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 未知真相/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这句话,不是否认,事实上,哪怕任何一个外人站在这里,听到冷奕瑶这句话,也明白,她是变相地默认了一件事——她的身份的的确确并非外人看到的那样,一个商家小女儿,机缘巧合之下来到了帝都。

陆琛听到她这句话,却像是整个人一下子被抽空了一样,良久,目光钝钝地望向头顶那处床梁。

如果说,一开始,他还曾抱着侥幸心理,那么现在,他是彻底地绝了想法。

暴风已至,雷电击空,风雨已来!

空气中,那种潮湿的气氛越来越凝重。

他的呼吸变得越来越缓,刚刚那种像是要撕开胸口的疼痛似乎又重新袭来。

只是,这一次,他闷声咬牙忍着,像是不愿意在她面前露出一丝软弱。

就在冷奕瑶以为他不会再开口的时候,他的眼睛却忽然睁开了。

定定地看向远方,那里是一扇窗,窗外,轰隆隆的雷电伴随着暴雨将整个皇宫都侵袭得透彻。“你还记得,我会为什么会出现在D城吗?”

明明还未到一年,但回首看去,却像是已经此去经年。

冷奕瑶挑了挑眉,知道他问的是当初她与他在D城顶级酒店里第一次遇见。

那时候,情况很微妙。

她是被陆琛带着,从酒店走廊过去,与他擦肩而过。他却是久等在外边,连赫默那间房门都敲不开。

彼时,作为帝国第一顺位继承人,他对她的恼怒和嫉妒,可想而知。

毕竟,赫默摆明了宁愿见她一个小小的商户女儿,都不愿意敞开房门,见他一面。对于自持身份的大皇子而言,可谓是打脸打到脸都肿得不能看。

而归根究底,他会出现在那的原因,是他有求于人。

整个帝国上下,几乎所有臣民都怀疑,那位颇受爱戴、名望极深的陆冥殿下,是他设计杀了,因为他要挪开自己继承皇位的绊脚石。

顺着这个思路一想,冷奕瑶品出一点味了。

她垂头,静静地看着出神的陆琛。

当初,她重生的第一眼,看到的那个浑身沐浴在夜色中的男人拥有魔力一般的男人,便是——陆冥。

而陆冥会出现在D城附近那处沙漠绿洲的原因……。是因为要替皇家收拾烂摊子。

再讲直白点,篓子虽然是陆琛捅出来的,但涉及皇家颜面,同样作为皇子,一是不愿意皇室的丑闻被捅出来弄得举世皆知,自己颜面无光;另一方面,在所有人眼中看来,老皇帝简直对陆琛偏心到深入骨髓、毫无原则,若是他袖手旁观,只怕最后反倒会惹火烧身。

所以,当初在那片漆黑的夜色里,陆冥实际上是来替陆琛灭口的。

因为陆琛当时不知道脑子被什么撞了,竟然笃定一定要用用活祭祭祀。而且还是相信那些古老东方的古籍,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竟然坚信只要将九九八十一个身份尊贵的童男童女活祭给上天,就可以确保国家的石油资源不会枯竭。

心是好心,为了国家最重要的石油资源而考虑,但脑子也却是有点被驴踢了的意思,竟然真的到处搜罗来了八十一个身份不凡的童男童女。

而她的这具前身,很不幸,恰好是其中之一。而在她醒来的那一瞬,身边已然躺着二十九具死尸,而此前的那五十一个童男童女早就已经活祭了。

她当时腹部被人横刀一切,差点内脏都能滑出来。要不是自己够强悍,怕是刚刚重生,便能立刻没入阴间。

当然,她活下来的条件便是为除后患,务必要让所有见证她诈尸的人过水无痕,毫无踪迹……

这其中,既包括那位如珠如玉的陆冥殿下,也包括他随扈的所有皇家侍卫。

只不过……

这件事情过去了那么久,陆琛又从来没有提及过,她倒是差点望了一件事。

想至此,她忽然俯身,低头对着他的眼睛,微微一笑:“那八十一个童男童女的尸体,你倒是让人一一去核了?”

当初活祭的要求太苛刻,毕竟是出身不凡的童男童女。

贵族、世家子女忽然消失那么多,太过打眼,还没来得及祭祀,怕是他就已经被老皇帝打破狗头。那么生而不凡还能指望谁?便是巨富!

区区不才,冷家算得上是D城数得上的豪门。

所以,她被选中当了祭品,而他,手上自然有那八十一人的名单。

“陆冥死的时候,我差点被逼到绝境,任何线索都不会放过。”更何况,他弟弟死得样子太不体面。是被人插在了心口处,利器直入心扉,旁边是各种断臂残肢,死不瞑目地仰面朝天。

每每想到那个画面,他都会心底透凉。

只是,那个时候,他还太傻,远不如后来经历了重重阴谋算计,学会了用脑子思虑一切。

他那个时候,只知道,她是唯一的侥幸存活者,更可能是当晚唯一的目击证人,证明那晚,陆冥的死压根不是他的所作所为。

他是得多蠢,才会傻乎乎地自以为是地去找她这个真正的罪魁祸首去当自己的证人。

偏当时自己还眼瞎,觉得不过是个没有背景的商家女,随随便便派些人去“请”便是了。

偏偏在那个夜晚,她走近了那家咖啡馆。

那里面,有一个人,退避万里,却那么多年来,在他心头一直留下阴影——那个M,那个外人觉不知道的皇家私生子。

冥冥之中,是否是天注定?

从来不管闲事的M竟然会为了她出手。

然后,他派去的黑衣人全部铩羽而归。

他那个时候,只以为她运气实在太好,顺带身手不错。

可等他真正见识了她的神鬼手段,历经了亲人背叛,见识了她在军界的种种震慑,他才忽然回过头发现,当初,自己是该有多眼盲,才会以为,她真的只是一介区区商家女?

明明是在家中最不受宠的一个,与姐姐相比,全帝国都知道的明珠与暗尘,她却获得越发有滋有味,甚至成了可以左右赫默情绪的第一人……。

到了那个程度,他若是还没有一丁点怀疑,怕是真的没有任何人能比他更傻的了……。

他忽然昂起头,死死地望着她:“告诉我真相!”

真相?

冷奕瑶怜悯地看着他。

她的真相太复杂,要告诉他什么?

告诉他,她压根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他看到的只是一道残魂。告诉他,他就是杀了她这句身体的真凶!要不是他,“冷奕瑶”不会消失,她也不会流落到这片未知的大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