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事出突然/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剧烈挣扎的人,忽然就像是一尾失去生命的鱼,两眼泛白,直瞪瞪地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垂在半空中,断了最后一口气。

谁也不曾料到,煊赫了一辈子的大王妃,最后的死相这般难看。

不过,房间内的所有人此刻对于这个现状显然都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既然是铎林国间谍,亲手毒杀了两位皇帝,没在全帝国民众面前当众吊死她,已经是给了这位王妃十足的尊严。

M冰冷的眉目从死尸身上一扫而过,随即右手轻轻一挥,像是扔掉秽物一般,将大王妃的尸身甩在地上。

他随手从衣襟里掏出一条丝巾,轻轻地擦拭着手指,如同沾染了这世上最恶心的东西,擦完手后,直接将那丝巾丢在地上,直接踩了过去。

空气微微有些紧张,倒不是因为死了个身份显赫的敌国公主,而是……

侍卫长皱眉看了看,杀了个人就跟切了个瓜一样没事人一样的M,再看了一眼和赫默站在一起,格外轻松随意的冷奕瑶……。

现在的情况,很尴尬啊。

皇室唯一正统的血脉,一个在城外驻扎,还做着“清君侧”的黄粱美梦,准备发动攻势,攻进来的陆衝大公。还有一个长公主,刚刚被他一击击昏,躺在地上,人事不知。

除此之外,只剩下一个身份微妙的私生子M,还有一个……

他眼神复杂地看向了冷奕瑶。

如果说,按照血缘来继承的话,帝国向来重男轻女,M是除了陆衝大公之外,唯一有资格坐上王位的人。

不过,看这人的行事作风和对皇室的轻视态度,完全不像是想要做皇帝的人!

传承了这么多年的皇室,总不至于,到了这一次,就彻底绝了传承吧!

随着侍卫长的面色越发外露,房间里,其他人的神色也渐渐开始变了。

一朝天子一朝臣!

这个道理亘古不变。

今晚既然已经有监控可以证明是大王妃杀了两位皇帝,那位陆衝大公的借口便不再成立,加上之前想要撺掇皇位,这次已经是第二次了,有M和冷奕瑶在,他就绝不成功的可能!

可关键是,拉他下马之后呢?

谁坐上去皇位?

长公主?

绝无可能!

她不仅是女人,身上还留着大王妃的血!

这样一想,冷奕瑶虽然是长公主的女儿,但这毕竟也只是在小范围内的公开秘密,民众并不知晓!再加上,从血缘上来说,长公主既然是留着铎林国的血,冷奕瑶又何尝不是?

这种情况下,何去何从?

皇家侍卫们呆滞地互看一眼,只觉得头疼欲裂。

M懒懒地看了这些人一眼,嗤笑一声,扭头走人。该杀的人已杀,该死的人已死,留在这里做什么,被人拱上皇位吗?

冷奕瑶也没准备留。

赫默都亲自过来找她了,她压根就对怎么把铎林国弄死更感兴趣,留下来收拾这堆烂摊子?

不好意思,她不是圣母。

她连长公主与自己的关系都懒得理会,何必傻乎乎地去背负皇族的使命?

“嘭”——

就在M和冷奕瑶同时准备撂担子走人时,一声重重的闷声在房间内回荡!

侍卫长双腿跪下,深深地朝两个人行了个匍匐大礼!

“陛下去了,但,他的心愿未曾变过。三界会谈还未结束,求两位看在陛下死不瞑目的份上,全了他的心意吧。”

他这话,无异于伤筋动骨,戳到人的最酸处。

不过,明眼人都听得出,他这话虽然是对着两个人说的,但真正想要求的,依旧是冷奕瑶!

哪怕帝国历史上,还从未有过女人主持皇室的先例!

哪怕冷奕瑶至今都不肯承认与皇室的血缘关系!

可若论对陆琛的顾惜……。

M可从来与这位兄弟没什么兄友弟恭的情谊。

三界会谈……。

他提到这个,自然也是希望元帅能看在大局的份上,劝一劝冷奕瑶!

毕竟,这可是惊天的权势!

从古至今,可从来没有一位女皇帝执掌帝国皇权!

军界元帅的女人,身份自然高贵!但再高贵,那毕竟也是依附于自己的男人。

若是她愿意,如今群龙无首的皇室必定以她马首是瞻,到时候,站在权利顶峰的,将不仅仅是赫默一个人。她将成为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势的女人!

届时,又有谁敢说,是她运气好,才高攀了元帅?

这世上,最让人上瘾的,便是棋逢对手、势均力敌!

冷奕瑶一双淡淡的眼睛扫过去,颇有点新奇的意思。

让她给皇室做主,这么大逆不道的想法竟然会是侍卫长想出来的,简直匪夷所思!

原本已经一脚即将踏出房门的M,这会子也来了兴致。

皇室,他是看不起的,他手底下的族人自然也不会希望他继承沾染了他们族人鲜血的皇位,那可是冷奕瑶……。

他徐徐打量了一眼赫默。

说起来,男朋友的身份太高,的确也是一项拖累啊。

到哪去,都被贴上“赫默的女人”的表情,对冷奕瑶来说,怕不是一项非常美妙的体验吧。

至少,以他们接触的经验来看,她值得这世上任何人都用仰视的目光瞩目!不是因为她是任何人的女人,也不是仅仅因为她长得好看,而是,她自身就足以光彩照人、绚丽夺目!

不过,他没有出声,也没有多话,他自己不愿意接手皇室,不代表冷奕瑶就愿意。

冷奕瑶向来不怎么看得起皇室中人,这一次也是看他们实在太蠢,怕是连真正的凶手都抓不着,才管了一次“闲事”。但没想到,侍卫长竟然动了这样的脑筋。

话虽然没有说得太明白,但,几乎是等她只要表态,就要拥护她为皇!

一众侍卫们就在这时,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了一样,全部随着侍卫长跪了下去:“请冷小姐珍视陛下的遗愿。”

算起来,皇室里,还剩下一个名正言顺能说话的太后。可惜,那政治素养实在不忍直视,就想冷奕瑶连话都懒得和这位搭一样,两人的眼界、手段、心胸,从头到尾都不是一个等级。这个时候,再坐以待毙下去,皇室便真的要亡了……

“陆衝大公还没死呢,你们现在是不是有点太咸吃萝卜淡操心?”冷奕瑶摸了摸下巴,第一次发现,见风使舵的人速度竟然这么快。

可,他们的话,也的确没错。

陆琛之所以死的这么快,并不是因为毒素到了时间,而是因为太后看到他参加三界会谈,才让乳母催快了毒发时间!

帝国与铎林国的这场战役,已然拖了太久!

所有皇家侍卫,以头覆地,神色庄重,对于冷奕瑶半调侃似的话完全无动于衷,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

冷奕瑶揉了揉眉峰,刚刚和大王妃对峙的时候都没有让她有一丝半点的情绪波动,到这个时候,她反而感觉自己有点被“逼上梁山”的意思。

“你怎么看?”她问赫默的想法。侍卫长肚子里的小九九她清楚的很,但是赫默的想法,看着他这张毫无意外的脸,她还是猜不出个所以然来。

她忍不住哀叹:所以说,皇帝太专情也不是好事啊。陆冥、陆琛一死,M又打定主意死活不经手,现在连个像模像样的皇子都找不出来,除非是想皇室彻底断了,否则,这群人说什么也会死活赖上她。

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地落在赫默的身上时,他忽然一个挑眉,一脸随意悠闲的样子,轻描淡写的四个字,瞬间让整个房间的气氛迥然一变!

“有何不可?”

他笑着,伸出食指,轻轻点在她抚弄眉梢的位置,笑得像是个纨绔子弟。

“我这辈子,什么都见过,还真的没见过女皇帝。”

不是为了什么三界会谈,也不是为了铎林国之战,而是,他觉得,她真的适合那个位置。

老皇帝专情冰域族女子,却根本护不住,只能让自己最疼爱的儿子,一辈子躲躲藏藏,以免暴露冰域族的身份,被人追杀。

陆琛当皇帝呢?虽然后期勤奋自勉,日渐成熟。但论手腕和心计,完全不堪皇帝之责,不仅情绪容易被人看穿,就连掌控力都稍显稚嫩,被M轻而易举地就在皇室内部安插了势力。登上皇位这么久,竟然还一无所觉。

而冷奕瑶当初就能带着两个累赘,喋血万里,安安全全地把他们送到帝都。

两相比较,两任皇帝都不是她的对手。

“做你自己想做的,这世上,没有任何人可以替你做决定。”赫默想了想,还是把话说清楚。他的确觉得眼前是个绝妙的机会,但,主动权在她,他希望她可以想清楚。

M双手抱臂,站在一旁,颇为惊讶地看了一眼赫默。

这世上,男尊女卑的思想遗传了千年。女人,从来都是男人背后一抹不易露面的剪影。他倒是没料到,赫默竟然有这么好的气魄,不仅处处为冷奕瑶着想,最关键的是,他尊重她任何选择。

女皇帝啊……。

他摸了摸唇角,忽然觉得这个想法挺美好。

“我顺带插一句话。”M忽然笑了起来,就像是冰域上的雪狼勾起的一抹笑,略带坏坏的味道,“你当初不是说,要大开杀戒?若是当了皇帝,一切都再名正言顺不过。”天子之怒,浮尸百万,流血千里!

她要战,铎林国便只有接着的份。

冷奕瑶原本只把这个当个笑话听。可接连看到赫默和M都一脸极为认真考虑的样子,头顶人差点冒出了个分裂头像。

这是要供着她直接灭了陆衝大公,自立为王?

就在她怀疑天底下的男人都对皇位产生了什么恶意的时候,门外忽然有一个侍卫飞快跑了过来:“不,不好了!”

急速喘气的声音,令他的声音都带着一抹颤抖。

众人同时惊讶地看他一眼,却见这人忽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像是吐豆子一样,迅速将最新消息大声汇报:“打,打起来了!”

“什么打起来了?”侍卫长豁然朝他看去,脸上带着惊疑,只是,指尖颤抖的样子却将他表面的镇定全部出卖。

那侍卫恭敬地垂头,声音依旧发抖,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声道“陆衝大公在攻城!现在已经和守城的守备们打起来了!”

监控录像还未来得及播出来,这人倒是聪明,先下手为强!

房间内,冷奕瑶和M、赫默互视一眼,这人的时机倒是掌握得很灵。

诚然,冷奕瑶从来没把这位陆衝大公当个敌手来看,但没有了冷奕瑶的皇室,还真找不到人能克得住这位大公。

毕竟,当初这位的哥哥,已故去的老皇帝,这么多年都未曾真正压制下去他的权势,以至于,他想卷土重来,便能心随意动。连当初陆琛继位,都拿他一分办法也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