,都是只有一个元首参加。帝国这边的陆琛,是因为特殊缘故,被塞在队伍里,连身份都不方便公布,甚至还怕曝光,一直带着兜帽,藏住五官。这位爵爷,不仅仅受海拉国代表团的爱戴,还被他们誉为国内的最强者。一善不容二虎,这位海拉国国王就真的没一丁点想法?

想到此,就连一直作壁上观的陆琛和M此刻都忍不住目光深深地望过来,似乎对于冷奕瑶刚刚说的那句话格外感兴趣。

却见冷奕瑶,慢慢弯起唇角,对着站在人群中央的金斯?坎普忽然勾了勾手指。

“我?”金斯?坎普下意识地往顶级包厢的方位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以前在军校的时候,冷奕瑶做什么事,他都觉得还好,可现在,勾勾手指头,为什么,他总觉得要是被元帅看到了,有他好果子吃的?

冷奕瑶见他一动不动,眼光还下意识地往包厢的位置看,顿时,若有所悟地撇了撇嘴。她家的醋坛子,本性简直深入人心。光天化日之下,她不过是要借金斯?坎普揭开谜题,可这人吓得都不敢近身。啧!

不过来就不过来吧,反正站得远也能说话。“你还记得,我当初到军校的时候,和你第一次交手是什么情况?”

第一次交手啊……

其他四大军区选拔出来的选手一脸雾水,可军校这选拔出来的十个人表情就极为精彩了。

他们还记得,冷奕瑶这一个长得精致可人的小仙女,一脸笑眯眯地站在讲台前,当着整个混合班的人,把全校最厉害的帝国军火库大少当场打爆!

那可是他们永远的记忆,想起来都忍不住瑟瑟发抖,嗯,瑟瑟发抖。

金斯?坎普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忽然僵硬起来,任谁也不愿意被人当众提及黑历史啊。

冷奕瑶却像是并没有看到他脸色一样,继续用一种循循善诱的语气问他:“还记得我当时用了多长时间?”

“……。”显然,金斯?坎普拒接回答这个让人自尊心受伤的问题。

倒是罗拉“嗨呀”一声叫出来:“好像是十分钟?”

金斯?坎普扭头望她,谢谢您嘞,我还没有老年痴呆,记得那一次“黑色十分钟”!

简直是前所未有的羞辱,被冷奕瑶蹬在脸上用来立威!

嗯?

等等……。

十分钟?

众人的脸色忽然匪夷所思起来,冷奕瑶却笑了笑。用下颚示意海拉国那边的方位,“那个裘睿,虽然从头到尾,脸上连一丝汗珠都没有,反应速度也越来越快,动作迅猛,但八分多钟的时候,他的气息,乱了。”

随着,冷奕瑶的滑落,所有人的表情豁然一亮。

能和冷奕瑶刚开始打成那种程度的高手,绝不可能十分钟不到,就气息不稳。而结合海拉国国王的“弃权”来看,不是毫无缘由,而是,打下去,裘睿必输!

再结合冷奕瑶刚刚所说的那“黑色十分钟”的过往……

金斯?坎普双眼一眯:“裘睿的极限是十分钟!”

所以,第一轮比赛的时候,速战速决,用的是一分钟。所有人以为,是他太强。

第二轮比赛的时候,他还是用十分钟,可为了避免唐突,照着第一轮的方式,依旧用了三拳,像是故意逗弄对手一样,也是一分钟。

而和冷奕瑶杠上,谁曾想,这么个娇滴滴的妹纸,竟然直接上来就是硬杠硬,再一认真交手,得!完全不是花把势,压根就是个大魔王!

所以,哪怕最开始,并不见任何一丝败势,时间越长,对于裘睿来说,便是越危险。

眼见八分多了,都没有一丝能打破焦灼的可能,与其最后当众被冷奕瑶撂倒,不如索性弃权!

“你刚刚说,知道海拉国国王和这位摄政爵爷能和平共处的原因,难不成……”金斯?坎普眼睛越发闪亮,连表情都有些雀跃的意思。

冷奕瑶懒懒一笑:“这位摄政爵爷,先天不足。”

四个字,直接把他对方最想深深埋于地底的秘密翻开,钉死在太阳之下!

“怎么可能?”有人小声的惊呼。那样的身手,那样的反应能力,怎么可能先天不足,前两轮被他打得毫无反手之力的高手也太冤了吧。

晨丰贺、陆琛、M都忍不住朝她看来,似乎等她解释。她却轻轻用脚点地:“他的脸,太白了。”

“噗”——

围观群众差点以头抢地!

说正事呢!干嘛突然扯到这个,没个正形的忽然说别人小白脸,很好玩吗?

咦?

等等。

众人看着冷奕瑶那一身白到发光水嫩的皮肤,再一想,刚刚搏斗间,裘睿一脸清爽,却丝毫不像一般男人一样,皮肤黝黑或是小麦色。顿时,心头一愣。

“我是个女的,都因为皮肤白,被很多人以为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小姐”(嗯,虽然事实也的确如此),冷奕瑶好整以暇地对所有人轻轻一笑:“他皮肤那么白,像是常年不见光的样子,就没一点奇怪的?”

随着她的一语中的,所有人不自觉地开始回忆。

往往,最不可能的事情,排出了所有可能,留下的便是真相!

也唯有这样,事情就能说得通了。

若是裘睿真的先天不足,以他和冷奕瑶刚刚那样激烈程度的搏斗,他根本撑不下来十分钟,所以,海拉国国王忽然叫停,要求弃权。避免裘睿到后面当众失了尊严,也防止整个代表团气势为之动荡。

而面对这样唐突的叫停,裘睿心知肚明,所以才毫无反应,一脸无波的默认下来。

这也是为什么,一国国王,竟然允许“摄政”爵爷的出现。因为,以他先天不足的身体,绝不可能去费劲争个王位回去。他要保养身体,最多鉴于自身贵族身份,为国家尽个力。让他坐在王位上,忧国忧民一辈子?怕要折寿几十年,早早累死在王位上还差不多!

对他来说,当上海拉国国王,每天处理国内大小事务才是真正的催命符。

与其这样,不如对自己感兴趣的一二事情,多放点心思。无论是政务还是国事,点到即止,避免国家衰落就是。

那么聪明的人,手上有权有势,何必自己想不开?

所以,这么精明优秀的人,海拉国国王对他自然有忌惮,却绝对没有到疑心病的程度。甚至,最大程度和他搞好关系,让他参与到国事当中。这才叫真正的“分忧”。

金斯?坎普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并不是一个国家的人,可是,想到那样的人竟然是先天不足,连“野心”不需要拥有,当真是有点可惜……

副班长眨巴眨巴眼睛,呆呆地望着冷奕瑶。虽然,听着她的解释,往后这么一推理,的确一切都解释通了。但,还是觉得她的眼神太犀利了。已经完全不是“聪明”足矣形容的了。

多智近妖?

还是天生一颗九窍玲珑心?

莫说副班长,其他人回过神来都是这样巴巴的眼神。

冷奕瑶只是淡淡一笑:“别这么傻瞪眼,这种事情见得多了,你们也会很快发现端倪。”

众人以为她意思是跟着元帅,看得事情多了,所以才会反应这么快,于是,一个个理所当然地点头。心里暗暗发誓,以后要多开开眼界。

唯有晨丰贺深深地看她后背一眼。

他自小出生帝国世家,别说这么多年帝国风云自己经历无数,便是家中藏书、历史也翻阅不少,但他何曾有过这种一眼洞穿的犀利?

冷奕瑶这人,有时候,完全像是个谜。

就不知,包厢里的元帅是否知道他自己心仪的女人摘下重重面具后,究竟是怎样的人?

而此刻,包厢里的气氛极为诡异。

身为这莫名其妙气氛的主导者——海拉摩尔,却已经匆匆离去、不知踪影。

剩下加纳国的帕里斯多夫和巴哈国酋长面面相觑地望着赫默,脸上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

而赫默身边的弗雷,俯身,在赫默耳边悄无声息道:“海拉国国王去找裘睿了。”

赫默点了点头,一脸不受影响地举起茶杯,啜了一口。按照刚刚弗雷查到的消息,冷奕瑶能猜出来的事情,他何尝看不透。这就难怪,为什么,裘睿身为海拉国“摄政”爵爷,却基本上不怎么在外交场合上出现了。身体有先天缺失,何必处处招人耳目?

与此同时,海拉摩尔将裘睿一把拽到竞技场外的街道上,见四处无人,才彻底沉下脸:“你还要不要命了?如果刚刚不是我喊停,你是不是准备打到心脏受不了才罢手!”

裘睿的身份,说起来,从血缘来说,是他的堂弟。只是,海拉国唯有国王才能顶着“海拉”的国姓,外人很少能从裘睿的名字上看出异常。他在国内也极为低调,除非自己拜托他出手,他才懒洋洋地动一动,否则,平日里都是一副慵懒无为的样子,谁曾想,一上了岛,简直更忽然转性了一样!

他什么时候见过裘睿这么好斗过!

裘睿抿了抿唇,慢条斯理地抚了抚心脏的位置,嘴角一抹嘲弄一闪而过。只是,不可否认。刚刚,站在竞技场上,被冷奕瑶的气势一带,他确实快望了自己这破事。

海拉摩尔见他一脸不在乎的样子,简直再大的脾气都没法发。他揉了揉太阳穴,恨不得在原地打转,好不容易冷静了一二,才继续开口:“那个冷奕瑶,来历不简单。你千万别冲动。后面的比赛,我们和她错开。”

他还真的没想到,赫默竟然会有这么一手。帝国军校里有女学员,这事并不是对外封锁。想当初,还曾风风火火地闹出一阵子。好多邻国都等着看笑话。谁曾想,女学员一届就那么几个,虽然破格,但出路都很寻常,多数是回到原籍,在当地军区当个不起眼的下层军官。不声不响的也没翻出什么水花,谁料到,这一次,竟然让人大跌眼镜!这么个看上去娇滴滴的女孩子,举手投足间,竟然有那么强悍的震慑力,简直史无前例!“我一定要找人好好探探她的底。”否则,寝食难安。

望着眼前的海拉摩尔一脸晦涩的表情,裘睿忽而轻轻一笑。“你别动她。”

四个字,清清冷冷,不带一丝人烟气,可听到海拉摩尔的耳朵里,无异于轰然爆炸!

“什……。什么?”他惊疑不定地看着自家堂弟,以为自己刚刚是耳鸣。

可某人,就这么淡淡地朝他一笑:“我对她,很感兴趣。”

他妈的,感兴趣个毛啊!她差点把你摔在地上打!那爆发力、那战斗力,你眼瞎,没看到啊!

海拉摩尔粗口都已经到嘴边了,忽然,裘睿那冷冰冰的眼神望过来……

嘶……

虽然不肯承认,但,他与其说是忌惮自家这位堂弟,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是“惧畏”。若不是他这身体存在先天性BUG,谁来坐这位王位,还真说不定……。

可是,感兴趣啊……

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感兴趣,可不是什么好开头。特别那女的还不是本国人,加上那一身本事……。

海拉摩尔由衷地叹气。他这堂弟的口味,好奇特……。

“你注意点身体,我们来这是看看帝国和铎林国谁更有可能获胜,不是和帝国正面对上的。”想到刚刚包厢里,赫默那一双冷静幽深的眼,海拉摩尔就觉得头疼。那位,可不是个轻易能糊弄过去的主。只希望,他堂弟打他手底下“王牌女兵”的主意,不要轻易被发现,否则……。否则,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海拉摩尔头疼地捂着眉间。

所以说,最讨厌他堂弟这种人了。普通人看不上眼,难得有个兴趣,就是个棘手至极的存在。

“你放心,”裘睿摸了摸唇角,眼底一片深意,一双桃花眸,笑得一片涟漪:“我心里有数。”

……海拉摩尔向来知道他是个主意大的,懒得多说,反正不合这位的心意,在他耳边也是废话。

十分钟的休整时间马上就要截止,他不再浪费时间,转头就朝包厢走回去。

等他再见到赫默的时候,竞技场上四位裁判已经宣布“爆破赛”开始!

赫默朝他微微点了点头,一双漆黑的眼,几乎能将人看得一清二楚似的。而自家堂弟刚刚说的话,让他没由来的竟然有点心虚地不敢和赫默视线对上。他轻轻吸了口气,半是解释半是调侃似的开口道:“我怕刚刚那位女选手太强,把我们国家的选手打得太惨,伤了其他人的自信心,所以下去看看。”

加纳国和巴哈国的两个元首不置与否的点点头,对于这话,算是表面上解释了刚刚他所有的异常,不过,是否真相,谁知道呢。

赫默定定地看他一瞬,海拉摩尔不知道为什么,背后生起一股深切的寒意。

他,有点莫名其妙。

他是弃权,又没有做出什么对帝国不合时宜的事情,怎么赫默这态度……。

正准备张口询问,谁知,赫默却先一秒挪开视线,若无其事地笑笑:“比赛开始了。”

怎么办?

忽然觉得自己莫名其妙被列入黑名单?

海拉摩尔双手交握,坐回自己的位子上,脸上一脸复杂。

唯有自始至终,清楚所有缘由的弗雷,一脸怜悯地看着这位国王的后脑勺。

自家元帅和冷小姐的关系,在帝都的确,某个圈子里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在这盟约国竞技赛场上,这群外国佬貌似还不知道。所以,那位爵爷从上赛场一直到下赛场,眼睛直直地盯着冷小姐,是当元帅死了吗?

更何况,他刚刚可是打听的一清二楚,这位摄政爵爷,好像在国内还没有娶妻。冷小姐那样的人,那位爵爷会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

元帅向来把冷小姐放在心尖尖上,对待情敌可向来是毫不留情!

这位国王还想在元帅眼皮子底下满混过关?

他忽然觉得自己有点上帝视角,就差对着这位海拉国国王冷哼一声:“愚蠢的人类”!

可惜,下面的好戏很快地转开了他的戏精上身。

所有国家的选手都已就位。

场上每位选手面前都埋了四颗炸弹,这一场,照样没有时间限制。谁能最快将这四颗炸弹全部以安全方式爆破,谁就获胜。

注意,是爆破,而不是拆弹!

每颗炸弹埋放的位置都经过精密测量,绝不会影响到包厢和场外代表团,可对于参赛选手来言,就是最惊心动魄的危险困境了。

哪怕身上穿着装备,再上场比赛爆破,也是活活让人心脏跳动速度直线飙升啊!

这一场,晨丰贺没有安排冷奕瑶出场,自然,名额用满,派了三个选手。其一,当然是从小出生在武器堆里,把全世界的弹药都党委玩具的金斯家大少爷——金斯?坎普,第二位,是和金斯?坎普堪称最佳搭档的维林顿。至于最后一个,是他自己军区最精通炸药的一个,北方军区的好手。

这三个人一上场,其他三国的选手,立马被比得恨不得不抬头。

所谓颜值,他妈的也不需要这么高吧!

这是比赛爆破吗?

怎么感觉像是军界模特队?

看看那脸,看看那身材,再看看那气势!

前有逆天狂暴吊打的冷奕瑶,后有颜值爆表的爆破模特队,这还让不让他们这群普普通通的选手活下去了?

------题外话------

你们家元帅醋坛子又倒了,闻到没?上帝世界就是这么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