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分分秒秒/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奕瑶自诩自己向来是个实用主义,对于玩浪漫这套,向来很少沾,但这一刻,看着眼前大片大片的荧光,顿时有点愣神,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有点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

赫默从身后忽然将她搂住,让她大半个身子都倚在怀里,下巴轻轻地搭在她的肩膀上,鼻尖蹭了蹭她的颈项,微微地笑,声音里带着宠溺和满足:“以前没见过萤火虫?”

见过……

冷奕瑶的目光一点都挪不开,就这么怔怔地看着那繁花似锦的点点辉光,眼底散落无数光芒。

可这样交织遍地、将海面都映出无边光芒,与天上的星光交相呼应的情景,她还是第一次看到!

就仿佛,整个世界一下子就安静得连呼吸声都听得一清二楚。

星罗密布下,宇宙洪荒这一刻,都像是停下了步伐,悄然安静地戛然而止。

那些闪烁的、晶莹的、流窜着的光,像是一丝一丝将她的心点亮,放眼望去,一望无际。海面上的流光倒影成趣,天空的星子交织一片,身后是那个最熟悉的怀抱,原来,欢喜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

“喜不喜欢?”磁性的声音从耳后传来,带着他温暖的语调,一划而过。

冷奕瑶忍不住往后微微仰身,轻轻一笑:“很喜欢。”她从很久很久以前,就没有被人当做是个小姑娘一样捧在手心里呵护了。重生前的种种赞不必说,便是来到这个世界,从她落在冷奕瑶身体的那一天起,就从来没人敢小看她。便是冷家上下都被她玩得团团转,何曾被人当个小公主这般哄着。

可最让人觉得心房一颤的是,赫默明明知道她的本性如何,却依旧愿意花这么多的心思来哄她,来陪她,看她笑,为她欢。

大约,能让这样的一个男人倾心以待,是她这一生最大的福气。

赫默微笑着垂下眼帘,将双臂收拢。他听说这个岛上有萤火虫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要带着她亲自来看一眼。哪怕,只是远远的站着,也想她能露出会心一笑。

他的小姑娘,分明还未成年,但心性太稳。他虽引为骄傲,却忍不住心疼。只愿这辈子,她所有的娇憨都能在他面前展现。任她在外面如何呼风唤雨,只要她一转身,他便永远在她身后。

“说真的,你真的是第一次谈恋爱?”冷奕瑶发现,自己大约真的误解了“禁欲”的意思,又或者,之前所有人对赫默的拒之千里有点误会?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对女人敬谢不敏?

“我不是和你谈恋爱。”赫默的眼眸漆黑,深深地落在她的身上,他缓缓勾着唇,“我是要你一辈子。”

咕咚——

咕咚——

冷奕瑶忽然觉得,从来不说情话的人,忽然一开腔,那杀伤力,简直媲美原子弹爆发。分明自己都是个老司机,可赫默这一句话说的,她的心跳立马开始不稳。

她忽然有点不敢回头,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有点脸热。

赫默跟她互撩的时候,她分明一点都不带怕的,可当他这般撇开一切,满心满眼都是她的时候,她竟然有点不知所措。

赫默看着她的脸,忽然一点一点的晕红开,不知道为什么,心底满足的无以复加。将她整个人报得更加的紧,就像是身体能穿越一切,两颗心都贴在了一起。

“咳咳——”

弗雷站在一边,一脸恨不得用雷劈死自己的表情。他是真的,真的不想出来煞风景。可是,已经快到比赛时间了,再不提醒一句,他真怕这两位大佬谈情说爱,忘了正事。

赫默抱着冷奕瑶的双手微微一僵,抬头,瞬间一个眼神过去。

那一刻,弗雷觉得,自己被千刀万剐,千真万确!

“比赛要开始了。”冷奕瑶却忽然笑了出来,扭头一把反抱住赫默,“别耽误今晚的最后一场比赛。”

身边好像总有各种各样的事情来打扰,冷奕瑶这一刻虽然劝着赫默,但也忍不住想,或许下次,专门拉着赫默度个假,找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彻彻底底的放松。

赫默捧住她的脸,轻轻地在她额上印了一个吻:“别四处乱跑,比赛结束后,我来找你。”

“嗯。”她安安静静地应了声,难得的乖巧。衬着她身后的美景,越发显得那么不真实。

赫默无奈,只觉得这里天时地利人和,统统和他作对。缓缓吐出一口气,良久,才放开她,转身离开。

弗雷这一刻,恨不得把自己当个死人,连眼睛都不敢往赫默身上瞟一眼,远远地跟在他身后,就像是个影子。

冷奕瑶好笑地挑起眉梢,当一个人真心待你的时候,其实不用言语,他会将自己最真切的一切都捧在你的眼前。若你觉得他高高在上,那不用怀疑,他不是真的纤尘不染,而是因为,你仍没有抵达他的心扉。否则,哪怕高入云霄,为了你,他亦会俯身屈膝。

她贪恋地又看了一会眼前的夜色辰光,将那满眼的萤火虫组成的奇景刻入心底之后,才缓缓回身,朝着军营方向走去。

大多数的人,都已经三三两两地围在一起聊天,见冷奕瑶回来,一个个笑得不怀好意:“大佬,就等你一个了。走,咱们去围观好戏!”

谁说不是好戏?

今天这一天比赛下来,简直打脸打得那三国的都快肿成猪头了。这可是今天最后一场比赛,要是他们帝国再赢,那三个兴师动众的邻国可是以鸭蛋封盘,完美!

冷奕瑶瞥了一眼这群不怕事大的家伙,舔了舔唇,果断回答——“走起!”

于是,规定赛场区域附近,乌泱泱的三国代表团,就看着那些一脸吊儿郎当、勾肩搭背的帝国精英们在冷奕瑶的“带领”下,站到了围观区域。

空气突然一阵凝滞——

经过这一天的“颠沛流离”,所有人都已经习惯,帝国最强悍的军界,等级最森严的外交军事活动,竟然会以一个未成年少女打头。关键是,这人不光长得好看、气场二米八,一出手就真的能秒杀啊。

于是,各家代表团高高举起的电源灯下,交织着一张张惨淡的脸。

他们拼死拼活想拿一场胜利,偏偏在别人眼里,就跟看戏似的,毫无压力。

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刚刚还议论纷纷的众人,这一刻,忽然什么话都不想说,只想一个人静静……

冷奕瑶倒是没管旁边那群人的纷纷扰扰,目光顺着悬崖往前瞄了一眼。

今晚这最后一场,比赛的是在恶劣环境下的临场应变能力。

具体的比赛方式是:第一,待会,这里所有的光源会全部切断,让所有比赛选手只能借助月光来目视一切;第二,裁判宣布比赛开始后,所有选手从这一处断崖跳下,纵身越入海底,考验的是夜视能力和身体柔韧,若是一个不小心,撞上了残垣断壁,残了死了便是命数,半点怨不得人;第三,就是跳海之后的真正较量。拼着没有灯光的情况下,在十五分钟内,比谁能捉的海鱼越多越好。这种连潜水装置都不安排,全靠身体机能来维持海底潜泳时间的比拼,一是要身体素质够硬,另一方面,要反应能力够强。空手捉鱼,可不比青天白日,这一场好戏,绝非谁都能看得起的。

所有人提心吊胆地看了一下海面,大致估测,这也至少有五十米的高度,这样纵身一跃,要是一个偏差,脑浆迸裂,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