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她是个善良不忍杀生的女子!/一生一世笑皇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将军一听这话,立即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身畔,被关爱完毕的司徒蔷。

此刻地上都是血。

她的腿被折断,不是骨头被折断,而是整条小腿,随着她疼痛打滚,半截断掉的腿,慢慢从裤腿里掉出来。

场面看起来残忍而血腥,即便他一个在沙场上淫浸多年的大男人,也吓得扭过头,不忍心回头多看一眼。

眼下殿下还问自己需不需要关爱……

李将军吓得嗷嚎大哭:“殿下,末将不需要您的关爱,末将能很好的关爱自己。末将只想请殿下给末将一个赎罪的机会,让末将立即出去为殿下寻找那位姑娘,末将一定竭尽全力,不会使殿下失望!”

他这话一出,本以为自己说了这些,还是必死无疑。

却没想到,他面前的人,认真端详了他片刻。随即他优雅的声,慢条斯理地道:“既然这样,那你就去找吧,不要让焱失望!焱一旦失望,你会收到焱更多的关爱,使你觉得世间无比美好!”

钰纬:“……”殿下,任何被您“关爱”过的人,都不会再觉得世间美好吧?

“是!是!谢殿下开恩!”李将军再度流出泪水,不过这回都是兴奋的泪水。

殿下性格莫测,眼下能松口,简直就是奇迹,好歹有了一线生机,他连滚带爬的转身走了,飞快地融入夜色之中。

看着他兴奋离开的背影。

北辰邪焱慢条斯理地偏头,看了一眼钰纬,优雅询问:“他在开心什么?”

钰纬心里也有点奇怪,“怕是在开心,有了一线生机!不过殿下,您对李将军,当真宽容的不像话!”

以殿下……可以称得上是丧心病狂的恶劣性格,能给李将军一个“机会”,这当真是个奇迹。

“宽容?”北辰邪焱微微一晒,负手身后,优雅地道,“智者将施舍痛苦作为宽容,以让对方获得极致的折磨为目的。愚者将原谅伤害作为宽容,并自我慰藉的将之称为善良。你觉得,焱是智者,还是愚者?”

“这……”钰纬登时愣了。

接着,便听那人慢声道:“你认为,以那位姑娘的身手,李将军能找到她吗?”

钰纬当即摇摇头,咽了一下口水:“怕是不能!”

带着这么多侍卫,包围那位姑娘,最终还是让人给逃了,怎么可能找得到,就算找到了,也带不回来。

所以殿下宽容的愿意给一个机会,难道是为了……

接着,便见那人恶劣的笑起来,那笑容却妖邪俊美,慢条斯理地道:“所以,他听从表妹的话,残忍的伤害焱和焱心爱的姑娘。焱不应该以宽容的名义,施舍善意,令他以为自己能够逃出生天,却在找人的时刻中慢慢绝望,体会恐惧、悲哀、生不如死的至极痛苦吗?届时,说不定已经不需要焱来动手,他已经自我了结!”

于是,钰纬明白了。

殿下这是故意想折磨人家来着,明明知道李将军肯定找不回来,先给对方希望,再令对方绝望,说不定到最后,殿下还没出手,李将军就因为恐惧,先把自己给吓疯了,给自杀了。反正以前这样被殿下折磨死的人,也不少。

钰纬抽搐着嘴角,看了一眼自家殿下热爱折磨人心的情态,忍不住问道:“可是殿下,倘若李将军奋起反抗,回来杀您,或者逃回京城去参您一本呢?”

他这话一出,北辰邪焱的眸中,立刻掠过狂蟒般的妖光。

透出几分丧心病狂的兴味来,优雅轻笑,缓声道:“倘若当真能如此,那这无趣的日子,一定会多许多乐趣!不断地制造问题,才能让问题不断延伸,看蝼蚁跳起,为生活增添光彩,你不觉得生活充满趣味吗?”

钰纬:“……”好吧,可能殿下的趣味,和正常人的趣味不太一样。

说起来,殿下要不是这种恶劣心性,热衷于挑起麻烦事端,热爱杀人和折磨人,大家也不会将殿下看成恶魔了。

在地上呼痛了半天的司徒蔷,此刻正躺在地上抽气。

她早就已经疼得哭都哭不出来了,惨叫的声也都转化为抽气声。

北辰邪焱听着抽气声,低头看了她一眼。

眼神宛如在看一只脆弱蝼蚁,神情却温柔得能滴出水,慢条斯理道:“倘若是那位姑娘报复你的射杀,恐怕你现在命都没有了。弱者如果想存活,就永不要试图挑衅强者,牢记我这句话,这是焱能给你所有的教诲和善意!”

他说罢,大步而去。

钰纬同情地看了一眼司徒蔷,很快跟上殿下的步伐。

喜欢殿下的人那么多,为什么就没人敢轻易上来?还不都是知道殿下可怕的脾性,长乐郡主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自信,误以为自己是殿下的表妹,殿下就会对她刮目相看,这下好了吧?

“殿下,我们接下来去哪儿?”钰纬跟上询问。

北辰邪焱嘴角扯起,笑容优雅宛如一只高贵的波斯猫,却在几步之下,只让人看见一些幻象。

仿佛只是走了几步,可等再看见他的身影,已经在百米之外,风吹起他优雅的袖袍,宛如永夜中的极美的画卷。

他慢条斯理地笑道:“本殿下沐浴更衣了半个时辰,却没能献身给心爱的姑娘,你说……我们接下来应该去哪?当然是亲自去找到她,惩罚她不告而别,来慰藉本殿下受伤的心灵!”

钰纬登时就抖了一下。

瞥了一眼自家殿下,惩罚……是想怎么惩罚?

……

夜色中,夜魅一路疾行。

她身上穿着黑色的皮衣,飞驰的速度很快,几乎能跟夜色融为一体。那条长长的腰带,此刻也已经重新缠回她的腰间。

她疾驰之间,精美的容颜,在夜里仿佛精灵,眼中又透着冷漠的寒气,宛如地狱派来的夺命使者。

后面有人在追她。

三米之外,她看见一棵大树,纵身一跃,就上了树顶。

很快,便见着侍卫们,从大道上奔驰而来。

一名侍卫询问:“去哪儿了?”

“不知道!”前面三条岔路,他们看见她跑过来,可是忽然就没影了。

另外一人道:“要不然,我们分头去追?”

“好!”

一行人兵分三路,跑向不同的方位。

夜魅在树上待了片刻,等他们全部离开,纵身跃下树,拍了拍自己手上的灰尘。

她懒惰的不想杀人才会跑,谁知道这些人竟还追了她这么远。难道不知道没有人花钱找她买命的时候,看见脆弱的众生,她都是个善良不忍杀生的女子吗?

摇了摇头。

往前走了几步,看见墙角边上,有一团黑影……

------题外话------

这本书有点深奥,很多句子都需要细看,才能体会其中深意,但相信绝对不会辜负大家的耐心。男主角扭曲三观的理论有点多,在这里提醒大家千万不要被我们恶魔男主把三观带歪了,女主会慢慢拯救他的……捂脸笑哭……另外,你们知道哥的《一生一世笑苍穹5》终结篇要上市了嘛?你们知道里面有男主独家番外,其他地方都看不着嘛?你们知道哥有多么需要你们的支持嘛?你们……呜哇,哭出声……你们真的不要马上加入团购的列队吗?团购群:164459106,眼泪汪汪地看着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