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新的主人/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名分?

赫默眼中的旋涡像是从海上刮来,整个人呼吸倏然一顿,脑子里千万个念头闪过,下意识伸手就要抓这个小妖精,谁知道她一个扭身,直接从他手上接过吃的,一下子就越到床的另一头去。

半边的被子滑下,顺着她的肌肤一路晚宴,露出里面轻轻浅浅的印子。

他深吸一口气,眼中的笑意慢慢带出一分愧疚。

原本以为自己自制力够强,等得到她成年,谁知道食之入髓,碰上的那一瞬,就知道自己栽了,到后面,越想控制越不受控制,她简直像是他一个人的毒,吸之上瘾、不能自已!

冷奕瑶见他动作一缓,随着他的目光扫向自己,心中尝到股甜味。

于是,不动声色地低下头继续进食,一脸无辜少女的模样,搞得赫默一时间不知道该把她拽到怀里好好磋磨一番好,还是让她心安理得地把晚饭给吃完。

晚霞彻底落下去,房间没有开灯,视线却还不错,略带晕暗的光线,将两人的侧颜勾勒到极致。空气里,带着满满的暖意和甜蜜,即便此刻,谁都没有说话,都有一种说不尽的慵懒惬意。

冷奕瑶吃完最后一口,整整喝完一整杯水,才觉得自己饱受摧残一整天的体力终于恢复了大半,也不待赫默说什么,自觉地依偎到他身边。

“有个当皇帝的老婆,会不会感觉很奇怪?”她笑着,像是只猫一样眯在他怀里,轻轻吻了吻他唇瓣。

“我要的从来只是你!至于你是什么身份,对我来说都无所谓。”皇帝也罢、普通商人之女也罢,只要是她这个人,他就满心欢喜。他爱的是她这个人,是她心底的灵魂,至于其他,都是无关紧要的事。重要的是,她开心。

如果,她觉得,只是站在他身后成为一抹影子太无聊的话,那么,成为帝国历史上第一个女皇帝,有何不可!

冷奕瑶压在他胳膊上的指尖微微一顿,下一刻,脸上绽开一抹笑。那笑纵情、狂傲,像是将骨子里所有的风华瞬间展现,心底近乎叹息:有这样一个人爱着,真好……。

第二天,侍卫长整整找了一整天,也销声匿迹了一整天的冷奕瑶终于出现在皇宫!

整个皇室都沸腾了!

大王妃毒杀两任皇帝的证据确凿,太后受到刺激,整个人一下子病倒,听说了此前城墙一站的事情之后,只愣了一会,随即毫无情绪起伏地对着跪了满殿,一力拥护冷奕瑶成为新皇的皇家侍卫和皇亲国戚道:“随你们。”

自己的儿子、丈夫都死在了皇位,凶手竟然是埋藏在身边这么多年的大王妃,饶是太后自己也知道,她一力阻拦冷奕瑶登基并没有什么好结果。连大王妃她都尚且斗不过,更何况是冷奕瑶?

一路从南面起兵谋反、势如破竹的陆衝大公,在她手底下,竟然也只是用了那么点时间,像是捏碎一只蚂蚱一样,轻而易举地直接碾死。她一没兵权,二无政治才能,这满殿跪着的人,心心念念的都是要跟着新主子,她何必螳臂当车。

望着心如死灰的太后,侍卫长嘴里微苦,率先埋下头,深深行了跪拜之礼。

这帝国之内,皇家血脉除了私生子M,其实,还有另一位小公主。

长公主被关着的房间内,小公主正呆滞地看着窗外,“皇姐,他们都说,冷奕瑶是你女儿。”

披头散发的女子脸上一片空白,像是没理解她这个最小的皇妹,平时只会跟着陆琛身后笑呵呵的妹妹想要说什么。

“大王妃的事情现在已经公之于众,按照皇家律例,毒杀皇帝,罪无可赦。”这个从小因为生母身份卑微,加上与皇位没有半点可能,只被养得娇憨天真的小公主双眼通红地看向长公主:“新皇明天的登基大典后,大王妃将在全帝都民众前被当众处死。”

“哐”——

长公主一下子从椅子上摔倒,像是疯了一样扑过来。小公主却只是咬着唇,直直地瞪着她。

是啊,她们关系从来不亲近。若不是看着血缘的份上,她都不会走这么一遭。她最亲的亲人,是陆琛。可这位兄长也是被大王妃毒杀的,让她如何不恨。

“冷奕瑶的DNA检测报告,侍卫长已经公布全国,军界、政界都将来人参加她的登基大典,这可是皇室多少年都没有过的盛事。”赫默作为军界第一人来参加自不必说,就连政界党魁也因为三界会谈的事情破例出席,冷奕瑶的声势简直无人可及。她笑笑,说不出是羡慕和嫉妒。身为女子,即便不是从皇室从小娇养长大的公主,那个人,照样能站到最顶端。只是,每次想到此前自己想尽办法为陆琛邀请她参加皇家晚宴,心情都复杂难辨。她甚至有点崇拜冷奕瑶,一介女子,竟然能替陆琛报仇,仿佛任何事情都难不倒她。

未尝没有人过来打探过她口风,可是,对于冷奕瑶登基,她除了敬服,真的再没有其他心思。

“亲外婆她都不要了,她准备怎么处置我?”粗哑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将小公主一下子从回忆中扯回。

她抬头,看向曾经在内廷呼风唤雨的长姐,如今,母亲是邻国间谍的事情曝光,即便活着,也绝不会再有往日荣光。“诏令已经拟好,新皇登基后,给予你赦免,不会贬去你皇家身份,不过……”

“不过什么?”

“从哪里来,回哪里去。此生你只能住在边境,无诏不得回来。”小公主深吸了一口气,将临行前冷奕瑶交代她的话,一个字一个字说出来。

就像是个循环轮回!

当初,长公主因为陆琛的大赦,离开边境、重回帝都。这一次,又是一封皇帝诏令,将她原籍返回。而这次,冷奕瑶不仅仅是让她哪来的回哪,最主要的是,她要让她亲眼在边境看看,她的生母、铎林国的大公主,究竟造的杀孽有多少!

毒杀皇帝之仇,不共戴天,两国开战近在眼前,能让她活着,不受大王妃牵连,已经是冷奕瑶给予的最大宽容。

长公主忽然死死的闭上眼睛。

这一次贬黜,便是生离死别,这辈子,她再无机会回来看冷奕瑶一眼。

临走之前,冷奕瑶都不愿再见她一面,可见她是真的报了生恩,便与她再无瓜葛。

相较于陆琛的仇,她这个只有血缘关系,却从未出现在她成长过程中的母亲,实在是太无足轻重了。

这样也好,这样……也好……。

毕竟,自己对于冷奕瑶而言,真的只是个陌生人罢了。能看在血缘的关系上,保她一命,已是十分难得。

而她,也再无颜面去见这皇宫里的任何一个人。

母亲,那个在她心目中才干惊人、眼界不凡的人,对于这个帝国所有人来说,却是最心狠歹毒的杀人犯!按例,她应该被株连,同样处以死刑……。

她忽然想起自己曾经到元帅府门口,一直等着要见冷奕瑶,却吃了闭门羹。或许,从那个时候,她就该明白,自己和她绝不可能像普通的母女一般……

如今,她愿意留她一命,已是仁至义尽。

长公主空洞地目视前方,眼角滑过一抹湿润,再也不曾开口。

小公主离开的时候,远远地见皇宫中庆典的准备已然就绪,忽然生出一种尘埃落定的感觉。

帝国自建国以来,便是三界独立,皇室虽享受尊荣,却在军界和政界中,并非是最强盛的一支。而冷奕瑶却可能亲手改变这个现状。

明天,帝国将见证一个新的历史,整个皇宫将迎来有史以来,第一位女主人!

------题外话------

加班比较迟,等我码字完,已经这个点了,不好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