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 面如死灰/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琛从来没有见过冷奕瑶这样的笑容。

那种略带悲悯,背后却是满满嘲讽的笑!

似乎只要一瞬,就能将他整个人钉死在这张皇帝专属的大床上。

他忽然觉得难受,难受到呼吸困难。

就如同几个月前,自己曾经站在父皇的床头一样。

哪怕权势加身又如何?

面对眼前的一切,除了无能为力,再无其他选择!

当初濒死的父皇如是,如今,躺在床上的他,亦是如此。

若说真相,这个世界上,她或许有一天真的会说。可是,她告诉的对象,只可能、也唯一,只会是赫默。至于这位杀了“冷奕瑶”的真凶……她笑笑,转开话题,倒是引到自己一直挺在意的故事源头。“我一直对当初那件事挺好奇,你怎么会认为活祭真的有用?”

帝国的科技这般发达,他到底是脑子里的那根弦不对劲,竟然私下会绑票了那么多童男童女去献祭。

陆琛的目光正灼灼地望着她、渴求真相,可这一瞬,听到她转开话题时,彻底明白,这个问题,怕是永远,她也不会告诉他答案。

是啊……。

活祭……

当初,他们产生交际的原因,并不美好。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他既隐约猜到她就是杀了陆冥的真凶,却从来不提一个字。

说,便是绝路!

不说,他总归还可能有点念想。

或许,她也是在意他的?

毕竟,当初没有她,或许,他早已经被自己的两位叔伯合谋,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所以,哪怕是她当初造成他被全国民众无解成杀人凶手,他也没有揭穿过。

如今,想来,当初的那些渊源又有什么好追溯的呢?

陆琛破罐子破摔地仰头,右手死死地抓住床角,压住喉咙边的咳意,眼睛慢慢泛出血丝。“那些,已经不重要了……”

他怎么会告诉她,当年,面对陆冥处处优秀,全帝国的民众都在暗地里窃窃私语,皇帝陛下的心偏到极限,竟然会让他这个一无是处的人做皇位第一继承人。

他不傻!可他也明白,从资质而言,自己比不上陆冥。

所以,他信鬼神,信祭祀,信一切让他觉得自己可以比得过陆冥的方式。

只要是有可能,那么试试又何妨?

抓八十一个童男童女活祭,若是真的能让石油资源不枯竭,那么,他便是万万人的英雄。整个国家,谁还会看低他?

利益熏心也罢,心里存在鬼魅也罢,他如何在她的面前,承认自己当初那份阴暗丑恶的心思?

冷奕瑶看着陆琛空洞而躲避的眼神,忽然觉得没意思。

话头是他挑起来的,反倒倒是他提前闭了嘴。

“叩叩”——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两声轻轻的敲门声。似乎是怕打扰了里面的谈话,连音量都放得极低,“陛下,药熬好了,太后让我给您送进来。”恭谨而略带苍老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陆琛认得,那是他乳母的声音。

母亲怕是刚刚被冷奕瑶羞辱得连面都不想再见一次,干脆避开。倒是派了人,逼着他来喝药了。

他眉目间闪过一丝无奈和疲惫。刚刚即便没有完全睁开眼,但冷奕瑶从头到尾的每个字他其实都听得一清二楚。

的确,他中毒的事情,绝不会似乎M设计而成。

相反,若是他真的想要这个皇位,自己绝不可能顺利继位。

只是,母亲争宠了大半辈子,政治头脑这种事情却离她太过遥远。

他想到了什么,忽然死命地咳嗽起来,这一次,咳得比刚刚御医和专家们会诊的时候还要厉害,就像是五脏六腑都已经完全移位!

门外的人,再不敢耽搁!

朝守着的皇家侍卫祈求地看了一眼,后者也深怕陆琛咳出个好坏来,赶紧推开寝宫大门。毕竟,这位老人也是太后派来的,陛下绝不会驳了这个面子。

果然,陆琛看到递到眼前那黑漆漆的药碗时,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到底没有多话,使劲全力,想要坐起来。

乳母吓得手脚一颤,才觉得自己是昏了头,竟然就这么送药。

眼睛慌乱地在床头柜找着什么,却发现并没有汤匙或者吸管类的东西,一边急得一头大汗,一边听着陆琛越加急促的咳嗽声,整个人一片惨白。

冷奕瑶缓缓闭了闭眼,看来,今晚是问不出个所以然了……。

至于,这毒……。

看陆琛咳嗽的这个样子,怕是三五天就想好,绝不可能。

“我先走了,你养病吧。”说不出是无奈还是失望,冷奕瑶站起身,遥望着北方。两国交战在即,陆琛这身子……。实在是……

谁知,她刚一动,陆琛却像是忽然一下子生出了无限力气,一个挺身,竟然倏然攥紧她的右手手腕。

他用的力度很大,大到几乎他的五指在那纤细的一处立马印出红痕。

冷奕瑶没有惊呼,只是低头,静静地凝视着他。

陆琛还在死命地咳嗽喘息着,但已经竭尽全力想要平复这种尴尬的情况。

她却是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既然之前不一直相安无事的好好的,为什么他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忽然揭开当初的真相?

“你究竟想说什么?”

第一次,冷奕瑶看不透他的想法。

这种情况,对她而言,很难得!

毕竟,陆琛在她面前,从来就像是白水一样,一眼就能看穿。自从中毒之后,反倒是逆向而行,不管言行举止,都透出几分诡异来。

陆琛没有回答她,只是最终脸上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

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

却发现,嗓子不是自己的,就心脏和呼吸也不是自己的。

炸裂般的头疼,像是一记迎面痛击,将他整个人都撞闷了。

下一刻,眼前忽然一片漆黑,他的右手再也没有力气攥住她的手腕,松松垮垮地搭在床沿边。

在失去神智的最后一刻,他近乎是绝望地在心底叹息。

因为,这世上,所有人都相信,医生是最清楚一个人身体的专家。其实,并不是,最清楚自己身体的人绝不是医生,而是自己。

什么时候中毒的,他并不知道。但是,自己这具身体如今是个什么情况,没有人比他明白。

我只是怕,怕今天再不问,便再也没有机会开口了……。

陆琛想要露出一个笑,只是,事到如今,却发现,连牵动唇角都已经做不到。

于是,任由那种恐怖的力量牵引着他身体所有的机能,最后,缓缓地阖上双眼……

几近透明的脸,毫无生气地陷落在枕头上。双唇没有颜色,透出一种诡异的冰冷,像是一帧恐怖画,又像是一个惨淡的噩梦。

冷奕瑶定定地站在原地,像是没有回过神。又像是觉得眼前的一切太过荒诞!

而身旁不远的乳母,忽然手心一颤,那热乎乎的药碗“嘭嘭嘭”地在床榻前跌落在地,发出一阵清脆的回声。

直到一声惊恐至极的叫声响彻整个寝殿——“陛下!”

侍卫长站在门口,听到陆琛的乳母惊叫出这一句之后,整个人脚后一软,差点一下子轰然倒地。那一刻,他简直怀疑上天在和他开一个绝不可能的玩笑!

等在走廊不远处的御医和专家们顿时悚然,一个个像疯了似的冲进来。

当看到眼前的景象,众人只觉得心底一寒,再顾不得有任何迟疑,有人大步一迈,直接跨向床边。

伸手再去诊断,良久,却是连指尖都颤得不能再颤!

一直没有诊断出来的毒,竟然这般霸道凶残!

望着慌忙赶过来,连发丝都一团乱的太后,御医们面如死灰,豁然匍匐在地,朝她跪下:“太后,陛下他,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