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一眼万年/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肯让我上床……。不肯让我上床……

元帅苦思冥想,心心念念的都是这六个字。

而在外人眼中……

冷奕瑶一脚脚踩陆衝大公的尸首,一边屹立在装甲车上的丽影,何其霸气!实在让人忍不住为元帅大人掬一把同情的泪!

然而,楼上的各路神色并不能影响冷奕瑶。

她懒懒地用脚踢了踢驾驶座上的车厢位置,已经被吓懵了的司机一个激灵,背后瞬间汗流浃背。

“开车。”淡漠的声音带着天生的命令,仿佛,杀了陆衝大公对她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如果说唯一有影响的……她看了一眼,四周的火力已然全部停止,但陆衝大公手底下的人也连着像是失了智一样,傻傻的望向装甲车的位置,都没有任何声音。天地间,像是刹那间被人夺了一切声响,除了她一个人站在车顶、迎风而立,将这世间万物踩在脚下,似乎,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

按理说,司机是陆衝大公的手下,亲眼见了她杀了主子,直接一脚油门,往前直冲,将冷奕瑶从车上摔下来才是正理。

可,他不敢!

司机瑟瑟发抖地看了一眼,连尸身还留在车上的陆衝大公,只觉得胆寒。

那般高的城墙,竟然眨眼间就跃下来。捏碎下颚、割喉放血,一切如行云流水,光是这杀人的手段和心性,就足矣让人不寒而栗。

更何况……

司机心底彻底咯噔了一下。

打着“清君侧”名义的陆衝大公一死,帝国上下,唯有一个老皇帝的私生子可以继承王位,可惜,名不正言不顺,而且,眼下,那人还站在城墙上满带笑意地看着。

再说,谁敢对她不敬?没看到元帅带端着把狙,站在楼上镇着吗?

司机吞咽了一下口水,不待冷奕瑶再出声,已经缓缓启动车子,速度放得极缓,像是深怕把冷奕瑶给颠到了一样。

冷奕瑶立在车顶,身边是脑袋露在外面的陆衝大公尸体,漆黑的夜色下,交战双方,诡异一片。

等车停在陆衝大公的大军面前时,她静静地笑了,笑得像是夜色里蛊惑人心的妖魅!

“叛逆者,缴械不杀!否则,你们的下场,和他一样!”话音一落,她手边银光一闪,那把锐利至极的刀,横切一划,瞬间割下陆衝大公的透露!

那股扑面而来的血腥及凌冽狂放之姿,天底下,怕是再没有第二个女人能够做到。

一路从南边挥师而上,挺进帝都的“清君侧”大军,眼睁睁地看着冷奕瑶随手扣住那个原本高高至上的透露,随手一丢,“咕咚”“咕咚”,直接滚下来,混在泥土里,变成一滩烂肉。

“我给你们十秒钟时间,过时不降者……。”她漠然的眸子,在所有脸色苍白的男人面前一闪而过,似是在微笑,又似乎是在陈述事实:“过时不降者,今天就把命都留在这吧!”

风轻云淡的一句话,就像是在开玩笑似的。

但谁也没有忘记,刚刚还威风凛凛的大公,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就被她直接割了命,切了头!

这人的话,绝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水分。

她是摆明了马车,昭告天下。

叛逆主谋已死,若执迷不悟,她绝对会心不跳、眼不眨,直接将他们所有这些叛军,直接坑杀在此,一个都不放过!

北境的夜,冷到刺骨。

原来,一直势如破竹,并非是对方毫无抵抗之力,而是,她压根没将大公看在眼里。

既要挑衅,索性让他们一路顺畅,直达帝都!

但她一动,便是雷霆一击!

如今,看似一个人站在车顶,背后却立着皇室的支持与军界元帅的倾心以待。

若有定点借机乘乱生事的打算,还未动手,怕是立刻会被城墙那边的人打成筛子!

唯一一个算是能躲过火力的指挥所,如今也已门户大开。从里面走出来的,都是陆衝大公的心腹。但即便如此,他们也不敢为自家主子报仇!

殉节、忠勇,那都是主人还活着的时候表现给人看的。如今,那头颅都已经割下,人已经死得不能再死,大势已去,难道还拼死顽抗?

别说成功率低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就算是老天瞎了眼,给他们万一成功了,谁又能走上皇位,名正言顺地成了王?

再说……

众人惧畏地看了一眼,睥睨众生的冷奕瑶。不得不承认,除了不是男人之外,这女人几乎比历任帝王更适合坐上那把椅子!

“还剩五秒。”冷奕瑶像是不耐烦众人忽闪忽闪的目光,淡淡地瞥了一眼时间。

“咚”“咚”“咚”——

跪地拜倒的身子如海潮一般,此起彼伏,瞬间,那乌泱泱的人群,已全部拜倒!

就连车内的司机,也吓得屁股尿流地直接推开车门,以头抢地,瑟瑟发抖!

如海啸、如飓风,山呼投降的声音惊雷一般炸开,竟像是要将天都撕裂而开!

冷奕瑶望着这群叛党,看着他们头顶埋在地上,像是连睁眼都不敢往她的方向再看一眼,良久,目光犹如一滩生井,毫无波澜,深不可测!

数万大军,就这么被她一招“擒贼先擒王”直接破了,快到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跪地拜倒,顶礼膜拜。

帝国曾经身份最高的女贵族,是长公主。但即便当初权势最盛的时候,那也仅仅是在内廷之中,谁曾想,有朝一日,向来重男轻女的帝国臣民会心甘情愿地俯首在一个女人的脚下,毫无反抗之力。

犹如蝼蚁之于虎豹,不堪一击。

这般气势,便是城墙这头的人都各个心惊。

谁都知道冷奕瑶不平凡,平日里看似随心所欲,实则一切尽在掌控。

可看到她在这黎明前的黑暗里,一人立在高处,俯瞰众生,那一刻,所有人忽然明白。

或许,皇室这么多年的动荡并非因为老天不公,而是因为,谁都比不上她!

M的眼睛里忽然闪过一道光,快到极致。那光像是带着一丝柔和,又似乎是带着一抹放下,终究凝成一点,聚在冷奕瑶的背影上,凝成他唇边略带欣慰的笑容。

他惯常是看不起勾心斗角的皇室,但,或许,她继位之后,这个国家,这个帝国,会变得不再一样。

身边,一直暗自观测他点滴反应的赫默,平静地挪开视线。

若是刚刚,M但凡生出丁点嫉恨的情绪,他会立即动手,以绝后患!

不过,或许真的是她太过美好,这世上,她真心信赖的人,并没有背叛她的意思。

M是真的不想要这个皇位,也真的打从心底里,与她站在统一战线。

赫默转过头,看向迎风而立的女子。不动声色的杀机已经尽数敛去,饶是城府极深的M都不知道,自己竟然从鬼门关走了一圈。

军界第一的男人,甘愿成她背后的一道影。只因,她值得这天底下,最好的一切!

这一刻,城墙上的所有人,呼吸不自觉地放轻,像是深怕惊扰到什么一样,放眼看去,只看的到一个人。

天边的第一抹朝阳,顺着了你要的轮廓,正缓缓地越出地平线!

这一刻,印在赫默的眼底,带着奇异的暖色。

而从这一天起,直到他与她后来携手的几十年里,从未有片刻褪色。

至此,一辈子,他的眼里、心底,永远地镌刻着这么一副画面——破空而立的女人忽然回头,微风扰乱了她的发丝,却像是在她身上写出一丝柔情,她微笑地望过来。

明明相隔千里,目不可及,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赫默觉得她正对着他在笑。

柔情似水,仪态万千,从此,一眼万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