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坐我腿上/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比赛并不会因为裘睿的感慨而停下,相反,随着时间的紧迫,移动靶竖起的速度越来越快,几乎已经应接不暇。那种连眼睛都快跟不上的速度,让其他参赛选手几近奔溃。

明明射击成绩都不差的,但是,三秒的时间,竖起来一个靶子,他们可以确定正中红心,但是,同时竖起两个呢?再紧接着,三个呢?

时间的压迫感,精密度的高要求,移动靶地元近距离交错,这些无一不将他们的神经全部扯紧。

那种喘不过气的绝望,却都敌不过冷奕瑶给他们的压迫感。

那种风驰电掣、眼到手到的速度,那种毫不拖泥带水、果断犀利的作风,简直想是将这全场的移动靶射击过千遍万遍。无论是从哪个角度,哪个视野出现的靶位,她甚至连眉梢都不用挑,举手便是一枪!

三分钟过去了,电子屏幕上的分数已经形成两级极端。

除了裘睿的分数坠在冷奕瑶的名字下面,其余选手几乎连她一半的成绩都没法达到。

忽如其来的震慑,简直一下子将人打晕。

巴哈国和加纳国的代表团都已经傻了,除了坐在观众席上干瞪眼,连嘴巴都不知道该怎么闭上去。

怎么会这样?

明明,明明昨天晚上还觉得有一战的可能?

可现在,看着那与枪械融为一体似的女人,所有人不可自抑地打了个寒颤……

“你们帝国的女兵,实在是太……。”站在晨丰贺旁边的那三个裁判,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他。原本以为,昨天这冷奕瑶的表现已经够夸张的了,可现在呢?

天知道,他们从军多年,竟第一次生出这种感觉——幸亏,此刻在场上比赛的不是自己!

那种肉眼可见的差距,扪心自问,怕是自己上场,便也只有丢人现眼的份。

比赛,依旧在继续。可越到后面,越是寂静。

帝国这边的代表团成员们也没淡定到哪里去。

实在是因为,冷奕瑶平时来去自如,看上去任何训练都轻轻松松,所有人都知道她强,但谁也没有真正看到过她毫无保留的实力啊。

望着满场其他国家选手都被她虐得没有丝毫斗志的样子,除了心惊胆战之余,唯有感叹,幸亏这人是他们的队友。

谁要站在她的对立面去,那可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正如,眼下那位速度较常人而言,已经是天纵奇才的海拉国摄政爵爷。

如果是单看这人的成绩,绝对是够惊世骇俗的了,可往冷奕瑶旁边一比……。

只能说,上天不公!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而此刻,随着时间越来越少,裘睿的身形动作也越来越缓。可冷奕瑶呢?

她就像是毫不知疲倦的利器,那速度从头到尾就不曾缓下一刻。

当第五分钟刚刚迈入第一秒的时候,她倏然住手。

全场一默!

并非她忽然出了意外,而是……五个弹匣,尽数用完,而一百五十个移动靶,全部命中中央,无一失误!

“操!还让不让人活了?”静默无语间,观众席有一人瞪大双目,喃喃无语。像是应征他的声音一样,整个竞技场的四周,所有人的动作都僵了。

比赛场上,包括裘睿在内,所有其他选手都已经停了动手,怔怔地望向冷奕瑶。

那一双如水凉薄的眼,此刻淡淡的扫过四周,一如比赛前那不动如风的样子,竟然没有丝毫兴奋可言。就仿佛,刚刚这一场比赛,于她而言,不过是场热身,连加重呼吸都不够格。

“太变态了。”维林顿失神良久,忽然呆滞地看了一眼金斯?坎普。这要是当初,冷奕瑶刚进军校,和金斯?坎普第一场近身格斗的时候就用了这种实力,眼前这人怕是早已经死了吧?

金斯?坎普僵硬地会看他一眼。心想,自家老头子果然还是有眼光,幸亏早早地和冷奕瑶达成同盟,这样的人,他一辈子都不想成为对手。

此刻,万籁俱寂……。

计时器已经被晨丰贺按停。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冷奕瑶,良久,转过头,望向贵宾包厢……

而此刻,坐在里面的四国元首,本该是见识了这世界上所有的场面,可面对冷奕瑶这场惊才绝艳的“表演”,整个包厢里的气氛都僵住了。

原本对裘睿报以十足信心的海拉摩尔,此刻后颈像是上了发条一样,一节一节地扭过头去盯着赫默。

他不敢相信,就这么一个女人,一个看上去还未成年的小姑娘,就这么完爆全场。

是的,除了“完爆”,他几乎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

别人是军姿笔挺,她却是优雅彪悍;别人是刚正凶猛,她却是摧枯拉朽!

无论其他人的能力有多高超,可似乎,只要她往那一站,所有人,所有人立刻就成了背景。

如果说,帝国拥有这种的兵,他们的军事实力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海拉摩尔继承王位以来,第一次后悔。

后悔自己太早选择了铎林国。

他若是迟一点再选,只要迟一点,哪怕是经过了这场比赛再选择,也绝不会那么心甘情愿地被铎林国的霍尔牧抓在手心。

可现在呢?

他心口发凉,眼睁睁地看着赫默身形优雅地站了起来,走到窗边。

万众瞩目间,他站在顶层包厢的阳台上,眉目冰冷,居高临下。

竞技场内,她轻松写意,震翻四国。

在帕里斯托夫和桑迪亚酋长呆滞的目光中,他直直地望着她,像是要将她的一举一动都彻底印入眼底。

时间在一秒一秒地流逝,诡异的气氛从顶层包厢延续到观众席上,所有人像是都忘了去看竞技场,而是呆呆地仰头去看那帝国第一将帅。

“怎么了?”有人小心翼翼地在那议论。以前只觉得帝国元帅,长着一张疏冷孤高的脸,可从来没有发现,不言不语的时候,气场这么惊人。

“我怎么知道啊。”被问的人吓得后背一阵密集的冷汗。他抬头,紧张兮兮地看了看其他人,都是一脸懵逼状态。

分明赢了比赛,怎么帝国元帅的脸上,没有一丁点喜色。

就连场上的裁判,此刻表情也狐疑起来。下意识地去看晨丰贺,“你们元帅不高兴?”

不应该啊。这要是冷奕瑶是他们国家的选手,自家领导此刻恨不得笑到飞起!

晨丰贺缓缓垂下眼帘。

身为帝国北方军区的军长,他或许没法给出答案。但是,作为当初赫默最信任的近卫官,乃至身为对冷奕瑶保有特殊情愫的男人,他明白,此刻赫默想要做什么。

果然,随着全场窃窃私语的声音越来越大,一直莫无表情的赫默终神色一动。

三国元首呆立、众星捧月的包厢内,他挑眉一笑,眼底幽深,意味深长。

弗雷已早有准备地将便携式扩音器躬身递到赫默面前。

赫默就这么直直地盯着冷奕瑶,良久,唇角一挑:“上来。”

只两个字,却激得全场沸腾!

冷奕瑶仰头,分明是仰视,可那目光,却让围观群众,感觉有点微妙。

“怎,怎么了这是?”所有人云里雾里,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奇奇怪怪的情况。

分明是赢了比赛,怎么忽然被元帅就要叫上包厢去了?

帝国这边的人好歹有点心理准备,毕竟,元帅当着他们的面,狗粮那是大把大把地撒过。可别的国家就不是这么想了。

传闻,这位帝国元帅可是疏离女色,从不与女性靠近啊,这,这忽然把人叫上去,难道是要当面嘉奖,顺便鼓舞士气?

可还有什么需要鼓舞的啊?

光一个女兵,就快把他们吓到胆寒了!

全场上下,大约最冷静的,非冷奕瑶莫属了。

她将手上的枪随意一撇,丢在旁边的武器架上,懒懒地睨了赫默一眼。

这人,绝对不安好心!

可,她明面上好歹是帝国的选手,大庭广众之下,不给赫默的面子,不好吧?

她叹息一声,无奈地摇摇头,却是迈开了步子。

众人的视线,就这么齐齐紧盯着她,像是连呼吸都怕惊扰了场上的一切一样。

长长的距离,在一片缄默中,越发缩短。等冷奕瑶直接走入包厢的时候,观众席的人,只觉得心脏都快要停止跳动了。

而此刻,弗雷已经端着椅子,放在阳台赫默的身边。

在他看来,元帅肯定是舍不得冷小姐继续在底下抛头露面了,索性直接拉着她一起在包厢里看戏。

帕里斯托夫、桑迪亚酋长和海拉摩尔细细观察了一下,也觉得这个可能性最高。

可谁知,就在他们稍稍放下好奇心的时候,刚刚还站着的赫默一下子就坐在了那张椅子上。

冠冕堂皇,直接坐上去,摆明了那椅子不是给冷奕瑶坐得啊。

弗雷僵直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怀疑自己没有睡醒。

元帅怎么可能让冷小姐干站着?

谁知,下一刻,赫默双腿交叠,笔挺的戎装在阳光下,泛出一层禁欲而奢靡的味道。他却像是无知无觉一样,侧首,朝冷奕瑶微微一笑,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根处:“来,坐我腿上。”

那带着金属感的磁性嗓音,随着便携式扩音器的效果,传遍全场!

“我的天!我刚刚听到了什么?”底下的众人脸色遽变,简直怀疑自己耳鸣。

可抬头,紧紧地盯着上面的包厢阳台,帝国第一将帅,真的不动如山地坐在那里,目光深深地落在了冷奕瑶的身上啊。

活久见,真的是活久见!

震撼?

茫然?

懵圈?

不不不!这简直不够形容他们此刻心情的万分之一。

可更让人没料到的是,那位刚刚完爆全场的女大佬,面对帝国第一元帅的这股骚操作,竟然一点都脚软。

相反,一步一步,淡定从容地走到他面前。

站在包厢里,明明位高权重的三位元首不知不觉地沦为路人甲乙丙,可此刻,他们一丁点被人当做空气的愤怒都没有,而是望着这人现场演绎出“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真谛奇景时,忍不住心中暗叹:好气魄,好定力,真乃神人也!

诡异的气氛中,她抬头,清眸微敛,似笑非笑,盯着赫默,眼底藏针:“你说什么?”

好好的一场竞技赛,这人是发什么疯?

赫默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杵在原地,面色僵硬的裘睿,心底冷哼一声。想挖墙脚?做你的春秋大梦!

于是,在冷奕瑶那双清丽无暇的眼眸中,坚定不移地指着大腿,不动声色:“啧,老婆专属,非你莫属。看你累了怎么久,坐下好好歇歇?”

随着他话音一落,包厢内一阵乒乒乓乓。三国元首同时脚软,差点将茶几撞翻。

而竞技场内外……。

轰隆隆的爆发声,简直更惊雷没有区别。

呸!

冷奕瑶死死地闭了闭眼,深怕控制不住自己心底的洪荒之力,直接上去打爆这人的狗头!

秀恩爱还秀出花样来了,你怎么不开一个国际媒体见面会,全球发狗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