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 幻境重生/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霍尔娜脸色惨白地望着自己的皇兄不说话,不是因为自己猜不到,而是她觉得自己已经接近了真相。

如果凶手真的是她脑子里的那个……那么,这一盘棋,究竟布置了有多久?

她自出生以来,第一次发现,一件事,光是猜测背后的那潭死水,就够让她惊悚至极!

“你还小,这种事情皇兄来操心就够了。你呢,就等着乖乖出嫁就好。”霍尔牧轻轻揉了揉她的发梢,就和以前那么多年的习惯一模一样,眼底似乎还带着往日的宠溺。

霍尔娜却只觉得冷,冷到心底发寒。

皇兄刚刚说了那么多话,如果她没有猜错的,他的确没有亲手毒杀陆琛,但,他不仅仅是知道事情的始末,更甚者,他为对方提供了便利!他就像是一个幕后黑手一样,从头到尾,摆布风云。

他口中的“乖乖出嫁”的意思是,她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

她是皇兄和陆衝大公互相交易的筹码和中间纽带。一国公主,在他们的眼底,也不过就是个商品,只不过,稍微值钱点。一个用来稳定帝国情绪和国内保守党势力,一个用来换取铎林国的暗中支持,从而自己更能顺利地登上皇位。

“女孩子不要熬夜,早点睡。”霍尔牧像是没有看到霍尔娜眼底的惨淡,依旧一副好心情地朝她勾唇笑了笑。转身,随着他的离去,整个宫门重新紧闭,地上的碎片摊在那里,匍匐在地的侍从们重新站起来,面无表情地眼睛朝着地,像是刚刚的一切就是个幻觉,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也什么人都没有来过……。

而此时此刻,远在帝国南方的陆衝大公正淡淡地看着自己手里的材料,轻轻一笑。

他忍了这么多年,忍字头上一把刀,那刀就差直入胸口,插入他的心脏。

事到如今,终于可以不必再忍。

大约,这世上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他舒服的事情了。

他把玩似得看着“证据”,终于缓缓露出一个笑,于是,整个房间里其他参与此次“清君侧”的手下们便知道该怎么做了。

第二天早上,天刚亮,一则新闻就出现在网络上大大小小的首页——“陛下之死,证据确凿!”

触目惊心的血红底色,像是势要将整个界面都染成一片血腥。

打开新闻,里面是一则公告。

和昨夜简练至极的“清君侧”风格不一样,这一次,新闻里面详细列举了陆琛中毒的详情,以及毒发时候的情况。

甚至,连最后陆琛排除众人,和冷奕瑶单独在寝殿里谈话后便毒发身亡的细节都一丝不漏。

而最惹人注意的证据,也终于隆重登场!

陆琛中的毒,是高度提炼的垂叶榕汁液。

垂叶榕作为观赏植物,是桑科榕属的常绿乔木,众人大多数只知道其珍贵难得,却很少有人知道它叶子和茎内均含有毒性乳状汁液。而经过高度提炼,浓缩制成的毒剂,却可以让人不知不觉间毒发猝死。

而最巧合的是……。

垂叶榕作为常绿乔木,仅生长于海拔500—800米湿润的杂木林中,而帝国是个名副其实的沙漠国家,国内仅有的垂叶榕全部是从国外重金移植而来。不仅需要物力财力,还需要专人搭理培育,否则连一年都存活不下去。

而近年来,整个帝国,唯一生长茂密的垂叶榕,唯有一处——圣德高中专门为特级班配置的木屋四周。

整个帝都,所有人都知道,圣德高中的门槛不是一般的高。

能够穿过圣德高中的大门,名正言顺地走到那木屋触碰垂叶榕,还能随意出入皇宫,给陆琛下毒的人……。

要想符合以上条件,的确,非冷奕瑶莫属。

哦,不,或许除了她,还有另一个人,也能够经常出入圣德高中和皇宫。

那就是M。

只可惜,一是外人根本不知道M能自由出入圣德高中,另一个原因是,冷奕瑶此前就亲口在太后等人面前否认这一切是M的阴谋

那么现在,按照这位陆衝大公所列举的证据,百口莫辩的,就只能是冷奕瑶。

元帅府的议事厅内,上至赫默,下至弗雷、翟穆,望着那打开的新闻页面,脸色都并不好看。

倒是冷奕瑶,自从昨晚狠狠地搂住赫默,将脸颊埋在他的肩膀处失控了那么一刹那之后,整个人像是重新回复了以往的状态。

任你惊涛骇浪,我自波澜不惊。

面对这样的“铁证如山”,她倒是一点都不上心的样子,一手撵了颗葡萄放到唇边,一手随意翻看着底下的新闻评论。

“陆衝既然不在现场,连御医都没解开的毒,他倒是一清二楚。”从昨晚到现在,一直保持沉默的翟穆难得地开了口。埃文斯就坐在他旁边,听到他这么说,露出一个颇为同感的笑,“可见,他脑子并不太好使。”

不好使也罢,被人操控也罢,如今,“证据”是已经摆在眼前了,就差板上钉钉!

整个帝都的人,怕是谁都已经看到这样的新闻。

关键在于,现在他们要如何反驳!

陆衝既然敢公开毒素是什么,那肯定不会作假。整个皇宫内早已风声鹤唳,失去儿子的太后现在呈半失心疯的状态,逮谁咬谁。更别说冷奕瑶曾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下她的脸!

就连陆琛咽下最后一口气,也是和冷奕瑶单独在房间,把其他人都赶了出来……。

饶是多智,埃文斯也忍不住摇头叹息,这出计中计,简直设计得完美无缺。

不仅仅利用了陆琛对冷奕瑶的特殊情感,甚至把冷奕瑶四周的环境都算计在内。

这般的心思,竟然藏于宫宇之中,到现在都不露丝毫踪迹……。

赫默眼底一片幽深。

光一个陆衝自然做不到这样的天衣无缝。那么,真正的凶手究竟是谁?

毒是怎么下的?

究竟怎么逃过那么多皇家侍卫的眼睛?

要知道,皇帝的所有衣食住行都是经过层层审核,垂叶榕虽然有毒,可也不是沾之即死。

“叮铃铃”——

就在众人陷入沉思时,房内的内线电话忽然响起,在这清晨显得有为刺耳。

弗雷被惊了一瞬,下一刻,立马俯身接过电话:“什么事?”

“有人来找冷小姐。”门口的近卫官细细地打量了一眼访客,说话的声音更加清晰了些。

这个时候,跑到元帅府来找冷小姐?

弗雷眼底闪过一抹诧异,还未来得及回答,冷奕瑶却像是早有所料:“让他进来。”

等那人穿过重重走廊,迈入议事厅的时候,弗雷等人终于明白,为什么门口的侍卫官刚刚通话时,声音那么诡异。

昨天刚刚被爆料出来的皇帝私生子,也就是冷奕瑶血脉上仅存的舅舅——M竟然在这风口浪尖上,登门造访!

“坐。”冷奕瑶像是一点儿都不惊讶他会出现在这一样,只淡淡地点了点头。

M目光扫了一圈房间。

可以说,除了冷奕瑶,在座的其他人都是军界里赫默的直系下属。这是个特殊的圈子,非自己人不可进。他本来并不想和军界牵扯太多,可现在的情况,他也管不了那么多。

帝国历史上,谋杀皇帝的罪名一旦坐实,是要受千刀万剐之刑的!

以他对冷奕瑶的认识,她必定不会去找他,那他只能自己送上门了。

桌上的电脑页面打开着,M只看了一眼,便挪开视线:“其他暂且不说,我只问,昨天夜里,是你打发走所有人和陆琛密谈,还是陆琛打发的人?”

这个问题问的很微妙,但只要一瞬,在座的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如果是冷奕瑶要求众人都离开,那么,陆衝的一盆脏水已经蓄势待进——冷奕瑶是专门等所有人都离开的时候,故意引起毒发。

可如果是陆琛要求众人离开的,那么,究竟为什么这么巧合,偏偏是在她和陆琛私下独处的时候,那毒深入心脏,暴毙身亡?

“是他让其他人都离开。”冷奕瑶缓缓闭了闭眼。他那个时候,执着于一个问题——她究竟是谁?

哪怕到了最后关头,他也将他心底的疑问藏得牢牢的,不愿在外人面前露出一丝一毫。直到众人都离开,他才问了那个困惑了他许久的问题。

“那么,事情就简单了。”M语气微微一顿,忽然露出一个森冷的笑意。“在你和陆琛独处的那段时间,你确定没有第三个人在场?”

陆琛既然能忽然苏醒,可见那毒素不是见血封喉。

可偏偏是在冷奕瑶和他独处的时候毒发,就是为了让她百口莫辩,毫无辩驳的可能。

那么,很明显了,为了促使时机准确,肯定有人诱导毒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