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谁准你擅自修改我的动词?/一生一世笑皇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魅看向那少年,还没来得及说话。

司徒枫就瞪着那少年怒喝:“你是个什么东西,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

少年似乎没有听他聒噪的心情,手中的长剑,往前头送了半分,司徒枫的脖子上,瞬间溢出鲜血。

这顿时让司徒枫选择了闭口噤声,脖子上温热的液体在提醒他,面前这个少年,真的能下手杀了他,而且对方并不在乎他是什么身份!

那些士兵们,也被少年利落的身手,吓得呆住了,在边上看着,不敢贸然上前。

生怕他们上前一步,会导致他们的将军被切了脖子!

见夜魅没说话,少年依旧看着她,那双漂亮的眼睛,此刻看来竟是异常单纯。

似乎他的世界,不是黑就是白,而夜魅就是他要守护的白。

他低声再次询问:“砍吗?”

夜魅回过神,收了眼神,看了司徒枫一眼,冷声道:“你想继续找我的麻烦,还是赶紧滚?”

司徒枫脸上掠过怒色,但看了一眼自己脖子上的长剑。

心里明白,自己这个问题要是没答好,他眼下就要血溅三尺!

他心中尽管不忿,但终究还是咬牙道:“我走!”

夜魅扬眉,盯着他,冷声道:“是谁准许你回答我问题的时候,擅自改动我使用的动词?我的文化水准,和词汇使用能力,是区区一个你,能企及篡改的吗?”

司徒枫眉心狠狠一跳,那神情看起来凶猛如虎,深深感觉自己受了侮辱。

他司徒枫好歹也是一大才子,可这女人说的他仿佛目不识丁一般!倘若不是脖子上横着一把长剑,他会忍不住过去跟夜魅拼一个你死我活!

他哪里知道,夜魅并非看不起他的才华,只是对她自己的才华太有信心罢了。

他脸色青了青,恶狠狠的盯着夜魅,切齿开口:“我滚!”

她说他改了她问题中的动词,动词。

一个字差别,他走,和他滚。

仅此而已。

但是这个女人却要他当着自己这么多部下的面,说出“我滚”这句话来,这无异于狠狠打他的脸面,让他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地烧了起来,也觉得自己无比窝囊!

夜魅看着司徒枫,满意点头,冷声道:“识相的人,一般能活得比较久!”

随即,她看了那少年一眼:“让他滚!”

少年回头看了一眼司徒枫,眸中掠过凶光,透着死亡阴霾的气息。这样的眼神,让司徒枫心惊。

少年把手中长剑,往地上一扔,长剑插入地缝数尺,足见他内力不低。

司徒枫摸了一把自己流血的脖子,脸上有怒色,但也不敢再贸然上前,忍辱将自己的长剑从地面上抽起,收入剑鞘。

恨恨看了一眼夜魅之后,扫向那名少年:“你到底是谁?”

这样的能耐,能在自己拔剑之前,就先夺走了自己的长剑……他司徒枫自认武功不低,可今日却栽在一名少年手中,还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这让他觉得耻辱。

少年沉默着,一声不吭,默默走到夜魅身后。

根本没搭理司徒枫。

司徒枫顿时气结,可也心知自己不是这名少年的对手,而这位据说武功很高强的姑娘,也还没动手,自己要是强行出手,恐怕不过是自打脸。

于是退后几步,给他们让出一条道路。

夜魅的心情有点儿复杂,这个少年的身手,出手的速度以及利落程度,看起来其实挺像是做杀手的,她有一种看见同行的敏锐。

但她暂且没吭声,在司徒枫不甘的神情注视下,扬长从司徒枫面前离开。

那名少年低着头,沉默地跟在夜魅身后。

他看起来似乎并不喜欢说话。

等他们走远,司徒枫狠狠盯着夜魅的背影。

一名士兵上前,询问:“将军,就这么让他们走了?那郡主的仇……”

其实郡主的腿,是被四皇子殿下折断的,这件事情谁都知道,只是将军不可能是四皇子殿下的对手,自然也就只有拿这位姑娘出气了。

司徒枫闻言,冷笑一声:“四皇子不是在找她吗?传书,将她的方向告知四皇子殿下,本将军有预感,她落到四皇子手中,会死得很惨!”

他原本想亲自给小妹报仇,才会亲自来,并打算瞒着四皇子,但看眼下的情况,是不可能了。

而他作为四皇子的表兄,可以说是跟北辰邪焱一起长大的,那个人是什么秉性,他再清楚不过。北辰邪焱怎么可能有心上人?无聊了想折磨死这个女人还差不多。

“是!”士兵领命,立即传信。

……

夜魅其实并不知道,司徒蔷的腿已经断了。

不过就算知道了,她也不会认为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带着身后的少年,走出去几十米远,她头也没回,问了他一句:“你是做杀手出身的?”

少年似愣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夜魅的背影。

但很快又低下头,并没回话。

夜魅觉得自己仿佛是遇见了一个大爷,问他啥都不说。

她耐心的询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你打算跟着我?”

本来问出来,看他之前的表现,也认为他还是什么都不会说。

却没想到,他居然应了一声:“嗯。”

声音很轻,但夜魅听得分明。

夜魅诧异地回头,看了他一眼,冷声询问:“你为什么想跟我,难道就因为我救了你?”

那少年仿佛有点自闭症。

他并没正面回答夜魅的问题。只是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掠过一分执着,看向夜魅:“我跟着你,别人欺负你,就砍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