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事出突然/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奕瑶看着翟穆冷然的那张脸,难得地挑起眉梢:“你今天很沉默啊。”

往常来说,弗雷说话也不一定有他见解独到,怎么今天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反倒一丁点意见都不发表?

翟穆眸色微微一沉,再抬头时,表情带着几分凝固:“这么巧妙的时机,皇帝忽然倒了。怎么看,都不会是意外。”

屋内几个人的眼神都定在他的身上,示意他继续。

冷奕瑶想起当初,她重生的第一个夜晚,如果不是力竭,被这个人带回地下室,怕是当时腹部横开的伤口加上皇室全面戒严,早就活不到今天。赫默后来破格提拔他到帝都,未尝不是看中他临危不乱的反应和当初在射击场的表现。算起来,这人也是去过前线,对铎林国的了解,虽然要比埃文斯差一点,但论国内外情势而言,他知道的绝对不少。

“现在,有两种可能性比较大。”翟穆顿了一下,原本并不想说,但如今已经被冷奕瑶架在火堆上,容不得他藏拙,只得将心底的想法缓缓道出:“第一种,就是霍尔牧设计了这场离间计。不管是利用海拉摩尔,还是其他藏在帝都的间谍动的手脚,彻底打断三界会谈的节奏。”

“那还有另一种呢?”埃文斯与他并不算特别熟,不过,他有种预感,这人的眼界不俗。

“另一种……。”翟穆舔了舔唇,眼底划过一道寒光:“大家可别忘了,还有一个人,不希望陆琛能顺利会谈。”

帝国一旦三界达成协议,与铎林国开战。以目前的形势,帝国占优势,获胜并不困难。三界掌权人便可因此彻底一战封神。特别是皇室和政界,一个是新皇,一个是刚刚压倒另一政派的党魁,他们目前都急需获得民众的肯定和崇敬。

若进展顺利,牢固权势,便是谁都无法轻易撼动他们的权力。

“你是说……。陆衝大公?”冷奕瑶不着痕迹地眯起双眼,声音悠长,其他人却同时眉头一皱。

这位当初谋逆的老皇帝的亲弟弟,陆琛的三皇叔,的确漏算了!

陆琛继位之后,这人便退守属地,连一国皇帝都暂时拿他没有办法,可见他背后藏着的势力绝非寻常。若说,陆琛地位稳固,对谁影响最坏,那的确是这位无疑!

关键是,这人手段够毒。当初,他与长兄一起谋反,亲哥哥被陆琛判了死刑,他倒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以他这种对血亲的冷血无情来说,还真的非常有可能是他出的手。

毕竟,陆琛登基之后这么久,他那边倒是一丁点声音图像都没有。将自己的属地打理成这样滴水不漏,要是没有一点心思,鬼都不信!

见房中所有人都露出一副深思的神色,翟穆却忽然揉了揉太阳穴:“这也不过是我的猜测,刚刚一直没说,也是因为并不能确定陆琛晕倒的具体原因。一切,还得看那些御医的诊断。”

毕竟,一个远在边境属地,一个此前一直居于深宫、随即随他们一起去了竞技赛,那位大公若是下手,又是要靠着什么手段?

“啧!”冷奕瑶两眼翻天,翟穆倒是越来越狡猾了,这话说了不等于没说。饶了这么一大圈,还不是要从皇室御医那边下手?

不过,如今形势不等人。霍尔牧已经是在争分夺秒地备战,他们这边也不能因为陆琛的这件事就这么一直拖着。而在座的,最容易进出皇宫,且从御医口中打探出实情的,非冷奕瑶莫属。

谁让,现在的这位皇帝,就是她亲手推上去的?

“行吧,我现在就去皇宫走一趟。”冷奕瑶摆摆手,一脸无语地站起来。“现在军界和政界身上都沾着嫌疑,事情查清楚之前,还是不要落人口舌。我自己去去就回,你们等我消息。”

赫默毕竟不方便直接插手皇室的事情,这种魍魉手段,她倒是见识颇多,不妨去好好看看事情真相。

说完,也不看时间,直接扭头就往外走。

埃文斯张了张嘴,正想说,至少找个人陪着一起去吧?大晚上的,总归一个女人出入皇宫,不方便。

可看了看元帅的表情,又觉得自己傻缺。

这位是谁?

纵横竞技赛,连一个对手都找不出来的女大佬。插手皇室的事情,就跟喝水似的,一点都没看在眼里。元帅竟然也不反对?

难道是早就习惯了女朋友的霸道属性?

埃文斯眨了眨眼,忽然觉得自己真相了。

却没看到,赫默朝着翟穆使了个眼色。后者是惯常给她开车的,见赫默默许地点了点头,于是转身去为冷奕瑶开车。

一路上,两人谁都没有说话,直到车子抵达那金光灿灿、奢华雍容的皇宫门口。

冷奕瑶不待翟穆动作,自己已经直接推门而去:“你在这里等着,别乱动。”

因皇帝的昏迷,而全宫戒备的皇宫侍卫们见没有“外人”掺和,于是就这么目送着冷奕瑶一步一步走向陆琛的寝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