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我是来送你们下地狱的人!/一生一世笑皇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些人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已经瞎了的同伴。

害怕得哆嗦起来。

众人对视一眼,转身就打算跑。却没想到,还没跑出去几步,九魂就鬼魅一般,身形一晃,出现在他们面前,将他们的退路拦着。

他沉默着,也不说话。

但如死灰一般的眼神,看向面前这些人。

他们吓得后退,可后面就就是夜魅,前面是九魂……

他们顿时有种前有狼后有虎的感觉,很想哭。可这两个人,一看就是两个煞神,他真的能把他们带到公子那里去吗?若是他们对公子动手,公子出事了怎么办?

正在着急之中,夜魅缓步靠近他们。

夜魅路过那瞎了眼,在地上打滚的人身边,将插入他眼睛的昂贵匕首抽出来,看了一眼匕首末端的血。

在那些人恐惧的眼神之下,冷声道:“血腥味真是迷人,再不带我去,接下来出事的是哪一个,我就不能保证了!”

她的眼神在那些人的身上寻梭。

这般恐怖的情态,让这些人对视几眼,吓得几乎神志不清,一片惊惶,“噗通”一声跪下:“别……别杀我,我带你去!”

“我们带你去!”

看着这个女人嚣狂的表现,还有几乎丧心病狂的言行,他们已经不敢再硬着骨头了!

他们说完,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

看向夜魅,哆嗦着道:“别,别杀我们!公子他们,在郊外的一个别苑里,我们这就带你去!”

他们说完,立即准备在前面带路。

夜魅其实也猜到那知府公子就算再无法无天,也不敢把孩子带到自己的府邸去,倘若受害者求到一个有权势的人,打上门去当场抓到,就是知府也保不住他。所以她才逼问他们!

果然,他们都在别苑。

夜魅回头看了那男人一眼,心下沉重,也说不出什么话,只吐出几个字:“等着吧,我会尽力带她回来!”

说这话,是因为她不确定,那个小姑娘还是不是活着。

毕竟那么小的姑娘……

想到此,她气得指尖颤抖。

夜魅看了九魂一眼,冷声道:“你带他和他夫人去看大夫,做完了再来找我。”

九魂看了她一眼,似乎不愿意。

但在夜魅坚持的眼神下,点点头,过去将地上的男人扶起来。

夜魅转身,跟着那些人离开。

才走出两步远,九魂幼兽般的声,在她身后响起:“如果我找不到你怎么办?”

夜魅回头看他一眼,冷声道:“办完去知府的府邸,我会在那里等你,如果你先到,就等我。”

知府教育不好儿子,等她收拾完畜生们,不介意去教育一下知府一家人。

“好。”九魂终于放心,将男人从地上扶起来。

夜魅也不再停留,大步离开。

……

到了一处别苑的门口,那些下人们都哆嗦着,指了指大门。

一人道:“就……就在里面……”

夜魅大步跨入了苑门,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一个都不准走,等我回来跟你们算账。记住了,谁走了,谁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她说完,走了进去。

那些下人们当真吓得要哭了。

这下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心里也开始恨自己为什么要助纣为虐,做出这档子事来……

……

夜魅走进别苑之后。

穿着白衣的男人,缓步走到别苑门口。他姿态优雅,宛如一只波斯猫。即便白衣,穿在他身上,也依旧透着妖邪诱人的气息,带着令人战栗的恶魔之气。

那正是北辰邪焱。

不管穿什么颜色的衣服,都一样俊美魔邪,却也宛如恶魔一般,使人心惊。

他嘴角淡扬,慢条斯理地道:“终于找到她了,焱也算是安心了!”

钰纬看了一眼殿下的侧颜。

其实他们是听说街上发生的事情,在百姓们的指路之下过来的。

下一瞬,北辰邪焱扫了他一眼,优雅问询:“焱今日这一身,好看吗?是否又会被她说成奇装异服?”

钰纬嘴角一抽,内心:倘若那位姑娘还是觉得奇装异服,您是不是准备把再把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挨着全部穿一遍?

钰纬:“殿下,很正常!也很好看!”

“嗯!”北辰邪焱满意点头,慢声道,“为了得到她的心,焱真是用心良苦,连穿衣也变得如此讲究!”

话音一落,他身形一晃,便已经进了别苑,出现在别苑屋顶。

显然,他暂时并没打算露面。

钰纬听了他的鬼话,嘴角一抽,很快跟上。

……

别苑之中。

夜魅进门便听见一处嬉笑声,还有几不可见的孩子们的哭声。

她脸色冰寒,循着那声音走过去,到了门口,随着她的逼近,里面的哭声越发清晰。她上前几步,狠狠踹开了房门!

顿时,眼前一幕让她觉得刺得眼睛疼。

白花花的一片。

就这么一间屋子,宛如人间炼狱。

男人们没穿衣服,孩子们正在被凌辱,不仅仅是一个孩子,好几个,甚至还有男童。至于纤纤……

她眼神寻梭,看见了蜷缩在角落的纤纤。

那孩子身上都是伤,是被凌虐过的痕迹。她大步走到纤纤身边,伸出手将她抱在怀里,尽可能让自己冰冷的声音温柔一点:“纤纤?”

纤纤仿佛已经失了魂,一双眼睛里看不到任何神采。

夜魅看着她的样子,有些担心,摇了摇她:“纤纤?”

这一摇,她终于回过神,眨眨眼看着夜魅,忽然反应过来什么一样,扑到她怀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姐姐,姐姐……纤纤好疼,纤纤身上到处都疼,他们在干什么呀,姐姐,纤纤好疼,纤纤要死了,姐姐……”

夜魅看着她这样子,手抬了抬想抚摸她的后背。

却看见她后背上都是淤青的伤痕,若是抚摸反而会触痛她,于是那手抬起,半天没能放下。

这一瞬间,她忽然觉得如此心痛。

这只是个孩子,他们也都只是孩子!都是什么都不懂,心地善良的孩子,这些人到底如何忍心?这样的阴影留在这些幼小的孩子心里,他们以后将如何度过自己的人生?如何熬过这样一个本该天真幸福的童年?

那些公子哥们,也终于反应过来。

看向夜魅。

有一人问道:“你是什么人?你来干什么?”

忽然又有一个男人嗤笑出声:“该不会是自不量力,想来救人的吧?不过这小妞长得真是不错,我这些年都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妞,要不一起玩玩?”

男人们哄笑起来。

夜魅不吭声,默默抱着纤纤,直到纤纤哭了几声哭累了,才把她放在墙角。

她站起身。

看着那些脸上都是痛苦恐惧,甚至茫然着只觉得疼痛,却因年幼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的孩子。

她所有的愤怒,都转化成了杀意。

冰冷的眼神,染上猩红的光。

从腰间抽出匕首,看着那些人,切齿道:“我是什么人?我是来送你们下地狱的人!”

------题外话------

写得心很痛,鼻涕眼泪都流了出来……朕是不是泪点太低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