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三章 嘶哑浑浊/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窗外忽然传来“哐当”“哐当”——络绎不绝的回荡声。

暴风忽至,窗户被带着砸在墙壁上,琉璃玻璃一阵阵发出脆响,几乎将这诡异的时刻显得越发令人胆战心惊。

太后面色扭曲,伸出右手,直直地指向冷奕瑶,刚想开口,忽然听到床上发出一声异响。

那声音太小,以至于,她刚开始以为,只是大风刮动树枝的声音。

可很快,又是一声轻响!

那是一种从喉咙伸出发出来的沙哑呕吐之感,像是整个人所有的力气都挣扎在那小小的喉管之上。

只一瞬,房间里所有人的表情都便了。最快的,便是太后!

她像是忘了自己刚刚在干嘛,整个人一下子就扑到床前。

泪水模糊了她的脸,她怔怔地盯着陆琛痛苦皱着的眉头,像是撕心裂肺一样揪着胸膛:“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你不要吓我,睁开眼睛看看母亲,好不好?”

她哆嗦着双手,眼底一片惊惧,每看到陆琛的掌心划过心口,像是要死命撕开它一样,就觉得那只手在撕她的心。

望着整个人都失魂落魄,连最起码的理智都已经尽失的太后,冷奕瑶淡淡的挪开眼睛,回头看了一眼从头到尾作壁上观的另一位太后。

显然,这位局外人,真正地做到了荣宠不惊。

陆琛昏迷不醒的时候,不见她有丝毫悲伤,他现在这幅情况,也不见她有任何惊喜。完全是在看一出折子戏似的,唇边挑着一抹笑,从始至终。

大约是冷奕瑶的目光犹如实质,这位她血缘上的外祖母,侧过头,朝她轻轻颔首,略带深意:“我呆着这似乎多有不便,就先走了。”

不仅对于自己当初“合作”送上王位的陆琛没有丝毫情绪,对于她这位唯一的外孙女也没有半点情绪波动可言。就像是官方交代一下自己的行踪,未免被落上一个薄情寡义的名声罢了。

只是,房内的人现在谁还在乎她的去留。

陆琛的母亲已经快要急疯了,一边嘶吼着:“御医!御医!”一边朝着侍卫长瞪过去,就像是陆琛要再受一分苦楚,她必定会在别人身上讨回来一样。

侍卫长哪还顾得了其他,风一样地往外面冲出去,朝着刚刚出去开药的那群御医和专家们飞奔而去。

于是,就在冷奕瑶的冷眼旁观和陆琛母亲的癫狂之中,整个房间一下子现在人等清得干干净净。

除了——床上咳得连气管都像是要断了的陆琛,偌大的一个寝宫里,再无其他声音。

“怎么了?究竟是怎么了?你睁开眼睛看看母亲好不好?”呜咽的声音像是一下子爆发,所谓母子连心,无论儿子年纪多大,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独子在面前受这样的苦,谁都无法忍受。

就在这时,凌乱的脚步忽然从殿门外传来,不是一个人,而是整整一批。

“太后,请您靠后一点。”汗津津的御医一个个气喘如牛,得到消息之后立马狂奔而来。可看到床上陛下脸上的青紫之气,顿时吓得心魂一颤。也顾不得这位太后的尊贵,直接拉着她就往后,让出些空地,便于大家会诊。

陆琛的咳嗽声却越来越大,像是喉咙里有什么东西在阻塞着他的呼吸一般,声音越来越哑,动静越来越沉。神色竟然有点像是刚刚诞生的婴儿,口鼻中被堵塞了子宫里的异物而泛出的那种冷光。

侍卫长脸上惊慌失措,下意识地看向冷奕瑶,却见她直直地盯着陛下的喉间,似乎在沉思什么。

窗外,狂风已过,暴雨将至!

寝宫内,所有人的呼吸忽然压得极低、极低。

六七个御医分别诊断后,互视一眼!

不能再等了!

陛下这是毒素攻心,如果不及时清毒,怕是凶多吉少!

最开始还想着先做解毒剂,现在看来,既然陛下已经神智恢复了些,眼下最应该做的就是——催吐!

“快!去取一桶羊乳,越多越好!”其中领头的那个御医一把扒开陆琛的衣领,尽量让他的呼吸顺畅点,一边交代后面的人。

守在门口的皇家侍卫立马应声,疯狂地往外面冲,就怕晚上一秒,都会铸成大错。

其他的几名医药专家仔细地盯着陆琛的反应,见他的双手止不住地往胸口的地方撕扯,赶紧从药箱里取出绷带,大声地敬告了一句:“得罪了,陛下。”说完,就将他的手死命地分开,往床边绑去。

“你们干什么!没看到陛下难受吗?绑住了双手,要是他挣扎间伤了自己,你们赔得起吗?”太后见不得自己最心爱的儿子被人像是疯子一样绑起来,眼底厉色一闪,就要冲过去。

可还没有迈开步子,一个人,已经挡在她的面前。

“让开!”气急攻心、双眼已经赤红的太后想也没想就一伸手准备推开冷奕瑶。

谁知,手还没有触到人,原本站在那个位置的冷奕瑶已经一个虚晃,直接绕开她的双手。下一瞬,受重力影响,太后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跌了个狗吃屎。

“你,你!”她气得发抖,一扭头,刚要发作,却见冷奕瑶自上而下地立在那,俯视用,用一种看蝼蚁的眼神望着她:“以前我觉得陆琛蠢,是因为他老子故意把他养歪的,没想到,根源还是在你这!”

若论杀伤力,这房内,所有人加在一起,都比不上一个冷奕瑶。

她就这么正大光明地当着所有人的面,用一脸“看不上”太后的表情盯着她:“医生们不绑着陆琛,你是准备让他直接抓破胸口,把心脏抠出来?”

房间里诡然一静。

太后一双眼珠子几乎要瞪出眼眶,胸口强烈的起伏着,像是整个人都要濒临爆炸的危险。可是,她脑子开始渐渐涌入一丝清醒。

的确,正如冷奕瑶所说,陆琛死命挣扎的时候,已经在胸口抓住好几条红痕,甚至都开始渗出血丝。这般无意识的动作,可见他下意识有多么痛苦。

那些御医和专家的性命本就和陆琛的生死休戚相关,怎么可能反其道而行?

她只不过是气昏了头,失了理智,以至于看到别人要绑陆琛,第一反应就是他们要害他!

对于自己好好一个儿子,莫名其妙一转头就被人下毒的母亲而言,风声鹤唳是她现在最好的写照。

冷奕瑶看着渐渐不再呼天抢地的太后,眼底的嘲讽一闪而过。

皇室,这是要走入绝境了不成。

一个刚刚继承皇位还不到三个月的皇帝,加上一个遇上事就会撒疯泼妇状的太后,就这个样子,三界会谈还能好好的进行下去?

从刚刚新闻里爆出来M的身份,到她大骂她是个“野路子”,再到现在爬在地上失魂落魄的样子。

冷奕瑶轻蔑地挪开眼,怕是陆琛要有个三长两短,那刚刚潇洒离开的另一位太后能将这位啃得骨头都不剩。

冷奕瑶成功地制止了太后的发癫,另一边的御医们总算是等到了羊乳。想都不想,直接大口大口地往陆琛的嘴里灌!

嘴抿着不肯喝?由侍卫长捏住下颚,掰开喉咙也要灌!

喝下去就要吐?捂住他的双唇,哪怕被咬也要死死地压住!

坐在地上的太后颤抖着望着,良久,强自撇开眼神,呜呜咽咽地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愿意发出哭音。只是那泪水已经顺着脸颊一路蜿蜒向下,打湿了她的衣服……。

闷在胸腔里的声音越来越大,很快,陆琛便开始吐!

御医们眼底闪过亮光,终于往后一退,将捂住陆琛唇边的手都全部放开。

这一次,不需要任何人帮助,陆琛就开始疯狂的呕吐。

那样子,竟像是要将五脏六腑都吐得干干净净一样!

“呕——”“呕——”

只是,他显然还没有恢复神智,只是一遍遍的吐着,直到开始吐酸水,又被御医们强制灌下一轮羊乳,还是没有睁开眼。

所有人的眉目间越发的焦躁。

这不对啊……。

催吐催了这么久,该吐出来的东西都已经离开身体,最多也只剩下一些余毒,人总该醒一回……。

可瞧着眼下的情况,怎么陛下的脸色却越来越灰败?

所有的御医和专家又轮番会诊了一番,只是,这一次,所有人眼底的亮光却带出了几分阴暗。

这,这毒,究竟是怎么下的?

为什么吐出了胃里的那么多东西,竟然症状并没有缓解?

看着一床的凌乱不堪,侍卫长强忍着满心的疑问,让人过来收拾被褥。

很快,房间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御医和专家们趁机将所有的可能都排查了一遍。

“如果是刚下的毒,那么方才那一番催吐,至少可以减轻六分以上的毒素,可现在来看,竟然没有太大作用。”一直挣扎不断的陆琛虽然不像是刚刚那样疯狂地挠自己的胸口,可现在,那鼓风箱的嗓子,却更让他们心底发寒。

“陛下离宫的那一天上午,我们还做过常规检查,当时并没有中毒迹象。会不会,是在离开的这几天中的毒?”御医们也百思不得其解。就算是三天,烈性毒药早就能要了寻常人的命。若是慢性毒药,拖到这个时候忽然爆发,那中毒的时间也不会太久。胃里总该还留有毒素,为什么催吐到现在,却一点解毒的迹象都没有?

太后经过刚刚那一闹,似乎已经彻底没了力气,听到御医和专家们在一旁窃窃私语,显然还找不出真正的解毒办法,整个人都像是要飞灰了去。

冷奕瑶皱着眉,走到陆琛的身边。

中毒这种事,贵在解毒的速度。否则,越拖越是危害甚深。哪怕最后就算是解了,对身体的摧毁和影响也颇为深重。只是,看着这群医者,倒像是一点法子也拿不出来。下毒者究竟是谁,竟然能找到这么厉害的毒药?

正想的出神,忽然,她的右手一紧。

那是一截冰冷而惨白的手,此刻,正死死地攥住她。

她低头望去,只见嗓子里一直发出嘶哑浑浊之声的陆琛,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睁大了双眼,直直地望向她,右手死死地攀着她的手腕,那目光像是在看一个恋人,又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只是,若细细看他的瞳孔深处,那里像是一滩死水,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透不出。

整个房间的人还未来得及因为陆琛的突然清醒而狂喜的时候,却听他吃力地说了一句话。

当他的话音落下的时候,整个房间,忽然如太平间一样安静。

就连瘫坐在地上的太后,也因这一句话,而脸色倏然一灰。

他盯着冷奕瑶,只说三个字:“你是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