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你有想法/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噗通”——

一个萝卜一个坑似的,帝国三个选手竟然同时跌在地上,闷声爬起来的时候,表情倒是一点都不呆萌。三人同时看向地面!

那是一长串藤蔓!

背后一直隐藏脚步声的那些人,联起手来,给他们来了一场“埋伏”!

先是用石头栓在一边增加重量,随即用尽全力扣到树林的地面上。这边视线本就不如海滩边开阔,加上跑步时,大多注意眼前的树枝和植物,结果如大家所见——阴沟里翻船!

三个人用手摸了把脸,悄无声息地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不远处的武装直升飞机,几乎可以遇见,自己刚刚的蠢相被拍得清清楚楚落入竞技场众人眼帘的模样。

三个人互视一眼,一拍大腿!麻蛋!搞事情,谁怕谁?

于是,一改前面发足狂奔的架势,扭过头,直接对上那悄无声息跟上来的六个人。

“这是准备正面开打?”罗拉眼睛一分一秒都不敢离开电子屏幕,看得那叫一个认真仔细,忍不住凑到冷奕瑶身边,咨询“专家”意见。

“弄倒一个是一个。”冷奕瑶倒是挺乐呵。和当初他们在集中训练营的时候比起来,这群外国选手下手都没有教官心狠。这次帝国派出来参赛的三个人,按她的话来说,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人,绊倒一跤就想拉下他们节奏,开玩笑!

果然,观众席上的人就见帝国那三个人一个个如出闸的猛虎,一个纵身飞扑,直接扣住最靠近的几个对手的脖子。

谁曾料,刚刚跑得比兔子还快的人忽然扭头就干?

被瞬间卡主脖子的那三人一脸懵逼的表情,还来不及深吸一口气,接直接被对方一个重力直接从半空掼在地上!

“嘭”的一声——

整个人毫无防备地被扼在地上,喉头肿大,耳朵轰鸣。眼前瞬间一黑,等反过神来,已经被双手双脚用藤蔓绑住,直接吊在一旁的树干上!

三个引体向下的“重物”,就这么飘飘荡荡、如荡秋千一般吊在半空,那姿势,简直和猪崽似的,就差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了。

观众席里同时发出一阵倒吸气的声音。

这一场博弈,不过是在眨眼的功夫。若不是这次比赛只是竞技,换做在真正的战场上,怕是那三人早就死得透透的!

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甚至,毫无还手余地。

可最让人惊愕的是,从头到尾,这帝国三个人唇角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就仿佛是,等了许久,早烦了一路狂奔,正等着个借口好好的收拾对方一样。

转眼间,就又消失了三个竞争对手。从最开始的十二个人,到现在,竟然只剩下六人。而帝国的三个人,一个都没少。

包厢里,刚刚还稍有得意之色的帕里斯托夫,此刻脸黑的跟锅底似的。他们加纳国所有选手全部“阵亡”,一个不留!

海拉摩尔眼睛盯着电子屏,现在剩下的三个人当中,只剩下他们国家的两个和巴哈国垫底的那一个。因为刚刚距离帝国那三个最远,所以算是幸免于难。

那么,现在重头戏来了。帝国的那三个人是准备扭头继续跑,还是……。

他撑着下巴,这个念头还没有转完,就看那三个凶悍的选手坏笑地互看一眼,直接往剩下的那三个“竞争对手”方向跑。

“论打架,咱就从来不带怕的!”维林顿瞟了一眼自家选手的口型,一字一句读出来。顿时,观众席空气突然宁静——

冷奕瑶打了个哈欠,往后一靠,又恢复原本看电影的状态,悠悠然地眯着眼。

后面哪还有什么神秘感可言?

连跑步都更不上第一梯队的人,体能会比帝国那三个更彪悍?

别逗!

后面的“打斗”简直就像是一部无声电影一样,一对一单挑!

论拳头,看谁更硬!

论速度,看谁更快!

论精准,看谁更狠!

这一场拉力赛,硬是被他们演绎成全武行!

等三个对手被打得毫无招架之力,一个个像猪头一样被迫倒地,帝国那三人,一转身,心情极好地朝天空上的“裁判”们微微一笑,欠揍似的还弯腰行了个绅士礼!

这还比毛线啊比?

从起跑线开始的十二个人,到现在,剩下的三个都是帝国的选手,不管谁赢还不是帝国代表团获胜?

再看看路线,这比赛才堪堪只进行了四分之一啊。就这么提前锁定了大结局……。

观众席上,帝国代表团这边一阵欢呼,与此同时,另外三国代表团格外冷场……

至于包厢里,连续三连霸的赫默一脸极致淡然的模样,连眼睛都没多眨一下,仿佛对于眼前的结果再理所当然不过,至于另外三国元首……。

虽然明显知道帝国是军事全国,但被人这样骑在脖子上欺负,简直了!一肚子的气没处撒!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这辈子的脸都丢尽了!

眼看那三个人慢悠悠地在一边跑步一边闲聊,冷奕瑶无语地撇撇嘴,看了一下时间。晚上的比赛是八点开始,间隔这么长时间,她可以去撸一把豹子了。

观众席间,就看她一个人忽然起身,头也不转地直接朝自家营帐走去,后面乌泱泱地跟着一大帮帝国代表团的人。

另外三国的选手,第一次发现,原来人不在多,够强就好。

一个女人,领着所有帝国精兵们视若无睹地从他们面前走过,气场各个二米八!这种场景,他们以前就算是做梦都梦不到!

而走在众人之间的M在经过海拉国代表团的时候,目光随意地从裘睿面上一扫而过,良久,露出一个颇含深意的笑容。

站在他不远处的陆琛,却眉头紧皱。眼睛在M和裘睿身上,徐徐端详,最终垂下眼帘,归于平静。

而此刻,武装直升机上的那四位“裁判”,才是最尴尬的。别人好歹能散了,可他们不行啊。他们要眼睁睁地看着谁最后拔得头筹,总不能比赛到这就不进行了吧?可晨丰贺已经无聊地开始闭目养神,而另外三位裁判只能尴尬又窝火地死死地盯着地上跑的那三个。那怨毒的眼神,恨不得立刻能将他们挖坑埋掉!

岛上没什么电器,在晚饭开饭前,大家其实都挺无聊。冷奕瑶拉着自家的宠物金钱小豹解闷,大家几乎都认得它,于是,拉帮结派开始围观。

晨芝梵在一旁看了许久,最终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冷奕瑶却像是背后都长着眼睛一样,忽然扭头朝他看来。那目光,近乎可以穿透一切,让他今天几乎一整天将自己存在感降到最低的奢望彻底打破。

冷奕瑶笑了笑,忽然拍了拍小豹子的脑袋。毛茸茸的触感,在指尖盘旋。她低头,轻轻蹭了蹭它,很快,手指往远处的树林方向指去,小豹子像是能听懂她的一切指令似的,立马向那边狂奔觅食去了。

代表团的人都知道,冷奕瑶不给这豹子喂食,依旧让它养成狩猎的习惯,为了就是保留它骨子里的野性和攻击力。于是,也没敢自作聪明地跟着,只拿出扑克,聚到一起,自行去消磨时间。

大家都有眼力劲,摆明了冷奕瑶是有事要和自家“侍卫”私聊。

当然,说起这位“侍卫”,所有人心里都是有点好奇心的。

压根不是个军人,偏偏能成作为冷奕瑶的私人侍卫来参加这次的竞技赛,貌似还是冷奕瑶的高中同班同学。就是太安静了,从登上船的那一刻起,就基本上没有自己主动开过口,一直清清冷冷地站在一边,常常让人一转头就忘了这么一号人物。

不过,倒是有人曾经不小心听到他喊晨丰贺军长“舅舅”,所以,是个铁打的军二代?

众人一边好奇得抓耳挠腮,一边想要听听看冷奕瑶和他私下谈什么。可谁都没有吃熊心豹子胆,只得眼睛盯着扑克牌,心底各种八卦猜测。

而这一边,冷奕瑶无聊地升了个火堆,随手一拉晨芝梵,让他直接坐在她身边。“我看你上岛之后,就跟个闷葫芦似的,怎么了?”

晨芝梵皱了皱眉,有点无力吐槽冷奕瑶的形容词,但,的确,他想象中的震撼人心、激情四溢的比赛现场与现实中差距实在太大,让他一时有点接受不了。

“是觉得我们赢得太轻松?一点都没有竞技的感觉?”她都不用细看,就能猜到他心底究竟在想什么。

晨芝梵迟疑了一会,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同伴们,但,的确如冷奕瑶所说,他觉得有点太没有真实感。

“有句话,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她抬头,脸上被火光映照着,带着一股让人不可直视的光泽:“想要人前显贵,人后必须付出百倍。”没有人是必然成功的,你看到别人轻轻松松的取得胜利,那是因为在无人看到处,对方付出了无数的心血和伤痛。

这是一场必须赢的竞技赛。赫默从选拔人选的那一刻起,就不仅仅是为了这一场比赛而做准备。他的眼光,远远不止这一隅之地。能有幸被选中的,谁不是历经千辛万苦?哪怕是金斯?坎普这样的天之骄子,照样是从军校里从最底层开始一步步拼尽全力才获得名额。

“你以为的赢得很轻松,是因为你没有看到,他们在训练时流了多少血与汗。”她用手边的树枝轻轻点了点火堆,“就像你,虽然被家族一直强逼着从军,却从来找不到自我价值一样。你不能只看表面的事物,有时候,你要看看那些被人藏起来的东西。”

要说聪明,晨芝梵是真的聪明。以他的年纪,在圣德高中特级班里,都是最镇定、沉得下心的异类。当班上其他人咋咋呼呼的时候,他总是沉稳平静,具有君子之风。但,这并不是他真正的本性!

她看得出,晨丰贺让他跟着她当“侍卫”是想鼓励他改变以往的作风。

晨芝梵沉默地盯着她,良久,苦笑一声:“我是不是太天真?总希望这世上,大家都礼貌谦让,那样,就不需要有军人,有战火。”

“这世上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冷奕瑶直接犀利地戳穿了他美好的奢望:“没有人从军、没有人付出,你以为,铎林国要开战,你还能安居乐业地在帝都优哉游哉地当你的特级班的学生?当家国都不保的时候,你还哪来的尊严,哪来的礼貌谦让?”

世族大家养出来的子弟,有时候就是两极分化太明显。同样是一个家族,能养出晨丰贺这样冷静自持的军长,却也能养出晨芝梵这样的敏感才子。

晨芝梵不傻,他只是想得太多,可就是因为想得太多,才会故步自封,从而陷入思维定式。

冷奕瑶落下这一句,就懒得再多说什么。

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别人劝的再多,那也是别人的观念。她只是答应让他亲眼见证这一场竞技赛,至于这心理落差,得由他自己承受。

晨芝梵见她冷淡的侧颜,知道自己此刻有点不受待见,于是默默地走开。这一刻,他的人生观、价值观在不断的重组。

而一直注视她这边动静的M却忽然走了过来。

“教育完了?”他玩味地看着晨芝梵的背影。同样的年纪,同样的学校,为什么,这人和冷奕瑶差了这么多?

“嗯,”冷奕瑶应一声,面对M,谈天说地都在一个频率,自然更有话可说:“我看你今天瞟了好几次裘睿,怎么了?对于这位海拉国的摄政爵爷,你有想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