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焱心爱的姑娘!/一生一世笑皇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话音一落,众人不再犹豫。

手中的火箭,对着夜魅的方向射去!

眼见数支箭从四面八方,对着她的方向射来。夜魅嘴角淡扬,抽出腰间折扇,凌空一甩。折扇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形。

这弧形之间,所有扑面而来的箭羽,全被横扫而回!

对着那些射箭之人的脸面而去!

侍卫们双眸瞪大,不敢置信地盯着火箭,对着自己射来!想要躲避,却是来不及了!

不少人中箭,纷纷倒地!

但夜魅掌控得很好,这些人没有一个人在她一击之下殒命,要么被射伤,要么被火箭点燃了衣物,疯狂地在地上打滚,试图使自己身上的火焰熄灭。

夜魅见状,也只是冷眼一扫,伸手之间,那把扇子已经回到了她手中。

众人再看她的眼神,便都惊恐起来。

就这么一招,将数百支火箭挡回,还将几十名侍卫射伤。

这样的身手,他们甚至怀疑他们是不是看花眼了!

侍卫们躺在地上打滚,“唉哟”、“唉哟”的呼痛,有人上来帮忙扑灭火焰。

她扬眉,看向李将军。

右手的扇子轻轻敲在左手掌心,姿态散漫,冷声道:“我心情还不差,暂且懒得杀人。希望你们不要让我耐心用尽,到时候,被射伤之后再烧死的故事,怕是要发生在你们在场的所有人,还有那位郡主的身上了!”

她说完,刀子般的眼神,从众人身上掠过。

使得不少人寒蝉若惊,明明只是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姑娘,怎么会有这样的实力!

就在他们呆愣之间,夜魅已经抽出她腰间仅仅作为装饰物点缀的腰带,那腰带扯开后足有三米之长!

她狠狠挥出腰带,如长鞭般一甩!腰带缠到树干上,借助这力道,她的身体凌空而起,从院内射了出去。

腰带收回,人已经不见踪影。

她这件衣服原本不需要系腰带,只是当初觉得好看,就买来缠上了,今日正巧还用上了。

李将军回过神,一见她人影都没了,顿时脸都白了。

扬声道:“追!”

而此刻,夜魅宛如鬼魅一般,借用腰带的力道,离开院内这一幕,也落入了一双妖邪的眼中。

北辰邪焱收到消息,便大步而来。

却没想到,才走到附近,便见着她宛如夜之精灵这一幕,这样的身手就罢了,姿态看起来还尤其潇洒漂亮。只是区区一条腰带,她也能应用得如此自如吗?

他回眸看了一眼地上正在打滚的士兵。

他倒也不急着去追夜魅,眸中却掠过几分趣味。缓步走到众人面前,漫不经心地问询:“怎么回事?你们怎么都受伤了?”

李将军正要带人去追夜魅,看北辰邪焱来了,赶紧跑上来。

开口回答问题:“殿下,是这样,我们……”

才刚说了几个字,北辰邪焱便抬手,制止了李将军的话。慢声道:“算了,发生了什么,你们为什么受伤,我并不是很关心。”

众人:“……”

不是您问的吗?

却见他幽瞳骤然眯起,扫向众人,优雅的声,缓缓响起:“谁让你们放箭的?”

这气势太过吓人,使人害怕。

众人颤抖着,有几名侍卫看着他的眼,由于太惊恐,忍不住往自己身旁的兄弟背后躲了躲。大家都哆嗦着,看向李将军。

很想哭着说,这是李将军下令的,不关他们的事。

李将军登时脸一白。

“噗通”一声,就跪下了。

这下说话都不利索了,爬到北辰邪焱脚边,颤抖着道:“殿……殿下!末将,末将……”

北辰邪焱看他说话吞吞吐吐,漫不经心地低下头,扫向他。神态优雅,语气温柔:“你如何了?难道是焱看起来面目可憎、神态丑陋,使你不愿意好好与焱说话?”

钰纬仰天翻了个白眼,面目可憎不至于,神态丑陋绝对没有。而且不仅如此还非常俊美……

关键是殿下您恶劣的性格和实力,都很吓人,人家不敢与您说话……

李将军立刻吓得哭出来:“殿下,末将真的没有这个意思!这是郡主的命令,末将不敢不从命,末将也派人去问您的意思了,可消息还没来得及传回来……”

北辰邪焱闻言,倒是笑了。

看着李将军,温柔问询:“你的意思是,焱的意见不值得你等待,所以你的耐心,等不到焱的消息回来,就要下令射杀焱心爱的姑娘吗?”

钰纬:“……?”心爱的姑娘?

李将军更是吓得脸色惨白,如同刚刚用雪白石灰粉刷过的墙面,那个姑娘殿下是不是真的心爱,这一点谁都不知道,但是殿下这么说,就意味着自己闯大祸了!

李将军哭着道:“殿下,不是末将不愿意等您,实在是那位姑娘要走,末将要是不下令放箭,她就走了,末将……”

他这话一出,北辰邪焱面上的笑,更为温柔优雅。

他居高临下地扫着李将军,慢条斯理的询问:“你的意思是,你恶毒的想要射杀焱的心上人,错的还是她了?”

李将军眼角的泪花再一次上涌,哭着道:“殿下,末将,末将真的不是故意的!末将不知道她是您的心上人……殿下……”

他正哭着。

司徒蔷铁青着一张脸,大步过来了。

她上来一看,并没看见夜魅的尸体,却见着北辰邪焱正扫向她。

她脸唰的一红,盯着北辰邪焱,片刻后,眼眶红了:“焱哥哥!你不知道那个贱人有多过分,蔷儿的腿被她踢得好痛,若不是蔷儿命大,有上苍保佑,这腿怕是已经断了!”

------题外话------

相信不少宝宝,都知道哥身体出事了,昨晚去了两次急诊室,今天早上去了门诊,心绞痛,抽痛,行动不便,心电图、拍片、查血都没有检查出病因,医生也束手无策,说能做的都做了,现在只能观察,三次去医院还是鲁院一起学习的同学背去的。这会儿这个更新,也是哥强撑着写的,如果接下来几天,偶尔没有更新,也都是这个原因导致,请大家原谅,哥也不是故意的,哭。另外谢谢大家的生日祝福,很感动!比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