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本殿下要她的人!/一生一世笑皇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

首先,“征用”这个词,在正常情况下,是朝廷使用的。那是朝廷在为了公务的情况下,暂时借用老百姓的东西,才能成为“征用”,她作为一个平民……征用?

其次,殿下万金之躯,是陛下心中不二的皇太子人选,她居然还让殿下去走路,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那锦衣少年,眉心狠狠一跳。

显然他活了这么多年,人生中也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事。

夜魅根本没在意他们的反应,掀开车帘,就将自己扛在肩膀上的孩子放进去,然后坐在马车夫的位置上,扯住缰绳。

眼看她就要走了,那名锦衣少年也终于忍无可忍,他眼神一扫,护卫们飞快地上去,将马车团团围住。

锦衣少年缓步上前,面色不愉,挡在马车面前,冷眼扫向夜魅:“姑娘,你是否太过目中无人了?”

夜魅看向他,倒也不生气对方挡路,面色依旧冷漠,只冷声道:“你也可以通过你的实力,来让我把你看在眼中!”

说着,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腰间的折扇。

抢马车肯定不容易,她早有动手的心理准备。

这一动作,让所有人眼神微凛,护卫们都握紧了自己手中的武器,紧张地看着夜魅。

方才这个女人已经说过了,扇子才是她最擅长的武器。

锦衣少年终于怒了,斥道:“太张狂!”

他霍然抽出腰间长剑,宝石镶嵌的剑柄,足见长剑的名贵与他身份的尊贵。

他眼神冰冷,长剑对着夜魅狠狠攻击而去。

这一击,不仅仅是锋利武器的攻击,还带有强大的内力震波,夜魅眸色微眯,又是内功!

内功不是她涉猎的范围,所以必须小心!

她感觉空气都被他这一击挤压,这就是内功的力量。这令她很快闭上眼,用耳朵去听风声,以判断这一击的冲击力……

这一秒。

她霍然睁开眼,二话不说。

伸出手,将马车里头昏迷中的少年,捞了出来。扛起少年飞快跳起,避开三米多远。

下一秒,“轰隆”一声响起。

马车轰然炸裂!

那匹马也吓了一跳,嘶鸣一声,抬起蹄子就跑!

锦衣少年见她反应这样快,眸中掠过一丝赞许,却也并无意外。

他收剑入剑鞘,冷眼看向夜魅,眼神中透着养尊处优的骄傲,朗声询问:“这样是否能让你看在眼中?”

这下,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万没想到,殿下竟然会直接毁了马车。

夜魅却根本不理他。

扬手抽出自己腰间长达三米的腰带,狠狠一甩,缠住了马儿的脖子!

众人都认为是徒劳,一个女人能有多大的力气,怎么可能止住马儿的脚步!可偏偏,她还真的就仅仅只凭借一只手,让马儿顿住了。

马的两只前蹄,在她这一扯之下扬起,又一声嘶鸣之后,不能再往前,随后焦急地在原地踏步,喷气。

锦衣少年看夜魅的眸光,顿时又多了一分激赏。

夜魅冷眼看向他,冷声道:“想打架就打架,破坏马车做什么?难道我的英姿让你着迷,你出于爱慕,不想让我走,所以使出这种伎俩?”

众人:“……!”

锦衣少年眼神微深,却是盯着夜魅,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用施舍的口吻道:“姑娘,只要你留下,本殿下可以纳你为侧妃!”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桀骜不驯的性格,已经激起了他的征服欲。

这话让夜魅眼神微眯。

盯着那名俊美异常的锦衣少年,冷声问询:“你叫什么名字?”

“北辰皇朝大皇子,北辰翔!”北辰翔扬起头颅,朗声开口,骨子里头都是高人一等的傲慢。

夜魅闻言点头,冷声道:“不愧是翔,原来如此。”

话音一落,她也懒得告诉他在二十一世纪,很多人都认为翔是屎,眼下在她心里,他尤其符合这种认知。

她握着腰带缠住马的手,微微使力,纵身一跃,借助腰带的力道,翻身上马。

也不搭理谁,把肩上的少年,往自己身前一放,腰带做马鞭,狠狠一抽,马儿带着他们急速离开!

北辰翔脸色一变。

立即道:“追!”

他身后有一半护卫,马上飞驰而去,对着夜魅的背影追来。

也就在这时,夜风中传来夜魅冰冷的声线:“侧妃?你自卑得太明显!你明知就算让我做你的正妃,或者做你的母妃,你也高攀不上,却刻意用侧妃二字,企图贬低我,来强调你的自尊。其实你自己明白你配不上我,不必遮掩!”

她话音落下,已经很快策马消失在众人视线之内,没有了马车,马反而跑得更快。

她自己的优秀,她当然清楚。那个北辰翔的企图,她也一目了然,无非就是知道他一定配不上她,所以故意用“侧妃”来侮辱她罢了。

这样自卑的人,她懒得多搭理。想着,她策马的速度更快。

奉命追赶夜魅的护卫们,嘴角也都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这位姑娘的话,是认真的吗?

北辰翔:“……?”他自卑?!

他这一辈子,第一次看见比自己更自信的人!

眼见她越跑越远,他飞身而起,正打算去追。就在这时,夏侯谌带着几名护卫,大步赶来。

夏侯谌看了一眼轰然倒地,变成碎片的马车,又看了一眼北辰翔。

愣了一下,眸中闪过深意,但很快敛下,询问:“大皇子,出什么事了?”

北辰翔脚步顿住,看夏侯谌来了,有正事在,也没坚持亲自去追夜魅。

但心下一口气难平,狠狠一甩袖,气度却依旧尊贵:“遇见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征用本殿下的马车不成,直接抢走了本殿下的马!”

那匹马,是北辰皇朝最力壮的马,虽然跑的速度不如其他名驹,但胜在一匹就能轻松拉起马车,行走数月都无碍,是父皇赐给他的御马。要是跑了也就算了,可他不能容忍的是,居然是被一个女人抢走了!

夏侯谌闻言,嘴角一抽,顿时想起来那个女人:“大皇子,你说的莫非是一个长得很美,穿着黑衣,还扛着一名少年的女人?”

“不错,你怎么知道?”北辰翔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夏侯谌嘴角一抽:“小王方才也见过!她如此得罪你,想必殿下是非要她的命不可了!”

大皇子性情高傲,怕受不得这样的气。

谁知,北辰翔却冷嗤一声,眸色转凉,看向夜魅离开的方向,面上都是志在必得的神情,傲慢地道:“你错了,本殿下要她的人!”

她说正妃或者母妃,他都高攀不上?

他倒要看看,这朵带刺的高冷玫瑰,到底有多难折!

语罢,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所剩保护自己,没去追夜魅的另一半护卫,吩咐:“你们也去,一定要追上她!”

“是!”护卫们脚步飞快,赶紧追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