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指向远方/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M神色微妙地看她一眼,“我对他能有什么想法,都是男人。不过,他对你嘛……”他饶有深意地看了看她的脸颊,一双明明带着变色瞳的眼睛,此刻那银色的流光却似乎在眼底闪现:“他对你看样子倒是兴趣不小。”

冷奕瑶调侃的神色微微一僵。以她对M的认识,这人从来不属于八卦那一流的。今天白天三场比赛,她和裘睿在场上有交集的,不过是第一场徒手搏击,还是正面杠上,直接开打。那场面……。实在和含情脉脉、颇感兴趣差距不小……。所以,他是在第二场爆破比赛的间隙时,看到裘睿为她爬树摘椰子……。了?

“咳咳——”M挑眉,故意咳嗽两声似的,瞅着她:“要说,还是你有魅力,出来比个赛,别人被你逼得直接举手投降也就算了,结果转头就为你去爬树,一点架子都没有。”

这要放在平时,冷奕瑶绝对脸皮都不会红一下,直接怼回去。可现在,完全不是这么个事儿啊。因为,既然M看到了前半场好戏,下半场绝对不会落下。所以,裘睿被赫默呛走之后,她被赫默扛在树干上强吻,甚至她后面反撩,直接拉开赫默的裤子,差点擦枪走火……。

嘶——

冷奕瑶恨不得现在一手捂脸。还让不让人有点隐私啦?

她好好的黄花大闺女,这把什么面子、里子都丢得干干净净了。

M见她脸颊上迅速窜起两抹红,像是火烧云一般,一丝丝染上那洁白的皮肤,最后,一点点攀上那粉嫩的耳廓上,顿时心底有点怪怪。转过视线,脸上倒是很快收了刚刚调侃的意思:“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提醒你一下。”

冷奕瑶听他的语调恢复平静,心头一动,抬起眼帘,静静看他:“你说。”

“那位裘睿,在海拉国本国声望极高,却能和国王处得恰到好处。作为摄政爵爷,拥有皇家血脉,又是在那样特殊的一个皇室,算起来,那位国王没能将他杀了以绝后患,你觉得,他会是个什么人物?”

一抹阴影从他眼底滑过,他话说的直截了当,目光紧紧盯着冷奕瑶,似乎想看出她的真实想法。

什么人物?

冷奕瑶玩味一笑。

毫无客气的说——绝对是大人物!

海拉国可和他们帝国不同,只认同正统血脉。那个国家,只要和皇室沾点血缘的,便是拥有皇位的角逐权。一个国王,会随随便便将“摄政”的权利分割给别人?

别傻了!

摆明了是有他的迫不得已。

而裘睿能在“摄政”和血缘的双重加持下,还能在海拉国军界捞得一个最强者的名声。这人对局势的平衡和把握,谁人敢错看?

怕是在这人眼前走错一步,便是粉身碎骨!

如果不是先天不足……。

冷奕瑶指尖点了点地,这位海拉国的国王陛下怕是早就被攻下台。哪还能在这里演绎一场兄友弟恭的大戏。

“你既然能猜得到那人的心性,我就问一句,这样的人,从小到底受什么样的教育、经历过什么样的血雨腥风,闭着眼睛都能猜到。他会是看到一个女人,便会立马失去理智、毫无顾忌的一见钟情?哪怕,这对象是你?”M的神色微微一凝,犀利而直白地看向冷奕瑶。

冷奕瑶慢慢往后一靠,整个人慵慵懒懒地一笑。说句不好听的话,她和M都是留着皇家的血,她这个重生者撇开不谈,M即便是个私生子,一路长大都经过了无数阴谋诡计,机关算尽、尔虞我诈本就是皇家溶于骨子里的东西。除了陆琛那样故意被皇帝往歪处养,为了把他性子彻底养圆融了,以便给M大开方便之门,谁家的皇族不是手染鲜血,见惯了阴私。M故意来说这话,无非是想要劝她多多留心那位裘睿。

有时候,献殷勤的男人,并不一定是真的动了情。有时候,下意识地无视冷淡,并不见得是对敌人最好的态度。

哪怕是因为赫默吃醋的干系,她此前决定对这位裘睿视而不见,M还是想要让她多在暗处注意注意这位身份不凡的爵爷。

冷奕瑶抿了抿唇,忽然对M会心一笑。

就目前的情况而看。的确,这位裘睿盛名之下,“最强者”的实力她是亲自领略过了。顺带也摸索到他剧烈活动不得超过十分钟的软肋。

不过,他作为“摄政”爵爷的智谋,截至目前为止,的确还未展现丝毫,这才是最可怕的!

“皇室里尽出怪物。”她摊手,颇为感悟深刻的叹息。铎林国的皇帝霍尔牧算一个,帝国那位明明冲击了陆琛皇位却还能顺利退守自己属地的三皇叔算一个,心思城府深不可测的裘睿算一个,而眼前洞悉力惊人的M又未尝不是?

M下意识地用手指点了她额头一下:“被搞得像是你自己不是皇族人一样。”最腹黑狡诈的一个就在眼皮子底下,她也好意思装作一脸阳春白雪、小女子怕怕的样子,也不怕闪了腰。

冷奕瑶噗嗤一声立马笑了。讲真,她到现在都没有和那位身份“高贵”的长公主生母见面,她哪点看上去是准备承认自己皇族身份了?

这一点,她和M有异曲同工之妙。M是厌恶皇室,厌恶这个给他和他母亲带来杀戮、血腥的家族,所以,即便他手上握有冰域族神秘的实力,也懒得去和陆琛夺权,就这么冷眼旁观。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她和他除了血缘关系之外,还是信念和想法最接近的知己。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在还不知道他确切身份的时候,她就一而再、再而三地和他一起吃饭、喝酒。

骨子里来说,他们就是同一类人。

M见自己讲了这么多,冷奕瑶一点都没有吃惊的表情,心底忍不住暗暗一啧。这离成年还有大半年吧,心性就已经老辣成这般,所思所想若她自己不愿意,谁都不能触及分毫。幸好早早地遇上了赫默,否则,这世上,谁能来收了她?

不过,一想到赫默……

M的脸上忽然闪过一道似笑非笑的神色。

冷奕瑶并没有错过这一刻,于是,匪夷所思地看着他:“还有什么事?”

“话说,看到那位裘睿上椰子树摘椰子的,不仅仅是我一个……”说到这,他故意地停顿了一秒。

可冷奕瑶是谁,一联想他刚刚的表情神态,再加上从比赛结束后,就连影子都没出现过的陆琛,她顿时有点无语凝噎的冲动。“和你站在一起偷窥的,还有陆琛?”这句话,她几乎是从牙缝里憋出来。

M一脸怜悯地看着她:“我知道,你原本想借着这次机会,好好让陆琛把邻国的局势把握清楚。毕竟,他现在算是从头来过,皇室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他身上,他不得不快速成长。不过,你觉得,他今天看到这么一出,会是个什么反应?”

前面看到裘睿别有所图也就算了,可后面,她和赫默抵着椰子树,干的那些好事……。

话说,陆琛一开始可是对冷奕瑶抱着别样的心思啊。虽然血缘的事情一暴露出来之后,他是强忍着憋住了,但感情这种事情,是随随便便能用理智直接左右的?

他当时看着陆琛一脸青紫的表情,只觉得这世上,情啊爱啊,果然是最大的杀器。杀人不过头点地,诛心才是最可怕的绝境。

在一个毫无亲情、勾心斗角的皇室里,求而不得的爱情屠戮殆尽,转眼触之可及,只剩下无边的权势之争、力量角逐,陆琛日后的未来,若不是彻底黑化,变身为真正的杀伐之人,便只能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正如今天那三国元首,便如同赫默手上的提线木偶,自以为是的背后,不过是残破可笑的弹丸之地,毫无退路可言。

两人似乎同时想到这么一个结果,脸上的笑意慢慢散去……

这时候,罗拉忽然凑过来,嗓门极为嘹亮:“开饭了!大家快来吃饭!”显然,主厨已经把晚饭准备妥当,特有的香气勾得人食欲大起,聚在一起打扑克的人立马一下子爬起来,争先恐后地往军营的方向一拥而上,像是深怕自己迟一点,好吃的就被都抢走了似的。冷奕瑶也站起来,拍了拍衣角,一脸随意地伸了个懒腰,朝M呵呵一笑:“走,吃饭去”。看上去,气氛又恢复了最开始的轻松。可M却忍不住叹息,论冷情,这世上,他还真没见过第二个女人能和她比。赫默让她上了心,她便肆意调戏、毫不顾忌。可没让她动心的人,心底再苦再痛,于她来说,便真的不过是浮云一朵,叹息一声便已是极限,至于其他,别再奢望。

他笑着抖了抖衣服上的落叶,缓缓跟上她的脚步,心想,这样也好。真无情也罢,果决犀利也好,总归她不曾与他产生矛盾。若论血亲,她也算是他唯一愿意承认的一位。

“今晚竟然有烤鸡!”远远的,军营那边就咋呼起来,有人欢呼雀跃,弄得其他军营的人都忍不住往他们这边多瞅一眼。

说真的,这世道,军人的伙食向来不错。国家亏待谁,也不会亏待了靠真刀真枪拼命的军人。烤鸡而已,有必要这么惊喜吗?再说,那可是最富饶的帝国啊,军界上下,元帅向来体恤下属,怎么会为了一顿晚餐,这些白天都快横成小霸王的精英们,一个个眼睛都快惊喜成放光状态?

另外三国的人表示很好奇,很无语,顺带,很想参观一下帝国的晚餐啊……。

从集训营养出来的习惯,所有人就算是站在餐桌前,哈喇子都要流出来掉在地上了,没等冷奕瑶开吃,谁都不敢动一口菜。

M还是第一次见识到这种奇特的场景——全场那么多壮士就这么眼巴巴地盯着冷奕瑶的餐盘,像是恨不得能亲手为她布菜,只求能尽快吃上一口烤鸡!

金灿灿、黄橙橙的烤鸡烤的是外酥里嫩。冷奕瑶一刀下去,四周好多人都咕咚地吞了一下口水。

就连向来吃香喝辣的金斯?坎普,此刻眼睛也直愣愣地盯着。

主厨显然考虑到大家的食量,六十多号人,整整弄了五十只烤鸡,另外还有配菜无数,满满地摆了几桌子,看得人精神大振。

冷奕瑶将自己喜欢吃的鸡翅等东西捞到餐碟后,往后退了一步,朝所有人露齿一笑,下一刻,就看一阵蜂拥而上!大快朵颐!刷刷刷!桌子上的烤鸡立马被瓜分完毕!前后连一分钟都没到。

这速度,也是没谁了!

M眨巴眨巴眼睛,头一次发现,自己当初当个咖啡店老板是个很明确的主意。他就适合看那些阳春白雪、慢条斯理的动作,这种大刀阔斧的进餐,实在是挺骇人的。

不过,当香酥的烤鸡入口的那一瞬间,他终于明白,这群军界精英为什么这么贪吃了。

实在是……。太好吃!

他眼睛瞪大了一圈。今天在船上,他因为身体不太适应,就吃了点素菜,基本上是靠喝水。谁知道晚上才发现这么好的厨子!

弗雷神出鬼没地忽然在他背后出现,笑得一脸理所当然:“元帅特意交代过,冷小姐在哪,主厨就要在哪。”

吃得酣畅淋漓的众人一阵狂点头!

从军校到集训营,他们都是受惠者!

如果不是冷奕瑶,他们还从来不知道,原来一日三餐可以这么丰富,这么美味,这么丧尽天良!

啊啊啊啊!

坚决、一定、绝对要紧抱冷奕瑶大腿。负责哪天找不到她了,再也吃不到这么好吃的东西怎么办?味蕾一旦被养刁了,再想改回来,千难万难!

M惊愕地环视四周,用美食直接俘获了一圈迷弟迷妹,啊不,是迷哥迷姐。

赫默这是故意为冷奕瑶铺路啊,还是把人照顾到无微不至,以至于顺带将冷奕瑶四周的人都直接考虑进去了?

他其实不是天生的阴谋者,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往深处考虑赫默的所作所为,总觉得他别有深意。

“晚上第四场比赛是哪些人参加?”冷奕瑶忽然抬头,环视四周。

正捧着鸡腿大啃特啃的三个人忽然一下子抬头看向她:“我们就是!”一边说着,一边还舍不得放开嘴边的美味。

“别吃太撑,我记得第四场比赛好像是要下海?”冷奕瑶怜悯地看他们一眼。吃得太饱对运动不好,更何况,待会晚上还要下海,如果胃里闹腾,到时候难道一边潜泳一边吐在嘴边?嗯,那画面太美,她不敢想象。

那个感觉日了狗的参赛者,一脸绝望地看向冷奕瑶。谁来告诉他们,为什么晚上非要下海比赛夜视?

拼着没有灯光的情况下,非要比谁能捉的海鱼越多越好,这有什么好比的?有什么意义!

可是,一想到,二十一项比赛,统统都是元帅首肯的,他们立马认怂地塌下肩膀。手里还握着半个鸡大腿,那表情,当真是一言难尽……。

这时候,圆润润、胖乎乎地主厨正好过来,见到那三个欲哭无泪的小军爷,顿时笑得一脸和善:“没事,你们先吃点东西垫肚子,就像冷小姐说的,别吃撑,晚上比赛结束之后,我给你们加餐。”

“恩人!”三个人异口同声,就差一包眼泪在眼眶里含泪而下了!

冷奕瑶看着他们这幅戏精上身的样子,顿时有点想翻白眼。一个个也不知道是被谁影响出来的,简直就是戏精本精了。

赫默这个时候,正好走过来,看到一大堆人围在一起热热闹闹,也不出声,就这么站在远处看着他们笑闹。等冷奕瑶吃完了小半只烤鸡,正觉得口干的时候,一个开了口的椰子递到了她的眼前。

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堂堂元帅大人,拿了一根吸管,悠悠然地放在冷奕瑶唇边,眸色漆黑地看着她,非要她喝上一口椰汁的样子……

这一瞬,不知道谁在心底默默来了句——“恩爱时间到,我们一起来祷告……。”

啊呸!好想踢翻这碗狗粮怎么办!

嘴边的烤鸡都不香了。晚饭忽然也不热了。这些都不上心头哇凉哇凉的感觉。

为嘛自己身边没有这样一个他/她?

俊男靓女的搭配本来就已经很拉仇恨值了,关键是,这两人眼神之间那个默契,那个火花肆意!

怎么办,突然感觉自己就是那个不识相的巨大电灯泡!

“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群众的气氛如此明显,冷奕瑶知道自己再不走,立马能再收一波名为怨念的无线电波。于是,笑着一手接过椰子,一手拉着赫默就往外走。

这个点,外面的光线已经彻底暗下来了。除了四个军营里,自备的电源和照明,其他的地方都幽暗的很。

冷奕瑶抬头看了一眼夜空。不得不说,海岛上的星空与内陆就是不一样,不知道是不是这边没有任何工业影响的缘故,头顶上的星子比在帝都多了不是一星半点。

就着习惯,大口喝了一口椰汁,清甜可口,瞬间解渴。连带着今天下午没喝上椰汁的气也是彻底散了。

不过,这椰子,该不会是他亲手摘的吧?

她扭头,看了一眼赫默的衣服。干干净净,挺括笔直,丝毫没有褶皱的痕迹。不过,衣袖那里,倒是有点脏污,像是蹭到哪里一样……

“在看什么?”虽然在夜幕中,但赫默的夜视能力实在出众,即便没有任何照明,也能看得清清楚楚,冷奕瑶那一双眼不停地在他身上扫视。

“我就是好奇,你椰子从哪儿来的。”冷奕瑶见他都问了,自然不会藏着掖着,仰头,直接开口。

赫默哽了一下,有点无语,又有点无奈。明知故问,她的拿手好戏。

“抢来的。”难道他直接告诉她,是他刚刚亲手摘的?怕把外套弄脏,还特意脱了外套上去,可惜衬衫到底还是蹭了点脏污,露出痕迹。

冷奕瑶忽视垫脚,一下子吻住他的唇。

和她的湿润软糯不同,他的唇峰都带出一股刚毅的味道。但是,显然一碰到她,他所有的什么原则都已退避三尺。

他不待冷奕瑶放松退后,直接一把揽过她的腰,将她整个人半抱着搂住,狠狠地品尝她舌尖的滋味。

良久,等冷奕瑶的气息都有点不稳的时候,他才终于餍足的放松桎梏。

只是,丝毫不肯放开搂在她腰上的双手,一边缓缓平息气息,一边含着她的耳坠,轻轻道:“甜的。”

一语双关,谁知道他说的到底是她双唇的滋味,还是她刚刚喝的椰汁。

冷奕瑶无语望天,这人,撩人都快撩成习惯了。一分一秒都不肯放过!

“我听说,你吃饭前,找了好几个人聊天。”等两人的气息都平稳下来,赫默一边拉着她的手,一边往海滩的方向走。月下漫步,本就是个浪漫的事情,这会离比赛还有点时间,正好抽空过个二人世界。

“好几个人?是谁这么夸张?”冷奕瑶无语耸肩,用手比了个“二”的姿势,后来一想,这么黑灯瞎火的,比手势有个毛线用?“一共我就和两个人聊了会。”

赫默笑了笑,晨丰贺刚刚准备过来的,不过看到晨芝梵低头默不吭声的样子,干脆和他外甥去“联络感情”了。他知道冷奕瑶和晨芝梵是同班同学,对他感觉也不错,所以晨丰贺提出让他当她的侍卫的时候,她也顺手推舟直接同意了。不过,看样子,今晚她对晨芝梵说的话,对其价值观和人生观都触动很大。

“晨家也是大族了,家族教育怎么这么跟不上?”冷奕瑶也不傻,赫默此前就知道她和M之间的血缘,不会纠结她今晚聊天的对象是M,那就只能是晨芝梵。

“只能说,越是大族,越容易走入死巷子。”太过心疼,太过不忍心,各种理由,各种缘故,到最后,归结到一点——不过是“心慈手软”。

晨家并不是靠着军功挣出来的,相反,多年世族积累,在外人看来,财富已经足够倾城。出了晨丰贺这么个另类,才是最让人惊讶的地方。

赫默想起当初,自己白手起家的时候,晨丰贺这么个公子哥,一声不吭地直接从军跟着他身后,一路枪林弹雨,躲过了那么多算计血腥,最后成为北方大区军长,算起来,这在世家里都算罕见的成绩。

不过,正是因为此,晨家才发现,再多的财富,也比不上真正能看得着、摸得到的权势。

若是没有晨丰贺,晨家那滔天的富贵,说不定眨眼也就没了。

就如同当初D城那些巨富,谁不是各个身价不菲,谁不是几代积累,照样因为一个打探他行踪的罪名,整个家族直接轰然坍塌!

冷奕瑶轻笑,想不到,她这次还客串了一把公正严明的老师。

“不谈那些了,你看那边。”大约不满冷奕瑶的情绪发散到别的男人身上,赫默忽然指了指远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