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锁定胜利/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很喜欢冷奕瑶这幅压在他身上的状态,但是,当着全场所有人的面,现场直播体位什么的……

赫默表示,决不能忍。

特别是某人贴着他呵出那口气的时候,他不动神色间明白了冷奕瑶那句未开口的话意。

她倒不是真的不敢坐到他大腿上。只不过,他敢吗?

凭他现在就僵硬的四肢,等她真的坐上去,随随便便就能让他情不自禁。

体位……

这个词,当真解释的到位又极致。

他向来纵横四海、目空一切,但此刻,望进冷奕瑶那一双勾魂夺魄的眼睛,却第一次有股不自信来。

赫默勾唇,这一次却是自嘲。

他是真的折在她手里了。

“小霸王!”轻轻的呢喃,从唇角划过,轻到不能再轻。以至于连冷奕瑶都没有听清。

“嗯?”她眨了眨眼,心知他刚刚说了一句,可惜没听到内容,于是下意识抬头。

赫默却缓缓一笑,目光顺着她那红艳艳的唇,看了良久,却是摇头不语,摆明了不肯再说。

于是,在冷奕瑶潋滟一笑时,赫默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挺起身子,慢慢将她搂在身前:“开玩笑而已,别生气。”坐大腿什么的,哪个时候不能玩,今晚回房就坐个够。至于人前,还是好好地让人安生一下吧。

他几乎是无奈地“屈服”。只是,满眼的笑意,压都压不住。典型的浪起来没边!

卧槽!

元帅竟然还会道歉!

别说底下一干围观群众,就连包厢里的那三个元首,此刻表情都仿佛要自己吃了自己。

简直是一次次挑战他们的心理底线。

还从来不知道,军界第一、唯我独尊的赫默会对一个女人这般宠溺。

桑迪亚酋长干巴巴地拖了拖自己的下巴,说起来,外人都当他最宠女人,和元帅比起来,他算个毛线哦!

而帕里斯托夫,算是这三位当中,曾经离真相最近的一个。毕竟,当初在训练营的时候,他手底下的探子曾经摸到帐篷边,亲眼见识了赫默对冷奕瑶的非同寻常。不过,可惜,那也就是“接近真相”。事实是,那两个探子还来不及把消息递给帕里斯托夫,就已经狗带了。

海拉摩尔眼睛倒是从这两人身上挪开,再看向竞技场时,他堂弟裘睿早已经消失无踪。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太大的刺激。可惜,现在这些都不是他关注的焦点。他只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霍尔牧那边想要临时反悔无异于白日做梦。只是,如何在赫默眼皮子底下釜底抽薪……。他陷入沉沉的顾虑。

包厢里一片静谧,只有冷奕瑶的心情算是好了点。

毕竟,某人理智起来,还算是比较招人待见的。

于是她勾了勾眼帘,顺势随着赫默的力道站直了身子,半边身体的重量都放在他身上。

人前,还是要给他面子的。既然某人知道点到即止,她也不是那种不会看场面的人。

只不过……。

呵呵,弗雷两眼望天。这个时候,怕是冷小姐不管干什么,刚刚调戏元帅的情景已经深入所有人脑子里,拔是拔不掉了。

“咳咳,”见所有人都干瞪眼,元帅和冷小姐又没有开口的意思,弗雷只得咳嗽一声,将大家八卦的思绪拉回正轨:“那个,比赛是不是该继续了?”

早上一共可是有三场比赛的。移动靶竞赛只是第二场,紧跟着后面还有一场呢。

他这么一提醒,所有人的目光转回竞技场。

那些移动靶,还孤零零地落在原地,没人收拾呢。

好在,四个裁判脑子比较灵,沉着脸,各自安排人上来开始收拾,留了半个小时给大家修整。哦,不,是平定那颗灼灼燃烧的八卦之心。

金斯?坎普视线从包厢那个方向转回来的时候,就见陆琛像是整个人都在出神,三魂六魄都丢得差不多的样子。

一声叹息留在心底,也不知道该怎么劝。

讲真,皇帝有真情,也是个祸患。特别是,爱上的人还是最不可能的人。

倒是他身边的M,理智通透,一双眼睛,哪怕戴着变色瞳,依旧透出睿智与清醒来,相比之下,神色当真从容。

观众席上,嗡嗡嗡的议论声就没有停过。开玩笑,原本觉得是个女煞星,结果竟然是元帅的女人。

社会,正社会!

怎么办?

突然觉得毫无斗志。特别是在某人第二场移动靶射击之后,看着那明晃晃的成绩,只觉得心塞。

这样彪悍的人,还怎么比赛?

陆琛就在这种种议论声中,忽然起身,转身而去。

帝国代表团这边,倏然静声。

自从大家知道,这人便是帝国新皇之后,态度便不可控制地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陆琛一个人静静地走在古朴的街道上,闻着空气中的湿气,眼底一片惨淡。

再也骗不了自己,再也无法自欺欺人。

无论他有多么的放不下,终究,她和他永远是两条平行线,永不会交错。

不甘也罢,愤恨也罢,在他看到赫默与冷奕瑶之间互撩之后,他便明白,再也没有人能插到他们之间。

更何况,就像昨夜裘睿眼底一闪而过的怜悯一样。某种程度而言,他如今的眼界和能力,根本无法与她匹敌。

他执念了这么久,又有什么意思。

终不会有结果……。

心底一片冷然,就连剩下来的比赛,都没有任何心思看下去。他只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将心底所有的震颤、狂躁、绝望全部压下去。

压下去就好。

压下去,他还是那个坐拥皇位的男人。

这辈子,他因为M才得了一个皇位,看似被父皇偏宠,实际,什么都不是他自己挣来的。就连最后能顺利登基,也是冷奕瑶一力压下他的那两位叔伯,保下来的。

他看的清清楚楚,她是真的对赫默动了真心,所以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做了刚刚那番事情。看似调戏,何尝又不是当众承认了她与赫默的关系?

既如此,他真的该死心了……。

跌跌撞撞的身影从街道走过,陆琛失魂落魄间,并没有注意,就在他身后,有一个影子一直不远不近地跟着。

晨芝梵不知道舅舅晨丰贺为什么非要他跟在陆琛身后,只不过,看着他脸上惨白的神色,忽然觉得口里有点发苦。

冷奕瑶大约就是个劫数!

越是身份高贵的人,越是容易发现她身上的那些惊奇。

在传统理念来说,女人本就是相夫教子、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的,可到了她的身上,那些打破陈规、惊心动魄的特质,却能让上位者心魂皆付。

说句大白话,普通的人,要不起那样的女人。而身份高的人,加在一起却都争不过一个元帅。

今天这一场,看似开玩笑。何尝不是元帅对别有用心者的震慑?

那位海拉国的摄政爵爷,眼前的这位皇帝陛下,更甚至……他的舅舅晨丰贺……

他能从舅舅偶尔落在冷奕瑶身上的眼神,看得出他的心思。只是,好在舅舅足够理智,对元帅也足够衷心,那种种爱慕最后被全部归拢、深深地埋在心底。

如今,碰上一个同舅舅一样的人,可惜,却没有舅舅一样的自制力……。

他对陆琛这个皇帝,是真的同情。

这一路跟踪,便是大半天过去,等晚上陆琛整理好思绪,强做若无其事地回到营地吃完饭的时候,晨芝梵发现,整个帝国代表团都呈现出一种霸气全开的气势!

原因很简单,今天一路开挂,从早上第一场,到下午最后一场,六场全胜,毫无败绩!

加上昨天的四场比赛,呵呵,正好十场。

只要今晚再赢一场,妥妥的,这次连续三天的竞技赛,他们帝国便已锁定最终胜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