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 出人意料/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衝大公举旗反了!”弗雷略带艰涩的声音在房间内传开,外面的风雨早已渐渐停歇,只是,随着他话音刚落,一道闪电在远处的夜空忽然划破天际!

“嗤”——

冷奕瑶一点都不惊讶地嗤笑一声,对于那位陆琛的三皇叔,退避属地之后怎么可能真的安心当个闲散人?

不过,速度这么快,当真出乎意料。看来,他留在皇宫里的人手,位置还不低。否则,皇室目前全面封锁的消息,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抵达南方……

赫默对于自己的亲信向来最清楚,如果只是这点事情,还不至于让弗雷露出这样难看的脸色。皇家的事情,终归是皇家自己的家务事,他们就算是鸡飞狗跳,那位被迫离京的陆衝大公杀个回马枪,重新坐上皇位了又如何?

全帝国都知道冷奕瑶是他的女人,对方难道还没有登上皇位,就敢对上她?

弗雷的太阳穴却是微微鼓着,迎上赫默的眼神,咬了咬牙关,面色更冷,每一个字都像是吐出来的一样:“他打着‘清君侧’的名号,聚众北上。说,说是冷小姐毒杀了陆琛陛下,他手上有证据!”

证据?

冷奕瑶彻底从赫默的怀里起身,一双清冷幽冥的眼睛,定定地落在弗雷的脸上,似乎在听这世界上最诡异的玩笑。

那位被她亲手拉下高位,迫不得己只能退居属地、勉强保命的大公,卷土重来之余,竟然指责她是毒杀陆琛的凶手,而他手上还握着证据?

“很好。”她忽然笑了,笑得像是一朵千娇百媚的牡丹,可拨开表象,才发现,那更像是噬人心魂的马缨丹!“让他来,我倒要亲自听听,他握着什么证据!”

连皇家御医和那一群专家到现在守在陆琛的尸身旁边,都还没有查出来究竟是什么毒。那个男人,竟然说是手握证据。

她还正好奇,到底是谁干了这件事,到现在还当着缩头乌龟。

来得好!

来得,正和她心意!

冷奕瑶眼底一抹寒意扫过,弗雷站得距离较近,不可避免地被掸过,激得背后起了一阵密密麻麻的寒颤,却强自硬挺着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唯有赫默,站在她的身侧,像是知道她如今心底的一切所思所想,忽然将她整个人勾住,拦腰抱起,一脚踢开房门,往卧室而去。

元帅府的人早已经被安排离得远远的,此刻,赫默抱着她穿过议事厅的大门,越过草坪,朝着她的房间一步步走去。

冷奕瑶从一开始的怔愣,到后来,轻轻地往他怀里又靠了靠,闻着花园草坪处的青草气息,心头的怒火不知不觉地缓上一分。

等被他亲手送到床头,抱到床褥里时,软绵绵的触感和眼前男人坚硬的胸口,让她眼底的神色终于恢复成往常。

“抱歉。”她揉了揉太阳穴,“刚刚我情绪有点太激动了。”当着自己男人的面,差点为别的男人一怒冲冠,想想看,以赫默这种醋神的性格,她都觉的有点对不住。

“永远不用对我说对不起。”谁知,她刚刚开了口,赫默却忽然伸出一只手,抵住她的唇峰。

温暖的笑,并没有染上一丝其他的意味。他很平静地接受了她刚刚因为陆琛而产生的暴怒。因为,打从心底里,他便知道,即便陆琛对她再一往情深,她对陆琛也从来没有产生过爱情之类的情愫。

她之所以这般情绪失控……。

赫默几近叹息地用双手轻轻地抚在她的眉梢。

哪怕她并没有在口上承认,但,陆琛毕竟为她做过很多。他在她心底,还是占有一丝位置的。毕竟,抛开其余一切,他亦是她的血亲。论理,她还得叫他一声“舅舅”……。

与她对冷家人相比,她有时候对陆琛总是带上一丝不自觉的柔和。那是一种看着自家傻瓜亲戚冒冒失失地往前冲,忍不住要在后面给他推一手的无奈。

虽然,她从来没在嘴上夸过陆琛一句,甚至有时候说话自白犀利,对他看似不假辞色,可却从来没有做过一件对陆琛有害的事情。

他知道她血缘情很冷漠,冷家人早被她抛之脑后,那位长公主的母亲当初既然遗弃了她,她也不会再认回来,千娇百媚地承欢膝下。

因为,这一切,在她眼里看来,都不够格。

皇室就算是在民众的眼里再尊贵不凡、高不可攀,可偏偏在她的眼里,什么都不是!

虽然听上去匪夷所思,但的确和M一样,她也看不上这个丑陋不堪的家族。

而现在,竟然有人指名道姓地说,亲手谋杀了陆琛的就是她!

这无疑于是挑战她的底线!

赫默近乎是贪婪地吻上她的唇,辗转勾缠,恨不得从此永远沉溺其中。

他有预感,这事绝不会善了!

被赫默的吻弄得整个人都有些窒息,冷奕瑶闭上眼,感觉到那双炙热有力的手,在她身上的游移。并不是急不可待的疯狂,相反,更像是安抚暴躁的狂狮。

他很清楚,亲眼目睹了陆琛死去的那一刻,她便决定一定会把凶手查个水落石出。

至于这位半路忽然以陆琛的死做筏子,想要东山再起的陆衝大公……。

冷奕瑶眼底闪过一抹冷笑。

她等着,这位这位“清君侧”的皇亲国戚亲自来找她对峙!

谁说美人乡是英雄冢,男人妖孽到一定地步,这句话完全可以反过来说。

第二天,所有人看着气色如常的冷奕瑶,再忆及昨晚她暴怒而归的场景,只觉得,啧啧,大佬的世界,谁都没法猜测。

唯有埃文斯,目光在冷奕瑶面上反骨扫过几次,最后几近叹息地道:最可怕的,不是狂暴在身,而是雷霆在心!

能将那样暴虐的情绪全部收拾殆尽,可见,这位未来的元帅夫人心性之稳,世所罕见!

不管毒杀陆琛的凶手究竟是谁,他几乎可以笃定,对方绝对在冷奕瑶手底下连个全尸都留不下来。

昨晚,陆衝大公深夜发的通告,列举了冷奕瑶的罪行之外,陆琛驾崩的消息自然也兜不住,全名激愤可想而知!

若不是赫默的身份太过令人敬畏,怕是现在连元帅府都能被群众给围了。

可即便如此,帝都现在的方向也很可怕。

身为陆琛的生母,太后对于这种流言蜚语竟然毫无反应,连出面反驳都不曾,简直相当于默认。而陆衝大公那边有信誓旦旦,说手上牢牢地掌握着证据。

自先皇去世之后,经历了皇室内乱,好不容易陆琛将民众们对皇家的敬畏心重新拾起。“啪”地一声,像是凭空惊雷!

这一次,帝都是彻底乱了!

而远方,在白雪皑皑的某处,身为铎林国最高掌权人的霍尔牧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眼底闪过一抹漆黑的光泽。淡淡的笑意从唇角流泻而出,几近呢喃地叹息:“可惜了……。”

同样是强国的皇帝,看着近期陆琛的表现,他原以为还可以期待一番,没想到,这人竟然这么经不住风雨。

不过是一场小小的毒杀,竟然都挺不过去。

帝国的皇室,是真的落寞了啊。

不过,那位M,听说倒是心思手段颇为不凡。

只可惜,是个私生子,连个正经的名分都没有。

亲生父母也都早就下了黄泉,按照帝国的血统风俗,没有了亲生父母的证明,哪怕拿着DNA比对都没有人会承认身份。

M要是单纯地以为可以凭着血脉登上帝国皇位,有生之年都绝无可能。

那么,你们现在要如何应付眼下的局面呢?

霍尔牧好整以暇地看着手中电脑上,显示的那张照片。

那是冷奕瑶昨夜在风雨雷电中,独自一人行走于皇宫中的照片……。

若是此刻有外人在,怕是会惊愕到连眼珠子都瞪出来。

相隔万里之遥,为什么冷奕瑶昨晚的一举一动,竟然会出现在霍尔牧的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