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我价值连城,十分昂贵!/一生一世笑皇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人顿时面色一白,王爷只是让他出来跟着这位姑娘,还没让他舍命对上。把命丢了可不划算,而且他还得回去复命。

这么想着,他果断地站了出来,也不敢贸然上前。

但到底也是经过训练的人,此刻也不至于吓得发抖。

他想了想,看着夜魅的背影,抱拳道:“姑娘,我没有恶意,我们家王爷对姑娘很……”

他话没说完,就被夜魅冷声打断。

夜魅也没闲工夫听他废话,头也没回,只冷声道:“我对你们王爷是谁没兴趣,对你为什么跟踪我也没兴趣,对你们是不是有恶意也并不关心。我建议你现在就回去,当然,如果你一定要留下,为地府增添一条新魂,我也不反对!”

她纵横江湖这么多年,即便二十一世纪,也没人敢跟踪她。

她这话一出,那人立即沉默了。

只思索片刻,权衡利弊后,果断地道:“既然姑娘不喜欢,那小的就先回去复命了,请姑娘勿怪!”

不是对方的对手,那么暂且不要得罪为好。

他话说完,转身就准备走。

没想到只走出去两步,夜魅的声音,便从他身后传来:“站住!”

他脚步一顿,面色一僵,故作镇定,但背后渐渐冒出冷汗:“姑娘要反悔?”

这是不想让他活着回去了?

夜魅嗤笑一声,声线依旧冰冷:“反悔?我的人生没有这个词,你也不值得我反悔。你未经允许的跟踪我,我放过你一条命,你不觉得你应该感谢我不杀之恩?”

他嘴角一抽。

想了想,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毕竟江湖上发现宵小跟踪,通常这些跟踪者,都无法看见明天的太阳。

他悄悄擦了一把额头的汗,出言询问:“那姑娘的意思是……”

夜魅面色冷淡,冷声继续道:“我的意思很简单,拿钱买命。把你身上的钱都交出来,你就可以走了!”

她说完,直接微微抬手,未曾转身、也未曾回头,等着身后的人把钱送上来。

眼下正是身无分文的时候,他送点钱上来,正好。

那人嘴角一抽,怕丢了性命,也不敢反抗,立即摸出自己身上的钱袋,精准地对着夜魅的手抛去:“姑娘,在下只是一个下人,只有这么点钱……”

他心里其实想哭。

这算是什么事儿啊,自己只是奉命出来跟踪一下,人眼看就要跟丢了,还没了自己奋斗了半辈子的钱,这姑娘是不是做强盗土匪起家的?

夜魅接住对方的钱袋,也懒得多看一眼。

前世她随便取一条人命,就是几千万上亿,这点钱她当然不看在眼里。

只冷声道:“提醒你们王爷,只要他还在城中,就会被我找到,我没钱花了会去找他,让他准备好弥补我被跟踪的精神损失!还有,我价值连城,非常昂贵,让他多准备点钱,如果他不想死的话。”

话音一落,不等身后的人回话,她扛着人举步离开。

需要钱了就去找那位什么王爷,不需要的钱就不必去了。

那下人嘴角又是一抽,目送着夜魅走远,心里更是无语,他们这算是惹上什么人了?她把自己的钱全部要走了不算,还威胁说要来找王爷拿钱?

她还说什么来着,她价值连城,非常昂贵……

他不再多想,飞快回去找夏侯谌复命。

却不知,没走几步,就遇见了他们的人。来人上来就道:“王爷说,一定得跟着那位姑娘,不能让她跑了,她……她人呢?”

“她……算了,我自己回去禀报王爷吧。”他差点哭出来,只觉得自己完了。

……

夜魅扛着肩上的人,又走了数里,远处一个小山。

她大步扛着人过去,在里头找到一个山洞。

背着人进了山洞,将人放在山洞里头,用枯树枝点燃篝火。山洞外头不远处,就是一汪泉眼。

她看着他此刻躺着,一动不动,状况还算正常。又扫了一眼他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只有衣摆是有一处是干净的,她撕下这截布料。

然后举步走出山洞,在泉水中将布料打湿,回到那人身边,将他布满污迹的脸擦干净。

擦干净之后,夜魅愣住了。

这孩子……

应该算是个孩子吧,这张脸看起来粉雕玉琢,纯净而青涩,却如上帝的杰作,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美,精致无比,找不到任何瑕疵。

可想起他那双饱经沧桑的眼睛,让夜魅一时间估不出他的年龄,不知道到底多大。

长着这样一张漂亮脸,被那个什么媚香阁盯上,也并不奇怪。

正想着,他忽然又开始抽搐起来,面色因为燥热而通红,他似乎很想扯开自己的衣服,但又矛盾的克制着,无意识的捂着胸口。

夜魅冰冷的眸光在他身上扫过,他的衣服很脏,但并没有血迹,也没有外伤。

夜魅在他脸上探了一下,很烫。

这个反应……

有点像是中媚药了。

她犹豫了一会儿。

把他从地上拎起来,也没给他脱衣服,直接放到外面的泉水里。

先泡着看看,如果还是不行,再想别的办法。

他泡在水中,一刻钟之后,身上的燥热好像消了一些,慢慢抽搐的频率变低了。

夜魅放下心来,看样子这媚药不会致命,凉水能帮他控制药性。

但这水很冰,现在是深秋,即将隆冬,在水里泡一个晚上,恐怕会发烧。

她想了想,起身捡了很多树枝,在泉水岸边点燃,让空气慢慢暖起来,虽然这样用处没多大,但总归能有点用,比硬扛着好。

做完这一切,她盘腿坐在岸边。

从袖子里拿出自己的没吃完的烧饼,继续啃了起来……

……

“殿下,我们都找了半夜了,也没找到那位姑娘,您说……”钰纬站在他们家四皇子殿下身后,小心翼翼地开口。

殿下带着自己亲自出来找那位姑娘,也没看见人。李将军手下的人,也是影子都没捞到,这还能找得到吗?

北辰邪焱闻言,冷嗤一声,眸光幽凉,却还是优雅如故,慢条斯理地道:“越是珍贵的人事物,就越是难求。对那位格外美丽的姑娘,焱此刻充满耐心!焱会找到她的,这是必然。”

钰纬顿时沉默。

就在此刻,一名黑衣人急匆匆地跑来。

上来之后,就跪在自家殿下面前,急迫地道:“殿下,有人说看见那位姑娘,在路上教训完恶霸后,扛着一个人,往西面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