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不用怕,我已经很温柔!/一生一世笑皇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罢,她扭头看了一眼司徒蔷所在的大坑。

在那名文官不敢置信,十分担忧,吓得眸光呆滞的情况下。冷声安慰道:“不用怕,我已经很温柔,她摔不死!”

众人:“……”很温柔?

很温柔就把人摔到五米之外,砸出一个坑了,要是不温柔得是什么样子?

夜魅其实也没说假话,她真的已经足够温柔。至于她不温柔的时候么,那就不是一个大坑在远处了,很可能是被肢解的尸体,一块一块的在众人面前。

她从前可是杀手界,以虐杀闻名的变态。寻常人请她出手,都得是跟人有深仇大恨,才会找她动手。

北辰邪焱闻言,也远远地看了一眼司徒蔷所在的方向,回头扫了一眼呆愣在门口,不知所措的那名文官。

优雅的声,缓缓响起:“本殿下的心上人饿了,林城主,你没听见吗?”

“啊?心……心上人?”那名被唤作林城主的文官,愣愣地看了一眼夜魅,又哆嗦着看了一眼北辰邪焱,咽了一下口水,“是,臣马上去吩咐!”

好吧,其实这两个人,还挺配的。都很吓人!

林城主应完,就扭头对着自己的下人挥了挥手,示意对方去准备。

夜魅也不管他是如何介绍她,心上人还是心下人,关系都不大,她只知道自己的耐心早就没了。

下一刻,林城主又指挥着门口的侍卫们:“快!快去把郡主扶起来,快去请大夫!快!”

“是!”

众人开始动起来。

本以为不管怎么说,殿下都是长乐郡主的表兄,这时候也要稍微关心一下。

却没想到,殿下的关心,是如此特别。

他扫了一眼长乐郡主所在的方向。

魔邪俊美的面孔上,也的确露出了几分关爱,温柔地道:“这世上总有弱者,挑衅强者,用自己的无知来寻死。世人习惯将这个,叫不知死活。倘若她今日摔骨折,摔断腿,摔折了脖子,那都是焱的心上人好心的教诲,你们不可请大夫,阻挡焱最亲爱的表妹接受教育、进步的机会!”

众人:“……”

您口中“最亲爱的”的表妹,就是用来这般对待的?

他们现在已经开始质疑,最亲爱的这四个字,真的是一个表示关系很好的词,而不是有深仇大恨的意思?

把司徒蔷给摔了之后,夜魅其实也不是没想过,这个男人会不会忽然翻脸。

毕竟也是他的亲戚。

他眼下的反应,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在意料之外,也觉得在情理之中,毕竟这男人一直表现得就像个恶魔,北辰皇朝众生看他的时候,神情也与看恶魔无异。

司徒蔷很快被从坑里扶了出来。

北辰邪焱放了话,没人敢请大夫。

一众人上去掐人中,一顿摇,试图让她醒来。

而这会儿,城内有人进来禀报:“四皇子殿下,膳食准备好了!”

“带我去!”夜魅也不跟主人打招呼,直接跨进了城门。

随从颤抖着看了一眼北辰邪焱,又看了一眼自家城主,见没有一个人吭声表示反对,便乖乖带着夜魅先进去吃饭了。

北辰邪焱看着夜魅率先进城的背影,眸中掠过魔邪般的妖光。

似上古妖魔幻化的狂蟒,盯着自己的猎物,透出嗜血的兴味,却偏偏温柔得如同春风拂面,透着骨子里渗出的优雅。

这一幕,令他身侧许多人,腿肚子都打哆嗦起来。这位姑娘,就这样被殿下盯上了,未来不知道会有多惨!

夜魅当然能感受到背后灼热的眸光,不过她一向对自己的优秀,有着超乎常人的认识。

所以根本没回头,直接将之注解为了爱慕的眼神。

她进城之后。

长乐郡主也终于醒了,她已经吓傻了,顿时眼泪鼻涕流了一身。啜泣道:“这个贱人,她居然敢打我!我一定不会放过她的!你们……她人呢?她……”

司徒蔷四面一看,寻找夜魅的身影。

林城主道:“她进城用膳去了!”

司徒蔷险些没气出一口血,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她堂堂一个郡主,忽然被打成这样,原本以为自己醒来之后,那女人为了自己的小命,已经跪在自己面前,说不是故意的。

乞求自己原谅,放她一马,万万没想到。

她居然没事人一样,进城吃饭去了!她知道她自己得罪了什么人吗?她知道她司徒蔷是皇后姑妈最喜欢的侄女,是比寻常公主还要受宠的郡主吗?

这些她都知道吗?!

她扭头看向北辰邪焱,嗷嚎大哭:“焱哥哥,你要为蔷儿报仇!她太过分了!”

众人顿时沉默了,都不好说,您刚刚还晕着的时候,就是您的焱哥哥,大夫都不让请。

北辰邪焱扫了她一眼,嘴角淡扬,那是一抹优雅如波斯猫的笑靥,慢声道:“所谓报仇,不过是无能之辈,对眼前自己无能的不如意,为了安慰自己活下去,强撑出来的信念。焱最亲爱的表妹,其实你不用如此坚强,毕竟你的对手太过强大,焱怕你强撑太苦,还是自己解脱比较好。这是焱的建议,你自己想想!”

他说罢,漫不经心地一笑,不再看司徒蔷一眼,缓步走入城内。

众人反应了一会儿,殿下这是什么意思?

报仇是为了安慰自己活下去,所以强撑,对手太强大,建议长乐郡主不要这么坚强,自己解脱比较好?这是建议长乐郡主直接去自杀了?

司徒蔷也不傻,反应过来之后,顿住又是一阵嚎哭。

怒骂道:“一定是那个贱人,迷惑了焱哥哥的心智,我回京城一定要皇后姑妈把她碎尸万段,贱人,贱人……”

钰纬同学,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司徒蔷。

长乐郡主是不是对殿下有什么误解?怎么可能是那位姑娘迷惑殿下的心智,导致殿下如此?殿下不是一直就这么恶劣吗?

走进城门。

北辰邪焱扫了钰纬一眼,慢身轻询:“我的衣服,看起来很奇怪吗?”

“唔……”钰纬想起来,当时那位姑娘,说殿下穿着奇装异服去勾引她,想来殿下还记者这茬呢,钰纬纳闷地摸了摸脑袋,“并不奇怪啊!”

殿下的确穿得很正常,相反那位姑娘身上的衣服,材质有点奇怪,仿佛没见过。

“嗯!”北辰邪焱颔首,旋即广袖拢于身后,似一副优雅画卷,温柔地道,“一会儿遣人去问问,她喜欢男人穿什么样的衣服,爱好什么颜色,焱试图改变一下品味,迎合她的喜好!”

“哈?”钰纬一脸愣逼,殿下您是认真的吗?

------题外话------

亲们,一个不好的消息,是笑苍穹5终结篇的500本签名书,因为要配送三十多个省,所以不能保证先买的宝宝就一定能拿到,只能保证参与团购的宝宝,拿到的几率更大!另外哥在里面签了一本口红签,倘若谁能拿到,哥会将哥近年用来签字的口红,香奈儿99号一起赠送,礼物并不贵重,但纪念意义绝无仅有,祝大家好运!具体团购方式,不清楚的宝宝可以看上一章节的题外话,快来支持哥一下吧,抱住你们的大腿,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