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很长差距/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奕瑶和赫默相拥在房间里低声细语的时候,在离这栋唯一的住宿建筑三百米左右的树林旁,两个身影正静静地矗立着。

“这么晚了,皇帝陛下还不回去,是担心看到不愿意看的东西,还是,觉得这异国他乡适合一个人静静?”懒洋洋的语调,带着天生的随意,像是纯粹半路偶遇。那一双桃花眼,淡淡地敛起,似笑非笑地看向脸色倏然沉下的陆琛,表情坦然而悠长。

陆琛侧头,借着月色,看清来人,良久,嘲讽一笑:“你下午,果然知道我在旁边。”否则,也不会刺探他说“担心看到不愿意看的东西”。

裘睿耸肩,一脸理所当然:“我只不过是看冷小姐口渴,送她一个椰子。可谁知道,你们帝国的人这么难相处。堂堂帝国元帅,竟然是个醋缸。没曾想,皇帝陛下,似乎对那位红颜,也颇为垂青。”这世上,怕是谁都没法料到,偌大的帝国,一个元帅、一个皇帝,竟然同时看上一个女人。

不过,翘着目前的架势,貌似,美人儿的心是落在元帅那头。否则,这位刚登上皇位不久的陛下,也不至于黯然神伤至此。

“你对我们,似乎很上心。”陆琛垂着侧脸,将脸上所有的表情隐匿在树下的阴影中。那一刻,就连语气,也听不出任何情绪。

裘睿只是浅浅一笑,倒是没有一丁点被人捉住把柄的狼狈:“我想,这次登岛的三个国家,没有哪一个是对帝国不感兴趣吧。”若是真的没兴趣,何必兴师动众,组织这场比赛?

“海拉摩尔向来谨慎,没想到这次竟然把你一起带过来。你这样随意妄为的作风,难道就不怕他忌惮?”陆琛并不信他随口扯的鬼话。接近冷奕瑶,背后是为了什么他不能完全确定。毕竟,一见钟情这种事情,说起来奇妙的很。当初,他不也是看冷奕瑶各种不顺眼,最后去坠入情网,不可自拔。他是做戏、股布迷阵也罢,真的被冷奕瑶惊艳到、情不自禁也罢,他都不想深究,可他所表现出来的洞察力,绝不仅仅是对帝国感兴趣这么简单。更何况,这个点、这个位置,他刻意与自己接触,哪里会是巧合这么简单?

如果不是冷奕瑶当时说过,这人先天不足,他甚至怀疑,海拉摩尔会不会让他活到这个岁数。

“他是我堂兄,我们都是血亲,哪里有忌惮这么一说?”裘睿像是没听懂他话里的深意一般,若无其事地哂笑,月光下,整个人比白日里还要容色出众。最关键的是,那种朦朦胧胧盖在身上的井然,像是一下子被揭开。刹那间打破了原有的气质,整个人的气定神闲与高居上位之姿展露无疑。

陆琛这一刻,深深地看他一眼。如果说,白天的裘睿,会让人明白造物者的奇妙,在天纵奇才与先天不足间给予了他大开大阖的平衡,那么这一瞬,那一双眼底里透出来的漆黑幽暗,则让人触目惊心。

“你这么晚,和我这个外国人聊天,应该不是想告诉我你和海拉摩尔兄友弟恭吧?”陆琛将心底的疑虑尽数按下,不动声色地套话。

“都说帝国的皇帝位置是靠运气得来的,看来,也不尽然。”被人当面拆了台,裘睿却一点都不生气。相反,他颇为欣赏地朝陆琛看了一眼:“你们和铎林国的战火眼看就起,我们海拉国和你们本就相邻,自然不会干站着愣在旁边。不过,可惜,我堂兄到时候怕是没有精力助你们一臂之力。”

没有精力?

陆琛的脸色倏然一沉,双眼泛起阴冷:“什么意思?”如果不想站在帝国这边,何必兴师动众还要参加这场比赛?

“因为……。”裘睿挑眉,唇边却了无笑痕,只一双眼,瞬间冰冷,寒气无边:“他到时,忙着和霍尔牧共进退,哪来的时间,和帝国沾上半点关系?”

陆琛倏然扭头!

裘睿这话的意思是,海拉摩尔已经事先投靠了铎林国?所以,参加这次比赛只是为了探究帝国军事实力,以便反馈给铎林国?

可是为什么?

这种机密的事情,裘睿为什么会告诉他?

裘睿这般出卖海拉摩尔,有什么好处?他毕竟是海拉摩尔的堂弟,是整个海拉国的爵爷。若是这事被赫默知道了,海拉国会怎么样!

不……。

陆琛思绪豁然一顿!

错了,他们都错了。

什么海拉国军界的最强者,什么摄政爵爷!

这个男人的野心,完全不仅仅于此!

他抬头,深深地看向裘睿那一双荒漠上孤狼一样的眼睛,良久,讥讽一笑,天底下的皇室都是一样。所有人白天看了那一场徒手搏击,都认定是海拉摩尔攥住了裘睿的命脉。其实,不是的。这个人,在国内,展露他的天赋,活用他的长处。让所有人将这一场“兄弟互助”的好戏尽收眼底,其实,深深地在每个人心底埋下一颗刺。

所有人,都会下意识地认定,身体健康的海拉摩尔是两人中的胜利者。但实际上,通过“先天不足”这个缺口,裘睿怕是打开了海拉摩尔许多不会对外人道的秘密。毕竟,谁会相信,他这样先天就存在弱势的人,会存了夺权之心?

只是,若没有争权夺势的野心,为什么,他会在白天触及了赫默之后,转身又只身来找他?

陆琛眼底划过一道火光。

帝国固然和铎林国之间水深火热,但,海拉国内里怕是也不安生。

陆琛冷静了一下心绪,细细算来,终于把前头后尾全部串联起来了。难怪海拉摩尔要带他参加竞技赛?他是要用裘睿吸引众人的注意力,同时,要以裘睿的本事来探探帝国的底线和实力。不动声色件一箭双雕!

“你告诉我这种事情,就不怕被海拉摩尔知道了,他要了你的命?”他细细地打量裘睿的神色,被人这样“正大光明”地利用,裘睿就只想到“泄密”这一条路来反击?

不,以他的观察,这人绝不会是这么被动的人。

果然,裘睿倏然笑了。那眼底,带着满满的轻蔑和藐视,“就凭他?”声音说不出的傲慢与调侃:“他能碰到我一片衣角,就算我输!”

说完,也不理陆琛的表情,悠悠然地仰头看了一眼月色,心底竟然忍不住想起白日那个和自己棋逢对手的女人。

帝国的人都不算笨。就连这个在外界风声一般,多被人誉为“凭着运气登上皇位”的人也算是脑子不错了。可是,这人的悟性还是和那个女人差了一大截。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有预感,如果换做今晚这场谈话的人是冷奕瑶,她绝对不会问他,为什么要来告诉她海拉摩尔的秘密。

想到此,再一对比,今天与赫默的接触经过,避免在心底轻轻一笑。帝国三界并存,明面上看来是互不干涉,但实际看来,皇室是要比军界弱势不少。

陆琛不知道为什么裘睿脸上忽然出现了意兴阑珊的表情,还未开口询问,对方已经一个转身,直接走了。

漆黑的四周,除了偶尔的风声穿过,只留那一道明月,似乎见证了刚刚发生了什么。

陆琛就这么站着,眼睁睁地望着裘睿来去匆匆,一时间,没回过神。良久,却听背后忽然传来一道深深的叹息,像是无语,又像是嘲讽。

“谁?”陆琛倏然回头,见到那人从树林间走出,表情一震。他从未料到,对方竟然会是他!

M平静地与陆琛的视线对峙了一会,良久,嗤笑出声:“猜不出那位摄政爵爷为什么要亲自把海拉国真正的打算告诉你?”

来人是谁都好,陆琛承认,这世上,他最不愿意,在两个人面前露出狼狈之相。一个是冷奕瑶,还有一个,就是眼前的M。前者是他心爱之人,后者却让他时时刻刻无法忘记,他这么多年被父皇的疼宠,原来全部都是个谎言。

“你来干嘛?”他皱眉,冷冷地看向对方。

“冷奕瑶怕你出事,我随处晃晃,谁知道真的能碰上。”M淡淡一笑,目光却顺着刚刚裘睿离开的方向望去:“他告诉你海拉摩尔的打算,不是为了帝国,而是为了他自己。”

刚刚这两人所有的交谈,他都听得一清二楚,自然,最后裘睿走的时候,眼底滑过的那一抹审视和失望他也没有错过。

陆琛能发现他的野心,代表他有一定的政治头脑,但,距离冷奕瑶那样的水准,还差得太远。

“什么意思?”陆琛果然开口。

M回神,这次倒没有卖关子:“他想利用你,将海拉摩尔的野心暴露出来,只要帝国先一步知道海拉国的打算,便能占尽先机,从而牵制住海拉摩尔。与此同时,他才好乘机夺权,拿下王位!”

一旦帝国和铎林国开战,帝国知晓先机,若是冷奕瑶这样的人,或者还会玩一手“将计就计”的好戏,随即在铎林国面前扯海拉国下水,直接将海拉摩尔陷入被动。到时候,就算海拉摩尔浑身长满了嘴,面对铎林国霍尔牧的怒气,他也百口莫辩。到那时,此消彼长,正是裘睿出手的最佳时机。踩他堂兄上位,就算他先天不足又何妨?国内谁能再和他比肩?

陆琛恍惚了一瞬,这一刻,终于,将这一出连环局彻底考虑明白!

裘睿不仅仅是想上位,还想双手不占鲜血,一脸清风明月地名正言顺夺位!

海拉摩尔这一出“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好戏一旦被揭穿,名声就彻底毁了。到时候,他在海拉国的势力必定簇拥他上台。

明知海拉摩尔忌惮自己,为什么还摄政?为什么锋芒毕露?

因为,他要在全国臣民面前证明,哪怕海拉摩尔倒下,他们还有更好的选择!

届时,他甚至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轻易将王位拿下,犹如探囊取物!

只是,他没有料到,这一场“私密谈话”竟然还有第三者听到。

而这一刻,陆琛也不禁恍然。他忽然想到另外一个问题……。

若是,今天下午,自己站在一边围观了那场“爬树摘椰子”的好戏,裘睿都能察觉。那么今晚,这种绝不该被外人听到的话题,裘睿会没有丝毫防备心?

可在这样的防备之下,M照样能隐藏在树林里听完全程……

陆琛忽然觉得心底有点冷。

他虽然在不断地往上攀爬,努力的成长,尽力克服自己的种种短板与缺失,但似乎,离M还有很长的差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