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我们认真/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赫默在进包厢前,停顿了两分钟,眼睛扫到自己的下身,眼眸深处漆黑一片。良久,彻底平静下来后,擒着一抹玩味的笑容,推门进去。交头接耳的三国元首顿时扭头向他看去:“我们还当你失踪了!这是到哪去了?”

爆破比赛结束后,光是拆除剩余的炸药都花了不少时间,他们只当他是出门透个气,谁知道,一出去就没人影了。刚刚底下裁判再宣布选手各就各位的时候,他们还有点面面相觑。没见到比赛比到一半,突然撂担子的。关键,还是连赢了两场的主。

“就在附近逛了逛,”赫默轻描淡写的一带而过,目光朝着底下的竞技场看过去:“选手都到齐了?”

加纳国的帕里斯托夫一提到这个就无语:“话说,我感觉你和海拉摩尔都很奇怪啊,明明队里有那么优秀的选手,干嘛不拉出来比赛?”

第一场的徒手搏击,冷奕瑶和裘睿的那场对决,因为海拉摩尔宣布突然弃权,到现在都让他记忆犹新。算起来,他自己就是从军多年的老手,对这两人的身手自然早有界定。问海拉摩尔,他死活不说弃权的原因,他还想看看那两个人对决的真正场面呢!现在倒好,这一轮比赛,两个人一个都不在名单里。

赫默听到他这么一说,饶有深意地往海拉摩尔的位置瞥了一眼,见他只低头喝茶,不接这一茬,顿了顿,才微笑道:“既然是竞技赛,就是让所有人都展示实力。每个队伍都这么多人,自然要给所有人都比赛的机会。如果是尖兵或特种兵比赛,那种个人赛就另当别论了。”

他说这话,无外乎两个意思。第一,他手底下能人辈出,即便不是冷奕瑶出赛,也绝对有人可以胜出。第二,这场竞技赛,他压根没有用尽全力,不过是带人出来溜溜,给大家看清楚一下平均实力。至于最后他们三国想要怎么站队,轻便!机会,他只给这么一次。

饶是巴哈国桑迪亚酋长这种直来直往的性子,听到赫默的这句话,都被气得心底一哽。可没办法啊,别人底气就是这么足啊!

扭过头,盯着场内正在起跑线做预备的自家选手,心底恶狠狠道:“小兔崽子们,这一轮要还是拿不到第一,看老子晚上怎么抽你们!”

刚登陆的时候,那股气势呢!嘲笑别人帝国代表团就这么点人数时的幸灾乐祸呢!麻蛋!别人人数是你们一半还不到,照样干翻你们,老子的脸都给你们丢尽了!

桑迪亚的负能量一下子传播到帕里斯托夫身上,他也扭头去看自家代表,唯有海拉摩尔,深深地看了赫默一眼,良久,垂下眼帘。

自家那个堂弟……。

他忽然有点头疼。刚刚在清理炸弹的时候,似乎裘睿也失踪了一会。该不会真的去找帝国的那个女兵去了吧?

他正一脑门官司呢,压根没有注意到赫默的眼光在他背后顿了顿。良久,带着一抹冰冷的笑意,转开眼神。摄政爵爷是吧?送椰子是吧?很好,走着瞧……。

站在赫默身后的弗雷,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打了个抖。肃穆了神色,再去看自家元帅的时候,却看着他懒懒地靠在椅子扶手上,一脸优哉游哉……。

以他对自家领导的了解,这,刚刚,肯定是尝到甜头了!

他第一反应,就是放眼去满场找冷奕瑶。可惜,看了一圈,竟然都没有找到。眨了眨眼,正准备换个位置,却听场内的裁判已经宣布:“环岛拉力赛,顾名思义,每位参赛者要绕着这座岛,完成整个环岛长跑。比赛中,所有人不得携带武器,同时,场外的人一律不得干扰选手们的正常发挥。”

咦?

一干没有被选中参加比赛的吃瓜群众们瞪大了眼睛。这场比赛,这么纯良啊?当真就是长跑?

却听“裁判们”冷眼继续道:“但我们并不禁止选手在比赛中的正常博弈。谁率先抵达重点,谁便获胜!听清楚没有?”

“明白!”众人眼底小火苗丛生!

峰回路转,所有人高高被吊起来的胃口一下子都得到了满足。原来,并不是傻乎乎地跑步啊。通俗点解释,就是禁止外人插手,但是场内选手可以互殴嘛!

帝国这边三个参赛者砸吧砸吧了下嘴。可终于给他们逮到机会能舒舒服服地打一场了。要不然,骨头都快锈掉了!也不能光让冷奕瑶和金斯?坎普大显身手吧,好歹也让他们露露脸!

坐在观众席的人却很无聊。他们又不能跟着跑一路去围观吧?难道就这么傻乎乎地坐在这里等比赛结束?

谁知,就在这时,忽然风声大振!螺旋桨的声音一下子在众人头顶上掀起!

所有人机警地做出战斗防备姿势,还未来得及掏出武器,却听“裁判们”继续道:“全场比赛,我们会乘直升机全程直播,右边的大屏幕上会及时反馈比赛现场情况!”

话音一落,不知道什么时候搭建起来的一块电子屏幕豁然一亮!就这么赤果果地出现在竞技场的边缘位置!

而与此同时,起跑线上的十二名参赛者已经全部出现在屏幕上。

一举一动,格外清晰!

显然,直升机上安装了高清摄像头。

四位裁判坐镇,加上这种全程直播,外人想要搞鬼,的确难上加难。

争强好胜的心性一起,全场的欢呼声立马高涨!什么是热血?什么是胜负欲?在这一场只要不用武器,随便动手的“拉力赛”上,所有人心底压抑的那只野兽终于轰隆隆的出笼!

冷奕瑶此时正在自家营帐里喝水,听到那呼啸般的鼓动声,微微一愣。随即,挑眉一笑,看样子,有人在搞事情啊!

她放下矿泉水瓶子,抚了抚唇角,确定别人再看不出异常,悠悠然地往竞技场那边走去,离得还有一千米的距离,只听头顶轰隆隆的一阵巨响,一架武装直升机直接从她头顶掠过!

啧!这阵仗!

她转身,猫着步子,像是数格子似的,轻轻松松往后一跳,恰好站在主路的边缘线上。几乎是她脚步一落定,十二道闪电般的身影以瞬间掠至眼前!

一个比一个快!一个比一个强!

荷尔蒙在这窄窄的道路上一路爆表,纯男性的比赛,纯力量的交织,气势如虹、轰然袭来!

冷奕瑶眯着眼,细细地看着这十二名选手,风驰电掣般的冲过去!

比赛才刚刚开始,她却觉得,已经隐约能闻到血腥的味道。

她抬眉,轻轻一笑,待所有参赛者消失在眼前,才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一步步朝着竞技场的位置走去。

刚刚一到观众席,就看到那豁然明亮的电子屏。

嘶——

还真的有点奥运会的意思。每个选手,一举一动都映了出来。

罗拉和副班长赶紧把她拉到一边,细细地解释了刚刚的规则,正在冷奕瑶挑眉的瞬间,忽然感觉到一道视线扫过来。她诧异地回头,正对上海拉国那边的裘睿的目光。他微微一笑,似乎并没有因为刚刚的那一场椰子的事故而产生任何不良反应。甚至,还朝她轻轻地挥了挥手。

罗拉和副班长顿时在心底轻轻倒吸一口气。其他的不论,这位爵爷,还真的是——胆大包天!

冷奕瑶随意点了点头,算是和他打了招呼,却并没有再深交的意思,仰头去看大屏幕了。

所有选手此时已经跑出了主路,上了海边的沙滩路线。细细的沙子埋在脚边,每向前一步,沙子和海浪都会增加阻力。她有点明白,为什么这场拉力赛要放在这个时间点了。

正好是潮汐的时间,海浪一波接一波,完美地增加了这场拉力赛的难度。而与此同时,博弈也正式拉起帷幕!

最先动手的是海拉国!

跑到中间梯队的位置,一个伸手,直接倒扣前面的人,右臂圈住对方的脖子,全力一击,压在沙地里,对方半晌也没有爬起来。不说是骨折,至少也是软组织挫伤!

呵,这一击简洁明了,够利索的。

她看得起了兴致,整个人往后面的位置一仰,眼睛直直地盯着屏幕。

金斯?坎普和维林顿的动作与她一模一样,渐渐的,也不知道是在集训营里形成的默契还是其他的原因,帝国代表团这边都有样学样,一个个往座位上一仰,大爷似的翘着二郎腿,优哉游哉地开始看好戏!

“我说,帝国那边的人也太随意了吧?”旁边三国的选手们忍不住交头接耳。这一个个简直就跟坐在电影院看电影似的,哪里像是在乎比赛的样子?

裘睿扫了一眼冷奕瑶那带着微笑的唇角,忍不住垂下眼帘。不是不在乎,而是,势在必得!

摆明了对队友全然的信任,以及,不相信会半路出现“意外”。这样的笃定,是信心,更是实力。

他忽然有点同情铎林国。那个铁了心要燃起战火的邻国。他们在打帝国主意之前,是否有真正探查到帝国精锐的实力?

赫默只轻描淡写地带了几十个人过来,光看年纪,怕是从军的时间都不长,有的竟然还是军校生,说是新兵蛋子也不为过。可这样的人,他们三国,万里挑一的精兵竟然也挡不住……。

这个想法,不仅仅在裘睿的脑子里转动,就连包厢里,另外三国的元首们也同时在念着。

太气定神闲了……。

帝国这边,从上到下,无论是谁,反应都太气定神闲了。

这样的感觉,让他们像是陷入了一场毫无胜利希望的沼泽里,让人暴躁如雷,却又心底隐隐发寒……

而这样的预感,很快就得到了应验。

在最先开始出手的海拉国之后,加纳国与巴哈国的选手也先后开始伏击对手。

狠辣!老道!精准!

每一击,比拳赛看得还要热血沸腾!

每一次,博弈之下,连空气都要撕裂!

可所有人渐渐地发现了不对劲!

比赛中,被撂下的“失败者”逐步增加,继续比赛的选手越来越少,可,从头到尾,帝国的那三位选手竟然都没有掺和!

并不是三国忽然内斗上了,而是,他们始终跑在第一梯队的位置上,领先众人!连动手的机会都不给别人留下!

“这……。”悬殊差距也太大了!

观众席上,三国代表团的人呆滞地看着屏幕。

原本因为刚刚的混战还热血沸腾的心一下子像是掉入了谷底!

修理了再多的对手又如何?

那帝国领先的三个人,简直像是不知疲倦的一样,风驰电掣般的领先于其他人一大截!别说是动手,就算是飞,也要飞到别人身边才有机会啊!

截止这个时候,环岛比赛,才完成了十分之一。

冷奕瑶无聊地打了个呵欠,旁边的金斯?坎普无奈地揉了揉脖子:“不会就这么干巴巴的结束吧?”

旁边其他国家的人听到了之后,只觉得肺都要气炸!

竟然嫌弃赢得太简单?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事实证明,论欺负人,冷奕瑶才是宗室级别的,只见,她一脸看傻子的表情望着金斯?坎普:“怎么可能?”

嗯?

众人看她有独特见解,立马全部集中望向她。

“咱们的人,什么时候安分守己过了?不搞点事情出来,简直就对不起他们坐了半天的冷板凳。”她眉眼淡淡一勾,飘荡的眼底一下子撞得众人心底一颤。

果然,就像应征她的话一样,她声音刚落,画面上就看到帝国那三个人忽然扭头,朝着后面全面发力,准备冲击超越的其他选手,同时伸出手掌。

掌面朝上,竖起一指——中指的指!

------题外话------

明天六点前就要起床,一天的事,绝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