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难以置信/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叛军全部缴械投降的消息,第二天就传遍了帝国上上下下、大街小巷。

原本,全帝国的民众,对于冷奕瑶的最大印象,便是元帅身边的女人,可到了这一天,大家才忽然发现。彪悍的人,永远不需要因为别人而成名,因为她自己便可以呼风唤雨!

民众们议论纷纷的重点,从一开始赫默与冷奕瑶之间的桃色新闻,渐渐地转化到皇室的争权夺势,甚至连M都牵扯其中。

总之,只要是长了脑子的人,现在大抵都能猜出,只留下一个太后的皇室,如今唯一能依靠的,便是冷奕瑶。

虽然是前所未有,但,如今,没有一个皇子能够继位,这位传说中的长公主的独生女,怕是真的要成为帝国历史上第一位女皇帝!

就在众人如火如荼地讨论的时候,身为主角的冷奕瑶此刻却坐在元帅府里,吃着大厨精心准备的早餐,一脸优哉游哉地看着新闻,那感觉,就像完全是个吃瓜群众似的,与早晨城墙旁霸气外露的模样简直不是一个人!

埃文斯一边听着电视上关于此次叛军俘虏的处置情况,一边不着痕迹地观察着冷奕瑶的一举一动,眼里、心里无不映着满满的问号。

冷奕瑶大约是他见过的,除了元帅之外,最深不可测的人了。

如今,皇室那边都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她倒是有闲情逸致在这吃早饭?

难道眼下,不应该是平定局势的最佳时机?

坐在冷奕瑶身边的赫默更是对于埃文斯的目光置若罔闻,亲手为冷奕瑶夹了一点酱菜,放到她面前,就着一碗浓浓的粥,看上去就让人极有食欲。

冷奕瑶张了张嘴,心满意足地将爱心早餐一口口消灭。

弗雷轻轻地咳嗽一声,示意埃文斯,眼睛再这么瞪下去,眼珠子都要出来了。

“嗡嗡嗡”——

手机震动的声音,从一开始就没有停过。奈何主人像是一丁点都没有听到似的,任它一直在桌子上拼命发出震频,连一个眼角都没有扫过去。

“侍卫长的电话?”赫默见她一碗粥已经吃完,忍不住轻轻抹去她唇边不小心蹭到的粥,轻轻一笑,眼底满是宠溺。

“除了他,还有谁这么烦?”冷奕瑶伸了个懒腰。从昨晚进皇宫引大王妃入戏,到后来城墙边平定暴乱,从头到尾都没有休息过。一大早,电视、网络、各路媒体都像是疯了一样地围过来,她又不是傻子,抛头露面去当公众人物。

“看样子,他们是打定主意让你早点入主皇宫。”太后不过是个空架子,经过昨夜的事情,只要脑子没坏,今天那群皇室的人唯一的想法就是拱冷奕瑶上皇位。不管用什么办法,反正,绝不会让她跑掉。

算起来,帝国自建国以来,还没有哪个皇帝这般夺了皇位。

“那……。”冷奕瑶忽然一个侧身,双手穿过赫默的脖子,半边身体的重量挂在他的身上,一双眼,像是天地的星光都凝聚在内,此刻笑盈盈地盯着他,深入心扉!“你怎么想?我应不应该坐这个位子?”

房间里的气氛忽然一顿。

哪怕听上去,冷奕瑶跟开玩笑似的,但弗雷和埃文斯此刻都有点神经紧张。以他们对冷奕瑶的了解,她压根不是那种到了关键时机,要靠别人的想法来做决定的人。那么,现在的询问是什么意思?

赫默却像是一丁点都不奇怪的样子,双手微微一个用力,下一刻,冷奕瑶微微惊呼。他竟然将她悬空抱起!

后面的镜头……。

嗯,弗雷和埃文斯看不到。因为,元帅大人亲手将人抱着去温泉池了。

“哗啦啦”——

冷奕瑶被赫默亲手放到温泉中,水渍涌上岸边。

她仰头,还未来得及反应,赫默的身体已经再次拥了过来。

温暖的水流,将她身上微微紧张的肌肉彻底松弛下来。赫默搂着她坐在浅水池的方位,她明显地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皮肤与他的肌肉严丝和缝地贴在一起。

轻笑的声音像是从胸膛的最深处发出,他轻轻咬着她的耳朵,微弱的呼吸拂过她的耳膜。那声音像是从心口处发出,带着慵懒的笑意和令人无法抵抗的霸道:“在你问我问题前,我有个问题要先问你。”

“嗯?”冷奕瑶下意识地回头,却猝不及防地对上他那双幽深难辨的眼。

从来都漆黑深沉的眼,此刻却像是一道旋涡,深深地勾住她的魂,将她拉入最深的黑洞。

她张了张嘴,只觉得大约是四周的温度上升,加上温泉侵蚀,整个人都有点缺氧,可他的吻,却不再愿意等上半分。下一刻,他封住了她的唇。

抵死缠绵之前,她分明听到他一声近乎呢喃的询问:“要不要,做我的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