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呼吸急促/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巧?

冷奕瑶扭头看向挑起唇角的裘睿,心想,这可算不上巧吧?海拉国摆明着要挣回面子。海拉摩尔不派他上场还能派谁?

四周炸裂般的声音,多数是讨论冷奕瑶的。可当看到点子屏幕上,海拉国那边竟然派出的选手是裘睿的时候,顿时,像是一下子抛出个深水炸弹似的,瞬间风起云涌。

这,这可真是昨天徒手搏击比赛的经典镜头再现了!

纵观全场,貌似,能和帝国一拼高下的,也只有海拉国的这位摄政爵爷了。

若是在昨天还没开始比赛的时候,大家还会说赢个女人算什么。胜之不武,讲出去也不好听。可现在,见到冷奕瑶一脸悠然地走向竞技场,谁不是热血沸腾?

这就好像是看到自己无法企及的高手站在最高处,面对最强挑战者的正面开杠!

虽然和自己没有直接关系,但这种强者过招的惊险还是刺激得他们情不自禁。

裘睿垂下眼帘,轻轻一笑,今天倒是穿的一身白衣。和全场大多数军人的军装比起来,格外显眼。

竞技场上的四位裁判显然目光也直直地盯着他们两个在看。

莫说其他人,就算是他们这几个心性稳定、从军多年的老油子,此刻都有点心潮澎湃。

而包厢里,巴哈国的桑迪亚酋长对着从外面走廊打电话回来的海拉摩尔“咦”了一声:“你这是准备出大招啊?”

他还当他刚刚是气疯了,结果人家一转头,就是调兵遣将去了。

“没有的事,”海拉摩尔面上还是带着谦逊,仿佛真的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就是想让帝国的能人好好帮我底下那些人上堂课,让他们明白明白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否则,一个个鼻子都要朝天,恨不得把自己当做战神了。”

他话音一落,整个包厢诡异的静了一下。

“战神”这两个人,可不是随随便便能按在身上的。就算是他们包厢里在座的这四个,都是国内元首吧,可就连帕里斯托夫,在加纳国也只能被称作军界第一人,放眼各国,也就只有赫默能配得上这么个名号。

海拉摩尔当着众人的面,说这种话,是随口一提,还是被五连败刺激的失了智?

就在桑迪亚酋长和帕里斯托夫目瞪口呆的时候,赫默淡淡一笑,“上课也要是看学生的资质的。更何况,我们帝国的学费向来很高。不知道,海拉国能否付得起?”一双漠然的眸子里,看不出任何表情,可随着赫默声音一落,海拉摩尔心头倏然一凛。

这把只要不是傻子,都明白这两人今天的态度有点不对劲啊。桑迪亚酋长和帕里斯托夫下意识眨了眨眼,按理来说,比武竞技,不服输是很正常的事情,昨天大家话里藏着机锋,也不是没有过这种情况。可总觉,今天这两人的气场有点和昨天不太一样。

赫默说完那句话,就不再去看海拉摩尔脸上倏然僵硬的表情,而是淡淡地撑着下巴,一脸随意轻松地看着场下。

裁判自然不知道包厢里发生的一切,正在按照流程介绍比赛规则。

“比赛场上,每个选手都有一百五十个枪靶,枪支都是固定的,不过,每把枪最多一次只能装30发子弹。”刚宣布到这,底下观众席就已经“嗡”地一下议论开了。一百五十个枪靶,就算是枪枪都中,那也要至少五个弹匣,装卸弹匣原本就是个麻烦事。场上的裁判们却像是没有听到底下的议论纷纷,连眉毛都不皱一下,继续解释道:“弹匣提前预设在不同的位置,每位选手是要靠自己的本事去找,比赛时间一共是十分钟,在规定时间内,谁射中的靶子多,谁便获胜。”规矩介绍下来一气呵成,看上去,教官们脸上一脸兴致盎然的样子,怕是对这场比赛的结果也格外好奇。

十分钟呐!

冷奕瑶侧头,朝着裘睿不为人知地笑笑。这个时间点,可掐得恰到好处。

她这一笑,似弱柳扶风,似昙花一现,明明并没有任何威慑的意味在里面,裘睿的瞳孔却倏然一缩。总觉得,他这幅身体的秘密似乎早已经被对方看透。

冷奕瑶却不管他倏然骤变的脸色,侧过身去看一直站着没说话的晨丰贺。果然,对方抬头环顾四周,将最后的一个规则公布出来:“移动靶射击,必须是集中十环才算入成绩。否则,靶子作废,不计入成绩。”

偌大的一个竞技场,移动靶的方位千奇百怪,用的枪支却并不是狙击枪,而是普通步枪。在有限的时间里,不仅仅要完成高速奔跑、移动,还要自行观测,寻找弹匣,并全然保证精密度和准确度,这完全就是考验所有选手的综合实力。

“好苛刻的要求。”饶是坐在底下的金斯?坎普等人,听到最后一条规则也忍不住皱眉。这哪里是什么友谊比赛,简直是特种兵竞技。

观众席那边见所有选手都已经站定,慢慢缓和了情绪,一双双眼睛都盯着竞技场,四周一片寂静。

晨丰贺等人最后一遍检查了枪支,确定没有问题,缓缓抬头,看向电子屏。所有参赛者的名字都在上面亮着,后面跟着的靶数目前都是统一的“0”。显然,这次移动靶上设置了点子感应设备,一旦满环,会第一时间在电子屏幕上显示成绩。

帝国只派了冷奕瑶一人上场,其他三国照样还是每组三个,十个人的名字整整齐齐地亮在那。四国的观众席一片屏气凝神……

“比赛倒计时,5、4、3、2、1!开始!”随着最后一声枪响,所有选手快如闪电地从起跑线上揣起步枪,往前疾驰。

移动靶的位置,刁钻而诡异。

谁都以为刚刚裁判宣布的规则已经很苛刻了,可当他们亲眼看到,立起来三秒钟并没有被击穿的时候,会立马倒下去,而且再也不竖起来的时候,所有人心底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操!

总共就一百五十个靶子一个人,三秒钟但凡没有来得及射中这个靶子,还是满环,这就莫名其妙地脱靶啊。

眼睛的洞察力、手上的速度、高速移动的协调能力,还要加上时不时去找散落在四周的弹匣,这些基础之上,还必须保证得是满环!

这简直不是人类的比赛!

罗拉和副班长的脸色豁然一白。

按说,她们其实对冷奕瑶的实力抱着最大的信任,但,这么变态的比赛要求,看着都胆战心惊。

更何况,那个裘睿,是真的惊才绝艳的人物啊。

就见他动作飞快,买迈出一步,便是一颗子弹飞过去,“啪”地一声就有一个靶子被击穿落地,随即电子屏幕上的成绩直接往上加一。那速度,竟然有种让人目不暇接的感觉。就仿佛,他都不需要喘一口气,连动作都连贯得像是在呼吸一样。

一分钟过去了,眼见他成绩已经超过三十,第一轮子弹打尽,一个翻身,直接从石缝间取出一个隐秘的弹匣,左手一托,右手“咯噔”“咯噔”迅速撤换,眨眼的功夫,便已经完成弹匣装卸。关键是,他连气息都不曾乱一秒,就仿佛,这一切在他看来,不过是吃饭一样简单。

“嘶——”站在稍远处的几个裁判用军用望远镜看得一清二楚。

这速度,这反应能力……

相较于昨天的那场徒手搏击,显然,是更高一筹!

“我去,竟然还带隐藏实力的!”观众席这边已经快炸开了!

这,这是什么状况?

如果昨天的比赛,所有人只是认定裘睿是强,很强,那么现在,所有人唯一的想法是,这人简直强到变态!

怎么可能有人能做到这种地步。

快速狂奔的状态下,不仅连一个靶子都不曾错失,就连准确度也精密得可怕。

可接下来,当所有人目光挪向冷奕瑶的时候,却倒吸一口冷气!

如果说,刚刚看到裘睿这么行云流水的表现,已经足矣让他们惊愕了的,那么现在看到冷奕瑶那恐怖的速度和射击,膝盖简直都快软了,差点立刻跪倒!

裘睿好歹是从头到尾、逐一攻克,她倒好,换弹夹射击、枪种转换射击、跃进急停射击、原地转身射击、双枪射击、脚跟上膛射击、动对动射击、多姿势转换射击……都不带停的啊啊啊啊啊啊!

一气呵成?

不不不!

这人完全是不用呼气的神仙好不好?

之前只注意到裘睿像是开了挂,发现这人相较于昨天,完全是有所保留,那冷奕瑶呢?

这简直是暴虐式扛把子!

连眼睛都不带扫的,比电影上的动作片还要魔幻!

关键是,她从头到尾,甚至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狂!

“我的天爷嘞!”观众席上一片心惊胆战!

这还让不让人活?让不让人活啦?

眼看着电子屏幕上,冷奕瑶名字后面的数字呈几何递增的速度直线狂飙,众人只觉得心口被一阵暴击!

而冷奕瑶呢?

她甚至连一个眼尾都没有扫向观众席。

她的眼睛,简单粗暴地盯着自己眼前的所有移动靶。

快,快到让人害怕。

畅快淋漓,毫无迟疑!

自重生之后,她还是第一次这么酣畅!

从最开始,进入军校时,和金斯·坎普对峙都必须以速战速决的办法才能完败对方,到后来集训营,一招定天下,再到现在……。

没有人知道,为了恢复她真正的体能,她付出了多少。

可在这一刻,当她终于毫无顾忌地施展自己的一切能力的时候,她才发现,这种久违的,迎风奔跑、恣意盎然的快感,才是她最心安、最舒适的一刻。

哪怕阴谋重重,哪怕算计叠叠,在最狂暴有力的实力面前,一切都不过是虚幻投影。

想要赢?

跨过她的面前再说!

不管对手是谁,她只要站在这一隅之地,便超越他!击溃他!碾压他!

战无可战,避无可避!

在绝对的差距勉强,让对手连一丝战意都无法再燃!

这就是她的宗旨,她的暴力美学!

眼看,电子屏幕上,冷奕瑶的分数以一种令人绝望的速度继续攀升,议论声已经层层叠加,剩下的,只有胆寒……。

可若论最受刺激的,怕还是同场竞技的裘睿吧?

五官灵敏,对于四周环境的变化,他很快便已洞悉。

他刚刚一直忙于自己的比赛,连头都没时间抬,更不用说去观察冷奕瑶的状况。

可当听到背后一阵阵的惊呼和狂躁式的争论声,他忍不住身形一顿,侧头望去,只见到一片残影!

是真的残影!

他几乎不敢置信,自己竟然连冷奕瑶所有动作都看不齐全,这人快得简直让人绝望!

这一刻,他第一反应便是——如果真的是在战场上碰见了,怕是自己刚刚才装好弹药,对方的子弹已经朝他脑门袭来!

那是一种心口忽然被人挖掉一块的空洞。

他眼神微微一滞,下意识地去看电子屏幕。

果然,冷奕瑶的分数,已然高过他十多分。紧紧才开场一分半钟,他自觉自己已经做到了人体的极限,可是,和她相比,却又完全不够看了。

那一刻,四周所有的嘈杂像是如潮水一般尽数褪去。

他冷冷的想,如果,自己昨天是隐藏实力,那冷奕瑶呢?

她怕是压根就没有正眼看待过那场徒手搏击。

他忽然想起昨晚陆琛一个人坐在树影下的样子。

当时只觉得陆琛是个心机城府不够的,如今,自己和他又有什么区别?

他忽然仰头,看向那湛蓝的天,平生第一次觉得“坐井观天”这四个字竟然这么适合自己。

可是,怎么办呢?

他慢慢地勾起眼角,呼吸缓缓急促,可他偏偏清晰的知道,并不是因为身体负荷不了了,也不是因为速度太快,而是因为,他的心,乱了。

他忽然舔了舔唇,目光专注地看向冷奕瑶的方位。

他原本只觉得自己对她三分真心,可现在……。

摸了摸心脏的位置,那里跳动的速度,掺不了假。

他有点无奈的想,这把,可真的是玩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