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次见就脱衣!/一生一世笑皇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之神护佑,让暝河之水不死,苍山枯骨万里!”

“战之神护佑,佑我臣民,安然脱困!”

“战之神护佑,若我不死,必要北辰一族,血债血偿!”

血光一溅……直升机上闭目养神的女子,猛然惊醒。

旁边一名短发女子见她神色有异,问了一句:“又做了那奇怪的梦?”

夜魅点头,揉了揉眉心,但并没往心里去。

她一张冷绝的脸,宛如天神的手笔,精致的似乎一个瓷娃娃,安静的时候仿佛最单纯干净的天使,但是那双魅惑人心的眼中,噙着几分趣味,不知是恶意还是善意的趣味,令人有些头皮发麻。

直升机在天上前行,她们刚刚做完事,正在回程的路上……

又做了奇怪的梦,夜魅脸色有些沉,看向那短发女子,面色冷淡:“老大,还没到家?”

被称为老大的短发女子瞟她一眼,笑盈盈地道:“美丽的夜魅女士,我们还有三十分钟才能离开海面,目前我们的直升机正经过百慕大三角!”

而此刻,百慕大三角,海面上平静无波,上空是一架直升飞机经过,正是老大与夜魅。

夜魅慢条斯理地扫她一眼:“注意你的措词!”

老大嘴角一抽,拔高音调,迎合这个人的恶趣味:“美得令人拍案叫绝的夜魅女士!不要随便着急!”

夜魅眸中掠过一丝满意,语调还是一如既然的冷淡:“你对我的美丽认识充分,不愧是我的挚友!”

老大:“……”

两人正说着,海底忽然卷起一阵狂风,形成巨大的漩涡,旋即强烈的风暴,将飞机狠狠往那漩涡之中扯去。

夜魅站起身走到舱门口,皱眉低头看了一眼:“怎么回事?”

老大面色微青:“我也不知道!”

海底的风暴,将天上的飞机往海中扯,这是极为诡异的一幕。

飞机已经失衡,被拖向那一片空间,无论如何操作,都不能挣脱桎梏。就像是一块巨大的磁石,要将她们吸进去!

人力不可抗天,飞机被狠狠拖入海中,即便夜魅和老大奋力跃出,却依旧还是被风暴扯入漩涡之中。

两人被海浪抛向两个不同的方位,旋即海水淹没头顶……

“夜魅!”

“老大!”

……

北辰皇朝,极北之地,岚山之中。

火红色的妖光四起,山间是对峙的几人。

而那如狂蟒一般的妖光,是中间那玄衣男子发出,他薄唇扬着优雅之笑,一双妖邪般魅惑的眼,漫不经心的扫向包围着自己的一众人,这番高贵气度,半点不像被围杀的人,倒仿佛嗜血噬杀的魔尊,在审视自己的猎物。

他那张脸,美绝,魅绝。

像是邪魔转世,却偏偏拥有神的美貌。尤其那一双眼,但凡扫过,便是爱祸起,苍生灭,令人为他沉入邪魔之道。

而这群黑衣人,由两人带队,带队两人的容貌竟然一模一样。

他们对着中间那玄衣男人,怒声道:“北辰邪焱,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北辰邪焱,北辰皇朝的四皇子,天下之人最怕的人,不,他根本就不是人,是个恶魔!

北辰邪焱闻言,缓缓勾唇,雍容整理自己的袖袍。那姿态优雅仿佛一只波斯猫,语气更是慢条斯理:“面对敌人,你们就如此欠缺气质吗?难道就不能先学焱说一句,很高兴见到两位,十分荣幸与二位切磋武艺?嗯,焱的确很高兴见到二位!”

说着这话,他还微微点头,绅士般的一礼。

北辰邪焱的随从,钰纬同学默默看天,不知道是否应该同情那两人。

那二位:“……!北辰邪焱,你不必装模作样,我们二人今日一定将你斩于刀下!”

北辰邪焱听了,这才正眼看他们:“战天佟,战天决,江湖并列第三的两位高手,更是孪生兄弟。你们忽然决定替天行道来杀我,是受了我大皇兄的指使吗?”

战家两兄弟:“……”这话不好答,既是受人指使,又怎么能说是替天行道?

虽然说杀了眼前这恶魔,对天下人来说,的确是与替天行道无异。

战天决开口:“大哥,大皇子交代过,不必与他废话!直接杀了他便是!”

大皇子与四皇子不合,并不是什么需要藏着掖着的事,他也不怕说。也的确是不想再废话,再说下去,他们都开始质疑自己了。

“杀!”

一众黑衣人随着战家两兄弟,一起杀上前来。

北辰邪焱微微一叹,广袖轻拂,路边树上一棵树枝,忽然被他的内息折断,如凌风利剑,对着那些黑衣人乘风疾驰!

纤细的树枝,在内息驾驭之下,竟猛然冲过,不可思议地穿过那些黑衣人的胸膛!

血花飞溅……

这些人一个一个,当场毙命,就连挣扎都来不及!

而杀人的邪魔,看着一地尸体,语调却更温柔:“大皇兄明知我生性善良,手都握不起杀人的剑,却还要派人来刺杀我,他的内心真是歹毒丑恶啊!”

随从钰纬:“……”是啊,我的殿下,您的手握不起杀人的剑,因为根本不需要握,一根树枝就摆平了。

战天决和战天佟,握紧手中刀,深知面前的人不好对付。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出刀。

然而这江湖排行第三的高手,在面前这邪魔的眼中,却仿佛只是两只不知死活的耗子。

他薄唇微微扬起,轻轻一抬手,红色的妖光激射而出,对准那两人!

“轰!”的一声。

那两人抬起刀运起内息抵挡,却是被炸出去老远,瘫倒在地,刀也从手中脱出,摔出百米之外。

战天决与战天佟,眸中都掠过一丝惊恐,没想到此人竟然如此厉害,只是一招,就让他们毫无还击之力,还身受重创!

北辰邪焱微微笑着,优雅踱步,华服在地上拖出细微声响。

他走到那两人面前,手一扬,带起一阵内力。

百米之外,战天佟的刀,被他的内息,带到了这两人面前。

他一双泛着妖光的眸子,掠过一丝趣味,眸中似有翡翠般的绿闪过,美艳异常,也令人惊惧异常。

他优雅地道:“虽然你们来刺杀我,如此狠心歹毒,但我生性善良,所以决定留你们一条命,向我大皇兄禀报你们的战果,告诉他,凭他的能耐杀不了我。不过,你们听清楚了吗,是你们之间,只留下一条命!”

两人一颤。

旋即便见那恶魔,继续微笑道:“孪生兄弟,多年来同生共死,可是你们今天只能活一个人。杀了对方,就能活着回去!怎么样,我对你们是不是很慈悲?”

战天决怒喝:“北辰邪焱!你这个恶魔,你休想!我们决不可能,决不可能自相残……”

可他话没说完。

战天佟已经拿起拿把刀,插向战天佟自己的腹部,并深深看了战天决一眼:“吾弟,好好活着!”

血光溅起,战天佟已死,心知不可能是面前这人的对手,便牺牲自己来保全弟弟。

这样的一幕,战天决心如刀绞,当即便吐出一口鲜血。

“北辰邪焱!你这个恶魔,我必要将你千刀万剐!”战天决对着北辰邪焱怒吼。

北辰邪焱却丝毫不在意他的怒气。

他那双魔邪的眼看向战天决,微笑道:“看看你兄长为你牺牲了自己,他是多么有情有义的人,可是你呢?多么丑恶,明知道自己死了兄长就能活,却迟迟不动手自尽,等着你的兄长先死。我是恶魔,难道你就不是吗?你才是害死你兄长的罪魁祸首啊!”

战天决一听这话,便想反驳。

却骤然白了脸,不知道如何反驳,他的确知道自己死了,兄长就能活,但是他根本就没直接就能想到自尽这里来,岂能说是自己迟迟不自杀害了兄长?

可北辰邪焱的话也没错,自己的确是没自尽,兄长才……

这么一想,他心中已经乱了,兄长死在自己面前,自己也打不过面前这恶魔无法报仇,兄长的死还与自己有关,因为自己没自尽……

多方打击使得他神智昏聩,眼神狂乱:“我?是我害死兄长?我……是我?不不不,不是我……是我,我……”

钰纬在边上看着,不知道该说啥了,作为四皇子殿下的随从,看殿下这样玩弄人心,逼死逼疯人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殿下心情好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都喜欢这样寻人玩弄,殿下不主动去找人玩弄,这群人就应该谢天谢地了,竟然还敢自己找上门来。

看战天决似乎是疯了,北辰邪焱一抬手,一丝内息灌入对方体内。

战天决又有了力气,站起来往皇城狂奔而去。

整个人却已经是神志不清,在胡言乱语了。

钰纬:“虽然他已经成了这样,但想必一定会把您的话带给大皇子!不过殿下,您又逼疯了一个人……”

北辰邪焱优雅勾唇,慢声道:“我逼疯了他么?我只是让他认清他不愿意为兄长及时牺牲的现实,让他明白他自己的自私自利,这分明是在帮助他看清楚真实的自己,怎么能算逼疯他?”

钰纬:“……”您长得美您说什么都对!

旋即,又听得北辰邪焱优雅的声,再一次响起:“钰纬你说,回到京城之后,我捏断了大皇兄的脖子可好?虽然我非常善良,不忍心杀人,但从大皇兄派人刺杀我的行为,我已经看出,只有我残忍的报复,才能让我其他几位兄弟知道残害手足是错误的,友爱兄弟才是人伦天性。教诲他们谨守道德底线,日后对我这样善良柔弱的兄弟,多一些关怀,少一些恶念?”

钰纬:“……您高兴就好!”

他其实很想对殿下说,“善良柔弱”可能与您不太搭。

至于您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这些话,以及您要杀大皇子的事,您的确是自己高兴就好……

他这话音刚落,忽然一阵地动山摇。

天空中一个漩涡浮现,从中掉下来一个人。

如此情景,即便北辰邪焱也沉了沉眸。

天空中掉落的人?看错了么?

他微微扬眉,扫向半空中的那人,接着便见着一张美绝的脸,是个女人。

而这时,夜魅的眼也正睁开,与他对视。

看见他这张脸,她眸中不掩惊艳。

下一瞬,北辰邪焱忽然笑了。

旋即,他慢条斯理的伸手,优雅地解开自己腰间衣带:“有美人从天而来,我自当脱衣候之!”

------题外话------

从来就木有写过如此丧心病狂的男女主,捂脸,真是非常大的挑战啊!

然后,这只是个坑,目前只写第一章,算是给大家留个念想,至于以后回不回来填坑,啥时候回来填坑,就要看命运的安排了。但是如果填的话,我新浪微博“大山寨帅裂苍穹帝尊”会第一次时间通知,谢谢大家这数年的支持,哥先走了,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