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事发突然/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富丽堂皇的宫殿里,霍尔娜随手将侍女送上来的项链甩在地上,脸上的表情自然不可能用千娇百媚来形容。

只可惜,整个宫殿的人,像是早已经习惯了她近日的情绪大动,哪怕她将这串钻石项链仍在侍女的脸上,放眼望去,也不会有一个人脸上出现异样的表情。

霍尔娜冷笑,她可真是有个好哥哥!

当初,保守派要求让她去联姻的时候,哥哥怎么说来着?

“不过是做做样子!迟早要开战的,我怎么会送你去送死?”她到现在还记得哥哥抚摸着她发梢时,温暖的眼神。

可不是送死吗?

明明他们化工基地都被人翻出老底了,偏偏还要装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做出那番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局面。

当初,那个姓冷的贱人,在D城是怎么羞辱她的,哥哥怕是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

可即便如此,她也咬牙忍了。

毕竟,她只是个公主,看似高高在上,生杀大权还不是在哥哥一人手中。为了考虑保守党的心态,她强自装作娇羞,不再随意出宫,老老实实地待在自己的宫宇里,一副待嫁少女的模样。

可现在呢!

霍尔娜忽然眼角血红地将桌边的水壶一巴掌推到地上,哗啦啦——

水晶破裂的声音连带着液体溅落四方,四周的人,却依旧无知无觉似的眼睛朝地,绝不多看她一分。

明明陆琛那个短命鬼都已经死了!

为什么,她却依旧连自己的房门都出不了一步!

这分明就是监禁!

事到如今,她要是还傻乎乎地以为,一切都是哥哥为了自己好,那就是真的蠢到连猪都不如了。

“你们给我滚!统统滚出去!”她气得将自己所有能看到的东西都砸在地上,可那并不解气。她只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高高在上都是个可笑的谎言。原来,在皇兄眼里,自己也不过是个可以随意摆弄的玩具。

“这是怎么了?发这么大的火?”优雅的男声从外面传来,房间里一直无动于衷的所有侍从忽然面色一整,立马跪下!

饶是一直叫嚣的霍尔娜也面色一肃!

大门打开,果然,霍尔牧悠悠然地走了进来。

迈过满地碎片,却像是什么也没有看见似的,缓缓走到霍尔娜的面前,微微一笑:“这是谁惹我的妹妹不高兴了?”

霍尔娜咬牙,可到底明白自己的命运捏在谁的手上。这么多天被“圈”在自己的宫里,她倒是悟出一个道理。不管自己这位亲哥哥究竟有什么打算,任何人在他的眼底,不过是一个棋子。

他等待这场大战已经太久了,久得快要失去耐心了。所以,才会用自己这个公主的婚姻来紧紧控制住国内反战保守势力的嘴。

那么现在呢?

“我听说,我那位还没有实名的‘未婚夫’已经死了。”她笑靥如花,像是在说一个故事似的,眼睛盯着霍尔牧,只希望能打探出一点蛛丝马迹。

陆琛的消息如今在铎林国的皇宫里已经不是秘密,就连她,也已经在网络上看得一清二楚。谁让那位帝国的陆衝大公心急成这样,竟然当众发布公告!

不过,他将矛头直指冷奕瑶,还是让她有点出乎意料。

冷奕瑶背后可是有军界撑着,他脑子是有问题吗?敢正面和那位元帅杠?

“谁说陆琛是你未婚夫了?”霍尔牧却一脸似笑非笑地看向她,像是在看一个不懂世事的孩子。

陆琛不是她的未婚夫?什么意思?

霍尔娜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下一刻,几乎是被狂喜包住!

那也就是说,自己不用再作为政治联姻的筹码送去帝国了?所以说,她现在,自由了?

“傻姑娘,”霍尔牧就这么看着他妹妹那一双眼忽然灵动欢喜起来,忍不住慢慢摸了摸她的头顶:“从一开始,你真正的未婚夫就不是陆琛啊。”

真正的未婚夫……。

这一句话,像是一盆凉水,兜顶而来,洒得她浑身冰凉。

她忽然有种绝望的预感,只是,还不肯相信,自己信赖了这么多年的皇兄,竟然,真的会这么做。

“不是陆琛,还会是谁?”她的牙齿开始打颤,身在皇室多年,自己的皇兄有多狠,她向来知道。只是,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个公主,压根不会碍着皇兄的事,竟然有一天,还是被这般无情摒弃。就像是养了这么多年的一个玩意儿,心情好的时候,安抚两句,如今,正事来临,她也该被送出去履行义务了。

“你既然是铎林国的公主,能配上你身份的,自然只有帝国的皇帝。”霍尔牧却似乎觉得自己的妹妹在犯傻一样,一个字一个字给她解释:“陆琛虽然是死了,可帝国的皇室还没死绝呢。”

霍尔娜豁然站起!

眼底的血红像是要沁出来一般!

帝国哪还有什么正统血脉继承皇位!

那位M不过是个私生子,老皇帝和亲生母亲都死了,没人能给他证明身份。

陆琛另外的一个弟弟——陆冥早前就死了,年轻这一代的血脉没有任何名正言顺的皇子留下来了。剩只剩那个,当众公布“清君侧”的陆衝大公!

“你竟然让我嫁给那个岁数能当我爸的废物!”何止是废物?当初被冷奕瑶玩弄于股掌之间,几十年的谋划功亏一篑,后来如丧家之犬一般逃到属地,现在见陆琛一死,就跳出来暴动!这种人……

霍尔娜不可置信地望着自己的亲哥哥:“为什么?”

他们铎林国又不是真的怕了帝国,凭什么非要牺牲她,却帝国和亲?

还是和那种阴冷诡谲的男人!

霍尔牧并没有回答她,反倒是用一种看着蠢货的表情睨着她,似乎觉得,事到如今,这种事情竟然还需要他亲自开口解释。

她只觉得背后一凉,随即,脑子里轰然一声坍塌!

是了。

皇兄从来不做不利于自己的买卖。

既然肯将她嫁过去,自然是认定对方真的能夺下帝国皇位。

而他这么笃定的缘由……。

霍尔娜忽然觉得心寒。

皇兄并不是真的对陆衝大公多有信心,他只是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所以,陆衝大公的这场“清君侧”不过是场掩人耳目的把戏。事实上,他们双方早就串通一气!

她忽然明白过来,为什么,皇兄会对帝国皇室的事情这般了若指掌。明明身在万里之遥,帝国皇宫里的一举一动,他都尽在掌握。

不仅仅是铎林国在那边安插了暗线,更重要的是,陆衝大公在宫内留下来的人脉让他将对手的一切都尽观眼底。

霍尔娜忽然想到一个可能……

“陆琛的毒?”她怔怔地看向脸上笑容不变的霍尔牧,只觉得浑身发抖。

“嗯,那个啊……”他忽然略带深意地点点头,一脸你竟然会对这种事情感兴趣的表情:“这个事情的始末我的确清楚,不过,很可惜,并不是我动的手。”

他的眼睛的确够远,可惜,手还不够长。陆琛不是在皇宫,就是和冷奕瑶在一起,那个女人的防备心和他的这位皇妹可不是一个水准。

想越过她去毒杀陆琛,就必定要非常手段和巧妙时机。

至于陆衝大公,要是真的有这样毒杀皇帝的手段,当初,陆琛就压根不可能从他手上夺过皇位了。

他的实力要是真的够强横,又何必与虎谋皮,找上他来一起合作?

霍尔牧耸了耸肩,望着霍尔娜倏然苍白的脸色,突然有点忍俊不禁,好整以暇地抱臂朝着她轻轻一笑:“怎么样?是不是已经猜到了凶手是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