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动手杀人/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说她之前在乳母面前,还有一种天然的自恃矜贵,那么,在眼前的大王妃眼底,明明自己身份早已经不是当年的二王妃,她还是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她自己不过是富贵出生,眼前的这位,便是她再不甘,也得承认,别人是真正的皇室血脉,天生高贵!

铎林国的大公主啊……。

这么多年来,除非特殊情况,向来低调至极。她以前以为,是因为对方自知身份尴尬,既然是和亲来的公主,又是战败国,哪来的理所当然、趾高气扬?

如今,看着对方唇边那冷淡的笑容,她才知道,自己这么多年,究竟有多蠢!

如果说,最开始,得知乳母所做的一切,她只是愤怒和疯狂的话,那么这一刻,当看到曾经的大王妃,就这么冷然平静地站在她床前的时候,她只有一个反应——绝望!

这宫中,上上下下,还有多少是她自己不知道的?

既然已经被御医断定中了垂叶榕的毒,这般敏感的时刻,乳母久久没有出去,没有一个人好奇也便罢了。身份、地位从来都和她对立的大王妃出现在这里,完全不需要经过她的同意,这意味着什么,就算是脑子再蠢,她也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她就宛如一只笼中鸟,随时有可能被人撕成碎片。

这皇宫中,像乳母这样的暗桩,绝不仅仅只会有一个。

而大王妃在皇宫中潜伏低调了这么久,势力到底有多大,到今天,她才想到这个问题!

自己怎么会这么傻,傻到以为,对方只生了一个女儿,所以才缩起来,不惹是非?

如今虽然也已是太后,但仍然更喜欢“大王妃”这个称号的迟暮美人,就这么一脸随意地端详着这个曾经胆小、怯懦的“对手”,看着对方躺在床上,脸上的表情犹如墙砖,一寸寸断裂,顷刻间支离破碎的样子……

良久,她挑起一个玩味的笑容,像是个看着耍把戏的街边小丑,就那么淡淡地看着她:“怎么,才知道了这么点事情,就已经受不了打击了?”“大王妃”轻笑。身处帝国皇宫这么多年,她是真的看不起这帝国宫内的人。她们铎林国,天生强者为王,为了胜利,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她自幼成长于宫闱,什么手段没见过,什么人物没看过。到了帝国,被逼着和一个心都空了的男人结婚也就罢了,天天还和这些蠢妇搅和在一起,这才是对她最大的侮辱!

不过,幸好,终究熬到了这一天,可以揭开一切帷幕,不用再辛辛苦苦地去演什么“战败国的和亲公主”。天知道,为了降低天生的气场,她每次见到这些人,都要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强装自己就是个白痴。

“我让人给你下药的时候,就知道你会是这种反应。”陆琛一死,这个“太后”也没有什么留下来的必要了。如今陆衝的人都已经打到城门口了,只差扣门而入!昨晚,她特意让人给她送“醒神茶”的时候,就特意放了好料。没曾想,这么轻轻松松就得了手。垂叶榕的毒,无色无味,一旦摄入体内,绝无存活的希望。

所有人都认定,陆琛的毒是冷奕瑶下的,以至于,放松警戒至此。她几乎连嗤之以鼻都懒得去费精力。一国皇室宗亲,被她这么软刀子一点点磨,竟然也就磨死了大半。只差一个心狠手辣,实则成不了气候的陆衝大公还在外面坐着登基为皇的春秋大梦。

他怎么不想想,帝国皇室大乱才是他们铎林国真正的希望,何必再扶持一个傀儡,冒着随时可能被反咬一口的危险?

呵!

帝国三界会谈在最关键的时机,被她亲手破坏,这种事情,每每想起来,她都恨不得狂饮一杯!

痛快!

实在是太痛快了!

压抑了本性这么多年,总归可以把这群看不上的低贱东西统统圈死在这小小的宫墙之内!

她豁然一把抬起对方的下颚,双手死死地扣住那尖尖的一角,就像是在看蝼蚁一般,笑得连眼角都带出一分天然煞气,“看在你要死的份上,我不介意再和你分享一个秘密。”

自大王妃走进来之后,乳母便躬身伏地,以最标准的朝拜姿势,额头贴地,顶礼膜拜。房间内,唯一不能动、不能言的太后,就这么绝望地看着眼前的人,挑起一抹从容的笑:“不仅仅是你儿子陆琛,你自己,就连你丈夫,当初也是被我活活毒死的。”

轰——

这一瞬,她仿佛听到了血液逆流的声音,心底里所有的光都刹那间湮灭了!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自己的丈夫忽然病重,急招陆琛回帝都的原因!

原来,一切都是大王妃的手笔!

先帝之死,亲子之仇,竟然都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人轻易得手!

“唔——唔唔——”太后忽然挣扎,像是要整个人都要从床榻上暴起。可惜,她的身体根本不听使唤,就像是个面搓的泥人,一点儿力气都使唤不出来。

隔壁房间内,空气忽然静得吓人。

老皇帝的死,竟然是这位大王妃动的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